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柔弱可欺

柔弱可欺

“首先,大家看这条曲线和y轴的交点,那这道题的a选项就可以排除了对吧?那现在前面的系数怎么算……”

讲台上,秃了顶的数学老师激情昂扬地用粉笔戳着黑板,唾沫星子喷得前排的同学连连避退。

五条悟脸朝下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他的座位靠窗,五月的风轻拂在他的侧脸上,温和、舒适,更加重了他的困意。

墨镜腿松松地插在头发里,随着五条悟的呼吸微微下滑。

“啪嗒!”

墨镜掉在地上,如同按下了什么休止符,讲台上正喷着唾沫星子的数学老师猛然停住,下一秒眼刀子就精准无误地戳了过来。

“五、条、悟!”

粉笔化作一道正义的光,直直地冲着那毛茸茸的脑袋飞过去。

“哎哟。”五条悟睡眼惺忪地坐起来,一手捂着被粉笔头砸痛的头,刚一抬眼,面前就是老师怒发冲冠的脸——连头顶上所剩无几的毛发都炸开似的。

五条悟恬不知耻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牙白到晃眼。

“……”数学老师脸色铁青地给他来了三巴掌。

.

下了课,五条悟仍坐在桌上杵着下巴打盹,叶月渚搬着椅子挪过来,有些关切地问:“悟酱,你昨晚没睡好吗?”

五条悟把墨镜捡起来,吹了吹镜片上的灰尘,没精打采地往后一靠:“唉……”

昨晚他在想要洗澡和拒绝碰水之间反复横跳,折腾到大半夜,才精疲力竭地躺到床上,然后早上照镜子的时候,眼下就多了两个隐约的黑眼圈。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不过放学以后的“甜点时刻”还是值得期待的——五条悟已经选择性遗忘了他是去打工的这件事。

夜幕将至,熬了一天的五条悟满怀期待地从校门口走出来。

他两手插着兜,脚步不自觉轻快起来,嘴上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从岩鸢到夏油杰家那个甜品店的举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路边的景色倒是很怡人。

道路一旁是新修的人工河,如火的夕阳将河面染成荼色,微风使湖面扬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澜,五条悟沿着河边的景观道走,心里思索着一会儿要宠幸蛋糕柜里的哪样甜品。

迎面走过来几个同样穿着黑色岩鸢校服的男生,中间那个避也不避地冲着五条悟过来了。

五条悟停住脚,墨镜往下一滑:“?”

下一秒,那人直接撞了上来,五条悟的肩膀被狠狠蹭了一下,他眉头一皱正要口吐芬芳,却见那人倒退几步,四个男生往中间聚拢,牢牢堵住了五条悟向前的路,还有人发出不屑的嗤鼻声。

为首的男生是个很壮实的黄毛,他嘴上打着银色的唇钉,一脸横肉,虽然长得没有五条悟高,但能够将校服撑得鼓起的肌肉使其身形显得魁梧极了,相比之下,高高瘦瘦的五条悟倒显得有些单薄似的。

他死死盯着五条悟,目露凶光:“呦——原来你不是个瞎子啊?”

五条悟跟吓傻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喂,说话!”黄毛推了他一把,手还没触上他的衣角,忽的被五条悟一把拽住手腕。

“?!”黄毛被这奇快的动作惊了下,心道难不成这小子有两把刷子?

很快他那点瑟缩之意就烟消云散了——他们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手无寸铁的插班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