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骗长辈的家伙

骗长辈的家伙

夏油杰撇过头,看着五条悟姣好的睡脸,喃喃道:“朋友……曾经是。”

老者浑浊的眼珠微微一动,他的眼神扫过那安静睡着的年轻人,又扫过那身影模糊的残魂:“现在的年轻人呐……”

“既然是朋友,好好见一面总应该的吧?”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夏油杰转过头来:“何况我这幅样子,怎么能出现在他面前呢?”

他垂下的眼帘又抬起来:“你是这狱门疆中残留的源信意识吗?”

这是第一次有人能够道破老者的身份,他定定地看着那只残魂:“小子,你心不诚,为何披着袈裟?”

那残魂无声地笑了起来。

笑够了,他却说起了别的:“嘛……你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有办法让悟离开的吧?”

“老衲只是一缕意识,不会帮助任何来到这里的人。”

“不,你会的。”

“小子,口气不要太狂妄。”

“有吗?”那残魂当着老者的面,兀自俯下身,垂眼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睡脸,笑意逐渐染上了他的眼角。

“你不会后悔的。”他站起来,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

那个叫夏油杰的小子果然天生就是个爱骗长辈的家伙。

源信无比后悔地缩在狱门疆里,听着外面传来的“砰砰”声。

五条悟蹲在地板上,一手拿着锤,一手扶着地上的方块,十分卖力地“砰!”“砰!”“砰!”

片刻后,他舔了舔嘴角,拿起地上的方块,放到眼前仔细端详:“哇……一丝划痕都没有哦……”

在他将方块放回地板上,再一次举起了锤的时候——

“六、六眼!你想干什么?!”

“啊咧?”五条悟无辜地睁大了眼,:“哇哦——好神奇的积木,居然会说话诶~”

“你……你想知道什么……老衲都告诉你……”

五条悟把锤子一丢,“嘭”的一声,他臭着脸坐在凳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方块:“所以,关于杰的事情,你不想再说点什么吗?”

一提起那哄骗孤寡老人的家伙,狱门疆激动地翻了个面,要不是那小子装得那么信誓旦旦,他怎么会轻易把这个混世魔王放出来折磨自己?

狱门疆中传来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自己跟上来的,关老衲什么事!”

“跟?”五条悟猛地窜到狱门疆面前,声音发颤:“你是说杰是跟我们一起来的?!”

狱门疆又没了动静。

而这一次五条悟再也嬉皮笑脸不起来了,他垂眼看着狱门疆,冷淡道:“别装死。”

“……”

“年轻人,你有大好的前途,何必同一缕逝去的残魂纠缠不放?”

“我没纠缠。”五条悟蹙着眉,静静道:“但我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静默了片刻,狱门疆的声音响起:“老衲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上来的,仔细想想……或许他早就察觉到了老衲的意图,不过你不必担心,他连实体都是这个世界给的,只要你多避避他,他没能力影响到你的。”

“什么?你想让我避开杰?”五条悟的眉心又蹙起来,简直把“不可能”三个大字写在了脸上。

“……”

五条悟把地上打哈欠的白猫抱到腿上,两眼发直地喃喃道:“要不是抓着我绝育……我才不跑呢……”

狱门疆:???

“等等,你要是说那个真的是杰的话……可他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五条悟想起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在岩鸢高中门口遇见杰的那次。

狱门疆变得支支吾吾的:“嘛……你也知道……时空乱流嘛……那家伙只是缕肉/体被侵占的残魂……过程中出点什么波动……没有记忆也是很正常的嘛……”

“……”五条悟凶巴巴的眼神扫过去,狱门疆眼睛一闭,又不动弹了。

他认命地捡起狱门疆,看了眼表,十一点多了。

下午还跟那帮游泳部的人约好去泳池,得先把泳裤买上。

一想起泳池,他忽的浑身哆嗦了一下,感觉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

※※※※※※※※※※※※※※※※※※※※

悟:你想让我避开杰?!不可能!

杰:我变成鬼都要跟悟一起走!

狱门疆:……(夜上崆峒山)

——

感谢小可爱上次送的,香香的、白白的、软软的营养液!!!另外蠢作者想要好多好多评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