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转校生

转校生

狱门疆内的世界是无光无声的,黑暗笼罩在这片独立于世界之外的空间内,即使是六眼,也无法寻到边际。

黑暗中,身形颀长的男人静静地倚靠在那里,身下是森森白骨筑成的高塔。

这是五条悟被关进狱门疆的不知道第多少天了。

真是糟透了。他想。

上次把事情搞砸成这样还是在高中时期呢,不管怎么说,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孩子们的身上了。

真的好黑啊……杰,那时候你眼中所看到的,也是这样仿佛要被吞噬掉的黑暗吗?

五条悟摘下眼罩,雪白的发丝随着动作散乱开来,半是服帖地垂下,他垫着胳膊,轻轻往后一倚,而后闭上了眼。

的确是,该睡一会儿了。

……

岩鸢高中。

今天是社团招新日,校园里支起了各个社团的摊位,横幅拉得四处都是,校园里人来人往,几个足球社和田径社的人站在凳子上,举着大喇叭对喊口号,将周围的人吵得纷纷远离。

而某个角落里的摊位前空空荡荡,摊上的两男一女坐着小马扎,齐齐托着腮帮子叹气。

“唉……都一天半了,怎么还没拉到一个新人。”一个红发高马尾的女生愁眉苦脸道。

“不要泄气嘛,社团招新还有半天时间呢,等下我再去人群里发发传单。”棕绿色短发的男生一看就是个很好相处的,他脸上带着微微的笑:“诶,对了,遥又去哪了?”

“谁知道啊……”金头发的男生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个子小小的,有一双粉紫色的大眼睛,此时正气鼓鼓的:“一定是又偷跑去游泳了!呐,我们要不要也借一个喇叭过来喊一喊?”

“太扰民了,还是不要啦——诶,等一下,”棕绿色短发的男生眼睛盯着不远处的人堆里:“刚才……人群里有那个人吗?”

几个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很快,他们就知道了同伴所指的人是谁。

那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

高到站在乌央乌央的人群里,可以一眼就将他拣出来,当然,那也或许是因为他那一头白到几乎在泛光的短发。

几个人愣愣地看着他站在那里,良久,女生眨了眨眼:“我们高中有这么个人吗?”

“话说……我好像听老师说这几日会有新的转校生过来……”棕发男生道。

“好诶!”金发的小男生一把抓起桌子上的传单,两眼放光:“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

没有什么是六眼无法看破的事——五条悟一直这么觉得。

后来那侵占了杰的身体的混蛋首先给他上了一堂课,而算上眼下,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五条悟呆呆地看着这些穿着高中校服的学生从他面前走过——上面印着的学校标志还是他从未见过的。

这是……幻觉吗?他使劲揉了揉眼,本来在脖子上的眼罩也不知道丢哪去了,六眼一遍又一遍地告诉着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可他不是在狱门疆里睡大觉吗?

周围的喧闹声吵得他越发无法思考,他想要先离开这里,刚转过身,就跟人轻轻撞了一下,五条悟低下头,看着眼前这个只能到他胸口高的小孩:“?”

“呐呐!要不要加入游泳部啊?”小孩高高举起手中的宣传单,激动地在他眼前晃。

他一把抓住那张乱晃的传单,沉声说:“这是哪?”

“啊?”叶月渚的动作一僵:“你不是新来的转校生吗?”

“我?”五条悟睁大了眼指着自己:“我怎么可能是转校生啦……”

虽然都快要奔三的人被认成是高中生挺让人舒心的,但他这身打扮和这个……

五条悟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校服,仿佛见了鬼。六眼也精准地探查到他离地面的高度比以往低了不少。

怎么回事?他变矮了?还是年龄倒退了?他怎么穿着别人的校服啊!

五条悟惊恐地摸着自己的脸,仿佛身上穿的是品如的衣服。

站在他对面的叶月渚笑容已经完全僵在了脸上:这人是在干什么啊……

“那个……”

五条悟伸出一只手,对着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现在,我来问,你来答。”

“啊?”

“这是哪里?”

叶月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岩……岩鸢高中啊……”

“那我是谁?”

“我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叶月渚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诶——”五条悟挠了挠头“可真糟糕。”

“那个……游泳部……”

“再说吧。”他随手将传单往裤兜里一塞,两手插兜往校门口走去,走了两步,他脚步一顿,裤兜里好像有个硬邦邦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