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二十三章 北京一夜之五

第二十三章 北京一夜之五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凤凰果然听话,真的给唐泽安排了一个黑妞,一个的黑妞,唐泽明显不喜欢这样的国际友人,唐乾倒表现地跃跃欲试,海鲜真的刺激,唐乾也会如此没有定力?

唐乾带着黑妞去了包房,凤凰看着唐泽,道:「我可以再给你安排一个!」

唐泽道:「不用了,我想问问,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凤凰笑了,道:「你不怕我?」

唐泽道:「怕!因为怕才想试试。」

凤凰笑地更大声了,道:「我有一瓶好酒,你喝光了,没倒,再说吧!」

艾萌萌抱住了艾彤彤的头,艾彤彤的唇很听话地找到了她的唇,他的唇是如此的火热,把她的唇都烫到了,烫的火热,这是第几次被彤彤吻到了,忘记了,每次艾彤彤的唇都是如此的热情,都要讲她身边的氧气都燃烧掉,直到感到自己的身体到了月球,空气如此稀薄后,只有在那火热的地方才能呼吸,即使会被烫伤,也要保全性命,迎过去,迎着那火热的地方,拼命地,拼命的呼吸着,每次艾彤彤的唇都是如此的热情,都要讲她身体里的水分吸干,直到感到自己的身体到了沙哈拉沙漠,水分已经枯竭,只有在那火热的地方才有一点的湿润,即使会被烫伤,也要保全性命,迎过去,迎着火热的地方,拼命地,拼命地吸吮着。

艾彤彤的手搂住了艾萌萌的身体,他的大脑依然缺氧,那就像是一个饥寒交迫的人得到了张中了一等奖的彩票,渴望身下的身体吗?渴望,但是渴望的不仅仅是身体,艾彤彤爱着艾萌萌,有多爱?他也不清楚。他只想完完全全地拥有她,彻彻底底地拥有她,只有他一个人,只是他一个人的。

爱情是自私的,永远都是自私的,如果爱她就放手,那些都是些屁话,都是懦弱的人找的借口。

艾彤彤要的,只是艾萌萌的全部。

他的手伸向了艾萌萌的,伸向了被t恤盖住的……

艾萌萌的双腿自然的夹紧,本能地夹紧,她没有夹住艾彤彤的手,艾彤彤的手指触碰了一下,就从t恤的下面伸了进去,放在了她的上。

艾萌萌居然有些失望,她是那么渴望艾彤彤的手,可以落在她的身体的那个部分,爱抚她,揉搓着,每一次当那种冲动来的时候,她只能在内心呐喊着彤彤的名字,用自己的手去打击那些冲动,如果那双手不是自己的手,是艾彤彤的手,那将是什么感觉呢?她并想幻想,她现在只是渴望。

艾彤彤的手并没有留在艾萌萌的,即使艾萌萌的平坦,爱抚起来也很舒服,那不是他想要的地方,他的手在向下,他不知道为什么艾萌萌会脱下了裤子却穿上了,是要保护自己,还是害羞呢?

那一刹那,艾彤彤感到了艾萌萌身体的紧绷,那一刹那,艾萌萌感到了艾彤彤身体的紧张,艾萌萌的双腿并的更紧,艾彤彤的手有些颤抖……

艾萌萌想到了逃,若不是艾彤彤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体上,她会撒腿就跑,艾彤彤想到了追,若不是自己的身体压在艾萌萌的身体上,他也许会单枪直入。

身体贴在了一起,空间那么狭小,艾彤彤的手,就在艾萌萌的内,完整的覆盖了艾萌萌的。艾萌萌的,杂草丛生,很长,很浓,将她的完完整整地盖住,把艾彤彤的手与她的肉生生地隔开,艾彤彤突然想低子看看,萌萌的是不是比张柏芝的还要浓密。

有人说浓密的女人非常强烈,如果这样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这么多年,真的是苦了萌萌了。就算这样的理论不是正确的,艾彤彤也知道,一个女人,从十几岁到现在的二十七岁,想要什么。而他可以给予的,不只是一个女人想要的。他有这个信心,他也有这个能力。

湿漉漉的t恤贴着身上很不舒服,艾萌萌小声地道:「我把衣服脱了,太难受了!」

艾彤彤非常听话,身体从艾萌萌的身上滑到了旁边,不过他理解错了,他的伸到艾萌萌里的手顺势将艾萌萌的扒了下来,艾萌萌叫道:「你干什么?」

叫是叫了,她的却顺势抬了起来,任由着在艾彤彤的手里,从她的到了她的腿部,到了她的膝盖,她又顺势抬起了腿,从她的脚踝脱落,彻底到了艾彤彤的手里。艾彤彤的胳膊也越来越高,身体慢慢地直立,跪在了沙发上。

艾彤彤想「变态」一下,想闻闻的味道,就好像日本的电影一样,艾萌萌抬起的腿还在空中,在慢慢地往下落,艾萌萌的双腿依然紧紧并着,可是她的腿抬起来了,浑圆的中间,有着一块神秘的地带,被大腿挡住了灯光,阴影下那块地方显出了诱惑,是貂蝉拜月的草丛还是长灵芝的长白山,是在白白嫩嫩的那块地方,郁郁葱葱地多些诱人的茸毛……

从艾彤彤的手里跌落道沙发的旁边,他已经彻底失神了,看着艾萌萌慢慢地将腿放下,慢慢地放到沙发上,艾彤彤这时候才感觉到,不能和艾萌萌太近,要保持一段距离,这样,才能完整的看到艾萌萌的美丽。

艾萌萌的双脚交叉着,这样让她的双腿并的更紧,是重叠的太多了,大腿也太浑圆了,都也重叠了,左右有道淡淡的浅浅的皱褶,成了一个三角,而在三角地带,就是郁郁葱葱的毛毛,毛毛很长,很浓,很黑,可能是太过于浓密所以显得非常凌乱,乱到让人眩晕,让人迷惑,好像传说中的森林,只要踏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艾彤彤显然已经走进了森林,他已经迷路了,他还想努力,希望在森林中间开出一条路,他握住了艾萌萌的双腿,他要努力。

艾萌萌道:「坏东西,是让你帮我把上面的脱了,谁让你脱下面的?」

艾彤彤道:「哦!」

艾萌萌非常听话,脱衣服对他来说也太容易,只要抓住衣角,向上掀起来,然后就是王晶的经典电影《赤裸羔羊》不,不是《赤裸羔羊》应该是《伊甸园》夏亚是赤裸的,亚当也是赤裸的,这个时候,还没有蛇。

沙发的角度,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艾萌萌的身体半弓着,那一对啊,一点都没有外扩,不需要的唾弃固定,那就那么明显,好像两个熟透了的蟠桃挂在了树上,挺着,跳着,骄傲着,诱惑着。

艾彤彤不由得地赞叹:「你真漂亮!」

艾萌萌陶醉了,陶醉在心爱男人的赞美中,她笑了,笑的很甜,道:「彤彤,爱我吧!」

这是一种召唤,这是一种责任,艾彤彤愿意答应这样的召唤,艾彤彤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他慢慢地俯,好像害怕动静太大吓走了沙发上的仙女,他的双手扶着沙发,他的唇在艾萌萌的唇上亲吻了一下,艾萌萌还没有来得及迎合,他的唇已经向下,含住了艾萌萌左边的……

「嗯……」

艾萌萌竟然呻吟了一下。

这样的刺激对不经人事的艾萌萌来说,太过于刺激了,尤其是碰到了专业选手,艾彤彤是何许人家,他对女人的了解,超过一般女人对自己的了解。

艾彤彤的双唇夹住了,那早就处于充血状态,他含起来毫不费力,他的双唇只是起到固定作用,害怕他下面的动作会受影响,他的舌头,如此的灵活,熟练地在她的上舔舐着,他的舌头就是一只蝴蝶,掐住了花蕊,贪婪的吸吮花蕊上所有的甜蜜。

被秦培培这样吸吮过,是在那次酒醉后,那次是自己酒后失态,不过那个小丫头的确是给自己的身体带来了难以描述的刺激,那个小丫头说,她的一切都是和她的宝贝弟弟学的,现在看来,那个小丫头不过是学了些皮毛,或者是自己心理上更容易接受这样的吸吮呢?彤彤的舌头完全就是一个小点击,每次被他的舌头触碰到,就酥酥麻麻的,像是被电到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没有人认识她,也没有人认识他,她不需要压抑自己,她可以随便的放肆,随便的放纵。

「嗯……啊……彤彤……我爱你……我……要你……爱我……爱我……爱我……」

她在索取,她只想在这样的夜里索取,索取她这么多年应该得到而一直都没有得到的,她只要今夜,只要今夜得到就好。如果这样的夜,她还需要虚伪的逃避,也许她会永远失去这样的机会,也许她会后悔一辈子。

萌萌需要说吗?艾彤彤就不想好好爱她吗?他渴望了这么久,他是多么渴望好好疼爱这个女人啊,他不需要刻意,他只需要按照他渴望的方式做就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