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六话 大舅子的女人

第六话 大舅子的女人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等到明天。放心,如果这药真的会让我有所改变,我是不会去死的。”

此时多多拉终于露出真诚的笑容。

“多多拉,答应我,别做傻事。有我,你就会拥有整个哈斯……”

爱瓦想用整个哈斯帝国来弥补对多多拉的愧疚。多多拉给了爱瓦一个很满意的笑容。

从那家青楼出来后,爱瓦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仿佛还清了一笔拖欠好久的债务。爱瓦决定要带思雨及路爱尔离开哈斯帝国回到天府,免得让多多拉看了就伤心。

如果多多拉真的不想活了,谁也救不了他,所以,在看到多多拉的精神好点后,爱瓦便放心地朝爱琴王国的方向而去。

如果情况没有发生变化,爱瓦相信萨莎还是爱琴王国的女王,只是,他还不确定,在那次野合后,萨莎有没有怀上他的孩子,如果有的话,差不多也跟路爱尔一样大了!

抱着怀旧的心情,爱瓦没有直接去爱琴王国的王宫,而是来到他与萨莎邂逅的地方。他找到了曾经跟萨莎扎营的地方,在历经好几个春夏秋冬后,他依然能够找到搭帐篷时所留下的痕迹。

看到那里的一草一木,令爱瓦心动不已,其实更多的是深埋在他心头的伤感。

对他来说,他更喜欢过去那种自由飘荡、随遇而安的生活,或许那样他会与萨莎有着更多接触的机会,也不会让萨莎遭受相思的折磨了。

正在爱瓦万分伤感时,他感觉到身后有个人在默默地注视着他。

爱瓦猛然回首,看到有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望着他,那不是别人,正是萨莎。

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爱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以为这不过是因为太思念萨莎,而产生的一种幻觉。

爱瓦揉了揉眼睛,可那个人影依然还在。“萨莎?”

爱瓦试探着叫了一声。

“爱瓦?”

那个女人同样不相信地问了一句。“我是爱瓦!我亲爱的萨莎!”

爱瓦顿时兴奋不已。

两人都朝着对方跑过去,但到了面前时,萨莎并没有立即扑上去,而是不相信地盯着爱瓦打量起来。

“你真的是爱瓦吗?”

萨莎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不是在做梦吧?”

萨莎竟然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力地掐起来,但那剧烈的疼痛感告诉她,眼前的景象并不是她的幻觉,也不是在做梦,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又见到你!”

爱瓦一把将萨莎抱进怀里。“你知道吗?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五年了!”

说话的时候,萨莎控制不住地伏在爱瓦怀里哭了起来。

一个女孩在一个地方苦苦等着一个人,而且一等就是五年!那是什么样的情景!

爱瓦眼前立即浮现出一个少女站在风中望眼欲穿的样子,那景象如一把刀子穿透他的心,血都要流出来了。

一开始萨莎是在王宫等爱瓦,后来一直等不到,她就怀着侥幸的心情到这个地方来等爱瓦,希望爱瓦有一天还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一天天过去了,她什么都没有等到,等来的,只有别人对她这个女王的嘲笑,虽然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嘲笑她,可是她却阻挡不了人们在心里嘲笑她的痴情。

最后,萨莎不得不以外出打猎为名,到这个地方来找爱瓦。她出来打了五年的猎,却连一只野兔都没打到,她每次都空手而归的情况,早已证明她出宫打猎完全是谎言,她的目的,不过是到这个第一次见到爱瓦的地方,重温当年的旧情。

“那天夜里,为什么不辞而别?”

苦苦等了五年的萨莎,本来打算见到爱瓦后,再也不问这个问题,可她还是忍不住。这个问题让她苦闷了五年,她仍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偷偷离开她。

“当时我以为爱上你,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爱瓦早就想好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认为萨莎见到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一切未出他所料。

“为什么?”

萨莎不明白爱瓦为什么会这么想,但她又怎么能体会到爱瓦当时的恐惧?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问了,好吗?我会好好爱你,永远不分开!”

爱瓦几乎要将靡莎的身体揉入体内,让她成为他的一根肋骨。他将脸埋进她那栗色的秀发里,闻着她的发香。

虽然萨莎的脸上添了憔梓,可她的身体依然是当年的昧道。

“恨我吗?萨莎。”

爱瓦温柔地问道。

萨莎伏在爱瓦怀里使劲地摇了摇头。多年的思念与怨恨瞬间化成泡影,但泪水还是溅湿爱瓦的衣服。

这些年为了寻找爱瓦,萨莎几乎放弃王权,大小事务都交给那些忠诚的大臣,好在爱瓦当年的威望,依然在爱琴王国的上空像幽灵般的飘荡着,使得没有人敢欺负这个弱女子。

“跟我回王宫好吗?我怕你走了,就永远都不回来了!”

萨莎双眼满含着热泪,求道。

“为什么?”

爱瓦本来打算一见到萨莎就带她回天府。

“回去跟我睡一觉,让他们看看我的痴情最终有了收获。”

爱瓦明白,女孩子的这种虚荣心并不可笑,她需要得到证明。爱瓦完全可以想得到萨莎在等待的这五年中,遭受到人们多少嘲笑。

“我答应你!不过,也答应我一个请求好吗?”

“什么我都答应你!”

萨莎抬起头看着爱瓦。

“就在这里,我们再做一次好吗?”

萨莎没有任何犹豫,就慢慢地脱下衣服,脱掉的衣服就铺在地上,当作床单。

她赤裸着那依然青春的胴体,躺到衣服上,栗色的秀发平铺在地上。

这是爱瓦第一次完整地审视着萨莎优美的胴体,跟萨莎的第一次,是在帐篷,毕竟光线不充足,而且是在夜晚,他的夜视能力还不能如在白昼般清晰。

萨莎的胴体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亮丽的光泽。她的上没有印记,证明她不曾生过孩子,只是她下的那片丛林比当年更加蓬勃了。爱瓦脱掉全身的衣服后才走过来,趴到萨莎的身上。

与五年前相比,萨莎的更加挺拔也更加丰满,令爱瓦忍不住在那丰挺的乳3房上抚摸了半天,才又伏下头,噙着那翘立着的吮吸起来。

“哦……”

爱瓦才吮吸了一下,萨莎就开始呻吟,但她并不是造作,而是苦苦等了五年后的情感爆发!

还不等爱瓦有什么准备动作,萨莎就自动打开两条玉腿,将女孩最宝贵的东西呈现给在爱瓦面前。

爱瓦一边吮吸着萨莎的,一边开始抚摸着她的,这种感觉与在别的女人的身上截然不同,他无法排除心中那种萨莎是女儿的杂念,甚至觉得玉儿的话只是在欺骗或是安慰他的谎言。

当爱瓦的大手摸到萨莎的时,发现那里早已泥泞不堪,接着爱瓦的嘴唇往上移,开始吻起她的小嘴、吸吮着她的香舌,并撅起,将他那硕长的挺进她的中!

这次,爱瓦没有轻抽慢送,而是有如般的,而萨莎那娇柔的胴体被他箍得紧紧的,根本无法动弹,只有那栗色秀发在不停甩动……

萨莎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只是爱瓦的力量实在太大,让她无法挣脱,此时她只有两条腿是自由的,她不时劈向两边,或是高高扬起来,在空中颤抖不已。爱瓦的粗大有力地顶住她的花蕾,让她整个春心都绽开了。爱瓦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来。

这次,萨莎的来得早却去得迟,爱瓦没有刻意折磨她,而是早早松开,将他的生命之水射进她体内,之后,爱瓦才亲吻着她那雪白的胴体,这让那强烈的快感一直在萨莎身体里蔓延。

“见到妈妈了吗?”

在萨莎的潜意识中,爱瓦与玉儿相识,而且感情不错,否则,当年爱瓦也不会因为王位问题,而对她大发雷霆了。

“我这次就是要带你去见她,不过,你不会反对我跟她在一起吧?”

“妈是个好女人,当然值得你爱她,我怎么会反对?”

“呵呵,那要是让你们一起上床呢?你不会反对吧?”

“坏蛋!”

萨莎娇嗔地在爱瓦胸膛上捶了起来。

爱瓦两人回到王宫后,萨莎非常隆重地召集所有王公大臣,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目的就是让他们知道,她这几年的等待有了结果,而且,她从王公大臣中挑选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接替她的王位,这个决定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因为一国之君的位子令许多人都垂涎已久,而萨莎竟然肯主动放弃,这不能不让人费疑猜0虽然萨莎不再执掌王权,可人们却对她更加崇敬了。

对于萨莎来说,有得必有失,而失去的王位与得到爱瓦相比,显然后者更让她珍惜,所以,放弃王位并没有让萨莎感到失落,而是一身轻松。

离开了爱琴王国后,爱瓦带着萨莎来到洛芙娜生活的霍菲尔德。他知道,西奴娃或许来过了,但他很想看一看二十年后,洛芙娜会变成什么模样,或许时光在洛芙娜脸上所留下的痕迹,会让他更加珍爱这个女人,但遗憾的是,爱瓦来到霍菲尔德时,西奴娃已经将洛芙娜带走了。

然而爱瓦从他的大舅子费德勒的变化,他可以想象得出洛芙娜的模样。

此时费德勒已经四十多岁了,脸上多了一些成熟,但更多的却是沧桑。

费德勒已经成家,只是他的妻子看起来比他小很多,二十岁不到的样子。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与一个二十岁女孩的夫妻生活是难以协调的,费德勒为了躲避妻子,经常利用晚上时练习书法,并拖到妻子睡着了,他才上床。这得益于这些年的战事极少。

爱瓦在大陆上的威望,多少年来一直像幽灵般没有消散,所以没有人敢再发动战争,各个王国都相安无事。尤其是爱琴王国、东方帝国、野狼王国几个大国家,绝对是爱瓦势力的延伸,其他国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爱瓦与大舅子费德勒叙旧时,费德勒的妻子敬芝在旁负责倒酒。当她听到跟爱瓦来的女孩,竟然就是刚刚卸任的爱琴王国女王时,她的眼中满是崇敬,而一个女王这么亲昵地与爱瓦在一起,更让敬芝心里羡慕至极。

敬芝只有在刚结婚的那几天跟费德勒快活过,后来年龄的差距拉开夫妻俩的距离,甚至费德勒还经常躲着她,害怕跟她同床。

这种现象并不奇怪,一旦遇到比自己厉害的女人,或者说无法满足妻子的要求时,男人往往会选择逃避,这样就可以减少对自己自尊心的打击,费德勒正是出于此种目的而与妻子分床,但这可苦了年轻力壮、旺盛的敬芝。有时候,敬芝咽不下这口气,就算费德勒深夜时才上床,她也要折腾着他干上一回,但最后经常是费德勒精疲力竭也无法满足她的要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