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诛仙淫传补全版】【 > 第2章

第2章

↘↘欢迎光↖临『新第3书包网』↙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抓开被子一看,自己美丽丰满的玉体一丝不挂,被单上的血和水早已分不清了,下体还有几分疼痛……陆雪琪怒睁双眼,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的事竟然事真的,虽然喝了「五饮幻欲酒」散失了理智,但是记忆还是很清晰的,犹如刚刚发生的事情,每个姿态,每次**,仿佛就在眼前……「呕……」陆雪琪爬在床边一阵呕吐,此刻早已是泪流满面,痛不欲生,她清晰的意识到昨天晚上被李恂**了,她想到自己以后如何面对青云门的人,面对自己的师傅,自己把****看的比什么都重,却不料被一个卑鄙小人给玷污了。

陆雪琪一边哭一边想,自己为什么这么苦命,心爱的人离去,自己又贞洁不保,一时想到一死了之,刚取出天邪神剑准备自尽,想到李恂奸自己必然得意万分,缓缓放下剑,打算杀了那狗贼再做了断,起身洗刷,却感觉自己怎么也洗不干净,霎时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李恂昨天晚上如愿以偿后,却想到陆雪琪武功厉害无比,若想要杀他报仇,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离开之前,用焚香谷秘功抑制陆雪琪七经八脉,废了她六层内力,然而毕竟有一夜之暖,不忍心将她武功全废,而只废内力,现她有四层内力很难打过自己。

陆雪琪梳妆完后,冲出门外,本身绝色美丽,当下怒气冲天,俏脸绯红,更显妩媚动人,许多早早起床练武之人,看到如此绝色佳人无不回目攀看,更有惊呆者想上前搭理道:「姑娘何事如此?*龋谙禄此饩埃缈砂锩Φ比Α!鼓侨嘶姑凰低晏煨耙鸭苌夏侨瞬弊樱患窖╃魃**?*人冷冷道:「滚!」四下豪杰立即让开道路,不敢招惹。

陆雪琪打翻几个焚香弟子闯进大殿,也不说话,冷冷站在那。李恂等人纷纷赶了出来,李恂看向陆雪琪却不料她正狠狠的怒视自己,李恂看着佳人也不回避,反而冷酷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向前好似很惊讶道:「陆师妹可有事?」陆雪琪瞪着他心里明白他明知顾问,怒气暴涨,呵道:「狗贼!看剑!」举起天邪就刺向李恂,在场之人无不吃惊,李恂早有防备,举剑对应,几招下来,陆雪琪已落下风,自觉心理奇怪,怎么现在内力大不如前了,却料李恂一个传身飘到陆雪琪耳旁悄悄的说:「师妹昨晚可舒服?」陆雪琪闻言,当下脸涨老红,咬牙挥剑拼命砍杀,李恂知道此下也不事办法,举剑冲了上去全力应付,几招过去,乘陆雪琪内力不足一个不备,剑身猛击她头部,当下陆雪琪受袭晕了过去。李恂环手扶住娇躯,手中一阵柔软,虽然昨晚疯狂一夜,却又血气上头,差点把持不住。

焚香谷谷主呵问李恂:「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何杀你?」李恂正色道:「爹爹你不知,昨日陆师姐练功太投入,反而走火入魔,理性全失,我本想上前劝阻却遭到袭击,今日不料病情越发严重,恳情爹爹让孩儿带陆师姐去焚香后谷密室替她治疗,好感谢青云英勇抗魔力保焚香之恩。」焚香谷主要事在身没多考虑,且对后辈之事不大关心,挥手道:「去吧,好生款待客人,如有得罪拿你试问。」「是。」殿上之人以为闹剧不欢而散了。

第六章无法自拔

李恂立即带上陆雪琪回她的房间,锁上门,点了她内力穴道,把她放在床上,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衣服奔上床,刚要解陆雪琪的衣服,「啊!」突然一声尖叫陆雪琪瞪视李恂怒:「淫贼!你敢动我我杀了你!」李恂反而不动手了,淫笑道:「怎么昨天晚上的事,你那么快就忘记了?」陆雪琪气急败坏:「狗贼你不得好死!」李恂冷冷道:「昨天我们好说也有了感情,你跟我我不会亏待你的。」陆雪琪怒道:「卑鄙无耻!做你春秋大梦!看我不杀你个死无全尸!」李恂似乎有些生气,不再萝嗦,撕掉陆雪琪的衣服,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立即乍现眼前。

「啊!放开我!」陆雪琪惊叫不断。

李恂淡淡道:「放开你也可以,只要你以后答应跟我好,今天就算了。」陆雪琪冷冷道:「无耻狗贼,不杀你我不叫陆雪琪!」李恂二话不说,左手抓过丰满的**俯身含住柔嫩的乳峰,舌头不停的在**上打转,右手用力捏揉右边的**变换着各种形状,陆雪琪昨天是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被李恂玷污,今天却眼睁睁看着他淫污自己,放声拼命叫喊。

李恂松开嘴里的**,缓声道:「陆师姐,你叫吧,外边是厅不道的,也好,你叫啊,让所有人都过来看,看看冷若冰清的小竹峰第一弟子,水月大师的好徒弟,怎么跟人通奸在床,看看以后青云门有何脸面!」「你……」陆雪琪一时哑语,想道这事被人知道不光自己,师傅,师姐妹们,都无地自容,青云从此也台不起头。想到这里眼泪不禁流淌不止。

「想你也事明白其中的道理。虽然用此方法有失我李恂体面,不过看你昨天不是很享受?」说话时,手不停挤弄着两只水蜜桃似的嫩乳,大小双手可握。

「你胡说,你明明做鬼,酒里下药!」陆雪琪不再喊叫,却也红着脸於他狡辩。

李恂俯身又含上红嫩的**,不时用力添弄下**跟部,偷偷瞧着陆雪琪美丽的脸颊,陆雪琪强忍着羞态,偏头抿唇,只待事情结束再於狗贼同归於尽。

李恂双手揉弄着美乳,大口不断的在左右乳峰上吸吮,时而添弄,时而猛吸,时而轻轻咬弄,陆雪琪被吸吮的实在无法忍耐就轻声闷哼,玉手掩唇不让声音发出。此时陆雪琪又羞又怒,不知如何是好。想用力推拖却又使不上力,不知如何是好。

猛烈的添弄吸吮让陆雪琪不禁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幕,仿佛就在重演,李恂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拇指捏着柔嫩的**向外拽弄,舌尖添着美丽光滑的粉颈和脸颊,时而轻咬耳垂,光滑的脸颊被热烈的亲吻红晕一片,一阵阵奇异的感觉涌上陆雪琪的心头,**被拨弄竟也生硬起来,****却也感到一丝春水在流淌。

突然李恂停住动作,立起身来,去搬她的双腿,陆雪琪好似秘密被发现,本是紧闭的双眼半睁开偷偷望过去,目光却停在男人粗大的****上,**粗长狰狞,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大凶器不禁害怕起来,抿起红唇一汪秋水似的眼睛几分迷茫,正别开眼去看李恂。

恰好李恂此时也在看她,乍瞧见她紧抿双唇,单手掩面,美丽的脸上一抹晕红,眼底偷偷的瞧着自己的**,秋水一样的眼神好似又期待又似害怕,又别脸斜视过来,对上自己的眼睛,李恂一时看呆了,陆雪琪感觉不对,立即转过脸,心中暗想,自己怎么如此低贱去於他对视。

李恂本想挺起**冲锋上阵的,却一时忘记下步怎么做,呆呆的看着她,陆雪琪往日再如何冷酷,如何傲物,遇到如此场面也难对付。突然陆雪琪瞪过来怒道:「狗贼!」李恂被这么一骂惶过神来,心中好气又好笑,当下用力搬开她的双腿,跪在她两腿中间,用手指抚弄着嫩嫩的肉穴,左手揉捏她的雪腿和粉臀,刚经过一阵调弄,**中已有蜜液,红嫩的**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李恂不禁用手指按在穴口,拨弄着**,陆雪琪被这么揉捏,原本冷冷的俏脸又爬上一阵红晕,嘴里无声的闷哼,此时恨不得一剑砍了他,李恂看她怒视自己,索性将手指插入**,搅弄一番,左右继续捏揉粉臀**。

李恂似乎上了兴趣,手指不停的在紧紧的****中进进出出,竟然俯身吻上陆雪琪的下体,一阵清香传入李恂鼻中,然后伸出舌头添弄阴蒂处,手指顿时被一紧,李恂不禁感既原来陆雪琪这般敏感。

陆雪琪被如此羞辱,娇羞万分,当下闭目咬牙,别过脸去,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连连闷哼,俏脸绯红。

李恂抽回手指,两手把住陆雪琪的双腿,伸舌上下添弄她的**,不时用手拨开**,舌尖深入嫩穴添弄,粗糙的胡须磨擦着粉嫩的**,**被添向两边,阴蒂乍露,立即遭到舌尖添扫,嫩穴渐渐湿润,**缓缓流了出来,却又被一阵吸吮,吸的一干二净。

「恩……啊!」如此调弄,陆雪琪渐渐放出声来娇喘呻吟,双手死命抓住被单,想让那****焚烧的感觉减轻一点。

李恂专注的添吸着嫩穴,**已被添的娇嫩欲滴,**里鲜红诱人的嫩肉闪烁着晶莹光泽,**随着嫩穴的蠕动不断流出……李恂吸吮完最后一波**,挺起身来,举着早已坚硬无比的大**抵达嫩穴口。

陆雪琪从来未有过如此感觉,呻吟联绵不断,就算在昨天也只是丧失理智,并没有今天感觉如此强烈。看着**接近自己娇嫩欲滴的嫩穴,目光落在巨大的**上,妩媚的眼神里全是春意。

李恂看在眼里,干笑两声:「嘿嘿,想要了吧?」陆雪琪突然神情凝固,清醒几分,瞪着双眼怒道:「狗……啊……」不等陆雪琪说完,李恂顺着淫润的**一插到底,紧柔的舒**感也让他一声闷哼。

突如其来的肿胀感让陆雪琪全身一颤,李恂轻驾就熟,立即奋力缓慢的**起来,每次深入都顶到花芯,嫩穴紧紧包裹着**,**都能感觉到嫩肉的皱褶。

陆雪琪哭喊着,每次进入都感到生痛,不禁又泪流满面。

李恂把玩着蜜乳,**大力开垦,握住丰满的**同时用力,抽送百余下后,陆雪琪被一阵奇异的感觉笼袭着,娇柔的呻吟联绵不断,双眼迷离看着身上的男人,**传来阵阵刺激,下体的酥麻感随着**的**渐渐强烈,细腰渐渐扭动着,却配合了**的进出。

「啊……啊……别……」陆雪琪情不自禁的呻吟着,嫩穴紧紧的夹住**想不让它刺进,嫩肉却每每被**狠狠的挤开插入**深处直达花芯,柔软的**被揉弄着,嫩穴也被又热又烫且又粗大的**抽送着,不禁让陆雪琪羞涩万分,红着脸宛转呻吟着。

李恂扶住她的腰加快**,喘着粗气质问道:「如何?还想杀我?」「啊……恩……啊……狗……贼……啊!」陆雪呻吟不断。

李恂道:「我让你如此舒服,你还杀我为何啊?」「啊……一点……都……啊……一点都……不舒服,啊……」花芯次次被研磨,酥麻难耐。

「原来如此。」李恂抓住陆雪琪两只修长的雪腿,又加快了**速度,挺着坚硬的**大力刺入殷红的嫩穴中,**被紧紧的嫩穴挤出,浪花四溅,**随着快速的**内外翻摺,一对丰满的水蜜乳上下晃动着,鲜红的**就像风中之烛,来回摇动。陆雪琪已经不再掩饰,放声呻吟。

「啊……啊……感……觉……好酥麻……啊……」陆雪琪抓着枕头,一阵阵充实的感觉涌上心头。

百余十下后,李恂粗声问:「舒服吗?」

舒适的感觉像浪水一样浇上心头,陆雪琪迷离惝恍,随口应了句:「啊……好舒服……不,不,狗贼……你不得好死……啊……」陆雪琪顿时感觉说错,立即改口大骂。

李恂淫笑道:「还不承认,**都这么多了。」李恂随手摸了把**抹在陆雪琪酥胸上。

「恩……我……不是……恩……」陆雪琪羞愧难挡,不再大声**,低声回应着身体的感觉。

**又抽送了百余下,黑大的**进出白嫩的肉穴分外清晰,**沾在**上闪闪发光,湿润的**柔软无比,却也紧紧的包裹着大**,巨大的**挤弄着**里的嫩肉,发出「滋,滋」的声音,两人同时舒**万分,此时陆雪琪,已经彻底放下挣执,随着大**的进出,浪声大叫。

**早已湿透床铺,李恂突然抱起陆雪琪把她立起来,两手把着圆臀做最后的冲刺,陆雪琪双腿也下意识的圈上李恂的腰,双手环住他强壮的肩膀,身子紧紧的贴住李恂的身体,雪臀拼命的扭动套弄着配合着大**的进进出出,嫩穴紧紧夹住大**用力吸着追求更大的刺激。

「恩……啊……好生舒服……啊……再用力点……啊……不行……了……啊……」**过后,一股阴精溅射出来,李恂知道她快要泻身了,拼命的顶动着雪白的肉臀,紧紧的嫩穴将**裹的透不过气来,最后大**停在花芯上,任由阴精打在巨大的**上,自己牙关一松,猛烈的喷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在花芯上,浇的陆雪琪又是一阵猛颤,紧紧抱住李恂的身体,享受大**一次次向**深处喷射着热精所带来的**。

第七章孤注一掷

天色渐渐变黑,不知怎么突然外边下起了大雨,大家纷纷躲进屋子避雨,昏暗的天空格****沉,哗哗的雨声和嘈杂声交织在一起。

焚香谷西边一间房里,李恂和陆雪琪同枕而睡,李恂被雨声吵醒,懒洋洋的爬起来,看着身边的美人,此时两人都已穿上睡衣,陆雪琪侧过身去,安静的熟睡着,几根秀发散落在美丽的脸颊上,****过后的红晕还在脸上,坚挺的酥胸随着细细的喘气声此起彼伏。

李恂俯身吻在陆雪琪脸颊上,伸出一只手探进她的睡衣里,轻轻抚摸着美乳,陆雪琪被一阵揉捏弄醒,忽的睁开杏眼,狠狠的看着李恂,李恂此时停了手上的动作,饶饶额眉,低头不语,很是无奈的表情,似乎也有几分惭愧。

陆雪琪揪着小嘴,瞪着李恂,刚才的浪态,让自己又是羞愧又是愤怒,突然她冲下床拿起桌上的天邪剑,就向李恂砍来,恨恨道:「狗贼我跟你拼了!」李恂此时武功已经比她高了许多,侧身一躲,跳了开来,无奈道:「唉,陆师妹啊,以你武功现在想杀我是难上加难啊。」陆雪琪自知内力大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不禁伤心的流下泪,心想,自己现在是个废人了,身子也被人玷污,武功又大退,心爱的人也已有他欢,想着想着突然举剑往自己脖子上抹去,李恂见势上前单手抓住剑端,陆雪琪泪眼瞪着他恨恨道:「杀不了你这狗贼,难

【et】

新第♂三书包网?域名』? m.shubaon.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