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七话:调戏姨姐

第七话:调戏姨姐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一次露丝传输给爱瓦的不仅仅是能量,还有大量的灵气。有了这灵气,他就可以大幅提升自己的防御。

坐在回家的马车上,爱瓦依然沉浸在他跟露丝激烈的肉搏战的快感之中,同时又不妨碍他将自己从露丝那里吸收过来的灵气与能量,再次锤链以提高自己的能力。现在只要他意念一到,那斗气就会立即汇聚,并且能够挟裹巨大的能量来防御或是攻击别人,当然,对於爱瓦来说,用来提升他的术似乎更为重要,或者说,他很少想到拿自己的力量来与人对抗,而只想用他的术来对付漂亮的女人。

回到家里,爱瓦睡了半天,晚上起来之后,继续修练他的斗气,他在那张小床上,盘腿而坐,吐故纳新,然后凝神运气,直到将那斗气修练得炉火纯青他才停下来。

这时候,玛格丽特推门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非常性感的睡衣,低胸半露着幽深的,雪白的乳壁在她身体晃动时闪着迷人的光泽。

「还没睡?」

玛格丽特进来关心自己儿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用不着担心凯尔会吃儿子的醋。

「我今天睡了一个下午,哪还睡得着?」

爱瓦看着玛格丽特那诱人的身段与半裸的酥胸,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玛格丽特来到爱瓦的身边坐下,爱瓦只是看着她,却没有动手。今天跟露丝肉搏,消耗了不少体力,他明天还想在未来的岳父家显一下风采,并不想在今天晚上纵慾,弄得精疲力竭,给人家一个不好的印象。

其实玛格丽特过来也不是想跟他,只是过来看看他精神怎麽样,毕竟明天要去拜访未来的岳父,这母子俩算是有共识了。

「今天晚上我不想让你再消耗体力,不过,你要是想在妈这儿摸两下倒是无妨。」

玛格丽特受不了爱瓦满眼慾火的勾引,她微微扯开了睡衣的带子,让那两只丰硕的露了出来。

爱瓦伸手在那雪白的上捏了两把,低下头来,噙住她的一颗吮吸了起来。

「你小子真馋。」

玛格丽特很享受爱瓦的吮吸,他吮她的时候,舌尖在她上灵巧的挑弄着,撩得她身上不由得痒了起来,但她还是装作矜持的样子笑道:「吸两口就算了,可不许来真的!」

但爱瓦却一边吮吸着她的,一边手伸进她的睡衣里,在她的摸索起来,当爱瓦的一根手指插进她的里时,她娇笑着夹紧了双腿。

「玛格丽特?玛格丽特?」

老凯尔在走廊里喊道。

「我在这儿!」

玛格丽特一边应着,一边赶紧从爱瓦的床上起来,迅速系好睡衣的带子。她还没去开门,凯尔就推门走了进来。

「原来你在这儿?」

凯尔看到爱瓦坐在床上,一点也没有怀疑儿子跟他的继母有什麽奸情。

「父亲。」

爱瓦有些紧张的直了直身子。

「呵呵,不用起来,我是过来找玛格丽特的。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有重要的任务呢,一定要把那个多莉娶回咱们家里来。」

凯尔很有信心的对儿子说。

「放心吧。我不会辜负您的。」

爱瓦表情僵硬的笑着说。

玛格丽特跟凯尔出了门,临出门的时候,玛格丽特还回过头来向爱瓦悄悄飞了一个香吻。

凯尔要找玛格丽特商议明天儿子去格鲁特家里所带的礼物,虽然两家以前并不来往,但这次不同,毕竟是亲家了,儿子第一次去拜见岳父、岳母必须郑重其事,不然会让格鲁特那个老狐狸抓到他的把柄。

爱瓦一个人闲坐了半天也没意思,便又练习了一会儿斗气,以斗气引导自己慢慢入睡。

翌日,是一个美好的早晨。爱瓦的精神不错,他带了凯尔跟玛格丽特早早替他准备好的礼物,坐上马车,沿着通往王宫的那条大道前往多莉家。

当爱瓦的马车刚过王宫大门不到半里路,却看到迎面驶来一辆豪华马车。走到近处,爱瓦看清车上的两个人中,一个是他未来的大舅子费德勒,另一个是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嘴上留了一条一字形的胡须。那人相貌比费德勒更白净一些,只是那双眼睛看上去觉得有些猥亵。

「小子,这是去哪儿呀?」

费德勒让车夫停下马车,正好堵住爱瓦的去路。昨天在自家门口让这小子占了便宜,今天正好报复他一下。

「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谁会叫自己的妹夫小子的,你这样也太污辱你妹妹了吧?」

爱瓦听到费德勒这样叫自己,并不是真的生气,他只想让费德勒有气出不来,气死他。

「妹夫?爱瓦,告诉你,做梦去吧。至少我父亲是不会同意你成为他的女婿的,你不配!」

费德勒已经从自己的车上跳下来,他正在爱瓦的马车后面转着,查看车上装了什麽,「呵呵,礼物还真不错呀!看样子,那个凯尔实在也是老糊涂了,竟然以为我父亲会答应这门亲事!真是笑话!他也不看看自己养了一个多麽有出息的儿子!」

费德勒用手摸了摸爱瓦车上的礼品盒子又吹了吹手,好像那些礼品盒子上有什麽灰尘弄脏了他的手套。

「我跟多莉的婚姻可是女王陛下亲口订下来的,难道你们家老爷子就不是忠心侍奉女王陛下的臣子了吗?」

爱瓦故意要让费德勒身边的青年也知道,多莉已经是他的人了,这是女王的意思,谁也违抗不了。

「昨天我忘了告诉你,这位莱恩先生才是我妹妹的未婚夫,女王陛下之所以点错了鸳鸯,是因为我父亲还没有禀告她我妹妹名花有主了。对吗,莱恩兄弟?」

费德勒拍了拍那位个头跟他差不多的一字胡年轻人说。

「对,我就是多莉的未婚夫,你没有权利娶多莉为妻!」

那个叫莱恩的男子也从车上走了下来,两道目光具有敌意的射向爱瓦。

「我怎麽没有听说过?那天你妹妹当着女王陛下的面可是亲口说过她没有婚约的,你们要知道,欺骗女王是要治罪的。」

爱瓦感觉得出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多莉的未婚夫,一定是格鲁特为了取消他爱瓦跟多莉的婚事才而临时找来的人选。

「我们为什麽要欺骗女王?我们赫迈尔家族跟莫法里家族可是世代交好的豪门,我们两家联姻才是门当户对,只要我父亲跟女王禀告一声,女王陛下一定会撤回她的媒约的。小子,女王不会为了你一个乳臭末干的臭小子,而得罪我们赫迈尔家族的,你说是吗,莱恩?」

费德勒得意的说,他觉得自己的话在爱瓦面前天衣无缝、无懈可击,足以让爱瓦退缩。

「那如果我非要娶多莉小姐为妻呢?」

爱瓦并不示弱,即使将来不娶多莉,他也要在这两个傲慢的家伙面前争一口气。爱瓦虽然不过是个少年,但露丝输送给他的那些能量已全都转化成了自己的斗气,这更让他无形之中说话有了些自信,如果在这两个小子面前就败下阵来的话,那日后还怎麽混下去?

「那你得先过我这一关!」

那个一字胡青年站到爱瓦的车前,爱瓦坐在车上,就已经看到他身上的肌肉开始块块饱绽,而且还能感觉得出来,他正在汇聚斗气。

莱恩的斗气刚凝聚不到一半的时侯,爱瓦就已经将自己的斗气引出体外,两人有所不同的是,莱恩所练的是明系斗气,而爱瓦所练的却是暗系斗气。这一明一暗最大的区别就在於,暗系斗气不为外人所见,除非级别很高的明系斗气者,才能以自己的斗气探测低级暗系斗气者的力量系数。而莱恩显然还不具备这个实力。

坐在车上的爱瓦已经看出来,对方即使将斗气运使到终极,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因为露丝所给他的能量,已经让他在一天之内晋升了两个级别。也就是说,现在的爱瓦已经是暗系防御与攻击的七级高手。当然,具体的级别,爱瓦自己还不知道,他只是比较了自己跟莱恩的斗气大小,知道两人有着明显差别。

但这一点莱恩并不知道,他只想在爱瓦的面前占到上风。其实费德勒说他是多莉的未婚夫也并非子虚乌有,他一直就是多莉众多的追求者之一,只是多莉从来没有看上这个留着一字胡,比费德勒还要自以为是的家伙。

莱恩那一双猥亵的小眼睛,让多莉很讨厌。他每次到赫迈尔家的时候,多莉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而格鲁特虽然也看不上这个莱恩的长相,但他的家族却是少有的可以跟多莉匹配的,所以,老格鲁特并不反对莱恩到他家里追求自己的女儿。

莱恩将自己的斗气引出体外,突然将一颗火球朝着爱瓦过来。爱瓦在那颗火球快要落到自己胸前的时候才还击,两颗火球撞在一起,莱恩以为自己击中了爱瓦,可突然却觉得自己两掌发麻,随即一股巨大的力量震了回来,他不由得向后跳了一步,怔怔的看着爱瓦。

「你用的是什麽邪术?」

莱恩愣愣的问道。

「呵,我哪用什麽邪术!这就叫邪不压正。是上帝看到你满身的邪气,才出手帮了我的。怎麽,受到上帝惩罚了吧?」

爱瓦得意的笑了起来。

「爱瓦,不必装了,难道我会不知道你用的是暗系斗气吗?你这小小的伎俩也瞒得了我吗?」

说话之间,费德勒已经暗运起斗气,他想,一个十七岁少年修为总不会高到哪里去,在他的眼里,莱恩也不过是一个无用的男人,竟然连一个十七岁的孩子都制不住,实在是丢他的脸。他话音甫落,一道寒光向爱瓦过来。

当费德勒那一团斗气开始凝聚之时,爱瓦就已经从他的脸上看出了苗头。爱瓦心想:我就够无赖的了,没想到你费德勒竟然还在我之上!要是在以前,爱瓦的功力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但自从跟露丝吸其精气之后,便不可同日而语。现在不论是他的反应速度还是攻击能力,都远远的超出了以前的自己,至少在费德勒跟莱恩这两个家伙面前他还能算得上游刃有余。

就在费德勒那一团斗气被抛出体外之时,爱瓦虽然身形未动,但他的身体却已经处在了一触即发的状态。爱瓦知道,任何情况之下,过早的反应就等於把自己的行动、躲避路线提前告诉敌人,所以,他只待费德勒的攻击发出之后再行动。

费德勒的杀气非常浓烈,虽不至於弄死爱瓦,但如果让他击中的话,重伤是少不了的。爱瓦心想:费德勒,竟然想谋害自己的妹夫,好狠毒呀!心下想时,那道闪电已经到了跟前,爱瓦猛然腾空而起,同时将自己右手上已经蓄起的斗气,幻化成一张盾牌挡下费德勒凌厉的攻击,而左手上的斗气幻化成了一道利剑,直刺费德勒胸口。

虽然爱瓦的暗系斗气肉眼无法看见,但他的力道却已经经由空气传导让费德勒明显感觉到大事不妙,立即闪身向一侧退去,才躲过爱瓦那重重的一击。

「爱瓦,你竟敢袭击你大舅子!」

费德勒躲过了爱瓦的一击之后不禁大叫起来,他还真没想到,爱瓦竟然能有如此凌厉的攻势,因为爱瓦虽然个头高大,但一个十七岁少年的脸上总少不了明显的稚气,现在费德勒才明白,爱瓦那张充满稚气的脸不过是一种假象。

「呵呵,终於承认我是你的妹夫了吧?既然把我当你的妹夫看,为什麽还要袭击我?」

爱瓦在空中旋转了一圈之后,又落回他的马车上,神情自若。

「你……」

费德勒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是无法收回了,而被爱瓦的话一逼,气得竟有些结巴。更重要的原因是爱瓦不但挡下了他那凌厉的进攻,而且还能在那一击之间,同时出手向他发起进攻,这让身为少校的费德勒面子挂不住。爱瓦的反应速度与力量都使费德勒对他不得不有所顾忌了。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他不得不自己找个台阶下,跳上自己的马车。

「爱瓦,今天我有要事在身,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过,我还是劝你多少有一点自知之明的好,我妹妹是不会嫁给你的。」

说完,费德勒跟那个莱恩一起乘车而去。

爱瓦嘴角一撇,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让车夫赶起马车,朝格鲁特的宰相府驶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