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六话 蛊术的作用

第六话 蛊术的作用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第二天一醒来,爱瓦就想到要卡西娅把龙剑送回来,再不送来的话,他就没办法对丽莎交代了。爱瓦是个很爱面子的男孩子,不想让任何人瞧不起他——包括自己的。

丽莎已经走出房间,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而爱瓦则盘坐在床上运起斗气,以意念催起了卡西娅。

爱瓦不是念者,但他所练的斗气却有着特别之处,可以用他的意念来催动被他施过贞洁蛊术的女人,让她们发起情来。

如果爱瓦事先没有告知卡西娅的话,卡西娅是不会知道是谁在召唤她的。而在爱瓦给卡西娅施放了蛊术之后,他在运行起针对她的蛊术时,她会很快发起情来,而且对施行蛊术的男人异常思念,从而设法找到他。

卡西娅当然知道爱瓦就住在军营里面,喜欢夜生活的卡西娅本来想睡一个大懒觉,可清晨的阳光从窗子上射进来的时候,爱瓦的意念也已经到了她的身上,她突然觉得身上痒了起来。

刚开始,卡西娅还以为是自己刚刚被爱瓦破了身,对男人的那东西有些迷恋,可很快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那种越来越强烈,就好像一条蛇钻进了她的,在她的里穿行。

一开始,她还只是在床上轻轻的扭动和呻吟,可是不到十分钟,她就难受不已,在床上滚来滚去。

“啊……”

她的呻吟越来越荡,现在她才知道,爱瓦跟她说过的事并非是吓唬她。她也曾抱着侥幸的心理,但渐渐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让她难以忍受的地步。

“爱瓦……你这个混蛋!”

难受的卡西娅一边在床上滚着,一边大骂起来。

她闭上眼睛,好像看到爱瓦正在她的,折磨着她的。

看来爱瓦说的是真的了。现在唯一可以让她解除痛苦的方法,就是去找爱瓦。

卡西娅强忍着难受滋味,从床上滚了下来,胡乱穿上衣服,拿上爱瓦那把宝剑,直奔霍菲尔德的军营。

爱瓦直到把施在卡西娅身上的贞洁蛊术运行到让她无法忍受的地步后,才缓缓收了斗气从床上下来。

“怎么,不想多睡一会?看起来军营里好像没什么大事。”

丽莎看着还算平静的军营说道。

“只要你们野狼王国不来进犯,我们的士兵应该是很享福的。”

“不要把我和他们扯在一起好吗?我可是你的朋友呀!”

丽莎多情的瞥了艾瓦一眼说道。

“朋友?”

爱瓦撇了撇嘴,道:“忘了我是你的什么人了吗?”

“我倒忘了呢!主人!”

丽莎赶紧附和着爱瓦,叫了一声主人。她还用得着这小子,现在不得不看他的脸色。

“你说,你那个朋友今天真的会把你的宝剑送来吗?”

丽莎问道。

“应该没问题吧!”

这时候,爱瓦正好看见西奴娃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朝这边看了一眼,爱瓦赶紧叫住她。

“西奴娃,到大门口看看,是不是有一个叫卡西娅的女孩要找我。如果有的话,直接把她带到这里来。”

说完,爱瓦又回到床上。

卡西娅跑到半路,突然觉得那种难受的滋味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心想:“难道刚才是自己多心了?”

站在那里,卡西娅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现在就把宝剑还给爱瓦?他的贞洁蛊术真的那么厉害吗?

停在路上好一会,那种感觉再也没有上来。

卡西娅得意的大笑了一声,引得早起赶路的行人不禁朝她这边看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吗?”

卡西娅插着腰,瞪着那些看她的人们,那些人赶紧把目光移开,继续赶路。

她将宝剑在手指上转了几圈之后,又折回自己的住处。

卡西娅的性格早就被爱瓦猜透了,她不尝到苦头,是绝不会轻易把宝剑还回来的。

于是,爱瓦坐回床上,再次运起斗气,又念起咒语来。

刚刚折回身子走了几步的卡西娅,突然再次难受起来。要是在家里,她多少还可以在那要命的地方摩挲两下以缓解奇痒,可现在站在大街上,把手往那地方一探,那还得了?

到底是回家还是去霍菲尔德大本营,卡西娅一时间竟然拿不定主意。

可不到一分钟,那种难受的滋味就令她无法忍受了。

“爱瓦,你这个王八蛋!快停下来!”

卡西娅再也站立不住,只好蹲来。

等稍稍缓解之后,她才能站起来往前走几步,但那种感觉很快又袭了上来。

她再也不犹豫,趁着还能勉强忍受的时候,朝着军营跑了过去。

当她气喘吁吁的跑到霍菲尔德军营大门口的时候,西奴娃早就等在那里。

看到卡西娅,西奴娃一眼就认出了她。

“你来干什么?”

西奴娃没好气的瞪着卡西娅问道,她已经看到卡西娅手里的短剑。

“我……我是来……还爱瓦宝剑的……”

因为跑得太快,再加上爱瓦一直念着那要命的咒语,卡西娅实在受不了了,连呼吸都困难了。

“把剑给我!”

西奴娃把手伸了过去。

但卡西娅却没有给她。

“不……我要亲自交到他手上。”

卡西娅一手扶在门柱上,只顾着喘息。

“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招?”

西奴娃对看起来很痛苦的卡西娅一点也不同情,正是她偷去了爱瓦的宝剑,才让爱瓦忧心忡忡的。西奴娃关心爱瓦,当然不想让他受半点委屈。

“不是……我得让他帮我解除身上的痛苦……”

“你会有什么痛苦?”

西奴娃没好气的看着卡西娅说。看在都是女孩子的分上,她才没有一脚把这个小偷踢出去。

“请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卡西娅在这里等他,我把宝剑送来了,”

那种难受的滋味一直持续着,她不想在这里出丑。

“不然……就让我进去吧!”

卡西娅哀怜的看着西奴娃说道。

“进来吧!”

西奴娃早就知道爱瓦会让她进去,她只是故意难为一下这个品行不端的小贼,谁叫她要偷东西!

卡西娅跟在西奴娃身后向四下看去,恨不得现在就扑到爱瓦身上,可一直往里走了一大段路,都没有见到爱瓦的影子。

来到爱瓦房门前的时候,丽莎正站在那里。

“这是谁?”

丽莎打量了卡西娅一眼,问道。

“这是爱瓦要找的人。”

西奴娃不冷不热的说。她对这个叫丽莎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好感,不想搭理她。走到丽莎面前的时候,西奴娃身子连侧都没有侧,就擦着她的肩膀走了进去。

爱瓦坐在床上,早就听到卡西娅的声音。

“大清早的,干嘛这么急?”

看到西奴娃领着卡西娅走进来,爱瓦转过身,朝着门口笑道。

“你把我折磨死了!快……帮我解了那蛊术!”

卡西娅一下子就扑到爱瓦身上,搂住他的脖子,那把短剑早就被西奴娃拿在手里,她是不允许任何人拿着凶器进入这个房间的。

“怎么,你也被他施了蛊术?”

丽莎跟进来,奇怪的问道。听到这句话之后,西奴娃回过头来看了丽莎一眼,意思是“你已经被爱瓦施了蛊术?”

丽莎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性急说漏了嘴。

“不用解除。那不是很享受吗?”

爱瓦并不因卡西娅的哀求而心软。这个出尔反尔的女孩很善于玩手段,他才不会因为她的哀求而动心。如果不是今天他施了狠毒的蛊术,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快就把东西还回来的。

“爱瓦,求求你,解了我的蛊术吧!”

一边说着,卡西娅就解起了衣服来,虽然爱瓦已经不再念那咒语,可那已经被激发起的,哪会那么快就消失!

卡西娅毫无廉耻的扒着自己的衣服,很快就一丝不挂的站在爱瓦的面前。

“求求你,先让我舒服吧!”

她再次扑了上来,将那丰满的压在爱瓦的脸上。

“大清早的,我还没吃饭呢!哪有力气跟你做这个?”

爱瓦故意推辞。

“不……我要你现在就上了我……我身上好难受呀……”

她已经主动分开了腿,骑在爱瓦的身上。

站在一边的丽莎当然知道那种滋味,不过爱瓦并没有故意用蛊术折磨过丽莎,只是被他施了蛊术的女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那些蛊虫平时都是安安静静的睡在女人的身体里,等它们睡醒之后,会从女人身上吸取营养,那时候,女人就会受不了。

“爱瓦,别再让她难受了。”

丽莎看上去凶神恶煞似的,其实也是一个心肠很软的女人,只不过这些年她一直独自住在克利拉大峡谷里,性格变得孤僻,外表也显得冰冷。

“看在你这个姐姐的面子上,我就先帮你解决一下。还不快替我宽衣?”

爱瓦伸着胳膊,冷冷的说。

卡西娅为了让爱瓦替自己解除痛苦,立即听命,替爱瓦宽衣。衣服刚刚扒下,她就迫不及待的趴到爱瓦身上,抓着爱瓦那根粗大就往塞。

可是,爱瓦刚才因为闭住自己的阳经,始终软着。卡西娅塞了几回都没有成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