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留在这里吧

留在这里吧

“噗……”人群中再一次发出嗤笑声:“真应该让我们班里的女生看看他现在的模样。”

五条悟的脚跟已经踩在了水泥砌成的河岸边缘上,他无法再退,后知后觉地寻思起来:“我们是一个班的?”

班里那么多张人脸,他还真没怎么注意过。

几个人的脸色阴沉,黄毛啐了一口:“还真是欠打啊,让我来教教你规矩吧!”

话音未落,拳头已至,五条悟连忙侧头躲开,语气里充满了莫名其妙:“也不能因为我不记得你们就打我吧?!”

“少废话一起上!”

几个人互相看看,拳头捏得咔咔响。

五条悟的眼神冷下来。

小孩子聚众欺负人什么的,他作为一位光荣的人民教师,可不能就这样视而不见啊……

黄毛的拳头再一次落了下来,而这次五条悟左右两边都被堵住,少年们简单而直接的恶意有时并不亚于成年人。

这份恶意,五条悟其实并非感觉不到。

他本不想出手教训少年人,但屡次三番的挑衅使他的耐心终于被磨灭。

五条悟迎着拳头欺身上来,在黄毛逐渐错愕的眼神中,反手抓住他的臂弯,然后往左一甩,左边站着的两人瞬间给黄毛当了肉垫,摔在地上疼得直叫唤。

五条悟笑眯眯地看向右边站着的两个,目光刚接触到,那两人便瑟缩了一下。

黄毛翻坐起来,表情狰狞:“快上!别放过他!”

与此同时,狱门疆也在五条悟的脑海中大喊:“六眼!快住手!”

那两人盯着五条悟,表情逐渐凶狠起来。

五条悟奇道:“我教训一下小孩子不过分吧?”

二人同时朝他扑了过来,狱门疆急切道:“挨欺负的哪有一个打五个的!”

五条悟的手停在半空中。

下一秒,五条悟的膝盖被狠狠踹了一脚,“噗通”一声,失去平衡的他使河面激起巨大的水花。

在众人的哄笑中,黄毛拍拍土站起来,走到河沿上居高临下,看其在水里无力地扑腾着:“瞧瞧,听说他还是游泳部的呢,那就让他在这里好好游游吧哈哈哈哈……”

阴暗得以释放,几个人心满意足地离去,脸上尽是畅快。

五月份,水温对游泳的人来说已经能够勉强下水。

可那种深入骨髓的森然之意,如影随形地将坠入水中的他包裹,纠缠。

狱门疆拼命地叫喊着他,刺骨的冰冷却让他的五感逐渐麻木,连思考都无法进行,他奋力像岸边伸出手,原本能轻易在海水浴场游个来回的他却连抬手都如有千斤重。

眼前的世界逐渐模糊,他缓慢放下手。

冷……

好冷……

新奇的,却不好受的滋味。

但没人帮得了他,他可是最强的了……已经没有人能够依……

手腕突然被一股铁铸般的力量抓住,一瞬间,已经意识不清的他被拽离水面,猛地扑进了某个温暖的怀抱。

夏油杰半坐在河岸上,紧紧将微微发颤的人纳入怀里。

两人身上早已湿透,水渍沿着灰白的水泥地面逐渐晕来开。

夏油杰揽着他,呼吸被搅乱,五条悟压在他怀里,手紧紧抓在他胸前的衣服上,闭着眼混乱地喘息着。

——这是夏油杰从未看见过的模样,只是可以的话,夏油杰希望他永远不会再看见。

“悟,没事了,没事了……”他轻轻地拍打着五条悟的后背,近乎安抚地在他耳边呢喃。

五条悟仍闭着眼,脸无意识地在他怀里蹭着,似乎在寻找温暖的地方,像只猫似的。

他浑身湿了个遍,水珠沿着湿透的发丝下滑,滴在挺翘的鼻梁上,继而滑到那浅粉色的,看上去极度柔软的嘴唇上。

夏油杰猛地闭上了眼,将五条悟往怀里又揽了揽,直到冷静一些,他才睁开眼,将五条悟抱起来。

如果他今晚没有心血来潮想去悟的校门口接他的话……

夏油杰往身后望了一眼,空气中似乎还留存着未能散去的污浊气息。

那腥臭的,千百次也令人无法适应的肮脏气息,从最阴暗的角落里滋生出来。

——那些披着人皮的猴子。

夏油杰的眼里倒映着天边的晚霞,仿佛正在燃烧着的整个世界。

他假装遗忘了许久的恨意,再一次烧了起来。

“杰……”怀里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稍微动了动。

夏油杰眼神晃了一下,阴霾尽散,他低下头:“悟,你醒了吗?”

怀里的人安安稳稳地闭着眼,浓密的白色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

夏油杰轻轻地吐了口气,往前走去。

……

整洁的房间中,五条悟盖着被子躺在床上,面色紧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