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抓包

抓包

片刻后,因为没有多少家具而显得空旷又整洁的客厅中,五条悟和夏油杰对坐在一张方桌前。

五条悟提起水壶,给对面的人倒了杯开水:“没找到茶叶……凑合一下吧。”

夏油杰欣然接受,将杯子拿到自己面前:“悟的房间这不是很干净嘛?”

“……”五条悟明目张胆地当做听不见,端起水杯佯装喝水,却不想,嘴唇刚碰上去,就被热水烫了舌头。

“嘶……”五条悟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热水打翻。

“悟?!”夏油杰一下子站起来,接过他手里的水杯,神色紧张:“被烫到了吗?”

五条悟吐着舌头,眼里被烫出了一层生理性的薄泪,显得光波流转。

夏油杰本已隔着桌子探身过来,触到那含着泪的眼,他呼吸一滞,深黑的眸子里划过无法读懂的情绪,他猛地往后退了退,避开了那让人溺死在其中的眼神。

只这一顿,那人已经跑进厨房冲冷水去了。

夏油杰抬起眼,看着五条悟背影消失的方向,轻轻叹出一口气。

他垂下眼,听着厨房里传来的流水声,道:“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厨房里的水声停了。

五条悟探出头来,顶着一张湿漉漉的脸,额头散着的头发梢也湿了,透明的水珠顺着雪白的发梢滴在他略有些浓密的睫毛上,不知怎的,有种冰天雪地的晶莹感。

“你才呆了这么一会儿就回去?”

夏油杰笑笑,似乎被话中的挽留之意取悦:“嗯,回去晚了没人看店,周末生意会忙一些。”

五条悟抹了把脸上的水——也不知道他用冷水漱口怎么会漱到脸上。

“那我什么时候去甜品店帮工?”

“悟想来的话,明天就可以呦。”

“行。”他从厨房走出来,抽了张纸擦手:“那我送送你吧。”

说着,他往门口走去。

他家的门自那天出问题之后一直没修,想要门不时不时弹开的话就只能把里面的反锁钮拧开,或者从外面用钥匙把门锁上。

虽然每次回来都要记得拧反锁钮有些麻烦,但总比花钱找人换锁强——一个新的门锁现在对他来说可是很贵的。

他躬着腰,把反锁钮拧开,打开门对身后的夏油杰道别:“杰,明天见哦~”

话音未落,客厅以南的某个关上的房间内,传来一声钝物撞击的声音。

夏油杰:“?”

他停住脚,疑惑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悟,你在房间里放了什么?”

五条悟的表情有些僵硬:“没、没什么的吧……”

夏油杰挑了挑眉:“是吗?那我先走了,悟,明晚六点不要忘记哦。”

“嗯嗯嗯……”五条悟满口答应,略略放下了心。

夏油杰的前脚迈出房门,只听后面又传来一声撞击声。

这声音很难形容,并非硬物之间的相互碰撞,而是像沙发上柔软的抱枕掉到了地上那样,有些沉闷但又并不很明显的声音。

“悟,你家里进什么东西了吗?”

五条悟表面平静,扶着门框的手已经将门框捏得咔咔响,他内心一片混乱:“没没没没没有吧……”

“是吗?不会是进老鼠了吧?”夏油杰将迈出去的那只脚收回来,在五条悟极度抗拒的目光中转过身,五条悟伸出尔康手,颤巍巍地拉住了夏油杰。

“杰……天色不早了……你还是……”话没说完,那边房间里传来第三声——一声门把被掰动的声音。

下一秒,客厅那边一直关着的一扇门仿佛被无形的手拉开,一道白影“嗖”地窜过来,扑进了夏油杰怀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