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杀帝的闪婚爱人 > 杀帝的闪婚爱人_分节阅读_50

杀帝的闪婚爱人_分节阅读_50

↘↘欢迎光↖临『新第3书包网』↙

果然是帝的爱人,手段都这般的黑暗帝国化……

要知道比阎倾魅这个更残酷的手段多了去了,而红与青这两个家伙更是个中高手,所以办起这些事情来那是得心应手。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人,这辈子也当不了好人,还不如坏的彻底。

“魅,是我没用。“此时帝肆狂也是一脸认错的走到阎倾魅身前,比阎倾魅略高的身体因为微微低下的头而看上去两人身高平等。

同样强大的两个男人,一位霸绝凶狠,一位优雅如魅。都那么让人移不开眼。

“没事……”那样的情况,想拦也拦不住。

“魅,他是什么人?“刚才那少女消失自己以为是忍者,想想都觉得可笑,自己见识过也杀过那么多厉害忍者,可没有像少女消失的那么彻底。凭空消失,那是人嘛!

此时帝肆狂冷静了下来,回忆着……

就在刚才,那个与自己交手多时的男人,明明已经落于下风,自己也确实站在上风,可迟迟拿不下对方。最后竟然人在自己面前,以一种违反自然现律的方式被白光掩盖然后消失。

帝肆狂觉得,自己这十几天,自己经历的事情都有些怪力乱神……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一幕。

“他不是人……”……

“啊……不是人。”听到爱人直接说对方不是人,帝肆狂也有些惊讶。不是人,那是什么,?是妖怪。

“是魔……”阎倾魅这是在大喘气的说啊!

“魔……”帝肆狂沉思着,好像想到了什么?嘴里喃喃着。

“好了别想了,现在你的问题也不小……”阎倾魅还在想着,狂身上怎么产生天赋者的异象。一定是狂这几天经历了什么?

“咦……怎么受伤了,刚才动手的时候伤到了嘛?”此时阎倾魅才注意到狂右手正滴着血。本来清明的眼眸又是一沉,刚才不该让那个魔族活着回去。

“手、没受伤……啊…石头…我的石头、我的石头哪里去了……”帝肆狂抬起手、看着已经干涸的血迹,没有觉得疼,是什么时候受伤的,肯定不是刚才打斗的时候。

不过……看着空荡荡的掌心,帝肆狂先是一愣……然后惊呼一声!那样子反而把阎倾魅惊了一下。

“怎么了狂?”石头,什么石头…………

“魅、我真是罪大恶极,我怎么就连续犯错了。你给我的墨蓝之光我明明紧紧握在手心儿的,可是、现在却不见了,我怎么这么粗心,肯定是刚才打斗的时候掉了……魅、你等等我,我找找看。”说着帝肆狂就开始弯腰俯身开始地面搜索……

焦虑的神情是一览无遗…………

而阎倾魅在听了帝肆狂的话后,秀雅的眉宇微微一紧……墨蓝之光,墨蓝之光……刚才看了狂的伤口,是被什么割伤的,而且伤口好像已经愈合了。只留下淡淡粉红的痕迹。要不是自己看的仔细,还发现不了干涸血迹下的伤口情况。

难道……阎倾魅想到一种可能……

“狂,别找了。”喊着爱人。

“为什么不找,魅你是在生我的气嘛!”此时的帝肆狂只有焦虑,没有了先前的凶悍与暴戾。

“不是……那墨蓝之光肯定是被你吸收了。”这个可能性很高,把墨蓝之光本来就是不凡之物,交于狂是想能够给予狂帮助。没想到却能因为狂的血而被吸收。

那么狂刚才的变化也能有个说头……看来他有必要问问凌尧,那墨蓝之光的来历与奥秘。

“什么?被我吸收……”帝肆狂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那么大一块宝石,被自己吸引了,也就是说现在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荡,虽然觉得不可思议,怪力乱神,可是魅既然说是那就一定是,对于自己爱人的话,帝肆狂从不怀疑。

突然,帝肆狂的表情有点苦憋……

“魅……”有些幽怨的叫着爱人。

“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那么颓唐。

“我会不会得结石病啊!”毕竟是那么一大块宝石。

帝肆狂的话才说完,不管是阎倾魅还是一直站在旁边的魔枭、琼,此时的表情都很扭曲、纠结……

他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

阎倾魅一阵好笑又好气……

第九十五章:不掉三层皮绝不出来

白芒之光,莹莹星火、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那么对引人注意,即便这里是私人地方,房门紧闭、在没有主人的允许下平时是没有多余的一个人的,可就是这样,仍然能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比如说现在正依坐在懒椅上,雍容华贵、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靠着圣光直接回到魔界的魔焰刚现身在自己的宫殿里,就看到了一个自己不想见却又不得不见的女人,他的母亲。

“怎么,看见自己的母亲就是这样的态度,焰儿,你真是太让母亲伤心了。”女人绝代风华,不似魔族的妖娆媚态,反而是高贵圣洁的姿态。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我尊贵的母亲,请你离开,我现在想要休息了。”刚刚应战回来,而且还是第一次遇到那样的对手,魔焰确实累了。

“焰儿,你用了圣光,是不是在人界遇到了什么麻烦?”女人依旧风华绝代,也没有起身,一身华美圣洁的礼服把她的身姿衬得更加的婀娜娇美。

人界,那个意外性最多的地方,这次焰儿去历练,不会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不然以她对自己儿子的了解,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用圣光的,因为那是自己给他的,是她从丈夫那里求来的。至于怎么个求法,那些都不需要在意。

他的儿子,并不是想要见到她这个母亲,这一点,她很早就知道,可是即便如此,但为了焰儿,她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她自己的心头肉啊!

“我的事不需要你过问,母亲,你该走了。”焰的态度很坚决,现在他真的不想谈话,更不想跟自己的母亲谈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