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二十一章 艾彤彤的黄色理论(6)

第二十一章 艾彤彤的黄色理论(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说了句狠话,回到了办公室,坐在电脑前,拿起文件夹,抽出里面的文件,但是又怎么能放下心干这些看上去颇为无聊的事情呢?直接去艾彤彤那里看看情况怎么样?不好意思?在她的字典里,为了心爱的人,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如果这个时候过去,看着艾彤彤被人询问,是否会让他觉得没有面子呢?男人,总是不希望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显得无助或者被动的。

和旁边的刘姐说了一声,拿着手机到了办公楼外面的草坪,拨通了现在在青州政府工作的同学,咨询一下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如何做,还在和同学聊着的时候,看到艾彤彤的车开了出去,她也没有想到艾彤彤这么快被询问完毕,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匆匆地挂断了电话,拨打艾彤彤的电话,电话是关机的。走到外面,碰巧有辆行驶的出租车,她打上了出租车,努力的跟着艾彤彤的车。

不幸的是,出租车的性能远远跟不上艾彤彤的三菱帕杰罗,看着车越走越偏僻,司机开始有些抱怨,地方太偏回来拉不到活,秦培培也不理会,微微辨别了环境,有点熟悉,好像和艾彤彤从那个什么寺院回来走过这条路,问道:“前面是不是有个寺院?”

司机不耐烦地道:“莲花寺!”

秦培培道:“那就到莲花寺!”

司机停下车,道:“那挺偏的,今天也不是初一十五……”

秦培培道:“加多少钱?”

司机道:“你加十五块钱吧!”

秦培培伸手从口袋里掏出警官证,道:“市局的!加多少钱?”

司机表情无奈地发动汽车,道:“表打多少钱,你给多少钱!”

秦培培道:“我要发票,别绕远啊!”

司机更加无奈地道:“放心吧!我哪敢给警察绕远啊!”

到莲花寺前面,果真看到了艾彤彤的车,秦培培下了车,付了车费,另外给了十五块钱,让司机颇感意外,司机脸上的表情马上有阴转晴,道:“警官,你多长时间回去?用不用我等你一会儿?”

秦培培道:“不用了!”司机道:“那你等等!”

秦培培道:“还有什么事儿?”

司机打开杂物箱,翻了翻,找了几张出租车发票,道:“这有几个大额的,你留着回去报销吧!”

秦培培笑了笑,接过了发票,道:“谢谢师傅啊!”

上次来的有些匆忙,除了那个让自己有些失望的“签文”对这个寺院没有多少印象,这主要是秦培培没有佛教信仰,即使到了灵山她也不会虔诚。说实话,她也不大相信艾彤彤信佛,信佛的人不会那么好色。

刚刚接受了纪检的调查,彤彤来这个寺院干什么?难道是烧香拜佛保佑自己平安无事?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也应该烧点香,保佑彤彤平安无事。

走到寺院,花100块钱买了最大的香,虔诚地向大殿里的佛像祷告着,且相信佛会显灵吧,保佑艾彤彤没有事。

把香插到巨大的香炉里,刚要向和尚打听一下艾彤彤去了哪里,从寺院外面走进来两个女人,一个四十左右的女子,另一个年轻不少,但是打扮的比较潮,耳朵打了好多钉子,两个人没有烧香,而是径直向里面走。她们去的方向,好像上次艾彤彤去的那个老和尚的房间的方向。

那个四十多的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了,秦培培下意识地跟着两个女人走过去,看着四十多的女人到了禅房,敲了下走了进去,那个年轻的女人在门口五米左右等着。

秦培培走到女孩的身边,女孩瞟了秦培培一眼,没有说话。她的举动让秦培培非常不舒服,女孩显得有些嚣张。秦培培掏出警官证,捅了捅女孩,女孩侧头看了一眼,轻轻哼了一声,继续看着门口,没理秦培培。

秦培培道:“警察!刚才进去那个女的是谁?”

女孩没有回答秦培培的问题,反道:“警察?警察有什么了不起!我老公还是市局刑警队队长呢!”

这个回答让秦培培忍不住想笑,她道:“你老公是市局刑警队的赵成柱?”

女孩道:“什么赵成柱!我老公是艾彤彤!怎么?新来的?没听过我老公的大号啊!”

听到“艾彤彤”这个名字,秦培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艾彤彤绝对不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哪怕仅仅是接触,一边朝门口走,一边像是喃喃地道:“现在是什么世道啊,小姑娘随随便便认老公!”

门开了,开门的是和尚,里面的禅床上,一个人赤裸地趴在床上,站在床边的,正是艾彤彤,而艾彤彤的一只手,正好放在赤裸的人的臀部……

艾彤彤看到了秦培培,微微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的手放在如此丰韵的臀部上,艾彤彤有些自嘲地拍了拍陆丹的,收回了手。

看到这样的情况,不发作那就不是秦培培了,秦培培几步就走到了床边,走到床边,秦培培被床上的人的纹身吓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身上有如此多的纹身,看着真有些“触目惊心”艾彤彤笑道:“你怎么来了?”

秦培培瞪了艾彤彤一眼,对着陆丹道:“你脱光衣服趴那干什么呢?你以为拍《红樱桃》身上刺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陆丹大大方方地从床上起来,站在秦培培面前,即使赤身裸体也没有任何害羞或者难为情,秦培培倒是被陆丹这样坦荡和自然震撼了,好像人家穿着盛装而自己是赤裸的。

陆丹道:“你好,我是凤凰!”

秦培培道:“凤凰?凤凰就把毛都抖了光了!”

陆丹笑了笑,道:“嫂子教训的是!”

外面的那个年轻女孩走了进来,将箱子放在桌子上,艾彤彤又拍了拍陆丹的臀部,道:“你做你的吧!”

陆丹重新趴在床上,好像从来没有起来过。

艾彤彤走到门口,钱文一直站在门口,从看到秦培培,他就没有动过,只是脸色越来越差。

艾彤彤道:“你听过八指吗?一个掮头!”

钱文道:“我一会儿把联系方式发给你!”

艾彤彤笑道:“你个老东西,狡猾狡猾地!”

钱文声音洪亮,道:“不送!”

看来真要走了,不然,不知道钱文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艾彤彤一步跨出了门,转身朝房间里的秦培培道:“走啊!得罪了佛祖是要遭报应的!”

秦培培“哦”的答应了一声,走到女孩子旁边,停了下来,指着女孩子,对艾彤彤道:“老公,你要不要和你老婆道个别?”

这完全是一个恶作剧,秦培培笑着,跑了出去,挽住了艾彤彤的胳膊,直到离开莲花寺。

上了车,秦培培道:“解释!”

艾彤彤道:“解释什么?”

秦培培道:“你为什么来这个庙?为什么会有一个光着的女人?”

艾彤彤的手指轻拍了方向盘几下,好像听音乐打拍子,没有理会秦培培的问话。

秦培培撒娇的摇动着艾彤彤的身体,道:“说话啊!我问你话呢!”

艾彤彤的身体摇动着,道:“别摇别摇,再摇就散黄儿了!”

秦培培松开了手,艾彤彤继续拍打着方向盘,又不说话了。

秦培培道:“你倒是说啊!”

艾彤彤道:“我不正在想吗?怎么编这个瞎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