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二十一章 艾彤彤的黄色理论(5)

第二十一章 艾彤彤的黄色理论(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一直到电话播放:「对不起,你拨打的电位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艾彤彤才不甘心的将电话从耳朵边拿下来,似乎是很久没有听到萌萌的声音了,她还在忙?她一直是如此的忙。自己一直在外面「晃荡」,对家里的生意一直不闻不问,快到「教师节」,要给那些资助的学校拨款了,单单靠「正行」,哪里还有富余。

目前我们还处于初级阶段,「共同富裕」依然是根本,无论哪行哪业,必须「利益均沾」,本来就已经非常微薄的利润,不过是水面上的油星,看似鲜亮,实则无味。大学的财务专业都有专门的「合理避税」科目,何况是现实的经商呢!

什么是「合理避税」,无非就是美化了的「逃税」。逃税都已经合理了,那么,还有什么是不合理的呢!

去大连一个月,顾援朝一直在春都严打,不知道收支如何,应该去莲花寺看看守住大师了。这个老家伙,非要每个月到他那一次,非要把每笔帐都要交代明白,老东西,真不到他是怎么想的。

信任,这个东西,是很难说清楚的。信任与怀疑,其实,只是一念之间。

要知道,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佛家成为之:无常!

艾彤彤上了车,再次拨通了艾萌萌的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他想给艾萌萌发条短信息,刚显示全键盘,手机的屏幕闪了一下,自动关机了。电话真经不起折腾,摔一下就有问题了,看来又要换个电话了。

艾彤彤把电话丢到控制台上,开车,到莲花寺。

莲花寺的寺门打开,门口还有一僧一道摆着算命的摊子,艾彤彤将车停好,走过僧人的算命摊,僧人习惯地对他道:「看看像吧!看看你的财运如何!」

艾彤彤的脚没有停,对着那个僧人道:「不用了,我犯桃花!」

太过熟悉,艾彤彤直接到了守住大师的禅房,推开禅房的门,钱文居然真的在床上打坐!

艾彤彤走进禅房,对着钱文双手合十,深深鞠了一躬,道:「守住大师,还在装大尾巴狼呢!」

钱文不慌不忙地睁开眼睛,随手从床上抄起了手机,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道:「你现在过来吧!」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然后挂断了电话,不紧不慢地将手机放在床上,不紧不慢地下了床,不紧不慢地到书架上取来金刚经,放在桌子上。

艾彤彤并不着急打开那本经书,他坐在桌子旁,伸手摸了摸桌上的茶壶,茶壶是凉的,晃了晃,里面还有水,艾彤彤给自己倒了杯凉茶,一口饮下,又倒了一杯,喝了一小口,道:「你就整体在这守着,有意思吗?」

钱文坐到艾彤彤的旁边,艾彤彤给钱文也倒了一杯茶,钱文从脖颈取下念珠,在手里摆弄着,稳稳当当地道:「守得住清净,得到了安宁!」

艾彤彤道:「怎么?真得道了?」

钱文道:「不是,怕死!」

艾彤彤道:「怕死?」

钱文道:「师傅说了,只要我不离开莲花寺,我能活到九十岁!」

艾彤彤道:「如此活着,有什么意义呢?生老病死,谁能逃得过呢?你就是躲到了九十岁,不也得见佛祖吗?」

钱文叹了口气,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艾彤彤道:「我啊,是不能流芳百世,就定要遗臭万年,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啥也留不下,多没意思!」

说着起了《金刚经》道:「严打,收入少了不少吧!」

钱文道:「没有,增加了两百一十四万!」

艾彤彤道:「哦?为什么啊?顾援朝手下留情了?」

钱文道:「陆丹在外地组织了几场商演,弥补了严打造成的损失。」

艾彤彤翻到帐目的页,道:「什么商演这么赚钱?」

他首先扫了一下凤凰的帐目,主营收入减少了将近六百万,其他收入增加了八百多万,这个数目,有些「触目惊心」,艾彤彤感觉有些不对劲,道:「这个,数目不大对吧!」

钱文道:「是出了点岔头!」

艾彤彤道:「怎么回事?」

钱文道:「陆丹也是好意,安排公司的几个歌手和演员去山西和四川半个月,在山西的私人会馆参与陪吸!」

艾彤彤道:「把陪吸的弄走!不是警告过她,把手底下人看住吗?」

钱文道:「现在在她们娱乐圈吸毒很普遍……」

艾彤彤道:「她们是她们,我们是我们,这个事情会很麻烦,出事就是大事!必须看住!」

艾彤彤的话非常坚决,钱文道:「陆丹知道自己错了,她正赶过来!」

艾彤彤道:「过来干什么?怎么,你还下不去手啊!」

钱文道:「你是老板,轮不到我说话!」

艾彤彤笑道:「又装大尾巴狼!」

钱文道:「再装,也没有你的尾巴大!」

帐目一定没有问题,钱文不会犯如此的错误,艾彤彤只是看了一下数目,想一下这些钱的下一步的动向,就合上了本应该是账本的《金刚经》钱文依然非常小心,将经书烧毁,添加水搅匀,直到确定不会被人恢复,查看出什么才罢手。

把一切都做好,钱文重新坐好,对艾彤彤道:「全国各地都在建立私人会馆,半红的小明星非常紧俏,利润也非常可观,你看,我们是不是也入股几个高档会馆?」

艾彤彤道:「做生意的事儿,我也不懂,你问我,不是难为我吗?」

钱文道:「收入两条线,你和萌萌分开,是萌萌交代的,这些事就是应该你张罗,当初可是你主动挑的这块,你难道还指望把一切都推给你姐?你姐也老大不小了,你也该懂点事了!」

艾彤彤道:「行!行!钱老太太,我知道了,我会用心的,你说怎么办吧!」

钱文道:「通过过去的关系进入几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私人会馆,适当的投资,然后把我们手里的丫蛋(女孩子)送过去……」

艾彤彤道:「不行!」

钱文的心里一阵欢喜,但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道:「怎么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