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恶棍

恶棍

夏油杰肩上搭着毛巾,从浴室里走出来:“悟,毛巾掉了哦。”

白猫蹲在窗台上,湿漉漉的毛发粘在它身上,它转过头来,湛蓝的眼睛不知为何有些耷拉着,看见夏油杰走了过来,它抗拒地往后缩了几步,而后转身,往桌上跳去。

然而刚跳起来,它就被夏油杰一把抓住,搂在了怀里。

“接到你了。”夏油杰逆着光,明与暗印在他的脸上,给他微微上扬的眼角添了几分笑意,稍微一偏头,那笑意又像是不曾存在过。

猫瞪大了眼,模样呆呆地看着他。

视野一白,大猫被当头而下的毛巾盖住,夏油杰抱着他坐到沙发前:“悟的确需要控制饮食了。”

“……”胖的是猫,和他五条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对他说的?

夏油杰给吹风机插上电,“呼呼”的热风吹在猫身上,这声音让五条悟心中产生一股没来由的烦躁,它顶开毛巾,伸手去拍夏油杰手里的吹水机:“喵——!”

“别闹,这不是给你的玩具。”

“喵——!”

“悟不吹干是会着凉的。”

“喵……”

“好了,看,这不是干了吗?”

猫尾巴扫了两下,似乎还是不太高兴。

“悟饿了么?今天我买了新口味的猫粮,我给你拿过来。”

“喵?!”本来趴在沙发上的大猫忽的弓起了身,刚吹干的柔顺毛发炸成了一只雪球。

夏油杰拎着猫粮和猫爪形状的食盆过来,看见沙发上的猫正对他怒目而视:“悟?”

夏油杰眯了眯眼,有些困惑。

这猫跑出去两天,回来就这幅不愿让他碰的模样,饶是夏油杰心再大,此时也察觉出不对了。

难道是发/情了?

夏油杰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悟,过来,让我看看。”

发情期的猫洗澡很容易感冒,但他已经洗完了,此时也只能将猫抱在怀里,寻思着要不要裹在被子里给它暖一暖。

莫名其妙就被毯子裹了一身,又被人紧紧搂住的五条悟痴呆了,他感觉到了夏油杰身上传来的源源不断的温度。

是一个人类应有的体温。

他的唯一的朋友,夏油杰活过来了,在一个本与他五条悟完全无关的世界里。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杰的存在,虽然这个杰无论从哪种方面,都和他曾经的朋友别无二致,但他知道:这不是他的杰。

“闷到你了吗?”夏油杰低下头看着它,眼里有些担忧。

猫猫的脸扣在夏油杰胸口的位置上,一动不动。

这里能听见,他的心跳声。

健壮,而有力。

不知怎的,五条悟感觉自己安心极了。

然后这个缺德饲主就突然抱着晃了它两下,声音变得有些急切:“悟?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一定会没事的!”

“……”五条悟抬手给了他一巴掌,用了十成十的力道。

给老子感受一下我现在有多健康!

“啪”的一声,夏油杰俊俏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红红的猫爪印。

夏油杰眼角一抽:“看来悟好像没什么事……”

白猫从毯子里挣脱出来,跳到桌子上,用嘴叼着桌上的牛奶盒。

“悟想喝甜牛奶?”

猫儿眼睛一亮,欢快地扫了扫尾巴。

“不行,说好了要控制饮食。”

“……”五条悟加餐计划落空,

抬爪一挥,已经到了桌边的牛奶盒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

啪叽。

夏油杰:“……”

东西推下去了,五条悟的心中也忽的升起了一阵畅快。

本来只想报复性的推一个下去的他不知不觉间手已经伸向了桌边上的一只玻璃杯……

夏油杰:“……”他默默接住差一点就粉身碎骨的玻璃杯,又把已经空了的牛奶盒捡起来,而后一把将罪魁祸首逮到怀里,喃喃道:“果然是发情期了吧……”

夏油杰养的这只猫一直很乖,除了饿了会喵喵几句,平时都是雷打不动地趴在猫窝里或是蹲在沙发上,有人叫也不应,就算伸手去摸,猫的反应也很迟缓,夏油杰一度以为这只猫可能智力有点问题——直到前天这只猫从家里溜了出去。

他找遍了这附近的街道,连半根猫毛都没找到,两天过去,就在夏油杰以为这只没有生存能力的傻猫已经遭了黑手的时候,这猫又自己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