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二话:巧夺庄园

第二话:巧夺庄园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爱瓦回到官邸之后,特地吩咐下属,如果有人来告状,就让他直接去找总兵大人哈扎。然后,爱瓦就独自去了哈扎那里。

自从爱瓦把总兵的权力扩大了之后,哈扎对爱瓦更是感激不尽、尊敬有加。一见爱瓦到来,不仅以对长官的礼节来接待他,更显出一个下属对上级长官的最高尊敬。

「不知大人来有何指教?」

哈扎是当地人,有一定的威望,但在原来官员的压制之下,他一直没能发挥出自己在军事管理上的特长,现在总算是得到了明主的赏识,所以对爱瓦特别崇敬。现在,他觉得爱瓦简直就是他的再生父母,如果没有爱瓦大人的赏识,或许他这一辈子都永无出头之日。

「我只是随便走走。伐巴贡已经太平无事,还真是闲得慌呀!」

爱瓦说着,在仆人搬来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伐巴贡能有今日,还不是仗了大人的英名,平了坦达牙的女强盗吗?大人真是伐巴贡的福星呀!」

哈扎并非纯粹的恭维,而是发自内心的赞美。如果不是对爱瓦的强化训练非常赞同,他也不会带着士兵们苦练,并在爱瓦离开伐巴贡那么长的时间里,依然恪守爱瓦曾经布下的阵法轮流值守。

「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们的边防如此坚固,都归功于你呀!如果哈扎大人能永保伐巴贡的平安,女王陛下也就不会有什么担忧了。」

爱瓦把哈扎的地位说得相常重要,这更让哈扎受宠若惊。

以前的那个官长,从来没有这样评价他的下属,都是把功劳独揽在身上。

两人正在说话时,一个小卒报告有个女孩来向总兵大人告状,爱瓦心里一喜,心想一定是美丽娅娜。

「不对吧?一个民女告状,应该是到大人那里去,怎么会跑到我这里来?」

哈扎不解的问道。

「我们不是张贴过告示吗?只要在官邸那找不到我时,都可以到你这里来告状,想必那女孩已经去过我那里了。人家是信任你这个总兵大人,所以才来找你的。」

爱瓦笑道,一点也没让哈扎看出什么破绽。

「既然大人在此,那还是请大人亲自审理吧!」

哈扎觉得这样有些越权的嫌疑,战战竞竞。

「那怎么行呢?这里可是你总兵大人的衙门,我岂能越俎代庖?」

爱瓦笑道:「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说着,爱瓦就躲进了厢房。

爱瓦很享受的半躺在一把椅子上,让一个小侍女亲自把盏,给他续茶。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哈扎就回来了。

「怎么了?」

爱瓦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一个刁民诬告别人,被我给轰出去了。」

「是不是一个叫美丽娅娜的女孩,告了一个叫汉姆拉的男子?」

爱瓦手端着茶杯,很悠闲的喝着。

「大人怎么知道?」

哈扎立即紧张了起来。

「我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男子调戏一个女孩,那女孩就叫美丽娅娜,那个男的叫汉姆拉。当时那个男人很嚣张,还说总兵大人绝不会治他的罪,我说不信你会偏袒他,那王八蛋还跟我打赌。呵呵,我是不相信总兵大人跟这种无赖会有什么亲戚关系,那小子一定是在污辱总兵大人的名声。」

听到这里,哈扎的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

「来人!」

他怒吼一声。

一个持刀侍卫立即冲了进来。

「立即把那个混蛋汉姆拉绑来,并且找回刚才告状的女孩。」

那侍卫得令,立即带着一帮人冲出总兵府衙,先把美丽娅娜叫了回来,又去捉拿汉姆拉。

汉姆拉正在大街上游逛,却被总兵的侍卫们围了起来:「你们要干什么?」

「总兵大人请你走一趟!」

持刀侍卫一个眼色,两个侍卫立即上前将汉姆拉压制在地。

「你们弄错了!我是汉姆拉!」

汉姆拉挣扎、大叫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总兵的侍卫绑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抓的就是你!」

「我是总兵大人的亲戚汉姆拉!」

汉姆拉一直以为这些当差的抓错了人,他可从来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就是前任长官也得让他三分。

「放屁!总兵大人会有你这样的无赖亲戚?绑了!」

侍卫头目厉喝一声,两个人立即上前将汉姆拉五花大绑起来。被压制在地的时候,汉姆拉还不服气,两个士兵将他的头按在地上,弄了个狗吃屎,满嘴是土。

一干人等将汉姆拉带到总兵大人的官邸后,汉姆拉更是气焰嚣张的道:「等着被总兵大人炒鱿鱼吧你们!」

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当总兵大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却是表情严肃、目光冷峻,全然不是以往那种和颜悦色了。

「总兵大人,你是不是听信了什么恶人的谣言?她们陷害我!」

汉姆拉当然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美丽娅娜跟她的侍女。他很气愤的瞪了美丽娅娜一眼,又对哈扎媚笑起来。

可是美丽娅娜将汉姆拉在大街上强拉她回家,又与一位陌生男子打架,被打掉两颗门牙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得跟爱瓦叙述的情形完全一样。

「敢在我面前信口雌黄,给我用刑!」

哈扎一声令下,当即就有一个侍卫捧上一副枷板,那是专门用来夹罪犯手指头的。十根手指被夹在板子中间,两边有人用力一拽,受刑人就会疼得晕过去。

还未上刑汉姆拉就屈服了,同时想着,也许今天总兵大人是有意演戏给什么人看,不得不装得如此严肃,即使自己招了,也不过是轻斥两句罢了,不会治什么罪,于是他承认了自己的恶行。如这时,爱瓦从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爱瓦大人,我已经问清楚了,你看该治什么罪,就请大人发落吧!」

「爱瓦大人?」

不论是美丽娅娜还是汉姆拉都惊呆了,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伟岸男子竟然就是爱瓦大人?汉姆拉这才意识到自己嚣张过头了,竟然在大街上跟伐巴贡最有名望的最高长官打架,而且还口出狂言跟他打赌,但愿他已经把那个赌约忘了。

「总兵大人,按律办事就行了,不必太严苛。」

爱瓦说。

哈扎一听爱瓦这样说,心里非常感激,毕竟这个该死的汉姆拉是自己的亲戚,爱瓦大人实在很给他面子。

因此,他更不能徇私,于是判了汉姆拉罚役五日。

听着这个判决结果,爱瓦暗笑起来,但他并没有提那赌约。

直到汉姆拉看到判决书之后,爱瓦才走上前去,笑道:「汉姆拉,记得跟我打赌的事吗?」

汉姆拉当即吓出了一身冷汗,那个赌注可是自己的全部家产呀!

「爱瓦大人,都是小人一时糊涂,信口胡说的,您可别当真呀!」

汉姆拉跪在爱瓦面前求饶。

「那你要不要跟总兵大人说说,当时你跟我打的是什么赌?」

爱瓦满脸笑容,不像要跟汉姆拉认真的样子。

「还不从实招来?」

哈扎今天被这个不争气的亲戚弄得相当狼狈,心里对汉姆拉更加恼怒了。

「当时我说,要是总兵大人治了我的罪,我会把所有的家产都送给他!我只是一时的大话呀,总兵大人!」

汉姆拉又跪在哈扎面前求饶起来。

「我记得你还找了一位证人,没错吧?」

爱瓦依然笑着说。

「大人!」

汉姆拉匍匐在地,将头在地上撞得震天价响。

「呵呵,你也算是个男人,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爱瓦蹲来,一手捏住汉姆拉的下巴,让他的嘴张开,露出两个门牙洞来。

看着汉姆拉那副德性,哈扎厌恶的把脸别了过去,今天他的脸实在是让这个混帐亲戚丢尽了。

「大人……」

「哈扎大人,我可不可以借你几个人用一用?我要到汉姆拉府上去,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拿走。」

爱瓦站起来拍了拍手,生怕被汉姆拉的下巴弄脏似的。

「可以,当然可以。来人,跟爱瓦大人办事去!」

哈扎说完,立即有几个人站到爱瓦面前。

「爱瓦大人!美丽娅娜多谢爱瓦大人了!」

美丽娅娜走到爱瓦面前,羞涩的低下头,眼睛还闪着光芒。爱瓦仗义相助的时候,就已经让美丽娅娜倾心了,现在又知道这个游侠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爱瓦大人,美丽娅娜更是喜出望外。

「呵呵,你要怎么谢我?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爱瓦看着这个貌美的女孩,心动了起来。

「大人想要小姐做什么,小姐都会答应的!」

侍女替主人开口了,因为美丽娅娜在路上的时候,曾经对她的侍女说过,要是能嫁给游侠那样的男人就好,一辈子再也不用受汉姆拉的欺负了。

「多嘴!」

美丽娅娜娇媚的瞪了侍女苏儿一眼,转过来对爱瓦羞涩的笑。

「呵呵,再说吧,我得去接收我赢下的赌注了,一会见。」

爱瓦带着哈扎的几个随从去了汉姆拉家里。

汉姆拉家业极大,一座偌大的庄园就让伐巴贡所有人羡慕不已。

「大人,这么多东西,我们怎么搬呀?」

那几个随从本以为爱瓦只挑几件值钱的东西带走,看到他什么都要,便知道不是搬几样就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