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七章:睿智的艾萌萌(1)

第七章:睿智的艾萌萌(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钱小猫的身影在倒车镜里越来越小,艾彤彤的感情突然变得非常复杂,不是第一个女人对着他说:「我要嫁给你」,有哭着说的、有笑着说的,也有面无表情说的,艾彤彤转过身,都不会回头看一眼。

今天他是怎么了?总是看着倒车镜里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看着他的车快速的驶远。艾彤彤害怕那种眼神,为什么?艾彤彤也不知道,但是,被那种眼神注视后,他就会心虚,他自认他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怎么就会害怕呢?

直到钱小猫从倒车镜中完全消失,艾彤彤才把车停到了路边,把头从车子里伸出来向后张望,的确是看不到钱小猫了,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几天的事情,真的是糟糕透了,一个「太妹」变成了「魔女」,一个「小姐」变成了「圣女」。

秦培培是一个不顾一切的家伙,连「报案」这样荒唐的事情她都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现在的问题是妈妈和姐姐似乎都站在她那边,从妈妈把玉镯送给秦培培就可以说明一些问题,要知道,那个玉镯是当年爸爸送给妈妈的,妈妈绝不会是因为没有准备而简单地把玉镯送给秦培培的,如果艾萌萌对秦培培非常满意,她也不会告诉秦培培妈妈的饭店。

钱小猫呢?本来以为是一个「小姐」的,现在呢,她是什么呢?现在的她,要比一般的人都纯洁。这种巨大的反差,艾彤彤还真的有些难以接受。

艾彤彤在车内的杂物箱里翻着,找到了一盒「中南海」香烟,抽出一根,点着了,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长长的烟雾。他抽烟的时候很少,偶尔在想不通问题的时候,他才会抽一根,他觉得,这样像是烧香,可以让佛祖给他些智慧。

艾彤彤是一个佛教徒,他的佛教思想是受钱文的影响的,有些离经叛道,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够虔诚,对于世俗的佛教观点「嗤之以鼻」,但是,他不否认佛教的伟大。

刚才钱小猫说要嫁给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说,他有老婆,而且很爱他的老婆。为什么他会说这样的话呢?谁是他的老婆呢?在平静以后,艾彤彤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他是不假思索地说出的,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他的潜意识里有这样一个女人,他称为老婆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谁?谭晓燕?不会。对于谭晓燕,艾彤彤有很清楚地认识,无论是谭晓燕还是他自己,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仅仅是相互关心和床上的那么点事,虽然他也会叫谭晓燕「老婆」,但是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习惯叫「燕姐」。会是秦培培吗?当她叫自己「老公」的时候,他并不讨厌,他甚至有些享受这样的甜蜜称呼,但是,他和秦培培刚刚认识,她怎么会是在他心里的那个女人呢?

他的老婆,一定会是非常漂亮的、非常温柔的、非常善解人意的、非常爱他的,那么,这个女人是谁呢?艾彤彤闭上眼,在脑海里勾画着这个女人,高高的个子,长长的头发,皮肤要很好,白净但不苍白,额头宽宽的,有个美人尖,眼睛也应该不小……

随着艾彤彤的勾画,一个美女从远方款款走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当走到艾彤彤面前的时候,艾彤彤猛地睁开了眼睛,那个女人,居然是艾萌萌!

怎么会是艾萌萌?怎么会是艾萌萌呢?怎么能是艾萌萌呢?艾彤彤傻傻地摇了摇头,发动汽车,回了市局。

秦培培不在,祁东捧着饭缸吃饭,看到艾彤彤回来,道:「今天是我自己打的,你欠我的顺延啊!」祁东依然不依不饶,无法忘记艾彤彤对他的「承诺」。

艾彤彤道:「你怎么不给我打啊?就知道自己吃!」

祁东道:「你一个有老婆的人,还能和我们这样的光棍一样吗?你老婆说她出去买礼物了,让你回来给她打电话。」

对于这个「老婆」,艾彤彤非常不爽,祁东不收拾是不会老实的,他直奔祁东而去,祁东忙把嘴里的饭咽下去,道:「别,别,我错了。我告诉你啊,秦培培是穿警服出去的!」

艾彤彤听了这话,心里暗骂:这个笨蛋!掏出手机,拨通了秦培培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秦培培才接通。

秦培培很欢喜地道:「老公,什么事?」

艾彤彤没有心思和她争口舌之快,道:「你在哪?」

秦培培道:「给妈妈买礼物,我在看茶,你说好不好?」

艾彤彤道:「你怎么出去的?」

秦培培道:「开车,你也不在!」

艾彤彤道:「谁的车?」

秦培培道:「队里的啊!怎么了?」

艾彤彤咬着牙摇了摇头,道:「你开着警车,穿着警服去逛茶叶店?」

秦培培对艾彤彤的提问感到很诧异,道:「有问题吗?」

艾彤彤道:「你马上给我回来,立刻,马上!」

秦培培不知道艾彤彤为什么这么严肃,她还想说什么,但是艾彤彤已经挂断了电话,她和售货员说了对不起,就开车回到了市局。

艾彤彤挂断了电话,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小丫头,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吗?

他把电话放在桌子上,看着祁东,祁东一边带着微笑,一边大口地吃着饭缸里的食物。对于祁东那种笑,艾彤彤非常不爽,问道:「让你干的事,怎么样了?」

祁东道:「昨晚野猫酒吧打架,有几个人受伤住院了,酒吧停业了!没找到大雄!」

艾彤彤心里笑,不知道住院的有没有王金龙?自己是不是太小气了呢?讹了人家两三万块钱了,自己也打了人家一拳一膝,还要设计让人家被打到住院,人是钱文送过来的,明天要找他老人家解释一下,顺便问问蓉蓉的事情。

周伟东老人家调走了,晚上应该去看看老人家了。今天真的有些过份,虽然泼他老人家是为了报复那天他泼了自己,嘿嘿,睚眦必报,太不男人了;不过,如果有仇不报,那就不是艾彤彤了。

秦培培风风火火地进了办公室,道:「老公,出什么事?」

秦培培的「老公」让祁东实在是憋不住笑,拿着饭缸出去,出门的时候,不忘记把门关上,道:「你们夫妻聊!」

艾彤彤道:「你上班的时候开着警车出去逛商店?你不想干了?让稽查看到了,你要被记过处分的!」

秦培培长出一口气,道:「你就因为这个让我回来啊?没有事了,我没有那么倒楣的!你这是关心我吗?老公。」

艾彤彤道:「不许嬉皮笑脸的!出门不许穿警服上街,知道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