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八话:颜射继母

第八话:颜射继母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思丽跟多莉毕竟是亲姐妹,多莉不想看到思丽那种极度难受的样子,也不想让外人看到姐姐在自己未婚夫的揉捏之下娇躯扭动的洋相,可让她没有料到的是,姐姐今天竟然突然得了这种怪病,多莉不得不把客厅旁边这间房间的房门关得紧紧的。

「啊……还是痒呀!用力点……」

思丽身子一边狂扭着,一边叫喊着。

「思丽,你小声点好不好?小心让妈听见了!」

多莉焦急的在一边说道,要是让母亲大人看到她多莉的未婚夫在自己姐姐的身上乱摸,那成什麽体统呀!

「可我……痒呀……」

思丽真的好难受,里像是有千万条小虫子在钻她,要不是爱瓦的大手在她的以及上揉捏着的话,她真的会疯了的。

「爱瓦,你这办法行吗?」

多莉看着姐姐的身子一直狂扭个不停,便担心他是不是真的有手到病除的本事了。

「放心吧,马上就好。」

爱瓦很有信心的瞥了多莉一眼,然后撩起思丽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思丽的腿上除了被他的蛇钻出来的处子血之外,就是那分泌物了。他心中暗笑——这就是你瞧不起我爱瓦的下场!

爱瓦将手指狠狠的插进思丽的,此时因为催情的效果,思丽里的花蕾已经蹿了出来,爱瓦用手指很容易就触到。当爱瓦的手指在她花蕾的顶端用力一顶的时候,思丽整个娇躯都为之一颤,同时一股出来!

本来已经很强烈的性慾,此时被爱瓦那根手指挑得更加高涨,思丽一边抖着身子,一边狂扭了起来:「哇……好爽呀……」

可是,爱瓦却已经把手抽出来,就在他手往外抽的时候,思丽的还非常用力的夹了他一下,她真不舍得那根手指从她的里出来。

爱瓦不想让多莉看到他在思丽身上的情景,便吩咐道:「多莉,你去弄点温水在门外等着,别让别人进来。」

此时爱瓦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她赶紧离开房间去准备温水,并守候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来。

多莉出了门之后,爱瓦直接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了早已按捺不住的巨大,那粗壮的像是涂了油一般明亮,他抬起思丽的腿来,托着自己的肉枪扑滋一声挺进思丽的。

「啊!好爽……」

被那粗大肉枪一刺,思丽立刻有了充实的感觉,好像饿极了的孩子终於找到妈妈的一样,她里那已经绽开的花蕾此时被爱瓦那粗大坚挺的一根顶着磨着非常的舒服。更让她爽快至极的是,爱瓦在外面快速的抽动一阵之后再用力挺上来,紧紧的抵在她的花蕾上一阵磨蹭,那种滋味真是说不出来的好受,她的蜜露再次喷出来。

「啊……爱瓦……再深一些!」

思丽禁不住抱住爱瓦的,想让他捅得再深一点,她不知道爱瓦只是把那粗大肉枪扎进了三分之二,要是捅到底的话,还不得直接顶到她的里去了!爱瓦还不想要她的命,只想让她知道自己这一根长枪有多麽的爽,让她以后永远记着自己就行了。

听到思丽的呼唤,爱瓦果然将那长枪又顶入了一截,这一下让思丽全身的慾望都迸发了出来,好像所有的神经都被集中到那一处,一阵疼痛伴随着难以抗拒的快感让思丽大喊了一声。

「思丽,你没事吧?」

多莉在门外听到姐姐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更加焦急,但爱瓦说过不让她进去,让她守在门口别让外人闯进来,於是她只是推开一道门缝从那儿向里面察看情形,只见爱瓦扳着思丽的两条玉腿,一个劲的着,她还能听到思丽里泛出来的被撞击而发出的动人声音。

「啊……受不了啦……唔……」

爱瓦的狂顶已经让思丽难以招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抽空,就在这时候,爱瓦身子猛然一拉,那粗大便从思丽的里拔了出来。

思丽又喷了一次之后,身子瘫软在床上。

她感觉到浑身乏力,连骨头都像是酥软了。她的裙子被爱瓦掀到身上,露出两条雪白的长腿以及那羞人的地方,而她没有半点力气去整理。

爱瓦善於催情,当然也善於抑情,他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咒语之后,思丽的那种强烈慾望顿时消灭了下来。

「这就好了吗?」

看到思丽终於缓解下来,多莉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她紧盯着爱瓦的脸,像一个患者家属盯着医生的脸寻找希望一样的问道。

「应该没事了!」

爱瓦的手指上还带着从思丽蜜道里带出来的黏稠物,多莉一看,赶紧亲自给这位神奇的未婚夫洗手擦手,像伺候主人似的。

「还有这儿。」

爱瓦指了指自己那带着血的说。

虽然多莉害羞,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无暇顾及,只着头皮替爱瓦洗起他的之物来。

替爱瓦洗净擦净之后,多莉又把思丽的裙子拉下来盖住她的身体。

从小房间里出来之后,多莉还有些不放心的问爱瓦道:「我姐她以后还会犯吗?」

她是认真约,那纯真的眼神显露出她对这个姐姐的关心。

「那还用说,像她这种病叫做虫疾,随时都会犯的,不过,我给她施治了这一次之后,应该近期内不会再犯了。」

爱瓦像一位资深的医生一样似乎对这种病了如指掌。

「那要是以后思丽再犯了怎麽办?」

多莉考虑得比较远。

「再找我就是了,我又不是别人,可以免费治疗的。」

爱瓦说得轻松之极,好像那不过是肚子疼揉一揉就会好。

「可那要是我姐她突然犯起病来而你不在的话,岂不是要出洋相了吗?」

多莉自然想得更周到一些,思丽要是出了洋相,她的脸上自然无光,这也是出於保护赫迈尔家族声誉的目的。

「那我就没办法了,我总不能天天跟在你姐的后面吧,你看你姐那副德性,她哪把我当成她的妹夫呀!」

爱瓦故意让多莉看出来他对思丽的反感与不满。大丈夫心胸宽阔也不能任人羞辱不是?「再说,你也看到了,刚才我给你姐施治的时候可是得跟她才行,以后你姐是要嫁人的,像我爱瓦这样的美少年她都看不上,不知道她要找一个什麽样的大人物呢,她丈夫肯让自己的老婆脱了衣服被我搞吗?」

多莉想了想,眉头紧蹙,无计可施,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姐姐千万别再犯这样的病了。

思丽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这时候只听见大门口处又有了喧哗之声,出去看过后,多莉回来告诉爱瓦说是她哥哥回来了。

费德勒早就看到门外停着爱瓦的马车,马车上霍尔维亚家族的家徽很刺他的眼睛,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走,看这样子,爱瓦这小子还真要成了他赫迈尔家的座上宾了?

费德勒气冲冲的来到客厅,爱瓦正端坐在那里。

「爱瓦,你怎麽还没有走?赫迈尔家人不!」

费德勒在路上吃了爱瓦一回亏,心中的怒气还没处发泄,此时他伸着手指向门外,意欲爱瓦立即离开。

「难道你们赫迈尔家就是这麽对待客人吗?」

爱瓦不慌不忙的瞥了盛气凌人的费德勒一眼,翘着二郎腿说。

「谁把你当客人了?我们赫迈尔家没有你这样的客人!」

费德勒依然怒气难消,他恨不得立即把这个翘着二郎腿的家伙从他家沙发上扔出去。

这时候,思丽已经从容厅旁边的小房间里走出来,她衣冠整齐,只是脸上还带着红潮,她狠狠瞪了哥哥一眼,沉声道:「哥,我可不许你这样对待爱瓦,他不仅是妹妹的客人,也是我思丽的朋友,我们得以礼相待人家才对。」

「以礼相待?你问他对我以礼相待了吗?」

费德勒当然是指在路上与莱恩一起被爱瓦修理的那件事。但他还真没有勇气把当时的经过详细的说出来,那实在太丢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却被一个十七岁少年给打败。

「有这回事吗,爱瓦?」

思丽转向了爱瓦问道。不过她的表情却是惊讶,她没有想到爱瓦这麽年轻,竟然敢对赫迈尔家少爷、堂堂的少校无礼。

「呵呵,没什麽,不过是大舅子让了我一回,我可没有敢对大舅子无礼呀!」

爱瓦坐正了身子笑道。

「哼!」

看到连思丽都站在爱瓦那一边,费德勒感觉到自己被孤立,鼻子一哼,出了客厅。

「爱瓦少爷,今天你是我们的重要客人,我会让厨房准备午宴来款待你的。」

思丽走到爱瓦身边,将纤柔的身子凑近了爱瓦,柔情万种的道,「当然,我还要感谢你救了我一次哟!」

她呼吸的气息与身上的芳香都在撩拨着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