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猫病

猫病

周日,下午两点,五月底的阳光暖暖地照在人身上,微风吹拂过的泳池显得波光粼粼的。

泳池前立着一张太阳椅,三个人泡在水里,冲着岸边上的两个人招手。

——我们最强的五条悟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怜——!!!悟酱——!!!你们两个快下来啦!!!”池子里的金发少年双手卷成筒,对着岸边上的两个人呼喊。

岸边上的二人动作极其一致地后退了一步,一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个推了推黑漆漆的圆墨镜,发出胆怯的声音:“不要!”

龙崎怜穿着泳裤,故作镇定道:“我……我还没学会游泳呢,果然、果然还是先算了,我可不想毫无美感地在泳池里划水……”

“诶……但是好不容易聚齐了人来一次……怜先下来试试水嘛~对了,悟酱你怎么……”

被喊到名字,五条悟默不作声地又退了半步,他下半身穿着店里五百日元买来的特价泳裤——一条很普通的黑色平角裤。上半身裹着厚厚的秋装校服,手抓在胸前的拉链上,指尖的颤抖显而易见。

“悟酱~来嘛来嘛~”水中的金发少年叶月渚如游鱼般一下子滑过来,笑着朝岸边的五条悟泼了把水。

在水珠即将落到五条悟身上时,他“嗖”的一声,以人类肉眼几乎无法看清的速度往后狂退七八米,如同一只炸了毛的猫。

叶月渚:“???”是我……眼花了吗?

与此同时,本来还算晴朗的天空忽的炸起一道惊雷。

几个人茫然地抬头看天。

叶月渚:“诶,要下雨了吗?但是今天天气预报明明没有雨啊……”

“打雷了啊,看来今天游泳是游不成了,真羡慕鲛柄高中的室内泳池啊,”橘真琴对着仍在水里穿来穿去的七濑遥喊道:“遥,别游了,回去了!”

五条悟默默抬头看天,咽了咽口水,又咽了咽口水。

空气里弥漫开一种浅淡的腥气,像是雷阵雨来临前的预兆,让他感觉浑身不舒服,一想到一会儿可能有雨点要落下来打湿他,他就有些烦躁,如果有个盒子能够让他钻进去避雨的话……

“啪”的一声,站在岸边的龙崎怜目光呆滞地看着这个和他一样新来的墨镜男拍了自己一巴掌。

真怪异啊……平时好像也是个带着墨镜上课,丝毫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的人,是个性格阴沉的混蛋吧……

真是相处不来。龙崎怜小心翼翼地挪远了些。

五条悟摸了摸被打红的半张脸,见泳池那边的大家已经纷纷开始收拾东西,他找了个屋檐,确保万一大雨突降不会淋他一身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悟,走啦。”收拾好东西的一行人对他挥了挥手,五条悟下意识又看了眼天空,才跟上去。

几个人走在街上,唉声叹气。

叶月渚:“明明好不容易出来的说……”

橘真琴:“好啦好啦,明天不是社团活动日嘛,老师刚才发消息跟我说,我们岩鸢可以去鲛柄的游泳部交流学习哦——”

“诶!真的?!”叶月渚兴奋地凑过来,继而又消沉下去:“但是想要借到他们的泳池用也很难吧……”

“没关系的,江说她会和那边协调的,说不定还会举办游泳比赛哦~悟,怜,你们两个也会来吧?”

龙崎怜为难地挠了挠脸:“嘛……”

五条悟警惕地摇了摇头。

“诶——好歹积极一点啊……悟不是会一些游泳的吗?”

五条悟抿着嘴,表情僵成了一尊石像,还好在墨镜的掩饰下看不出什么:“嘛……人都有特殊时期嘛……”

“诶?悟怎么了?难道是生病了?今天看起来就不是很精神的样子……”

“呃……”五条悟沉重地点了点头:“对。”

他的确是得病了。

他怀疑自己得的是猫病。

“总之……这几天我还是……”

“轰隆隆隆——”天空中炸起一连串的惊雷。

五条悟:“……”

他剩余的话堵在喉咙里,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嘴角不住地抽动,最终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我、去。”

“好诶!!!”叶月渚开心地跳起来:“那怜酱也要来哦~”

“啊咧?我?”

……

五条悟的房间里。

这一次狱门疆不在桌上,不在床上,不在地上。

它在哗哗地流着水的水龙头底下。

五条悟抱着猫,眼神凶狠地盯着水池子里的狱门疆看:“老实交代哦——不然下一次就要被放进马桶里了哦——”

方块气急败坏地在水流下抖动着:“你换进猫身体里带出来的毛病!老衲怎么能替你解决?!”

“但是……”五条悟倚在墙边,没有墨镜遮挡的六眼睁得又大又圆,看起来充满了无辜:“如果我一直怕水的话,一次又一次拒绝游泳部的成员,这种事总感觉会有些显眼吧,说不定因此会被什么东西注意到呢。”

“啊,对了,今天老子一不小心闪得快了些,似乎也引起那什么世界意识的不满了呢~”

“还有啊还有啊,”五条悟撅起了嘴,摆出一副苦恼的模样,虽然这种动作比他小十几岁的孩子都不一定会做出来:“人家一会儿还想洗澡的说~”

怀里的白猫配合着:“喵~”

狱门疆:“……”最后一句话才是你的本意吧六眼。

五条悟关了水龙头,看着狱门疆浮在水面上,他无比嫌疑地伸出一根指头,将浮动着的狱门疆戳来戳去:“嘛,快想想办法嘛,再这样下去我要被这个世界肃清了哦……”

“……老衲哪里有办法?你、你再坚持一下,换身体对灵魂的影响的确会有一点,但是过一阵应该就能消除,好了,快、快把老衲从水里捞出来……”

“诶~不要,人家怕水的嘛~”

“混小子!别走!”

五条悟从洗手间走出来,抱着猫瘫在床上,猫从他胸前滚落下来,也跟着瘫在床上,摊成一张猫饼。

真是麻烦死了啊……

五条悟神色怏怏地转过身,摸着白猫腹部柔软的毛发,心里是一团乱麻。

明天还答应了要去那个什么鲛柄的游泳部,恐怕又得下水了。

要不假装忘记带泳裤?

五条悟翻身坐起来:这是个好办法。

※※※※※※※※※※※※※※※※※※※※

作为一个游泳背景的世界,悟就没下过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