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7)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女子拉着艾彤彤坐在沙发上,脸上有着少女的绯红,声音很温柔,道:“你叫艾彤彤,对吧!”

艾彤彤不由得一惊,这个女子居然认识他,他不过是一个小警察,她怎么认识他呢?艾彤彤点了点头,道:“你认识我?”

女子道:“你不认识我了?我叫王雅丽,我还去过你们公安局检查工作呢!”

其实王雅丽说谎了,她到公安局检查工作不过是匆匆走个过场,她并没有注意到艾彤彤,还是昨天晚上那“惊鸿一瞥”让她的心再无法平静,艾彤彤从包房出去,那个男孩再次凑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挺顺眼的男孩,一下子变得如此的不顺眼,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刚才的那个男孩,虽然漂亮到极点,就是一个女孩也要嫉妒他的美丽,但是他的眉宇之中,举手投足之间,怎么就透出了一股子狂野的男人的味道呢?当男孩的嘴再次凑到她的胸口,在她的胸口亲吻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了一阵子的厌恶和恶心,她推开了男孩,赶走了他。

男孩走了以后,她感到了世界的清净和干净,丈夫是“自卫反击战”中的英雄,虽然这不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但是,在当年还是受到了“血染的风采”的特殊照顾,那时候,她还年轻,在“爱国主义”的影响和对“英雄的崇拜”中,她嫁给了大他十五岁的丈夫。那时候根本需要爱,需要的,只是“组织需要”在丈夫的光环下,她的仕途也算平稳,虽然后来政府一再回避再次提起“自卫反击战”的历史,但是对丈夫和她影响不大,尤其是在“自卫反击战”后的十年的那次动乱中,丈夫“旗帜鲜明地站对了方向”为丈夫和她后来的仕途更是顺风顺水。(历史,永远是统治阶级的历史!

虽然和丈夫没有什么爱情,但是总还是个伴,三年前,丈夫去世了,儿子去了美国,偌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因为身份的原因,她不能再找一个男人嫁了,如果她找个男人嫁了,那么,她失去的,就不只是仕途了,她只有42岁,如狼似虎的年纪啊。

一年前,姑姑的儿子赵程从杭州过来谈生意,在她的帮助下,一切都非常顺利,赵程看好了春都的沿海发展潜力,就买下了这个野猫酒吧,花钱装修后,生意非常不错。她在酒吧里也入了股,偶尔会来酒吧里喝喝酒,一个人在家的夜,是漫长且寂寞难耐的。

酒吧里有小姐,也有男妓,在无聊的时候,赵程会安排漂亮的男孩陪王雅丽喝喝酒,她也很喜欢这样的安排,虽然开始只是喝喝酒,慢慢的自然就放开了,在“北京”的包房里,和男孩进行那些她久违了的快乐的事情。

和那些男孩,本能的需要多一些,在尽情的释放以后,王雅丽得到了本能的满足,但是,心里的空虚却随着这种放纵不断地增加。她希望找到一个途径,却不知道如何填补这样的空虚。

直到遇到艾彤彤,即使就是那么短暂的相逢,也让她本就已经有些死了的心生起了涟漪,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那双大眼睛仿佛是带着电,一下子电到了她的心里,天地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呢?她突然有一种少女怀春时的冲动,非常想结识那个男人。

大雄敲了敲门,从外面进来,对着王雅丽满脸堆笑,道:“王姐,怎么,刚才的不满意?”

王雅丽的思绪被大雄打断了,她对大雄道:“你帮我办件事!”

大雄忙道:“王姐,你说,什么事?”

王雅丽道:“刚才有个人,走错房间了!”

大雄道:“王姐,你放心,我这就把那个不懂事的东西找出来,给王姐你出气!”

王雅丽道:“谁让你这么粗鲁!你帮我看看他在哪个包房就可以了!”

大雄道:“行,王姐,你说那人什么样!”

王雅丽道:“挺高的,白白净净的,头发不长,穿着黑白道的休闲汗衫,特别漂亮!”

大雄听了,马上出去,包房检查了一下,没有看到王雅丽描述的人,他趴在二楼的栏杆,往下看的时候,正看到艾彤彤往酒吧外走,虽然酒吧里灯光有限,但是,他对艾彤彤太熟悉了,下午的时候刚“收拾”过他,大耳光打的,现在嘴里还肿着,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恐惧,大雄没有细看就回到了“北京”包房。

王雅丽很急切的问:“找到了?在哪个包房?”

大雄道:“他走了!”

王雅丽很失望,躺着了沙发上。

大雄道:“王姐,你说的那个人好像叫艾彤彤!”

王雅丽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马上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道:“你认识他?”

大雄不自觉地摸了摸脸,道:“认识,难能不认识啊,他是刑警队的!”

王雅丽道:“他是警察?”

大雄道:“恩,有名的‘疯狗警察’,王姐,这主儿,我们少招惹!”

本来以为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没有想到,仅仅一天,就有了如此的邂逅,王雅丽似乎忘记了大雄对艾彤彤的“疯狗警察”的评价,对着艾彤彤美丽的脸庞,王雅丽好像回到十八岁,那种冲动在她的神经中传递,她感到她的全身都在发烫,那团的火焰几乎要把她烧毁,她非常想扑过去,紧紧抱住艾彤彤,让她可以融化在他的身上,永远也不分开。但是,在这样的一个男人面前,你又不敢那么主动,害怕主动了,就会被这个男人看不起,这样矛盾的心情啊!真是让人难受。

王雅丽拉着艾彤彤的手,不忍松开,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就那么紧紧地拉着艾彤彤的手。

艾彤彤道:“王姐,你好有力气啊,我的手有些疼了!”

一句“王姐”让王雅丽甜到了心里,听了艾彤彤的话,她有些不好意思,这才松开了艾彤彤的手,艾彤彤双手合在一起,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从现在看来,王雅丽没有责怪他殴打赵程的意思。

艾彤彤道:“王姐,你经常来这个酒吧?昨天就看到你了!”

艾彤彤的话一语双关,不但告诉了王雅丽他也记得她,而且还记得昨天她在包房里的那么点事儿。

王雅丽更加的不好意思,好像妻子偷情被丈夫看见,道:“昨天我什么都没有做,是那个男的缠着我,我都烦死了!”

艾彤彤心里好笑,这就是女人的“虚荣”吗?还是女人的“虚伪”呢?他客套地说:“王姐这么漂亮性感,没有男人缠才奇怪呢!”

艾彤彤是哄女孩子的老手,虽然有些话,无论谁听都知道是假的,但是,他却屡试不爽,王雅丽听到艾彤彤的话,脸笑的像花一样。

王雅丽盯着艾彤彤,好像看着一件珍宝,良久的注视,让艾彤彤有些不适应,他已经从王雅丽的眼神里读出一些东西,一些不可以明说的东西。他也看着王雅丽,想看看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但是,王雅丽会错了意,她以为艾彤彤的注视和她的注视是一样的,女人,总是认为自己在喜欢的人的眼里是最美的,她的眼中尽显妩媚。艾彤彤感觉王雅丽的眼睛闪着绿光,如果是在森林里看到这双眼神,他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跑掉,好像《倩女幽魂》中的张国荣,哪怕前面是兰若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跑进去,因为,后面有狼,而且,现在是母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