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七章:睿智的艾萌萌(4)

第七章:睿智的艾萌萌(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钱小猫直接打车回到了家,家里空无一人,父亲钱武居然不在家,钱武很少出门,钱小猫每一次回家,都能看到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英文版的discovery,钱小猫知道,钱武不懂英语。

回到自己的房间,给观世音菩萨上了一炷香,她努力让自己虔诚,但是脑子里满是艾彤彤胸口那“触目惊心”的伤痕,都怪自己,如果没有和父亲说那事情,父亲是不是就不会找人对付艾彤彤了呢?他的伤那么重,他一定恨死自己了?有父亲在,他怎么敢接受自己的爱呢?

大约半小时,房门响了,钱小猫从房间走出了,看到钱武慢慢走到沙发旁,坐下,随手打开了电视,电视里又出现了discovery的电视节目。

钱小猫走到钱武面前,挡住了电视,对钱武道:“你为什么要打艾彤彤?”

钱武抬头看了钱小猫一眼,从茶几下掏出一根雪茄,点着,道:“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打他!”

钱小猫咬着厚厚的下唇,盯着钱武,她的问题,钱武的确不需要回答,上高中的时候,给她写纸条的男生都会被打的鼻青脸肿,何况是和她发生性关系的艾彤彤呢。钱小猫停了一会儿,道:“我要和他在一起!”

钱武面无表情,道:“我不同意!”

钱小猫大声的吼道:“你管不着!我已经二十岁了,是成年人了,就算你是我爸爸,你也管不着!你要是再对付他,我就到大伯那出家!”

钱武看着钱小猫,因为气愤,或者是吼的过于用力,钱小猫的脸涨的通红,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儿是如此的表情,一直以来,女儿对他的安排都是“逆来顺受”的,无论她是如此的不满意,也绝不会说个“不”字,女儿真的大了,留不住了。

钱武道:“你认为你的艾彤彤是什么好人吗?阿龙他们俩现在都在医院,最少要躺上两个月,这小子太阴险了,借刀杀人!”

钱小猫知道艾彤彤让王金龙砸酒吧大灯的事情,也知道王金龙他们和酒吧的人打架,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王金龙他们三个老是跟着自己,还打了艾彤彤,打得还那么重,现在让艾彤彤“算计”要躺在医院两个月,也是报应!

钱小猫道:“是你先让王金龙打他在先,我不管你要怎样,我和他睡了,我就是他的人。”

钱武有些惊讶,抬头看着钱小猫,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女儿用如此坚定的语气和他说话,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儿有如此固执的表情,虽然他知道,女儿的骨子里,和他一样倔强,但是从妻子去世以后,他就开始给女儿安排好一切,女儿也越来越乖巧,顺从着他的安排,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十年了吧,女儿从来没有对他的安排有过任何的反抗,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女儿和他有了心理的距离,而且,这个距离越来越大。是女儿大了吗?还是自己的管的太严格了?

从钱小猫开始泡酒吧,钱武感觉到了女儿的变化,这种变化是明显的,他害怕女儿会出事情,就特意安排了王金龙他们三个人保护女儿,没有想到艾彤彤会出现,而且和他的宝贝女儿发生了关系,当钱小猫和艾彤彤去了洗手间后,王金龙就给钱武打了电话,需不需要进入洗手间,王金龙认出了艾彤彤,所以需要请示一下钱武,知道是艾彤彤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钱武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担心,他在春都混了三十年了,如果他说他不知道艾家的事情,那么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更何况他的孪生哥哥钱文是艾家的“办公室主任”即使艾彤彤的父亲死了,但是,不要忘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敢不给艾家面子呢?

听到王金龙说女儿钱小猫和艾彤彤进了洗手间,钱武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王金龙他们教训教训艾彤彤,但是,下手必须要慎重,而且,不要打脸,“打人不打脸”嘛,就算哥哥钱文追究起来也有个说辞,如果不教训教训这小子,就这么得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从心理上说,还真不甘心。

本来以为就是女儿的一次任性,从钱小猫回来对他说出这件事的口气就能听的出了,钱武并没有想责怪女儿,他也没有想找艾彤彤理论这件事情,他知道,艾彤彤被打了,这件事情完不了,果然,钱文打来了电话,他就安排王金龙三个人到艾彤彤的车里等着,艾彤彤不会把三人抓起来,这一点他还是可以确定的。

王金龙他们给他打来电话,说了一下艾彤彤要了他们三万多的饭钱和打了王金龙两下,表示事情已经了解了,钱武就没有再担心,以为事情真的结束了,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出人意料,他刚刚从医院回来,王金龙两个人最少要在医院躺两个月,出于对手下的关系,每一次他的手下受伤住院,他都会亲自去看看。

刚回到家,女儿钱小猫就和自己提出这么严肃的问题,女儿怎么会如此的坚决呢?难道女儿爱上了艾彤彤?如果不是,那么女儿怎么就“三从四德”地要做艾彤彤的人了呢?

钱武看了钱小猫大约有五分钟,他居然没有看到钱小猫一点犹豫或者退却的意思,他道:“去看书吧,要考试了!”

钱小猫道:“无论你怎么想,我都是他的人,所以,希望你不要再伤害他!”

钱武吐了一口烟,道:“艾彤彤有很多女人,你知道吗?”

钱小猫微微地楞了一下,道:“就算他有很多女人,我也希望我是做他妻子的那个!”

钱武道:“你先去看书吧,我答应你,我不找艾彤彤的麻烦!”

钱小猫终于可以放心了,父亲是说话算话的,他答应不找艾彤彤麻烦,就一定不会找,她道:“谢谢!”

说完,转身要回自己的房间。钱武对着钱小猫道:“你真的想做艾彤彤的妻子吗?”

钱小猫停下了身子,扭过身子看着钱武。

钱武没有看钱小猫,而是抬头看着房顶,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道:“给他生个孩子吧,如果你有了他的孩子,你才会是他的妻子!回房看书吧!”

钱小猫看着钱武,钱武面无表情,一个父亲居然鼓励女儿给一个男人生个孩子,是什么样的心理呢?钱小猫想问,但是又忍住了,她知道,即使她问了,她的父亲也不会说。

看到秦培培上了车,艾彤彤问道:“你买的什么?”

秦培培道:“是你妈送我的镯子,那么贵,我收了你不恨死我!”

艾彤彤没有想到秦培培会把镯子还给妈妈,他还是比较满意的,不是因为镯子贵,而是因为那是爸爸买了送给妈妈的,他知道妈妈是那么那么地爱着爸爸,把镯子送给秦培培,心里也一定舍不得,艾彤彤发动汽车,道:“明天我给你买一个更好的!”

秦培培的身子贴了过来,笑眯眯地道:“你给我买个钻戒好不好?”

艾彤彤道:“可以,不过我不喜欢戴戒指!”

秦培培道:“为什么?”

艾彤彤道:“我这个人喜欢爱抚,我害怕我的手指伸到那里的时候,戒指掉里面!”

他说着,指了一下秦培培的两腿结合部位。

秦培培看着他手指指的地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脸臊的通红,骂道:“流氓!”

艾彤彤没有回应秦培培的“打情骂俏”默默地开着车,脑子里都是艾萌萌对他说的话,回想着这几天的事情,秦培培的父亲是新局长,难怪姚静会说“秦培培根子太硬”姚静是何等聪明的人,她绝不会给自己找任何的麻烦的,那么,这个新局长是不是在春都呢?还是先让自己的女儿来打个前站?秦培培怎么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和他了呢?是因为自己漂亮?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毕竟,秦培培还是一个中国的女人,而且是一个,从宋朝开始的“妇女道德”不会让她如此的开放,那么是为什么呢?艾彤彤本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仔细想起来,居然有太多的不合理。

姐姐艾萌萌既然知道秦培培的父亲是新局长,为什么不看好他和秦培培呢?

艾萌萌对对警察有成见,但是,艾彤彤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借口,是什么让艾萌萌一边撮合着他和秦培培而又不看好他们的感情呢?是他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因为个人的恩怨挑起了钱武和赵程的争斗?如果是这样,那么王金龙是钱武的人?那么钱小猫是钱武的人了?会是钱武的女儿吗?如果是,那么他就需要向钱叔叔解释一下,毕竟钱小猫是钱叔叔的侄女,他可以不在乎钱武,但是他,从心里还是非常尊敬钱文叔叔的,如果他知道王金龙是钱武的人,知道钱文和钱武的关系,他绝不会这么做,这事的确有些过分了。但是,前提是,他并不知道王金龙是钱武的人,他并不知道钱武是钱文的弟弟。他本来希望借赵程的手给自己出气,也通过王金龙给赵程一些压力,没有想到,“一箭双雕”的事情变成了两只雕一起冲他抓来。

是不是自己太过自信,或者太过于自大了?还是自己太过于贪恋女色了?这么多的问题,怎么做的时候,一点没有察觉到?蓉蓉为什么会死?怎么就会不留一点的线索呢?春都8个月没有出过命案了,怎么就在周伟东离任新局长未来的时候出现呢?

艾彤彤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

秦培培看着艾彤彤,艾彤彤脸色非常阴沉,眉头拧到了一起,虽然看着车,但是,他的目光有些呆滞,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她轻轻碰了碰艾彤彤,打断了艾彤彤的思绪,小声道:“哎!想什么呢?”

艾彤彤从沉思中惊醒,用了两秒钟,才回忆起秦培培刚刚的问话,道:“没有什么,想怎么向局长道歉!”

秦培培道:“为什么要道歉?你也没有错!本来就是他不对!”

艾彤彤道:“他没有错,是我借题发挥,报复他用水泼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