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二十一章 艾彤彤的黄色理论(6)

第二十一章 艾彤彤的黄色理论(6)

秦培培道:“我要听实话!”

艾彤彤看着秦培培,道:“实话?实话往往都非常伤人的!”

秦培培不由得顿了一下,艾彤彤怎么会冒出这样一句话,难道艾彤彤会说他和那个女人有关系?不可能,那个女人起码有四十岁!身上还有那么多纹身,多恶心啊。

秦培培有些不自信地道:“那我也想听实话!”

艾彤彤看着秦培培,一脸严肃,道:“好!其实……”

秦培培忙伸手,封住了艾彤彤的嘴巴,道:“实话,说的委婉一些!你也不一定那么老实就会实话实说的,对吧!”

艾彤彤把秦培培的手拉了下来,道:“你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从来没有骗过你!”

秦培培把身体坐正,大义凛然地道:“好了,说吧说吧!”

艾彤彤清了清嗓子,道:“其实,这话,还真有些难开口!”

他偷偷看了眼秦培培,秦培培明显有些紧张,双唇并的紧紧地。

艾彤彤继续道:“我真的不想直接告诉你,但是,既然你问了,我就不得不告诉你了,有时间多看看书,不知道别瞎说。老道住的叫庙,和尚住的叫寺。你也大学毕业怎么这么没文化呢!”

秦培培恍然大悟,玉拳频繁地落在艾彤彤的身上:“坏东西,你又耍我!”

艾彤彤当然不会反抗了,只是用胳膊挡着自己的身体,开心的笑着。

艾彤彤发动了汽车,手机有问题了,要买个手机,钱文会把八指的地址发给他,应该去一趟北京,看看这个八指,也看看萌萌什么时候回来。

秦培培道:“你还没说那个叫凤凰的女人呢?凤凰?什么鬼名字!”

艾彤彤道:“凤凰只是她的外号,她是金尊夜总会的老板娘。”

秦培培道:“金尊夜总会老板娘?难怪我看着有点眼熟,她家可是市里扫黄打非的重点对象,你和她还有什么关系啊?”

艾彤彤道:“我呢,按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充当了这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的人!”

秦培培有些吃惊,瞪着艾彤彤,道:“你开什么玩笑?”

艾彤彤道:“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看着艾彤彤一脸严肃,秦培培还是违心地小声道;“像!”

艾彤彤道:“凤凰答应我,每年将收入的20%捐给春都的福利院!她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秦培培有些生气,道:“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还是不是警察?你就眼睁睁地看她逼良为娼,你居然还和她做交易?”

艾彤彤没有说话,车开的很快。

秦培培真的生气了,头扭向外面,不看艾彤彤。

车开过中央大街,转向了共青团路,这是条老城街道,街道不宽,街道两旁也多是不超过6层的老式楼房,楼房的一层是门市,显得也很破旧。

车,开的缓慢,在共青团路慢慢的爬行。秦培培注意到,一楼的门市,很多半开着门的门市,一个或者两个,或少女,或少妇,靠着门,看着外面,如果有男人经过,会轻吹口哨,或说着什么。

艾彤彤道:“这条街好多年了,就算前一段严打,她们也只是躲了一段儿。屡禁不止!”

秦培培道:“你带我到这干什么?一群不要脸的!”

艾彤彤道:“圣经上都记载着娼妓,有什么不要脸的?娼妓从古至今都存在,存在皆有道理。伟大导师恩格斯也说过,娼妓是一夫一妻制的有力补充!”

秦培培道:“你胡说什么?恩格斯才不会说这样的话呢!”

艾彤彤道:“原始社会就已经有娼妓了,那时候金钱还没有出现!”

秦培培道:“你想说什么?难道你觉得逼迫那些年轻的女孩子出卖是正确的?”

艾彤彤道:“逼良为娼当然是不对的,但是,如果是自愿的呢?”

秦培培道:“那是那些女人不自重!”

她当然知道,逼迫女人卖广泛的存在,但是,也有很多女人甘心情愿的过这样的生活。

艾彤彤道:“有什么不自重?不过是个职业。小姐出卖的是自己,比那些出卖国家的贪官要好的多吧。

秦培培对艾彤彤的话不屑一顾,她自认还没有达到忧国忧民的境界,所以,她大可不必为自己的狭隘自责。

艾彤彤道:“我们这个城市,有一夜几万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有一夜一千五的大学生,还有你现在看的,一夜一百两百的街头大姐。从本质上有什么不同吗?没有!都是男人的插到女人的里抽动直到。说的直白叫,说的文明些叫。“秦培培瞪了艾彤彤一眼,他居然把“”说的那么自然,也不顾及自己是女人。

艾彤彤继续道:“其实我们和她们一样,都是出来卖的,多少人每天辛辛苦苦十多个小时,换取微薄的收入,还得让老板训的跟个孙子似的。”

秦培培忍不住反驳道:“那不一样!”

艾彤彤道:“有什么不一样?无非就是中国文字的丰富造成的。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叫,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是被糟蹋。和丈夫是天经地义,那么和前夫就是道德沦丧了?人啊,就是不如动物实在。”

秦培培嘟囔着:“胡说八道!”

艾彤彤继续道:“我国每年发生的凶杀案里,破案的,没有破案的,四个里面就有一个是小姐。背井离乡,抛开家庭,结果把命都丢了!”

秦培培看着艾彤彤,似乎难以相信艾彤彤的话,或者对艾彤彤的话感到震惊,张着嘴,却没有说话。

艾彤彤看着车外的女人,继续道:“前一段新闻报道了,小学老师为了资助辍学的孩子卖的事,虽然是假新闻也赚了多少人的同情和眼泪,出卖自己帮助人,多高尚啊,估计这样的人,就算是小姐,也会上天堂吧!”

秦培培道:“那么像凤凰这样的更该死,人家出来卖已经很惨了,她们还剥削人家的血肉钱!”

艾彤彤道:“会比出租车的份儿钱更该死吗?凤凰她们只收20%,出租车买牌照不算,差不多对半了!有凤凰这样的人管理着小姐,总比小姐散兵游勇的好,起码出了事也有个照应!也算是一种见不得光的公司化管理!”

秦培培道:“可,这是违法的!”

艾彤彤道:“《色,戒》不也公映了嘛!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我认为,如果全世界都禁止的,像儿童色情,那么一定是对的。如果国际上都有的,只有我们禁止的,那么我们一定是在偷偷摸摸干的。中国的卖事业,一定会像其他行业一样,与国际接轨的!”

秦培培打开车门,下了车,对艾彤彤道:“就你能说,小嘴叭叭的,哪么多歪理邪说,哪那么多黄色理论!我告诉你,今天算是给你面子,以后让我看到你摸女人,看我不阉了你!”

艾彤彤认真地对秦培培道:“那,阉的时候别用刀,用嘴,行不行?”

秦培培吼道:“滚!”

说完,重重的关上了车门。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