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七话:这个哈斯人归我了

第七话:这个哈斯人归我了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身为坦达牙的首领,凯瑟莉从来不与下级争夺战利品,包括这次俘虏的伐巴贡最高指挥官。她以默许的方式把爱瓦送给了露西跟萝梦两个女人,在整个坦达牙部落里,似乎再也找不到能够满足这两个女人的男人了,正所谓投其所好,这次把乌娅夺来的这项战利品赏给这两个女将,以后她们会更加卖力的为坦达牙利益而战。

「我把你的战利品送人,你好像不太高兴?」

凯瑟莉抚摸着乌娅那削瘦的肩头,从她的表情上就看得出来,乌娅不喜欢把爱瓦送给这两个出奇强烈的女人的决定。虽然自己并不太懂得男女之事,但有了在伐巴贡与爱瓦的经验,已经让她对爱瓦这个少年萌生情愫,但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娘,与那些成年女人去争抢一个男人,任哪一个坦达牙少女也做不出来。

「我只是不喜欢萝梦那种霸道的作风,明明是我把人抢回来的……」

乌娅却无法把理由说得更充分一些。

「你被他们抓去的时候,他们欺负了你没有?」

凯瑟莉看着乌娅的脸问道,那目光就像是审问。

乌娅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如果以后发现自己怀上了爱瓦的孩子的话,现在怎么敢欺骗首领?她沉默了一会儿,这让凯瑟莉得到了答案。

「就算让她们两个替你报仇了吧!」

凯瑟莉恨恨的说。一个坦达牙的少女被伐巴贡男人给奸污了,那当然是坦达牙人的耻辱,所以,让成熟而且性功能特厉害的萝梦与露西两人来这个伐巴贡的首领,是一种非常公平的措施了。凯瑟莉总不能再让乌娅去爱瓦,看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真不知道那家伙的插进一个少女的里会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乌娅闷闷不乐的朝自己的毡包走去。凯瑟莉特地注意了一下她走路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大碍。难道这个哈斯男人的器具与身材并不成比例?凯瑟莉不解的摇了摇头。

夜幕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了起来,将整个坦达牙的毡包都遮盖住,一切都灰濛濛的变得不真切起来,除了负责警戒的哨兵,人们都进了毡包,吃饭早的,已经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坦达牙人几百年来早就形成了一个习惯,不论是什么时候,都会有人负责警戒着四方,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毡包里的坦达牙人就会立即出来,上马挎刀投入战斗。也正是由于她们一直保持着如此高度的警觉性,她们才得以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来,即使周边几个大的帝国都对她们有过讨伐,也不曾让她们伤过元气。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民族,男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地位和发言权。在这片土地上,男人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却很难满足女人的,虽然男人的也很强,但普遍的情况是性功能并不强大,往往让自己的女人越来越恼火。

所以,当爱瓦被乌娅用迷药弄来之后,不少坦达女人都在心里打起了爱瓦的主意,只是考虑到自己的地位与权势还不足以提出得到爱瓦的要求,因此,在整个首领会议上,只有萝梦跟露西分到了这个战利品。

对于金银财宝,凯瑟莉似乎并不那么在意,但这个伐巴贡的首领却引起了她的注意,但身为一个首领,凡事总不能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当萝梦跟露西表达了想得到爱瓦的意思之后,她这个当首领的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凯瑟莉只穿着内衣躺下,并没有睡觉的意思,她头枕着自己的双臂若有所思。「妈妈,听说你把乌娅姐姐抓来的那个伐巴贡的长官送给了露西跟萝梦,你是头领,为什么不留给你自己?」

躺在凯瑟莉身边的是一个栗色秀发的小姑娘,那深蓝色的眼珠在暗淡的油灯下依然焕发着迷人的美丽。她的胸脯还没有完全发育,透过她那紧身的衣衫只见胸脯上微微隆起的两个小山包。

「正因为妈妈是头领,所以才不能跟别人去争抢,懂吗?」

凯瑟莉抚了抚女儿的头。这个解释连她自己都不能说服。

女儿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睛,「要是我做了头领,我一定要先享受所有的战利品!」

十多岁的女孩显然没有母亲的胸怀。

凯瑟莉笑了笑,扯过被子盖住了女儿那微微隆起的小胸脯。坦达牙人的毡包非常分散,这有利于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不被一网打尽,但几个主将的毡包却与总头领的毡包离得很近。如果在毡包里大叫一声的话,另一个毡包里的人就能清楚的听到。这也是作战的需要。

萝梦虽然身材强壮,但做起事却很讲究,她知道露西是凯瑟莉跟前的大红人,得罪不起,既然要与露西一起分享这个哈斯帝国的男人,她只好委屈自己,来到了露西的面包。

所有的坦达牙主将领的毡包都比一般的将领要大,这是权力的象征。也正是这种特权的赋予,才能激励坦达牙人拚命的习武,以提高自己的地位。

萝梦走进露西的毡包时,露西已经洗浴完毕,穿着宽大的披袍躺在一张躺椅上。而另外两个女士兵正在替爱瓦洗浴。毡包的中间有一个火盆,里面的炭火烧得正旺,整个毡包里温暖得让人想睡。

萝梦也早已换下战袍,换上一身只有节日才穿出来的艳丽裙装,那一身裙服遮盖了她那结实的肌肉,倒让她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多少有了几分温柔。虽然她以野蛮著称,但也算是一个美女了。起码那丰满的就很受男人的青睐。

不等露西客气,萝梦就坐到了露西那张宽大的床上。两人的目光一起投在了正在接受洗浴的爱瓦身上。

爱瓦自从醒来之后,知道反抗无用,所以,他一直乖乖的听从这些坦达牙女人们的摆布,让他脱衣服,^^就脱衣服,让他站着就站着,让他坐着就坐着,他可不想受什么皮肉之苦。他知道自己对那个乌娅做了什么,少不了会受到她们的报复,但在受到最后的报复之前,他还是抱着一丝的侥幸,先别惹这些女人们生气。

两个侍女很小心的在爱瓦那雄健的肌肤上搓洗着,当她们的手指触到了爱瓦的长物时,都不由得想在那儿揩一下油水。这两个负责洗浴的女孩虽然算不上坦达牙中的美女,但至少不会让爱瓦厌恶,特别是她们已经发育的丰满胸脯,让爱瓦看上一眼就膨胀起来。

两个侍女轮流在爱瓦那粗大的肉枪上搓洗着,好像非常尽责的样子。「我看差不多就行了,你们别藉着这个机会在他身上摸个没完,我们可是等不及了!」

萝梦看到两个侍女一个劲的只搓爱瓦的长物,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尤其是萝梦看到爱瓦那一根长物被两个侍女抚弄得两手都握不过来的时候,心里的更如火上浇油般的强烈起来,自己的隐隐的已经有些湿润起来。她甚至忍不住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胸脯上抚摸起那两只丰挺的来了。

「是,将军,这就好了。」

两个侍女听见萝梦发火,不敢怠慢,加快了清洗的速度,把爱瓦身上的沐浴液清理干净便闪到一边去了。

「萝梦,你倒是好性急呀!要不,就你先来吧,我在这里看着。等你玩过瘾了,我再上也不迟。」

虽然在场面上露西跟萝梦总要争个高下,可到了分享利益的时候,露西却总表现得比萝梦更大度一些。她依然卧在那张躺椅上,冷眼等待着爱瓦与萝梦的好戏。

「哈斯人,快过来,给老娘先舔两下!」

萝梦将身子移到了露西的床上去,她抬了抬腿,露出了雪白的肌肤来,爱瓦与她正对着,那眼睛一瞥就看到了她的裙子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一眼就能望到底部乌黑的草丛。

爱瓦并不讨厌替女人舔,但很讨厌被女人这样吆喝。他觉得此时被坦达牙女人当成了牲口来使唤了,所以,向床边走过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凶光。

「怎么,都当了俘虏了还不服气吗?如果把老娘伺候舒服了,说不定还会有赏,要是个废物,小心老娘给你苦头吃!」

萝梦不阴不阳的说,她两腿没有全劈开,而是等着爱瓦来为她服务。

爱瓦来到了床前,他刚想爬到床上去,而萝梦却用一只脚挡住了他:「不,就在床前。」

爱瓦犹豫了一下,就立在了那里,伸手将萝梦的裙子挽了上去。如果单说身材的话,萝梦的确算得上美女了,她的两条长腿上没有一点赘肉,她蜷着腿的时候,那大腿上的肌肉一直延伸到她的。爱瓦真怀疑她的以及会不会也是极有力的肌肉,能够把他的大给折断。

爱瓦双手扳住她的膝盖,如果此时他奋力一劈的话,绝对能够把这个坦达牙的女人双腿劈开,而且将她整个身子劈成两半。

但爱瓦不想那样做,毕竟这个女人还有些姿势,而且看样子她的强,大凡强烈的女人精力也旺盛,倒不如趁着跟她的机会,从她的身体里摄取一部分能量来供自己练斗气。这些身为将领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们的身上就已经聚集了日精月华,虽然与露丝那样的人物没法相比,但绝对比一般的女人要强上百倍。

露西虽然表面上平静,但她那颗寂寞的心也早已被爱瓦那雄健粗壮的身体所迷惑,在坦达牙部落里,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发达的肌肉?又向哪里去寻找如此英俊的男人?尤其是他那一根长物,哪一个坦达牙的男人能与他匹敌?

爱瓦也听说过,坦达牙男人虽然能持久一点,但长度确实难以与哈斯人相比,更无法跟爱瓦这样的神人同日而语。

与萝梦相比,那这个露西就算是天上下来的仙女了。她不但身材苗条,而且肌肤细腻富有弹性,那姣好的脸蛋在女将军里总是引人妒羡,她那一双深邃的蓝眼睛,看上去像两眼清泉,又像两潭湖水。如果她以那样的眼神去扫视的话,足以秒杀天下所有的男人。

现在她躺在那里,只是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睡衣罩在身上,而那高高的所托起来的一道峻岭更是让人心潮澎湃。

看着露西那动人的身材与那迷人的眼神,爱瓦的阳根更硬了,似乎比刚才两个侍女在自己的下面抚摸搓洗的时候更加昂扬了一些。爱瓦暗暗的运起了自己的术,瞬间,整个毡包里弥漫起了粉红色的雾气,不过萝梦跟露西都看不见这雾气,她们还不具备如此深厚的洞察力,她们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在迅速的膨胀。

爱瓦慢慢的分开了萝梦的两条长腿,露出了她那饥渴的,俯下头去,在她那已经开始渗出花露来的口上轻轻的舔了一下,萝梦就禁不住幸福的呻吟了一声。「哦——你的舌头也好特别呀——」

萝梦夸张的将身子扭了一下,表示她很喜欢爱瓦这张嘴,尤其是他的舌尖。而且,此时爱瓦的术已经渐渐起了作用,其实爱瓦的术主要还是对着卧躺在椅子上的露西,因为萝梦这边有爱瓦的一张嘴在对付着。

爱瓦在舔着萝梦的的同时,早有两条小蛇在那粉红色的云雾之中飞入了露西的睡裙底下,在她那敏感的部位上撩拨了起来。

爱瓦的大舌头像一把有力的大刷子,在萝梦的上来回扫动着,这让她的身子一阵阵的发颤,同时那洞里的更加丰沛的往外流淌了起来。

爱瓦能闻到她洞口的味道,因为她刚刚洗过澡,还微微散发着一种香草配制的沐浴液的味道。

「爱瓦,吧,呀——」

在爱瓦这样一个俘虏面前,萝梦用不着害羞,她要的是爱瓦这个壮实的男人给她身体与灵魂上的快感。

爱瓦服从命令的站了起来,托着那一根长物,用手握着它的根部,让那粗大的在萝梦那淋淋的洞口上研磨了起来。「唔——」

萝梦的身子扭动着。

而露西此时也在椅子里坐不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仿佛被男人的两只大手四处抚摸着、揉捏着,特别是两只与下面的洞里更是如此。但她不像萝梦那样夸张,只是隐忍着暗暗的呻吟起来。

「噗滋」一声。爱瓦松开手,一挺,那长物便立即刺进了萝梦那已经开始一张一合的里去了。

那好深,一下子就将爱瓦那粗大没入了大半截!

好痛快爱瓦心里暗叫,而且他立即就感觉到萝梦那有力的夹击。为了证明哈斯男人的雄风,爱瓦直接挺着那长枪顶到了萝梦还藏在深处的花蕾上!

「哦——好有力一」萝梦那玉颈不由得仰了起来向后折去,她的同时一阵强而有力的收缩,将爱瓦那粗大紧紧的夹住。坦达牙女人虽然厉害,可爱瓦的弟弟也不是吃素的,那粗大、那长度、那坚挺,都是坦达牙男人无法比拟的。

「啊——从来没这么爽过——呀——」

萝梦主动的把已经被爱瓦掀到肚子上的睡裙从头上橹了下来,露出了她全身那雪白的玉肌,她的两座大山很有弹性的在她那洁白如雪的胸脯上弹动着,两颗如熟透的桑葚一般诱人的挺立着。爱瓦伸出手来,在那两只大肉馒头上狠狠的抓了起来。

「唔——哦——用力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