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四话:计俘女将

第四话:计俘女将

「赶快通报爱瓦大人,我们替他抓到了一个坦达牙的将领,可漂亮了!」

一名百夫长在城下得意的喊道。能为爱瓦大人立下这头等功那可不是一般的荣耀,在与坦达牙人的交战史上,从来还没有抓到过对方的人质。可以说,这位百夫长开创了先河,他能不兴奋吗?

「抓到了坦达牙人的将领?我这就去通报大人!」

城墙上的守卫也跟着兴奋起来,立即退下去通报。

一会儿城门打开,一群伐巴贡的士兵簇拥着被五花大绑的乌娅走进了城门,费德勒也被士兵搀扶着进了城。

乌娅直接被带到了爱瓦的办公地点。

乌娅的满头秀发已经相当凌乱,但那如瀑布般的金色秀发遮在脸上依然掩盖不住她那青春亲丽的秀色。她那炯炯的目光透过丝丝秀发朝爱瓦看过来。

因为坦达牙人经常跟伐巴贡地区的居民打交道,对于哈斯帝国的语言一点都不陌生,甚至跟自己的母语一样的流利,乌娅便直接问道:「你就是伐巴贡新来的长官?」

乌娅怀疑的看着年轻的爱瓦,他那张稚气的脸无法让人相信这场战斗是由他指挥的。最关键的是,让她这个被伐巴贡人称为妖魔的人,落到伐巴贡军队的手里,她很不甘心。

「怎么,不像吗?」

爱瓦从椅子上下来,走到了乌娅的面前,他抬起手来,捏住了乌娅那尖尖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

尽管那一头秀发已经让爱瓦对这位将领有了一些猜测,而且还想像了一下她的容貌,可是,当她的长发分向两边,让爱瓦能够看清她整个脸庞的时候,爱瓦还是不由得吃了一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蛮夷之地竟然会有如此漂亮的女人!爱瓦的目光从她那张足以让男人疯狂的脸上移到了她那丰满挺拔的胸脯上,只见她耸立,沟壑分明,因为她被捆绑着以致衣服有些凌乱,那样子更容易引起爱瓦的。

「不错呀!」

爱瓦的手指从乌娅那尖尖的下巴上松开,进而拂到了她的双峰上。乌娅厌恶的将身子扭了一下,她的双峰也随之一颤。

她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碰的女孩子,在坦达牙部落里,即使那些非常帅气的男人想多看她一眼都不行。如果她现在不是身落敌手的话,哪怕爱瓦想把那猥亵的目光落在她的胸上都会有危险的。

「呵呵,小姑娘性子还挺烈的呀。」

他手一挥,让身边的人都退了下去。一名百夫长却很不放心的凑上前来小声的叮嘱道:「大人,坦达牙的女人可是厉害着呢,小心呀。」

爱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摆了摆手。那百夫长便告退。

众人都退下后,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爱瓦跟乌娅两个人,爱瓦才运起他的斗气,并默念咒语,施起术。对付这种刚烈的女孩子,不用这一套恐怕不行,弄不好还会被她反制住了。

不一会儿,整个房间里弥漫了一股淡淡的粉红色烟雾,那烟雾很快就笼罩住年轻貌美的乌娅。

年轻的乌娅并没有什么防备,更何况对于爱瓦这种术,就是整个哈斯帝国也没有几个人能够防得了。所以,不需多时,乌娅的身体就有了反应。只见她双目迷濛,身上似有些不适的扭动了起来。她自己当然知道是哪里不舒服,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正是爱瓦对她施行的术——他要在办公室里夺去她的贞了!

不到几分钟的工夫,爱瓦就看到乌娅的生理上有了微妙的反应,尽管那种反应还不够强烈,但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有了反应,他相信,她一定不会比哈斯帝国的那些美女们,比如多莉更能坚持。

「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爱瓦一边施着术,一边再次走上前来,将手搭在她的香肩之上,那贪婪的目光紧盯在乌娅那俊美的脸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乌娅在这个时候依然不想示弱。她向来傲慢惯了,怎么肯向一个稚气的少年说出自己的名字?

「凡我认为是美女的,我都想知道她的名字,而且,我会还给她自由,因为在我的眼里,只有自由的人才配拥有美丽。不是吗?如果一个人做了奴隶,天天被捆绑着跪在地上的话,还有什么美丽可言?」

爱瓦的手指从乌娅的香肩上滑下来,那手指一直滑到了她白皙的玉颈之下接近的地方。

毫不夸张的说,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能够发育到这个样子,已经相当不错,但如果爱瓦敢大胆的一把扯开乌娅那已经有些不整的衣衫露出她整个胸脯的话,他一定会更加惊奇,这样一个无可挑剔的美女,上天如何塑造出来的?

身为中级将领的乌娅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不自由,可现在,当自己被人绑到敌人面前的时候,她第一次意识到了自由的重要性,她渴望见到她的姐妹,渴望见到她的父母,然而,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一时半会要想让坦达牙人来营救自己,恐怕比登天还难。

「我叫乌娅。」

一。向任性的乌娅第一次在敌人面前屈服了,她心里很清楚,现在她必须学会配合,不然,也许她永远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乌娅,多好听的名字!更重要的是人长得太漂亮了,像姑娘这么漂亮的坦达牙人要是落到了我的部下的手里,我真担心姑娘会吃亏呀!所以,如果乌娅能够乖乖听我的话,我不打算把你送给我那些野蛮的部下了,我可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呀。如果乌娅姑娘想现在就去洗个澡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从她那光滑的肌肤上移开,但在移开的那一秒,他的手指顺便挑开了她胸口的衣衫,露出更多肌肤。

爱瓦的手搭在乌娅的香肩上时,他的术正是功力最大的时候,乌娅当然能够感觉得到,但没有想太多,还以为自己对这个相貌堂堂的少年一见钟情了呢。

她的逐渐痒起来,而且她的肌肤也渴望着对方的抚摸。但像她这样从不正眼看男孩子的女孩,怎么会低三下四的去求别人呢。

听到爱瓦说她还可以洗一个澡,她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虽然身陷敌营,但爱好干净的乌娅还是忘不了她的习惯。

「你能保证没有人扰我吗?」

乌娅很希望这个表面看上去很仁义的地方长官能像他自己表白的那样,不会用最龌龊的手段来对付她,至少不会把她推给那些肮脏不堪的士兵进行肆意的凌辱就好。

「乌娅姑娘,你放心好了,如果没有你的命令,即使我自己也不会轻易走进你的洗澡间的。那是一个完全密闭的小房子,你尽管放心去洗好了。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想对姑娘用强的话,你能抵抗得了吗?」

现在爱瓦的表情变得不再那么猥琐,而是像一个正人君子,这足以让乌娅相信,尽管他可以打开那扇浴室的门,他也不会侵犯她的。

「我不要任何人服侍我,我只想一个人进去!」

乌娅又提出了新的要求。爱瓦没有回答,却突然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来,一看到爱瓦手中多了一把匕首,乌娅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她以为是自己那一项请求太过分而触怒了这位性情难以捉摸的将领。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只见爱瓦手里的匕首突然朝着乌娅刺了过来,乌娅心下想:「这个家伙如此言而无信,刚刚还说要还给自已自由,又说让自己洗澡,看来自己部落那种一惯不随便杀人的规矩不应该用在哈斯帝国。早知如此,就应该把伐巴贡一带的男人统统杀光才对,要是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灾难了。当爱瓦的匕首快要刺到乌娅的身体时,乌娅紧紧的闭起了自己的眼睛,现在她被捆绑得太过结实,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人宰割。看来自己美丽的生命即将结束!她长叹一声。

但那道寒光连乌娅的皮肤都没有碰到,只听刷的一声,原来绑在乌娅身上的那些绳索刹那间全部断开。

乌娅闭起眼睛之后一直没有等到想像中的被匕首刺破她那美丽肌肤的疼痛感。她疑惑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爱瓦笑盈盈的站在她的面前,那把匕首在爱瓦手里飞快的转动着。再低头一看,身上所有的绳索已经全部掉落到脚下,成了一截截的绳子。

这是什么样的刀法?她竟然没有任何感觉,而身上的绳索却断成了这么多截?她大概的数了一下,应该不会少于三十截!更让她惊奇的是,绳索被割得如此细碎,却没有伤到她半根毫毛。

「这是你割开的吗?」

乌娅此时的目光只能用「惊奇」两个字来形容了。「除了你我两个人,你看这房间里还有其他的人吗?」

爱瓦眼睛也在房间里搜寻着。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轻松,竟然让乌娅忘记了眼前这个少年是自己的敌人。

「你真的能保证不让人进入浴室吗?」

乌娅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毕竟这不是坦达牙的地盘儿。

「如果你不想洗浴的话,那就算了。我可不喜欢强迫别人,尤其是对待美女。」

爱瓦的目光总是离不开乌娅那俊美的脸庞,还有她那高耸的胸脯。因为衣衫不整,更让她显得妩媚动人了。

乌娅这才半信半疑,朝着那间浴室走了进去。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