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六话:灵点被盗

第六话:灵点被盗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时,爱瓦身前突然出现四团巨大的火光,随之就是如炸雷似四声巨响。同时,爱瓦立刻挟着乌娅向后闪避,又顺手抓起冲过来的贝拉,三个人象在空中飞行般,向后飘出了一丈多远。

火光冲天而起,其中传出阵阵凄惨的狼嚎。

随之,一股浓烈的焦味飘出,那是神狼的毛皮被烈火烧焦的味道。

烟雾散去之后,炸雷响处有一片神狼的死尸,都血肉模糊,肢体分离,身首异处,而且大部分被烧糊了。

被烧过的尸体上散发着一阵阵焦味与肉香。剩下的神狼们被镇住了。

它们第一次感觉到死神的威胁。

所有的神狼突然间被定住了似的立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它们惨遭横祸的同类。

突然,狼群中有一只体形庞大的神狼将身子立起,伸长脖子朝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那些神狼全都朝它看去。无疑,前任狼王死后,新任狼王又在一瞬问产生了。

随着那一声凄厉的狼嚎之后,所有幸存的神狼便一步步的向着新任狼王围拢过去。

爱瓦以为一场新的战斗又要开始。他虽然不想过多的杀戮,但为了保全自己跟心上人的生命,他会不惜再次出手。

出乎爱瓦意料的是,狼王却慢慢转过身,朝着深谷走去。

除了负责断后的神狼依然站在那里,其余的神狼全都跟在狼王身后一步步的撤退。

爱瓦当然不想耗费无谓的力气,如果这些家伙们自己撤退,那是再好不过。

「你没事吧?」

确定那些神狼已经远去,不再对他们构成威胁后,爱瓦才来到贝拉的身边,关切的问了一句。刚才他眼看那只狼王扑到她身上时,他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因为贝拉那娇小的身体与神狼庞大的体形反差实在太大。

「我没事。乌娅姐没事吧?」

贝拉反倒关心起一直在爱瓦怀里的乌娅来了。现在谁胜谁输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平安的活下来;她也不希望乌娅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留下什么伤疤。

被公主关心了一句,乌娅再也忍耐不住,泪水夺眶而出:「贝拉,刚才实在把我吓坏了!要是你有什么意外,我回去该怎么向大将军交代呀?」

「看看你们两个,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现在倒关心起别人来了。」

爱瓦退到一边坐在地上,他实在有些累了,尤其是刚才一连串的惊险遭遇,让他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

「我们一直都是好姐妹,怎么了?」

乌娅努着嘴争辩道。

「好姐妹都这么不相谦让,不是好姐妹的话恐怕早就横刀相向了吧?」

爱瓦直接躺在了地上,吓得两个侍女赶紧脱了自己的外衣铺在爱瓦身下。现在爱瓦可是她们这一行人的大救星,要是没有爱瓦,她们早就葬身狼腹了。所以,现在别说贡献出几件外套,就是爱瓦要她们把身子铺在地上给他睡,她们都心甘情愿,因为生命无价。

爱瓦瞥了一眼把衣服脱下来让他垫着的侍女,这个侍女的年龄比别的侍女大一些,身子也明显更成熟些,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尤其是她那一对,在脱了外套之后,一层单薄的内衣将她那丰挺的胸部勾勒得楚楚动人。

「来,你也坐这儿。」

爱瓦看那名侍女长得不错,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来。那名侍女没得到公主的命令,哪里敢坐?贝拉点了点头,她才坐下。

「刚才多亏你救了你的主人,真是个勇敢的女孩!」

这个侍女就是狼王扑向贝拉时舍命护主的两个侍女之一。

「伤到了没有?」

爱瓦查看侍女的身上,发现她的胳膊上划破一道小口子,正泊汩流着血。爱瓦赶紧一把拽过她的胳膊,用嘴在她伤口上吮起来。爱瓦熟习愈伤咒,一般的皮肉伤,只要被他的唾液清洗过,再念几遍愈伤咒,伤口就会在几分钟之内愈合,不留一点疤痕。

爱瓦当然不希望侍女细嫩的肌肤上留下什么难看的疤痕,他吸了两口,她的血竟微带甜味。爱瓦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之前并没有尝过血的味道,只觉得那个侍女的血吸到嘴里之后让他很兴奋。

爱瓦将狼爪上的毒吸掉之后,又用舌头在她那道伤口上舔了一遍,念了两遍咒语,慯口就在大家的眼前慢慢愈合!

更让众女惊奇的是,那道伤口竟然慢慢的消失了,胳膊上的皮肤又完好如初,彷佛从未受过伤一般。

「爱瓦,你真厉害!」

乌娅看呆了。

爱瓦没有被她的大惊小怪冲昏了头,他继续在那个舍身护主的侍女的身上查看着,见她的内衣领口上有一道口子,他想,衣服都划破了,里面的皮肉一定有伤。

「让我看看。」

不等侍女同意,爱瓦就一把撕开了她的内衣,那白雪般细腻的胸口上竟然也有一道口子,比胳膊上的还要深。

贝拉对于这个勇敢的侍女很有好感,竟主动的扒掉她的内衣,让她整个上身都暴露在爱瓦的面前。

「快帮她治治吧!还在流着血呢!」

贝拉说。看到那名侍女被爱瓦的手指一触到伤口就疼得倒抽一口气,她感觉那伤口彷佛在自己的胸口上。

一看到那名侍女白由嫩嫩的上身,爱瓦的血更足控制不住的涌了上来。虽然她只是一个侍女,身材却一点都不比乌娅差,甚至还发育得比乌娅更丰满,胸前两只浑圆而精致,嫣红的一看就没有被开垦过。

刚才吸着这女孩的血时,爱瓦兴奋了好一阵子,现在看到她雪白的胸口上那一道口子后,他又心血来潮了。

爱瓦也不嫌累,直接坐在那里,侧着脸就贴到侍女的胸口上,丰满的结结实实的包住他的脸。侍女害羞的看了看贝拉。

「怕什么?他也是你的主人。他帮你疗伤,你得感激他才是。」

贝拉说。看到爱瓦那么喜欢自己侍女的身子,贝拉也高兴。

爱瓦两手抚在侍女的腰间,舌头在侍女的胸口上撩来撩去。等爱瓦抬起头,她胸口上那道不浅的伤痕就消失无踪了。

侍女刚想穿上衣服,爱瓦却阻止了她,觉得这么好的不吃上两口就太亏了。侍女连扭捏都不敢,只好让爱瓦把她的一只含到嘴里。爱瓦还在她的上轻轻咬了一下,直咬得侍女脸都变了形。

「哦i」侍女轻轻的呻吟着,爱瓦咬得她太疼了,她忍不住叫出弊。爱瓦进到把她的咬出血丝才松口,但他很快就用刚才的方法止住她的血,疼痛也随之消失。当侍女把衣服穿上后,她竟有些留恋刚才被爱瓦舔着的感觉,但她知道爱瓦足主人的心上人,她只是一个侍女,不敢妄想,所以她站起来之后就赶紧站到;拉的身后。

「你们先回去吧!我跟乌娅把那两只射死的神狼剥了皮带回去。」

爱瓦对贝拉说。

「好吧!我跟她们在洞里等你们。对了,两只?是谁射死的?」

贝拉急切的问。

刚才还打算不跟乌娅争了,可一听说有两只神狼被射死,她的心不由得勋了起来。如果是乌娅的战利品,她岂不是要把爱瓦拱手相让了吗?

「是爱瓦。」

乌娅平静的说。她很能理解现在贝拉的心情,就是她射死的,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她争。

「哦……」

贝拉如释重负,她年龄太小,还不会掩饰自己的内心。

「你们先回去吧!一会儿我们就到。」

乌娅拉着爱瓦朝前走去。那两只被洞穿了喉咙的神狼还躺在那里,因为离爱瓦的掌雷距离较远而没有被烧到,不至于死无全尸。

爱瓦掏出腰刀,在乌娅的帮助下,很快就剥下两只神狼的皮。这是胜利的保证,回到坦达牙之后,他会因此而成为英雄。

爱瓦处处都好,就是离不开漂亮的女人。他在伐巴贡的那些日子里天天忙于训练,无暇到市民中走访,当然不知道伐巴贡也有不少美女。而来到坦达牙之后,见到凯瑟莉这些美女,竟有些乐不思蜀了。现在为了贝拉这个小公主,他竟然冒险来到一向被称为死亡之谷的克利拉大峡谷。

来此之前,爱瓦并不知道克利拉如此凶险,尤其没想到传说中的神狼会如此众多而凶猛;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竟有以掌雷震退神狼的本事,他本想发出一个小小的炸雷以解燃眉之急,然后带着乌娅脱身,是凯瑟莉的碧血血脉跟他的龙血血脉结合才有了如此的效果,否则,他早就没命了。

爱瓦跟乌娅带着狼皮往回走。这时,贝拉她们应该早就回到山洞了。他现在很想好好休息一下,顺便让那个侍女陪着自己在山洞里过一夜。即使不跟她,只是抱着她那柔软的身子,也是很惬意的。

爱瓦正带着乌娅沿着谷底慢慢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又是风沙大作,峡谷的上空立即被遮蔽了起来。

「哈哈哈哈……」

一阵尖厉的女人狂笑声,从爱瓦跟乌娅的头顶上掠过,爱瓦抬起头来,在那遮天蔽日的风沙之上,只见一个衣袂飘飘的女人斜着身子在空中飞行。

「你是谁?」

爱瓦大声朝空中喊了一句。爱瓦自己只能贴地而行,根本不能像这个女人那样在半空里飞行。因此,一见之下,爱瓦很向往。

「哈哈哈哈……」

云上的女人带着一长串放浪的笑声,一直向着深谷飘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这是什么人?」

爱瓦认为乌娅是土生土长的坦达牙人,总该会对克利拉大峡谷一带的奇人有所了解。

「我不知道,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

乌娅也张大了嘴巴,头仰得高商的,也是一脸茫然。

「真是的,我还以为你会知道呢!」

爱瓦失望的看着那已经不见飞女踪影的空符说道。

「贝拉或许会知道,你问她去吧!」

乌娅再一次受到爱瓦的打击,心里很不舒服。她知道贝拉在他心中的分最,不禁有些嫉妒起来。

「好吧!我们回去问一问贝拉或许就知道了。这么厉害的高人,我一定得拜访一下。」

爱瓦从东方帝国里学到不少本领,自然也想从这个女人的身上获得一些更厉害的招术的招术,单就这能在峡谷里飞行的本事,就没有在哈斯帝国里听说。

刚才爱瓦傻呼呼的,并没有感觉出乌娅的不悦,他还真指望贝拉能够告诉他,能在这峡谷里飞行的女人是何方神圣。

现在乌娅倒成了爱瓦的跟班,一手提着一张刚刚剥下来、还滴着鲜血的狼皮,爱瓦则走在前头,像是凯旋归来的大将军。

「没心没肺!」

乌娅两只纤细手提着那沉重的狼皮还真有些累,忍不住在后面骂了起来。

「要心要肺干嘛?要这两张皮就足够了。回去之后,我就说是你打的,她们不把你当成大英雄才怪!」

爱瓦一兴奋,竟忘了乌娅手里还提着滴着血的狼皮,一只胳膊搭在乌姬的肩上。

光那两张皮就够乌娅受的了,现在爱瓦又将半个身子压在乌娅的肩上,她哪里吃得消?这跟整个身子被爱瓦压在床上不一样,那个时候她一点都不觉得爱瓦冇多饭,而现在,她却觉得爱瓦光那只胳膊就比他的整个身子还重。可是,她又不想说出来,因为这次到峡谷里冒险,就是为了爱瓦。就算累了点,也不过是一时半钊的屮,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好……

可是,还没有到达山洞,一个侍女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朝汽爱瓦跟乌娅喊:「主人,不好丫,公主她……」

那名侍女跑得上气不接厂气,脸色煞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