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7)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莲花寺门口,艾彤彤把车停好,看看副驾驶座上依然熟睡的秦培培,她一定是累坏了,每个和他的女子,几乎都是同样的情况。

艾彤彤非常小心地打开车门,下车,然后非常小心地关上车门,生怕发出的声音会惊醒秦培培。就让她睡吧,本来也没有计划让她见这个人。

走进寺院门口,一个小和尚迎了过来,双手合十施礼道:「阿弥陀佛,艾施主!」

艾彤彤双手合十回礼,道:「师傅好,我来见守住师傅。」

小和尚道:「守住大师正在禅房打坐。」

艾彤彤道:「好,谢谢师傅!我想上炷香。」

小和尚到旁边的香房取了三根直径有十厘米、长约两米的香,在旁边的长明灯里沾了些油,在火上将香点燃。这是每年供养寺院的企业的少爷,得罪不得,看来守住大师今天的打坐功课又要被打扰了。

香点燃了,小和尚把香递给了艾彤彤,艾萌萌非常虔诚地拜了拜,将香插到巨大的香炉里,径直走到后殿的禅房。因为钱文的「特殊身份」,寺院里有一间他自己的禅房,无论是早课、晚课、参禅、打坐,钱文都在这里,七年了,他一直按照寺院的作息时间,过着真正的僧人的生活。

艾彤彤轻轻地推开禅房的门,走了进去,反手再轻轻地门关上,靠北墙有一张禅床,钱文坐在禅床的蒲团上,成莲花坐,闭目打坐。

艾彤彤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揪下一根头发,捏着,慢慢地向钱文的鼻孔凑过去,还没有凑到,钱文道:「不许胡闹!」艾彤彤一看被发现了,丢了头发,也上了禅床,盘腿坐好,对钱文道:「守住大师,你就把眼睛睁开吧,不要装大尾巴狼了!」

钱文慢慢地睁开眼睛,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道:「有这么和叔叔说话的吗?」

艾彤彤忙道:「看来你修行了这么多年也不咋地啊!佛说,众生平等,因果业障六道轮回,你到现在还有高低贵贱、长幼尊卑之分,如何解脱啊?」

被艾彤彤教育一句,钱文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对着艾彤彤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艾彤彤指着钱文,道:「你看你,还是不明白,人无我像,人像,众生相,寿者像,酒精涅盘,即使阿弥陀佛,你听我一说,或认同,或反驳,或生气,或悔过,有对有错,着了我像,人像,众生像,寿者像,念了阿弥陀佛,有什么用啊?」

没有想到念「阿弥陀佛」也被艾彤彤教育一番,钱文伸出手在艾彤彤的头顶拍了一下,骂道:「你个小兔崽子!」

艾彤彤笑道:「这就对了嘛!刻意有所求,求即贪,有贪嗔痴,不得究竟涅盘,这样多好!」

虽然艾彤彤的话有戏谑成份,但是不无佛家道理,钱文虽然被教训,但是他也知道,有所悟,艾彤彤是因为父亲的关系接触的佛教,用马卫东的话说,艾彤彤的修行「离经叛道」,但是又不无道理。每一次艾彤彤来看他,名义是他教了艾彤彤很多东西,而事实上,每一次他都从艾彤彤身上悟到了很多。

钱文从禅床上下来走到禅房左侧,左侧的墙靠著书架,整面墙都靠著书架,上面整整齐齐地放着各种佛经,经律论三藏。钱文从众多佛经中拿出一本,上面写着《金刚经》,回到艾彤彤面前,递给艾彤彤,道:「这个是6月份的帐,你看一下。」

艾彤彤接过佛经,翻过前二十五页,在第二十六页上,居然是会计上最常见的收支表,每一项都列得详细清楚,连购买卫生纸都有标记,这是钱文的风格,每一分钱都要记录。艾彤彤把前面的都翻过,直接看了一下余额:2175万,艾彤彤把佛经还给钱文,钱文接过佛经,从房间的一个角落拿过一个铁质的垃圾桶,摸出打火机,将佛经点燃,一直看到完全烧成灰烬,没有一点遗留,钱文又在纸灰里倒了一些水,用根棍子搅了搅后,才放回原处,上了禅床,盘膝坐好。

艾彤彤对钱文道:「钱叔叔,有个事,我要和你说一下。」

钱文道:「小猫的事有她爸爸管,轮不到我管!」

艾彤彤有些尴尬的笑笑,对着人家的大伯说自己搞了人家的侄女,而且还不想娶人家,最起码在现在的中国,的确是比较难以出口,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可以当做父亲的人。

钱文有意打破艾彤彤的尴尬,伸手拍了拍艾彤彤的肩膀,道:「彤彤,你当警察三年了吧?」艾彤彤点了点头,看着钱文。

钱文道:「玩得也差不多了,该回来管管自己的买卖了,你也知道,萌萌一个女人很辛苦!」

艾彤彤道:「萌萌找你了?」

钱文道:「你认为呢?」

艾萌萌没有说话,萌萌那么宠爱他,怎么会让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呢?更不会想办法使手段强迫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

艾彤彤沉思了一会儿,道:「钱叔叔,你怎么看?」艾彤彤不用介绍现在发生的事情,钱文是何许人也,他不可能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何况艾萌萌给他打电话说他被打了,就这件事情,钱文会把每一个细节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钱文道:「死了,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抓住不放反倒有了牵挂!」

艾彤彤点了点头,钱文是让他不要再调查蓉蓉死的这件事情,其实,也是从某些方面证实了他的判断:蓉蓉的死,不是意外!

艾彤彤道:「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钱文道:「辞职!」

艾彤彤道:「还有其它的吗?」

钱文道:「春都已经乌云蔽日了,从去年开始,春都突然出现了几股外来的势力,进来后一直很安静,看不出什么来路,我还在调查。」

去年就开始了?艾彤彤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骂着自己大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艾彤彤道:「赵程算不算一股?」

钱文道:「也算,也不算,不过有他表姐王雅丽会比较麻烦。」

艾彤彤道:「我得罪了王雅丽,我想给她道个歉,您觉得呢?」

钱文道:「如果你能这么做,可以省却了很多麻烦。其实,徐娘未老,不错的!」说完,钱文微微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