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四话 攻打天府

第四话 攻打天府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爱瓦带茗魔兽域与桃源界的联合队伍,&茹波的带领下来到了天府城下。看到如此多的人马来到天府城下,天府里的卫兵立即向天府之尊进行汇报。爱瓦的阵仗一下子让天府之尊紧张起来,亲自来到城墙头上。“呵呵,你们想来攻打天府?别做梦了。本尊一生别的本事没有,所设的城防却自信任何人都攻不破!”

天府之尊看上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容光焕发,精气十足,声如洪钟。从他的声音里,爱瓦就能听出他的底气不是一般的硬朗。

“天尊误会了,我们是来投奔天府,只是想为天尊效劳,并求得一席之地而已。”

爱瓦身为头领,站到了最前面。

“还想骗我?桃源界的头领与魔兽山庄的庄主都在这里,你们都被老夫拒绝过,所以怀恨在心,才联手来攻打我。”

天府之尊一副看透对方阴谋诡计的表情。

“我们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到天府来与天尊同享快乐!”

爱瓦再次强调了来意。

“呵呵,不可能,天府之门并不是为所有的人开启,再说,你们这么多人,我79这里容不下你们,还是乖乖回去吧!其实你们的桃源界也好,魔兽域也好,都是人80间不能企及的好去处,干嘛还要来打我天府的主意?”

“难道天尊不想拥有更多的美女吗?你们天府里的那些女人恐怕早就被你玩腻了,何不换换口味?”

爱瓦听说天尊是个老色鬼,便想出了这一招。

“老夫虽有些好色,却也不是饥不择食。小子,你的美人计恐怕没用,还是回去好好享用你的这些美女吧!”

天尊似乎早就料到爱瓦会用这一招,他立即戳破爱瓦的诡计:“如果你真的想把这些美女献给我,不妨让她们一个个进来,让我好好享受一番,你肯吗?”

爱瓦心想:“这个老不死的,亏他想得出来,到时候自己不把他的女人全上了,就不是人!‘”天尊不会一点通融也没有吧?如果天尊有需要我的地方,也不肯让我进去吗?““你?小子,你有什么本事?”

“那要看天尊需要什么了,或许我爱瓦并不是一无是处。”

天尊想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龙凤宝剑,天下共传之宝物。可惜我这里只有一把凤剑,如果你能够替我找到那把龙剑,我或许会考虑让你一个人进来!”

天尊认为,这是爱瓦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如果他真的做到了,那么龙凤一合,他就天下无敌了!因为这两把宝剑都是用天地灵气所铸,要是两者合而为一,将会有无人能敌的神奇力量,谁拥有了这两把宝剑,就拥有统治天下的实力。

“龙剑?你说的可是一把短剑?”

“当然。你不会说现在就在你手上吧?”

爱瓦万万没有想到,那把不起眼的龙剑竟然会派上用场!现在最兴奋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一同前来的索菲娅女王。她不但适应了桃源界的环境,而且在茹波的调教下,已成为桃源界的一员大将,琼西也一直跟随在她身边。

“爱瓦,那把剑你还带在身上吗?”

索菲娅当初只当那是一个传说,想不到天尊居然对那把龙剑如此垂青!“带着!”

“小心别被那老家伙骗去!”

索菲娅很担心地叮嘱道。

“呵呵,我是骗子的祖宗!只要我能进得去天府,那就由不得这个老家伙了!”

爱瓦立即从身后抽出一把短剑:“天尊说的可是这把剑?”

那把短剑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通身发出的光泽格外夺目。普通人即使凑近了,也未必能够看得出它与普通的宝剑有何分别,但它的光芒立即让在城墙头上的天尊双眼发直。

天尊很快就意识到失态,立即换上一副冷淡的表情,说道:“这么远的距离,我怎么知道它是不是一把普通的短剑呢?”

“那要怎么样,你才会相信?”

爱瓦问道。“你先把短剑呈上来,让老夫查看一下便知是真是假!”

爱瓦明显感觉到天尊对这把短剑的渴望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现在不论如何激怒他,他都不会计较,因为他必须忍!不忍的话,他就得不到这把宝剑,而派兵出城,则正好中了爱瓦的诱敌出城之计。

“老家伙,你也太天真了吧?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想得到这把短剑,要嘛你自己下来取,要嘛就让我们进去!”

爱瓦直接开口骂了起来。

所有的女将都被爱瓦的破口大骂吓坏了,皆心想:“堂堂天府之尊,怎么能忍受一个少年的辱骂?他一定会大发雷霆,更不会放我们进城了。”

然而,一切都在爱瓦的意料之中,那天尊居然笑了。

“人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果然不假。我很欣赏你,不过,区区一把短剑,我怎么会出城?如果这位小兄弟执意要进来看看我们天府的气派,你不妨带着那把短剑进来吧!”

天府之尊心想:“只要让爱瓦将那把短剑带进来,那就是探囊取物了!”

茜梦、花容、雪儿和茹波四人对于整个计划了如指掌,让爱瓦进入天府只是第一步,只是没想到,天尊居然提出献上短剑的条件,而那把短剑可能带来的后果,是让这个本来可以对付的家伙变得无人能敌!

“爱瓦,不要上了这头老狐狸的当!”

茜梦与花容都听说过那龙凤宝剑的传说,却想不到龙剑竟然在爱瓦的手上。

爱瓦只是朝她们笑了笑,这种不以为然的表情再加上他那稚嫩的脸,更让她们感到担心不已。

“好吧!我可以带着那把短剑进去,请把城门打开。”

“请她们都向后撤退一百公尺,我才能让人打开城门,免得城门一开,她们也跟着涌进来!”

老奸巨猾的天尊小心地说道。

除了爱瓦之外,所有的人都向后撤退了一百公尺。

此时天府的城门徐徐地打开了。如果这道大门关着,即使爱瓦手上所有兵力一起涌上来,也无法撼动它。

爱瓦朝天尊扬了扬手中的短剑,慢吞吞地走了进去。

对于天府内的情况,爱瓦早已从茹波口中得清清楚楚。由于天府的城门与城墙固若金汤,所以天府的人从来没有考虑布防的更换,几十年、几百年都是一成不变。

茹波告诉过爱瓦,那道城门极其特别,进入之后,即使将把守的两个士兵都杀死,城门也会自动关上,所以爱瓦才打消了袭击的念头。城门一关,爱瓦进来了。

在城墙上的天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飘然而下,直接站到离爱瓦不到几公尺远的地方。

“让你进来了,把东西交给我吧!”

天尊向爱瓦伸出手。“我有那么傻吗?东西交到你手上,你便具有了不可一世的力量,到时,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你谈条件?”

爱瓦将短剑握得紧紧的。“你以为剑在你手上,我就不能夺过来吗?”

“呵呵,虽然你号称天尊,但单论个人的实力,你却未必是我的对手!”

爱瓦非常有自信地说道,但他话音刚落,便见一道犀利的寒光从天尊身上射过来。

爱瓦知道那道寒光具有极大的杀伤力,便不敢硬碰。

爱瓦很迅速地躲过天尊射过来的剑光。虽然天尊手上没有剑,可是刚才那道寒光是一道无形的剑气,比有形之剑更加厉害。

爱瓦躲过那道剑光后,听到身后一块巨石轰然裂开的声音,可见那道剑光之凶猛。

“老家伙!你竟然真的要抢?”

爱瓦的双眼眯了起来,但从他眼里的光芒,却让天尊不由得感到一阵颤栗,这少年竟然能够从容地躲过他的剑气之击!

而且看那眼神,直接颠覆他在城墙头上对爱瓦的判断!

“小兄弟,别介意,刚才我只不过想试探你的身手,并没有要害你的意思。”

“呵,你倒是想现在就把我害死,然后把这把宝剑据为己有吧!可是,你有这个本事吗?如果惹火了老子,我会把它毁掉,谁也得不到!”

爱瓦却不听天尊的花言巧语,恶狠狠地说道。

“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你尽可以搂着你的宝剑睡觉,我都不会打扰你。等你觉得可以了,再看也不迟。”

为了欺骗爱瓦,天尊不得不使用缓兵之计。

“不,如果现在你不拿出那把凤剑,先让我一睹为快,我马上就走人!”

“好,我现在就派人去拿!”

天尊立即派人取来那把凤剑。天尊将凤剑执在手上,小心握着,生怕被爱瓦抢过去。从表面上看,凤剑与龙剑没有两样,只是剑身上刻着凤纹,剑柄上也有金银镶嵌。

“小兄弟,你可不要打凤剑的主意,虽然龙剑在你手上,可是即使把凤剑弄到手,你也不知道要如何将龙凤宝剑合而为一。”

天尊说这话的目的,就是想打消爱瓦抢攻打天府走凤剑的念头。但爱瓦不但想拥有那把凤剑,更想拥有整个天府!为了打消爱瓦的顾虑,天尊答应让爱瓦在天府里随意地走动。爱瓦先在天府里转了一圈,与从茹波那里得知的情况相互印证后,找到天府饮用水的源头。

那里虽然有人把守,但对于爱瓦来说,要摆平一个卫士实在不是难事。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爱瓦取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包药,投进了水源。爱瓦早就听茹波说过,天府从来不蓄水,都是喝新鲜的活水,而爱瓦所投下的毒药虽然不能让人毙命,却可以让人的战斗力彻底丧失,而且这些毒药不会随着活水流走,而是能够不断发挥着效力。

这毒药是爱瓦安排萱儿回到人界,根据她从白发魔女那里学到的配方制成的,天底下只有萱儿有解药。

不到半小时后,天府就出现了中毒现象,然而天尊并没有中毒,但其他人的中毒却引起他的警戒。

天尊正想去找爱瓦盘问时,却不见爱瓦的踪影,他立即意识到不妙,急急朝大门奔去。朋照往例,新人不能随便接近城门,那里是由最忠诚的卫士把守,然而,现在两个城门卫士都中了毒,便让爱瓦有机会开启城门。

当天尊赶到城门时,城门已经被爱瓦打开,一直固守在城门外的女将们立即冲了进来。

城门打开的声响立即惊动天府里所有的兵力,他们向着城门如潮水般涌来。

兵对兵,将对将,爱瓦对付天尊,然而天尊毕竟是天尊,手上没有任何兵器,却与爱瓦打得难分难解。

为了避免遭到爱瓦势力的围攻,天尊立即腾空而起,爱瓦也随即飞了起来。

此时,天府内已经是杀声震天,一片混乱,茜梦与花容两支队伍总是对准某个目标,直到把对方杀死为止。

在出征前,女将们都接受爱瓦输入的特殊能量,战斗力远高于从前,不到半小时,天府的战斗力量就被削弱近半,而她们几乎没有伤亡。

天尊不是泛泛之辈,他把爱瓦引出来的目的,就是想各个击破,只是没想到爱攻打天府瓦竟然有着如此的实力。不过两人比较起来,爱瓦稍稍弱了一些,这与他在战前不顾一切地输送能量给女将们不无关系。

现在爱瓦有些后悔了,因为他一开始并没有指望全靠自己的力量打败天尊,他硬接了天尊的几掌后,才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弱。

好汉不吃眼前亏,爱瓦且战且退,一步步退到地面上,给天尊一种他就要投降的感觉,所以天尊步步紧逼地跟上来,可一旦落到地面,天尊就立即被女将们围在中心。

这些女将的战斗力已经远远超出天尊原来的认知,当她们将所有的招数都施展出来时,天尊便感觉到自己的末日已近,他后悔刚才跟着爱瓦落地,中了爱瓦的圈套。

几十个女人合力打在天尊身上,由于在御敌时,天尊体内的真气全力爆发,与这些女人施展出来的力量发生正面的碰撞,那股巨大的力量将他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反弹回去,只听见“砰”的一声,天尊的身体竟轰然裂开。

“你们也真是的,怎么把人打死了?我还没从他嘴里套出练剑的秘诀呢!”

爱瓦拨开人群冲了过来。

那些女人们一听,便害怕起来。

天尊被打死后,其他残余的天府势力也停止了战斗,他们知道,顽抗只会是死路一条。

“不是说天府里的人,能长生不老吗?”

雪儿说道。

爱瓦没好气地瞪了雪儿一眼,说:“长生不老跟不死是一个概念吗?那你怎么把这些人杀死的?”

雪儿一听,便知趣地低下了头。

这时,茹波站出来替雪儿说话:“算了,爱瓦。既然天尊都死了,还有谁能够成为我们的对手?不要那剑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吧,就算不要那剑谱也没关系。萱儿,赶紧处理一下水源内的毒药。”

打扫完战场后,爱瓦坐到天尊的宝座上。那些天府想活下来的残兵败将,也都来参见爱瓦这个新的天尊。这些天府的残余势力,纷纷按照原来的官职大小依序参见爱瓦。先是十几个男人到爱瓦的跟前叩头,然后爱瓦把目光扫向后面三十几个女人。

“那是谁?叫什么名字?就是盘着高高发髻的女人!”

在三十几个女人中,只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入了爱瓦的眼。

“天尊,那是小人的拙荆……”

一个刚刚参见了爱瓦的男人,从一侧走到爱瓦面前。他知道,爱瓦一定是看上了自己的妻子,现在马上表明,或许爱瓦会给自己一个薄面,不会当场轻薄她。

“哦?你的妻子?”

爱瓦的目光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上扫了一下,觉得这么漂亮的女人嫁了这种丈夫,实在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正是拙荆。”

那男人躬身答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杨非,拙荆叫赛娜。”

“赛娜,不错的名字,跟人一样漂亮!你叫什么名字?”

爱瓦又问了一遍,刚才他只注意听那女人的名字。

“在下杨非。”

那男人战战兢兢地答道。

“杨非,今天我刚得到天府,想不想请本座到你家里作客?”

爱瓦的目光一直5邪地看着在远处感到羞涩的赛娜。“天尊驾临,杨非不胜感激!”

“那本座就不客气了。要拿出最好的酒来,由你妻子亲自把盏。”

爱瓦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赛娜。即使站那么远,在一大群美女中间,爱瓦都能感受到她绝顶的魅力,今晚若是不吃了她,爱瓦简直不能入睡。

听到爱瓦的要求,杨非心里立即明白了,爱瓦一定看上自己的妻子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妻子被一个普通男人喜欢,那并不是坏事,反而会感到自豪;可是,要是被实力远远超出自己的男人看上,那就意味着要被这个男人戴绿帽子了!

这糟糕的预感一时压得杨非喘不过气,却不敢把这种担心和不悦写在脸上,因为只要爱瓦的一句话,就可以取了他的小命。

“那就回去准备准备吧!让你的女人先留在这里。”

爱瓦心想:“既然杨非在天府是有地位的人,就一定有着不错的身手,如果他不希望受辱而先把他的妻子杀攻打天府死,那我岂不是连人也见不着了吗?‘杨非走后,爱瓦把雪儿叫过来,要雪儿晚上同行,并看好杨非,不能让他伤到他妻子。

雪儿闻言将杨非的性格做了一番深入又直接的剖析:“一个男人,不为他的主子战死,却抛弃尊严活下来,只有两种可能,要嘛另有所图,要嘛苟且偷生。然而,第一种可能基本上可以否定,因为他原来的主子已经死了,甚至天府的主要势力已经被消灭掉,杨非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他不想死,所以他宁愿老婆被人,也不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

“这么肯定?”

爱瓦还有些不相信,因为在他看来,一个男人若是让别人轻薄了自己的女人,是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相信我,他不会因此而杀了他老婆!”

爱瓦跟雪儿窃窃私语时,茜梦也跟茹波偷偷议论起来:“这小子今晚八成要跟那个女人过夜了。”

茹波只是笑了笑:“由他去吧!他的能力大着呢!不会让你寂寞的。”

这时,站在茹波对面的达莎悄悄问着卡西娅:“笑得挺好看的那个女人是谁?”

卡西娅撇了撇嘴,回道:“那是爱瓦的干妈!”

“我看是他的亲妈妈吧?”

“你怎么知道?”

卡西娅问。

“你看他们长得多像!”

达莎非常肯定地说道。这次她跟妹妹并没有参加战斗,却跟着队伍。依照爱瓦的想法,不能同生,便得同死,他不想让她们落到别人的手里!

卡西娅这才认真、仔细地端详茹波,越看越觉得他们很相像。“还真像!那你该叫人家奶奶了!”

卡西娅调皮地捏着达莎的小鼻子,说道。茹波听到卡西娅跟达莎的议论后,特意看了看达莎。

虽然之前跟茹波没有太多的接触,但达莎却从茹波的目光里感觉到一种温暖,她的小嘴不由得张了张,差点叫了一声奶奶。

虽然达莎没有叫出来,茹波却朝着达莎笑了笑,仿佛她听到了达莎心里的那一声奶奶。

攻打天府其实旁人看起来,达莎与妹妹达娃的神韵更像茹波。

“那两个孩子可真像你的亲孙女!”

站在茹波身边的茜梦,带着几分羡慕和嫉妒地说道。

“那我就认了这两个孙女了!”

茹波和茜梦正谈得热烈时,爱瓦开始宣布每人的职位。“都是一家人了,还要什么职位?只要把我们侍候得舒服就行了!”

花容看到|西梦跟茹波谈得那么亲密,便也忍不住凑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