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6)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6)

服务员被艾彤彤的霸道吓坏了,道:“先生,这个是我们老板的包房,我做不了主啊!”

艾彤彤道:“那么就叫你老板来,这个包房我要定了!”

说着,往包房沙发正中一坐,双脚放在了茶几上。服务员不知道艾彤彤的底细,但是看出来了,艾彤彤今天是来找茬的,快速地溜走了!

艾彤彤刚离开“天津”包房,倩倩就从包房跑开了,直接奔着赵程的办公室,赵程的办公室是副总经理,为什么他要在自己的门上写上“副总经理”没有人知道,倩倩进了办公室,那个服务员也进去了。

赵程四十多岁,平头长脸,穿着汗衫西裤,很正式。

服务员道:“老板,有人找茬,要‘北京’那个包房!”

不等赵程说话,倩倩道:“就是那个姓艾的警察!”

赵程本来已经站起来的身子又坐下了,他下午被刑警队找去问话了,是k粉的事情,小蝶没有说出是他们分给她k粉的,这是意料当中的,大雄回来说了,分给小蝶的k粉被一个叫“艾彤彤”的倒掉了,并没有让其他人知道,大雄还说了,小蝶是这个“艾警官”的女人,艾彤彤要保护小蝶。他料到了刑警队不够证据,无非是他“监管不力”处理还没有下来,最多罚款,敷衍了那些警察几句。

没有想到,天还没有黑,这个“艾警官”找上门了!他是什么意思?是躲一下,还是见见这个倩倩和大雄嘴里的“土匪”警察?应该见见,也许可以多一个朋友。

赵程站了起来,对男服务员交代了几句,和倩倩一起到了“北京”赵程推门进入“北京”第一眼是看到了美男,身子斜靠在沙发上,两条腿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包房里放着很大声的重金属舞曲,他的脚随着音乐轻轻敲打着玻璃茶几,那做派和痞子没有什么不同,白色的汗衫,淡蓝的牛仔裤,休闲皮鞋,穿着干净合体,且价格不菲,又像一个富翁家的阔少(现在也有叫富二代的)只是这小子太漂亮了,头发不长,白白净净的,那五官那相貌,好似一个大姑娘,难道这就是大雄和倩倩嘴里的“土匪”警察?

赵程绕过茶几,走到艾彤彤身边,伸出手,对艾彤彤道:“不知道艾警官大驾光临,多有怠慢,请艾警官多多谅解!”

艾彤彤抬头看了看赵程,穿的倒还体面,虽然有南方口音,但是里面还有些海边的味道,艾彤彤看了一会儿,也伸出了手,道:“我今天是来找茬的,你不用对我那么客气!”

赵程没有想到艾彤彤会说的如此直白,果然有“土匪”的风范,他笑了一阵,听起来有些客套,也有些虚伪,坐在艾彤彤旁边,道:“不知道我是怎么得罪爱老弟了,让老弟如此生气啊!”

外面有人敲门,男服务员从外面走了进来,拿着两瓶路易十三,那精致的水晶玻璃瓶展示着它的贵族出身和不菲的价格。男服务员看了眼赵程,赵程微微点了点头,服务员打开了一瓶,赵程挥了挥手,男服务员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包房里就剩下艾彤彤和赵程两个人,赵程抓过酒瓶,给艾彤彤倒了半杯,给自己也倒了半杯,道:“开始可能我们之间有点误会,无论怎样,都是我这个做哥哥的错,希望艾老弟可以原谅我!”

说着,把酒杯递给了艾彤彤,艾彤彤接过了酒杯,淡淡地道:“不是假酒吧!”

赵程用杯轻轻碰了一下艾彤彤的酒杯,故作神秘地道:“不过是假酒,还掺了水呢!”

说完,两人都笑了。

果然是好酒,艾彤彤轻轻抿了一小块就爱上了这种感觉,酒倒了嘴里,在舌头上来来回回地转几次,让舌头的味蕾充分的感受酒的气息,然后慢慢咽下,那感觉慢慢向下,感觉真的无法形容!(我不喜欢喝酒,偶尔喝一点白酒,52度以上的,芝华士喝过几次,不喜欢,所以,对酒的描写如果不到位,请谅解)赵程也喝了一口,斜着眼睛看着艾彤彤,艾彤彤喝了一口酒以后,脑袋靠在了沙发上,眼睛闭着,享受着酒的甜美,他微微地笑了,看着艾彤彤陶醉的样子,他知道,他这瓶1万2的酒,开的值。

艾彤彤又喝了一口,享受着酒的美味。赵程没有说话,笑着陪着艾彤彤。

艾彤彤喝到第三口,手掐着酒杯,对着包房里的灯,看着杯内的酒,幽幽地道:“行,赵老板这么义气,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赵程的笑更加大声了,道:“我就知道艾老弟是哥们,来,喝!”

艾彤彤主动碰了一下杯,和赵程喝了一口。

赵程的身子凑过来,搂住了艾彤彤的肩膀,刚要张嘴说什么,艾彤彤道:“俩事:一,昨天我来你酒吧了,刚出门就让人打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打我!”

赵程马上要辩解,艾彤彤拦住了他,道:“二,你从哪弄的k粉!”

赵程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搂着艾彤彤的胳膊,搂也不是,松也不是,艾彤彤还是为了k粉的事情来的,看来,这事还远没有完。

艾彤彤道:“你不用害怕,我今天是以个人的身份来的,如果要是以警察的身份,就不会让你在这回答了。说吧!”

赵程看着艾彤彤,艾彤彤面无表情,不知道艾彤彤的真实想法,还是那句话,“警察靠得住,母猪会上树”赵程道:“艾警官,你这可是冤枉我,我都不知道你来过,怎么能打你呢!不过这事你放心,我一定调查,给你一个答复!”

艾彤彤道:“事我知道,三个人,其中一个叫王金龙,一般叫他阿龙,我不管是不是你找的他们,我都希望有机会能在医院看到他们!”

赵程忙道:“这个你放心,明天,您一定可以在医院看到这三个不懂事的东西!”

艾彤彤道:“那k粉呢?”

赵程道:“这个我真不知道!”

艾彤彤突然从沙发上起来,膝盖顶在了赵程的胸部,伸出手,给了赵程四个耳光,赵程的鼻子一下子流出血来,赵程感到脑袋嗡嗡作响,他终于体会到倩倩和大雄嘴里的“土匪”警察了,刚才还美滋滋的品着酒,翻脸就不认人,问都不问,上了就打耳光。

艾彤彤没有想到赵程这么不抗打,四个耳光鼻子就出血了,差一点喷到他身上,艾彤彤指着赵程,道:“你他妈知道不知道?我告诉你,你他妈把那东西给小蝶,你是不是他妈想害死我的女人!”

赵程才知道他无形中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大雄回来的时候,告诉他小蝶是艾彤彤的女人,他还不相信,小蝶他见过,长的虽然秀秀气气的,但是不算特别的漂亮,而且是一个吸k粉的,一个警察怎么能喜欢她呢?何况,一个警察的女人,怎么会出来做小姐呢?现在他亲耳听到艾彤彤如此说,他开始信了,他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两个耳光,他怎么犯了如此的错误呢!

赵程忙求饶:“艾哥,艾哥,我错了,我不知道小蝶你的女人,我要知道,打死我也不敢!”

赵程鼻子的血嘀嘀嗒嗒流到了他的汗衫上,艾彤彤怕血流到他衣服上,松开了膝盖,赵程刚要起来,找什么东西擦一下鼻子,艾彤彤的脚上去了,一脚踹在赵程的胸口,把他又重重地按在了沙发上,艾彤彤道:“知道不知道,你也做了,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有些事情,做了就要受到惩罚!”

说着,上身前倾,又是十个大耳光。耳光的脆响和赵程的喊叫随着巨大的舞曲声音,一起在包房里回荡。

打完以后,艾彤彤收了脚,走到旁的的沙发,坐下,下手才慌了,赵程的血迸到衣服上了,手上也有,艾彤彤从茶几上的纸抽里抽了些纸巾,把手和衣服上的血擦了擦,看着赵程,赵程瘫软在沙发上,鼻子还淌着血,脸上都是血,也不知道还有哪里受伤了,也许是被艾彤彤打晕了,也不知道起来擦擦血。

艾彤彤把自己手上身上的血擦干净,把纸抽丢给赵程,道:“装什么死啊,把血擦擦,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纸抽打在赵程头上,赵程仿佛从梦中惊醒,抓过纸抽,从里面抓出纸巾,把鼻子堵上,双颊火辣辣的,都麻木了,想说话,但是感觉张嘴都很吃力。

艾彤彤道:“说说吧,k粉从哪来的?我可告诉你,如果你不说,那么我一帮不了你!”

赵程忙着擦脸上的血,或者是耳朵还在嗡嗡作响,根本听不到艾彤彤说什么。

艾彤彤起身,一脚把赵程再次踹倒在沙发上,艾彤彤的脚踩着赵程腿上,道:“说不说?”

赵程如惊弓之鸟,叫着:“谭鱼头,谭鱼头那!是大雄介绍的!”

就在这时,包房的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站在包房门口,看到艾彤彤踩着赵程,赵程倒在沙发上,脸上还有血迹,那个女子吼道:“你干什么!”

说着快步走到艾彤彤和赵程身边。

艾彤彤收回了脚,看了看进来的女子,是那个纪委的女子,就是昨天艾彤彤故意走错房间,看到和一个年轻的男孩在一起的那个女子,艾彤彤心里不由得暗暗道不好,今天这事怎么让纪委的人看到了。

那个女人看到刚才踩着赵程的人是那天他看到的漂亮男孩,那漂亮的脸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那种被震撼的感觉再次来临。刚才的愤怒被一种惊讶替代,一种只有少女才有的羞涩居然出现在这个四十多岁的女子的脸上,刚刚的“河东狮吼”变成了“小鸟嘤嘤”“怎么是你啊!”

艾彤彤脸上满是笑意,道:“我和赵哥喝酒,他这酒量啊,刚喝一点就磕到茶几上,鼻子磕出血了!”

说着,过去把趴在沙发上的赵程扶着坐好,抽了些纸巾递给赵程。

艾彤彤的谎话连鬼都不相信,但是那个女子居然相信了,对着沙发上的赵程,道:“这么大的人啊,怎么这么不小心,不能喝酒不要喝!”

赵程傻乎乎地看着那个女子,又看了看艾彤彤,木然地拿着纸巾擦着脸上的血,难道这个警察和妹妹认识?看样子,妹妹没有给自己做主的意思?难道自己这顿打白打了?

门开着,外面几个小姐和服务员在门口往里看着,那个女子对着门口道:“看什么啊,还不快进来,没看到你们老板摔了!”

说完,居然伸手拉着艾彤彤的手往外走。艾彤彤没有甩开那个女子的手,随着那个女子往出走,那个女子是纪委的,看到刚才那么对赵程,按照目前的情况,最好不要得罪她。

快出门的时候,艾彤彤站住了,回头看看赵程,几个小姐围着他,正给他忙活着,艾彤彤道:“赵哥,今天对不住了,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儿!”

女子不知道艾彤彤和赵程直接的事情,她现在也不想管这个事情,她的心都在艾彤彤身上,她拉着艾彤彤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包房,对外面的服务员说:“不叫你,不许任何人进来!”

进了门,把门反锁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