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6)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如果不是太阳已经晒到艾彤彤的,如果不是抱着艾彤彤的腿有些麻木,秦培培和艾彤彤也许要一直这样相互抱着下去,秦培培慢慢放下了腿,艾彤彤在秦培培的唇上深情地吻了一下后,才从秦培培的身上起了,直到他离开秦培培的身体,他的才完全从秦培培的出来。

就在离开的时候,两个人的器官似乎也恋恋不舍,发出了非常小的「啵」一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两个人都听见了,艾彤彤笑了笑,秦培培有些不好意思,随手抓起床上的凉被,盖住了红红的脸。

艾彤彤看了看床头的钟,已经快八点了,上班又要迟到了,他在床头柜上拿起电话拨通了祁东的电话,「祁东,我今天要出外勤,你帮我向赵队说一下。」

祁东道:「又没起来啊?赵队可还要你的检讨呢!」

艾彤彤道:「我不是没起来,我今天不到七点就起来了,检讨你就帮我写一个吧!」

祁东道:「不到七点就起来了?那就是昨天晚上劳累过度,头重脚轻了?」

艾彤彤道:「你小子是不是肉皮又痒痒了?」

这个时候,秦培培的电话响了,秦培培从床上起来,她的电话装在短裤的口袋里,而短裤和还挂在她的右脚脚踝上,秦培培也摸到了电话,电话也挂断了,秦培培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市局的号码。

电话里发出祁东笑声:「告诉培培别看了,是我打的,这么早,她就在你那了,是早晨去的还是昨天晚上没走啊?哈哈……」

艾彤彤咬牙切齿地道:「行!祁东,你小子等着!」电话里没有声音,看看显示幕,祁东已经挂断了。

秦培培看艾彤彤打完电话,道:「局里谁给我打电话了!」

艾彤彤道:「没事,是祁东那小子!」他低下头又在秦培培的脸上亲了亲,道:「你是睡一会儿还是和我出外勤?睡一会吧,我很快就回来。」

秦培培没有回答他的话,眼睛盯在了艾彤彤的肩头,艾彤彤的肩头有那一次钱小猫咬的伤痕,才三天,刚刚结痂。秦培培搂住艾彤彤的脖子,艾彤彤以为秦培培是要和他亲热,更加低子,秦培培嗲嗲的道:「老公啊,你的肩头是谁咬的啊?」

如果不是秦培培提起,艾彤彤都已经忘记这处伤痕了,他听出秦培培话里的「糖衣炮弹」,想站直了身子,但是秦培培搂着他的脖子,而且搂得那么紧,他想伸手分开搂着他脖子的胳膊,秦培培的「伶牙俐齿」已经在他左肩上狠狠地咬了下去,艾彤彤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秦培培明显是发泄式的报复,比钱小猫咬的用力多了,艾彤彤几乎是用了全身力气才把秦培培从他身上甩下来,逃离了她的」虎口」。艾彤彤扭头努力看看肩头,齿痕里已经渗出血,艾彤彤大声道:「你疯了!」

秦培培跪在床上,理直气壮地指着艾彤彤道:「偷吃不擦嘴,你吼什么?再让我发现偷吃,后果自负!」

艾彤彤哭笑不得,看来秦培培还真以他老婆自居了,他指了一下秦培培的大腿,道:「快流到床上了!」说完,走下来,去洗澡了。

秦培培低头,因为跪在床上,上身笔直,从里流出一些白白的东西,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往下淌着,秦培培一下子明白了流出来的是什么,脸一下通红,忙起来,床头柜上抓了些面巾纸,把那些东西擦干净。

秦培培擦干净,穿上短裤,整理好胸罩、体恤从楼上下来,艾彤彤已经洗干净,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等她。秦培培走到沙发前,从楼上到楼下沙发,距离不算远,但是对秦培培来说,简直是折磨,也许,是快乐的,但是,这毕竟是她第一次彻彻底底地,而且艾彤彤的本来就大,他居然还磨了那么久,等激情退去,她才感到的有着丝丝的疼痛。

她刚才清理的时候,发现小居然微微有些肿,和第一次相比,这点疼痛不算什么,她还可以忍受,但是,穿上短裤才走了几步,她感觉又有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流了出来,到了沙发边,她感觉她的已经湿漉漉的,非常难受。

秦培培用腿撞了撞艾彤彤的腿,道:「有护垫吗?」

这个问题让艾彤彤哭笑不得,他道:「大姐,我是男的!」

秦培培道:「我没怀疑过你的性别!」

艾彤彤道:「我不用女性用品,我没那需要也没那嗜好!」

秦培培道:「你的那些妹妹不用吗?她们等你的臭东西都流出来了才穿衣服啊?」一想到艾彤彤留在她身体里的还偶尔往出流,她的脸就发烧,但是,一想到艾彤彤留在别的女人体内那些东西,她的牙根就痒痒。

艾彤彤看着秦培培复杂的表情,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想什么,他道:「我只有杜蕾斯,你用不用?」

秦培培一愣,杜蕾斯?艾彤彤和别的女人用安全套?而对她,他甚至都没有拿出来,是因为……秦培培不由得想到了一些让她脸红心跳的事情,低着头傻傻的自己在那笑了。

艾彤彤站了起来,弯着腰,从下向上看着秦培培的脸,道:「笑什么,发花痴啊?我出外勤,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啊!」说完往外走去,秦培培慌忙抽了些纸巾,叠好,草草地垫在里面,跟着出了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