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八话 大结局

第八话 大结局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那天晚上,爱瓦没有留宿在杨府,令杨非感到极度不安,他甚至责怪起赛娜没有好好服侍新天尊。

原本赛娜在心里多少还对丈夫存着几分愧疚,但现在,她剩下的只有鄙视。

杨非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妻子赛娜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于是他决定做个人情给爱瓦。

在入夜前,杨非主动去找爱瓦。

一见到这位新天尊,谄媚的表情,便非常自然地浮到杨非那张本来就不怎么有男人味的脸上。

“天尊陛下,今晚我准备了些酒菜,恭请陛下光临寒舍,我一定让拙荆亲自为陛下把盏……”

杨非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爱瓦的脸色。他当然清楚,虽然爱瓦喜欢上他的女人,但是天府里漂亮的女人多得是,爱瓦的哪一个女人不都是倾国倾城?而对杨非来说,老婆让人睡一回是睡,睡十回也是睡,他已经是彻底不要面子了!

“哦?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夫人的意思?”

爱瓦出其不意地问了这么一句。

杨非心想:“如果说是妻子的意思,岂不是将自己的一片苦心变成只是帮老婆跑腿、传话了吗?”

于是,他眼珠一转,实话实说:“嘿嘿,当然是小人的意思!我见陛下那天晚上没有尽兴,心里很不安,所以……”

杨非千方百计要在爱瓦面前表明自己的心迹。

“还不知道你家夫人欢不欢迎我?如果夫人不欢迎,我岂不是自讨无趣?”

爱瓦摇了摇头,表示不去。

“陛下……其实……这也是拙荆的意思!昨天晚上……”

看到爱瓦执意拒绝,杨非立即改口,极力表明这是妻子的意思,他只不过是代为传达而已。

“是吗?既然如此,我可得亲耳听一听是不是尊夫人的真实心意了?如果她真的有意,就让她自己来找我。”

杨非怎么也没有料到,爱瓦会给他出这样一个难题!

对杨非来说,只要爱瓦来到家里,让妻子陪爱瓦是绝对没有问题;可是,要让她亲自来请爱瓦,那真是难为他了。虽然他觉得自己很无耻,可要他要求妻子亲自请爱瓦到家里,那是多么让人难堪的事!

然而爱瓦已经说了,除非赛娜亲自来邀请,而且如果赛娜没有来邀请,显然证明是他在欺骗爱瓦,到时候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回到家里,杨非憋了老半天也不好意思开口,直到赛娜看不下去杨非那副德性,准备出去时,杨非才不得已一把拽住赛娜的衣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怎么了?”

赛娜停下脚步,充满厌恶地问道。

“今天我去请天尊来家里,可是他却说非要你亲自去请,他才肯来!赛娜,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分上,你就委屈一次吧!”

杨非仰着头,无耻地哀求道。

“你是自作自受!谁叫你去请他?我见过不要脸的男人,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

赛娜简直要气疯了,杨非竟然用她去讨新天尊的欢心,真是无耻到极点!“夫人,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才能救我呀!”

杨非拽着赛娜的衣袖不肯放手也不起来。

虽然赛娜心里已经喜欢上爱瓦,可是身为杨非的妻子,她却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尤其是丈夫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事已至此,赛娜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不去,岂不是表示自己不喜欢爱瓦吗?那么或许爱瓦再也不会理她。

其实,要不是杨非急功近利,赛娜能感觉到爱瓦已经喜欢上她。那天晚上,虽然爱瓦最后没有跟她有进一步的发展,她却能感觉得出来爱瓦喜欢她,而杨非这一插手,在她看来却是弄巧成拙。

赛娜甩开杨非的手,怒气冲冲地走出杨府。

赛娜来到爱瓦所在的大殿,但她不是来请爱瓦,凭她那率真的性子,她毫不掩饰一脸的怒气。

看到赛娜进来,爱瓦笑着迎上去,还不等爱瓦伸手牵她的手,她已赌气地转过身。

“是谁惹夫人生气了?”

爱瓦一脸关切地问道,小心翼翼地看着赛娜。

“是你!”

赛娜没好气地说道。

“我怎么敢惹夫人?”

爱瓦嘻皮笑脸地说道,还把赛娜搂进了怀里。“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往死里逼?”

赛娜气恼地质问道。“我可没有逼你,是杨非说你请我今天晚上去你家喝酒!难道不是吗?”

爱瓦无辜地反问道。

“我怎么嫁了这么个没良心的丈夫!”

赛娜不由得伤心起来,眼泪也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滚出来。

爱瓦赶紧替赛娜擦眼泪,都说男人最怕女人的眼泪,可爱瓦心里清楚,女人最容易讨好的时候,就是流泪的时候。

果然,当爱瓦替赛娜擦眼泪时,她一下子扑进爱瓦怀里。杨非伤害她,爱瓦却给了她最大的安慰,在天府,还有谁能够让她更有安全感、更能拥有做女人的尊严呢?

看到赛娜这么性感、这么温柔,爱瓦一时动了情,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但当爱瓦想更进一步的时候,赛娜却制止了他。

“不是晚上要去我家喝酒吗?天色快黑了,还等不了这一时半刻吗?”

赛娜突然娇媚地从爱瓦怀里挣脱出来。

赛娜想要在家里,当着那个畜生的面,让爱瓦,以此来报复杨非。身为一个女人,她觉得这是报复男人最好的方法。

晚上,爱瓦一个人来到了杨府。

从那丰盛的筵席来看,杨非确实准备得很充分,他甚至在心里万分感谢赛娜。

只是,等到了爱瓦与赛娜坐在里面的小厅里喝酒时,独自蹲在外面的杨非心里便不―是滋味了,毕竟赛娜是自己的妻子,现在却陪另一个男人喝酒,而且他身为一家之‘主,连门都不能进,只能在外面侍候着,令他的心里像是被插上一把刀,但为了能在天府混下去,他只能这么做了,但在听到赛娜一边喝酒,一边与爱瓦打情骂俏时,他的心就会一阵阵如抽搐般的疼痛起来,可每当听到里面叫菜或添酒时,他却又忙不迭地跑进去殷勤地侍候着。

这次与上次不同,赛娜直接坐在爱瓦身边,两张椅子并排着,当杨非进来添酒时,爱瓦当着杨非的面,竟然把一只手抚到赛娜的大腿上。

杨非不是瞎子,当爱瓦的大手在赛娜的大腿上来回抚摸时,那比在他脸上掮耳光更觉得疼,但他只能装作没看见,在把两人的酒杯斟满后,又毕恭毕敬地退下去。爱瓦一边与赛娜喝交杯酒,一边把另一只手插进赛娜的裙子内,直接把赛娜的小扯下来,扔到了床上。他的大手在她那光滑如丝的大腿上尽情地抚摸着,渐渐向她的靠近。

爱瓦与赛娜已经调情多时,虽然赛娜多少带着报复的成分,可是爱瓦的抚摸与调情不可能不在她身上起作用,很快,她的蜜道就有些湿润了。

爱瓦顺着赛娜的大腿直接摸到她的,一根手指插进那湿滑的内。

“哦……别……”

赛娜有些害羞。身为,却被另一个男人这样抚摸,她的灵与肉都在承受着从未有过的挑战。

“这样不爽吗?”

爱瓦故意让外面的杨非听到。

“哦……不……”

此时的赛娜已经忘记报复丈夫的目的,她已经被爱瓦这种荡的行为所控制住。

爱瓦的手指按在赛娜的上轻轻地揉动,那个地方只需要一碰,就会让女人有所反应,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形下。

“我很喜欢听夫人这种的声音……”

爱瓦把赛娜拥进怀里,与她耳鬓厮磨一番。当女人的脸被一个心仪的男子这样亲热时,她身上所有的性神经都会被调动起来。

爱瓦拿起赛娜的酒杯,将那小半杯酒送到她的唇边。

“杨非,再替夫人斟酒!”

爱瓦的一只手还在赛娜裙底轻轻着,竟然就吩咐候在外面的杨非。

杨非赶紧掀开帘子走进来,拿起桌上的酒壶替两人斟酒。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而且从她脸上的表情,杨非已经知道她沉浸在其中时,杨非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但理智还是让他回过神,努力地完成斟酒的任务,赶紧退下去。

爱瓦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把杨非叫进来,就是想让这个下贱的男人亲眼看看他是怎么对待他的妻子。爱瓦的经验是,对待不要脸的男人,就是要做一件让他更丢脸的事让他看!

“我……不行了……”

酒过三杯后,赛娜已经不胜酒力,加上爱瓦的手在赛娜的身上移动着,令她的欲火已经被撩拨得熊熊燃烧起来。

“杨非,你老婆喝醉了,赶紧把她扶到床上吧!”

爱瓦朝着帘外说道。杨非赶紧走进来,想搀扶赛娜上床,却被赛娜一把推开,只见赛娜跌跌撞撞地上床躺下。杨非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像一根木头,但他突然看到被爱瓦扔到床上的小,他当然认得那是妻子的衣物,从那底部的湿润来看,妻子早已经荡漾了。

“杨非,本尊今晚也醉了,不想回去了,能不能在你这借宿一宿?”

爱瓦很客气地问杨非。

“既然天尊不嫌弃寒舍,就请天尊留下,杨非求之不得……”

厚颜无耻的杨非涎着脸皮,说道。

“既然杨大人这么热情,本尊就不客气了!”

说着,爱瓦当着杨非的面脱起衣服,而杨非也很识相地上前帮爱瓦宽衣解带。

此时,杨非才真正见识到爱瓦的粗大,不由得吓了一跳。

“杨大人,你也上床一起休息吧?”

爱瓦知道,就是再借杨非一百个胆,他也不敢。

“岂敢打扰天尊休息,杨非在外面侍候着就行了!”

还不等爱瓦上床,杨非就赶紧躬身退下去。

不知道是因为酒力的缘故,还是赛娜有意要让杨非难看,刚刚躺到床上的赛娜竟然呢喃起来:“哦……好热……”

说着,并开始撕扯着身上的裙子。

“夫人,我帮你脱掉好了!”

说着,裸体的爱瓦来到床边,开始替半醉半醒的赛娜脱起衣服。

杨非虽然身在室外,心却在室内,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妻子光着身子被爱瓦抚摸、调戏的情景。

爱瓦并不急躁,慢慢脱下赛娜的裙衫,在衣服脱到一半时,爱瓦的大手开始在赛娜那丰翘的上揉捏着。心想:“赛娜的的确丰满,捏起来手感极佳。‘”

啊……好热……“赛娜轻声呻吟着,在爱瓦看来,那正是女人对爱欲的呼唤。

爱瓦将赛娜的裙子扔到一旁后,便将赛娜的玉腿轻轻一拨,她就主动分开双腿,露出中间那娇嫩的,只见那里已经渗出水了。

爱瓦的大手从赛娜的酥胸上抚下来,一直抚到她的腿间,当掠到那片丛林下时,一根手指一勾,便滑进她那泥泞的内……

“啊……”

因为酒醉,赛娜没有弄清楚是不是爱瓦的,但她那呻吟声的确刺激到在外面的丈夫。

此时杨非再也受不了,直接冲到院子,再也不敢进来,他怕听到妻子在另一个男人怀里的呻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