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三话:深夜遇袭

第三话:深夜遇袭

不是爱瓦吐不出来,他是不想将那千年难寻的宝贝全浪费了。好不容易找到能够提高自己能量的宝贝,哪舍得就这么吐出来?

他不再听从丽莎的劝阻,盘腿坐在地上。他以斗气引导着从他的腹中散发出来的巨大能量,一次次的在他的血管里运转起来。

每一次,他都能把从别人身上获得的能量如此转化成自己的能量,他就不相信这一次会是例外。

但那股巨大的能量不太容易被他控制,他身上的肌肉开始渐渐的膨胀起来。

「爱瓦,危险!你的肌肉!」

丽莎眼看着爱瓦的肌肉在一点点的膨胀着,不由得惊叫起来。

但爱瓦却依然沉静的以气导热,让那巨大的能量向着能够容纳它的地方游走。

那能量所到之处,都让爱瓦原来的肌体发生了变化。那肌体膨胀了一段时间之后,逐渐变得更加结实起来。

如果换了普通人,肌体以如此速度膨胀的话,早就爆裂开来了,而爱瓦的肌体却有些特别;他的肌肉每一次受到外部的或是内部的强烈刺激之后,都会有所加强。

这种情况就连露丝博士也没有见过,她完全是把爱瓦当成一个实验品而留下来的。

爱瓦坚定的咬紧了牙关。他想:「如果这次不能将这些能量团控制在自己的体内,我宁愿去死。他觉得,冒这次险来获得巨能是完全值得的。

爱瓦凭着内视的本领,清楚的看见那残留在自己胃内的蛇胆,像沸水似的沸腾起来,它们正一点一点的转化成巨能,向着爱瓦的血管里输送着。爱瓦则凭着自己的斗气控制着这些能量,不然,这些能量就会冲破他的血管窜出体外,让他的身体爆裂。

此时的他一点都不敢分神,任凭丽莎说什么,他只是在那里运行着斗气,一点一点的引导着它们向那些安全的地方流去。

几十分钟过去了,蛇胆的能量终于全部被爱瓦控制下来,并在体内很有规律的流动起来,他那已经胀起来的肌肉也慢慢恢复。

一直为爱瓦担心的丽莎,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放松下来。

爱瓦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爱瓦,你没死?」

丽莎一把抱住了爱瓦。

「你希望我死呀?」

爱瓦度过了一次险关,心情也轻松下来。

「你这个没良心的,刚才不知道人家吓成什么样了!」

丽莎娇媚的偎依在爱瓦的怀里。

「走,去看看她们几个吧,一定急坏了。」

爱瓦抱着丽莎站了起来。

「是我救了你的,她们几个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呀!」

丽莎把脸贴到爱瓦的胸膛里。

「你那蟾蜍水让我一想起来就想吐!」

「没有我的蟾蜍水,也许你现在就没命了。」

丽莎噘着嘴,像个小女孩。爱瓦知道,丽莎已经不是小女孩了,根据她自己的说法,或许已经好几十岁了,他叫她奶奶都不为过。可看她那年轻的相貌,却完全可以做他的姐姐。

丽莎跟着爱瓦站起来,爱瓦走到洞口却犹豫起来,「你不把我送下去,我怎么走?」

爱瓦回头看着丽莎笑道。每当有求于丽莎的时候,爱瓦就会软声细语的。

「你不是用不到我了吗?你自己跳下去吧!」

丽莎娇笑着说。

「姐姐好不容易把我从鬼门关上救过来,我怎么好意思再把这小命毁了呢?我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姐姐考虑;就是不为姐姐考虑,也得为姐姐肚子里的孩子考虑嘛!呵呵,你说是不是?」

「多亏你嘴甜!」

丽莎娇笑着挽起爱瓦的手,一同站在洞口。

此时,众女也都赶到了这里。

「爱瓦,你没事了吧?」

贝拉焦急的问道。

「没事了!」

爱瓦拽着丽莎纵身一跳,两人一起飞下了悬崖。

可到了半空中,丽莎却突然松开爱瓦的手。

爱瓦跟底下的人都一齐惊呼了起来。

「丽莎,你不能害他!」

乌娅立即拔出长剑指着丽莎吼了起来。

可丽莎照样朝着另一个方向飞了出去。

爱瓦并没有垂直坠落,而是轻飘飘的落到了地面上。

「爱瓦,你真的没事?你也会飞了?」

看到爱瓦如此轻松的落了地,贝拉又惊又喜。

「我本来就会嘛!」

爱瓦得意的拍着胸脯道。

众人再看丽莎的时候,她已经又从谷底飞起来,朝着谷外飞去。

「爱瓦,蛇胆都吐出来了吗?」

乌娅连忙问道。

「啊——」

爱瓦一听,心里立即涌起一股恶心感,「别提这事好不好?恶心死了!」

爱瓦捂着胸口皱着眉头说道。

「那个臭女人给你吃了什么了?」

乌娅看爱瓦那脸色好难看,连忙问道。

「要你们不要提就别再提了,再提就恶心死我了!」

爱瓦嚷了一句,吓得乌娅赶紧捂住嘴,不敢再问。

「爱瓦,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我母亲肯定要担心了!」

贝拉不想再节外生枝,这一天里经历的又是神狼又是巨蟒,实在让她不敢想像接下去还会发生什么。每一次都侥幸的躲过一劫,谁也不敢保证每次的运气都会那么好。

爱瓦带着众女回到他们之前休息的洞中,带着狼皮朝谷外走去。现在他们是按原路返回,这样会更安全一些。

几个人走了半天,天色越来越黑了。

经过一天的战斗,他们都觉得累了,很想停下来休息一下。

于是,在谷外大约一里的地方,他们扎起了帐篷。

坦达牙人习惯住在帐篷里,在这样的野外扎一座帐篷住更是寻常事情,所以,谁也不觉得有什么危险。

「莫娃,你们几个也不用在外面放哨了,这几天你们几个也都累坏了,一起进来休息吧。」

贝拉很同情她的侍女们,尤其是莫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能听命脱光了衣服救爱瓦的命,这更让她对这个侍女多了几分好感。

莫娃实在也觉得累了,她何尝不想进帐休息一晚?但做侍女的就应该为主人服务,所以她并没有立即答应进帐休息:「公主,你们睡吧,我还是在外面警戒比较好。」

「不必了,这里这么荒凉,又没有什么部落,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安心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贝拉躺在爱瓦身边,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莫娃不好违背公主的心意,便也进了帐和衣躺下。众人沉沉睡去,整个草原上一片寂静,只有偶尔传来几声狼的叫声。

那不是神狼的叫声,而是普通的野狼。爱瓦翻了个身,又沉沉的睡去。

半夜时分,却有一支队伍朝着草原上这独一无二的帐篷走来。

他们渐行渐近,为了不惊动帐篷里的人,老远就将马蹄包上了布片。

「哈哈哈哈……这是坦达牙女人的帐篷!弟兄们,今天我们可有女人睡啦!」

帐篷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汉子的狂笑声,立即惊醒了帐篷里所有的人。

「什么人?」

贝拉虽然年龄尚小,但作为大将军之女,她早已练就了一副英胆豪气。听到帐外的狂笑,贝拉并不惧怕,而是朝着外面大喝了起来。

「哈哈,坦达牙的小娘儿们,快快把你们的武器扔到外面来,让大爷们爽个痛快!不然,可别怪大爷们不客气!」

帐外的马蹄开始嚣张的围着帐篷游走起来,显然已经将整个帐篷都包围了。

「怎么办?」

贝拉把目光投向了爱瓦,这时候她什么也看不见。帐篷外面还有星光,帐篷里却是一片漆黑。

她们这些日子实在太疲劳了,睡得太沉,竟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响声。

爱瓦没有说话,将手伸到了贝拉的箭筒里。睡下的时候,他清楚的记得那个箭筒就挂在他跟贝拉的头顶上,伸手可及。

他将贝拉轻轻按了下来让她躺下,将箭筒里的箭一根根折断。他凝神听着马蹄声跟人说话的声音,判断着外面骑在马背上的人的高度。爱瓦运起了斗气,凝于只手,突然朝着帐外甩出了一枝箭。

滋的一声,箭穿破帐篷飞了出去。

只听帐外传来一声惨叫,马背上的人立即捂住那只被箭穿伤的眼睛,从马背上滚落下来。

爱瓦右手又是一甩,又一枝箭飞了出去,紧接着就听到了另一声惨叫声。

「小心暗箭!」

帐外的人大声叫了起来提醒着同伴。

帐外的马蹄声顿时乱了起来。

爱瓦虽然听力很好,可是当那马围着帐篷不停混乱的旋转时,他就难以分辨敌人在哪个方向了;如果不能判断准确,就无法击中对方。

爱瓦知道,接下来对方就可能拿着长枪向帐篷里乱刺,那时候就很危险了。他不怕这些人的长枪,可众女怎么办?

爱瓦不敢再犹豫,突然提气,整个人朝着帐篷顶部窜了出去,只听那帐篷「嗤」的一声裂开了一道口子,爱瓦已经飞出了一丈多高。

他人还在半空中,手中的箭就已经飞了出去,一下子就有三、四个人滚落马下。

但对方还有十几个人在围着帐篷转,他知道,众女中只有乌娅可以出来抵挡一阵子,那几个侍女不会比乌娅这个出征带兵的将军更有本事。

正在爱瓦担心的时候,乌娅已经仗剑走出了帐篷。

「大胆!我是坦达牙的乌娅,不想死的就赶紧走开!」

乌娅一声娇喝,竟也让那几个围着帐篷转的男人吓了一跳。

但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当他们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稚嫩之后,那几个男人反而大笑了起来。

「乌娅?你是坦达牙的公主吗?哈哈哈哈……你要是坦达牙的大将军,我们倒还怕你几分。弟兄们,上!」

四、五个男人立即围了上来,手中都握着一把钩刀,在夜色中还闪着寒光。

一个男人在帐篷上嚓嚓的划开了几道口子,吓得几个侍女立即尖叫起来。

听到女孩子们的尖叫,爱瓦朝那个手持钩刀的男人就是一个隔山掌。他的斗气足以让他在几米之外致人于死地,再加上爱瓦这一天吃了蛇胆之后,能量大增,这时的一分力量,已是之前力量的五倍。

爱瓦打出来的这一拳,将他与那个男人之间的空气立即压缩,那被压缩的空气迅速朝男人袭去。

并没有看到爱瓦的拳头挥过来,可那个男人却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人猛击了一拳,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再也没有动弹一下。

此时,乌娅也挥舞着长剑跟几个男人厮杀了起来。对方的钩刀威力很大,一不小心被它扫到,整个身子就会被劈成两半,在夜色之中,乌娅不得不格外小心。

乌娅不敢全力进攻,只能防守。她一面要保护着帐篷里的公主,一方面还要护住自己,只听双方的兵器相互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帐篷里,所有的侍女都紧密围住公主,她们誓死保住公主的性命。

眼看着乌娅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爱瓦赶紧跑了过来。他凭着自己那灵巧的反应速度,一把从乌娅的手里夺出了那把长剑,将乌娅推进了帐中,独自与剩下的七、八个汉子周旋起来。

爱瓦并没有立即杀死他们,一共也不过是七、八个人,要杀只是眨眼间的事情,他很想跟他们玩一玩。只要他们谁想靠近帐篷,他就会用剑把他们挡住。

乌娅被爱瓦推进了帐篷里,心却还在外面,她从那道裂口伸出脑袋观看着爱瓦与七、八个男人的恶战。只见爱瓦身形游走自如,那长剑在手中如同玩耍一样。他并不刺对方,只是格挡,七、八个男人竟然奈何不了爱瓦。

「爱瓦,身手不错呀!」

乌娅不由得夸奖起来。她实在没见过如此精妙的剑法,自己正是因为剑法精湛,大将军才赐她这把宝剑,自以为是坦达牙无人能敌的剑手。可今天一见爱瓦的剑术,真是大开眼界了。

直到那七、八个人都被爱瓦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爱瓦才突然出手。有两个人同时被斩落马下,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只见爱瓦身形突然旋起,长剑在空中如一道电光,围着他的身子划了一个圆,接着就有四个人同时落马。

爱瓦的剑停止了,对方只剩下一个人。

那人立即掉头就跑,爱瓦也没有追他,立在那里如同一座雕塑。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