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杀帝的闪婚爱人 > 杀帝的闪婚爱人_分节阅读_2

杀帝的闪婚爱人_分节阅读_2

↘↘欢迎光↖临『新第3书包网』↙

是怎么追查的,居然拖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不知道叛徒是没有资格得到幸福的。五年,真的有够长的时间,更是令他不悦!

所以………………

走着走着突然来到市区公园的男人突然伸手抓住一个与自己擦肩而过之人的手臂,连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高矮胖瘦、美丑俊俏都没看清楚就说了一句话。

“嫁给我……”很简单的三个字。可说出口的男人却一点后悔之意没有。结婚,真的那么有吸引力……能令那几个明知自己可怕之处的背叛者宁愿毁灭也要做对背叛自己的事情。

无法理解……

那么亲身体验一回又如何。

于是,强势、冷漠、霸道的宣言便说出口。对方的意愿,根本不在考虑内。他只是,尝试过程,至于愿不愿意,他说了算。

“好啊!”一直处于沉思状态的男人耳边传来这样一记优雅温润、又带着磁性雍容的声音。

“帝肆狂”抬头,尽收眼底的是一张极其俊逸、面带从容优雅笑意的高挑男子。俊美突出的脸庞、清逸的五官混着优雅与阳光的独特气质,蕴含着属于男人的俊魅,俐落的碎发把男子整体衬托的更加随性,高挺的鼻梁以及透露出来的自信微笑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更重要的是;对方是名男子。而且很爽快的答应了自己的求婚,帝肆狂冷傲绝伦的面容上平生第一次出现了一抹很真的浅笑,兴趣尤浓啊!

“阎倾魅……”对方也说出自己的名字。

公园里,有些僻静的绿荫走道上,两名男子就是这般相遇的。相交的身形在阳光的普照下显得那么和谐。而两名男子都不知道,他们的缘将从这一刻开始,直到永远。

第四章:史上最暴戾的新郎

目光凝视着厨房里的那摸优雅俊逸,一向只会充斥嗜血、狠绝的眼眸现在却平添丝丝兴趣与淡淡的温润。

铛铛铛……的声音在厨房响起,筷子搅拌打击在器皿上,发出清脆、有节奏的声音。

立在厨灶前的阎倾魅不用回头,也知道从背后传来的专注视线是谁的、嘴角是不变清逸俊魅独特的笑意。目光落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也回想起十天前的那一天。

他有听墨奶奶的最后遗言、从山上下来后,很快便找到了住的地方,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可以很快。

花了两天的时间,他搬进了现在住的地方,一切准备就绪。又花了两天的时间他租用了一个门面,准备开个书店,用来打发时间、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总要有点事情做才是。而他平生最大的爱好便是看书,无书不欢。所以自己弄个书店是一举两得,既打发了时间,又满足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便在这个市区落下了脚。

记得那天,自己刚好把房租交给门面的主人,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在必经之路的公园里,遇见了令他很诧异的人。

“嫁给我…………”这就是当时突然抓住自己手臂的人说出的话。

阎倾魅真的没有想到,才仅仅四天,他就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被人求婚了。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求婚的会是一名男子。当时他也只愣了一秒,便答应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很意外,就这么想也不想的答应了。不过自己与墨奶奶的约定在先,那么就试试吧!而且对方是男人,应该不会比女人难相处。心底也轻松了些,至少不用为难,也不会尴尬。

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阎倾魅知道自己的情况,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男人、是同性,也试过与女人交际,但是都是徒劳的,他一点兴趣也没有。这一点他从没瞒过墨奶奶。

所以被男人求婚,他少了一些心理负担。

当看清求婚之人时,自己真的很意外,很出色的男人、绝世孤傲的男人,眼底纯粹的暴戾血腥没有加过一丝掩饰,肆意的宣泄彰显自己的性格。

这样纯粹黑暗的人向自己求婚,而且是毋庸置疑的强势冷傲,不容回绝。阎倾魅觉得这个人有趣啊!对方估计连什么是爱都不懂吧!因为他看不出男人的丝毫感晴色彩,绝对的冷绝无情。眼眸里带着没有掩藏的兴趣之色。

是对自己嘛!那不妨试试看,因为他也不懂爱……如果四年之内无法爱上,再分开也无妨。

“国内是不接受同性婚姻的”当说出自己的名字,男人就拉着自己大步走着,要去干什么?当然是公证结婚。真是效率,才答应就要马上结婚,这人是很赶嘛!

阎倾魅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男人。就算想要马上拿到结婚证,在国内也是不允许的。

“是嘛!”名叫帝肆狂的男人回以残忍无比的笑。自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静静等待男人接下面的话。

“那我们两就成为国内第一对合法的同性夫妻”这便是男人的宣言;强势、暴戾、血腥。

既然肯定了关系,阎倾魅就在半被动的情况下,被男人拉进了一家极度奢侈的珠宝店。在一众销售小姐眼冒心形如痴如醉的目光下,选了两只样式相同的男戒。钱还是自己给的,因为男人说自己出来的时候没带钱,信用卡也没有,就先让自己垫着,回头再补给自己。

真是霸道的人……拿着自己的信用卡,唰唰唰……十几万没有了。也还好自己的信用卡耐刷啊!不然就着数目,一般人根本负担不起。

钱给了,戒子拿了……还没有走出珠宝店,自己就被男人强行的套上了戒指,好像生怕自己反悔似得。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

“不用这样用力,我不会拒绝,这样蛮力会伤到我的”自己话音刚落,手上的力道明显小了许多,自己戴上后,就见男人把他的戒子递出……

看样子是要自己给他带上。

于是,他们两个便在珠宝店的门口,交换了戒子,一个神圣的仪式便这么草草完结。

步调一直都有种很急很赶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