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5)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5)

艾彤彤上了自己的车,秦培培是“寸步不离”,艾彤彤上车她就跟上。

艾彤彤拿她也没有办法,艾彤彤开车回市局。

秦培培道:「你刚才的样子太像奸商了,张嘴就是两万!」

艾彤彤道:「打我白打了,我怎么的也得把给小蝶的钱收回了啊,对了,你什么时候从月华酒店搬出去啊,你住一天,我姐就扣我600块生活费!」

秦培培道:「萌萌姐给你多少生活费啊?」

艾彤彤道:「一天一千!你在酒店住一天,我的生活费就少60%!」

秦培培吐了吐舌头,艾萌萌一天就给艾彤彤一千块钱生活费,一个月就是三万块,她刚当员警,一年的工资还没有艾彤彤一个月的零花钱多,一个月三万块,艾彤彤为什么还当员警啊,而且干的还那么努力?艾彤彤看到秦培培有些发呆,道:「发什么呆啊,你今天就搬回家啊!」

秦培培道:「行啊,我今天就从酒店搬出去,搬你家住,好不好!」

艾彤彤的车已经到了市局院内,艾彤彤停好车,熄火,狠狠地拉上手制动,对秦培培道:「不好!」

祁东和杨雨在办公室里,祁东剪着手指甲,杨雨拿着水杯,和祁东聊着什么。

艾彤彤走进办公室,道:「聊什么呢?你们,聊的那么热闹!」

杨雨道:「聊你和你的徒弟啊,这么快你就下手了!」

艾彤彤道:「下什么手啊,跟屁虫一样!」

杨雨笑了,道“那就娶了吧,省得再去告你强……”杨雨突然看到秦培培从外面走了进来,那个字没有说出来,哈哈地笑了。

秦培培听到杨雨笑,道:「杨姐,你们说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杨雨道:「没什么,我们就是猜猜什么时候吃艾彤彤的喜糖!」

说着,杨雨走了。

艾彤彤对着祁东道:「怎么样?找赵程了吗?」

祁东还在剪指甲,道:「找了,放了!」

艾彤彤道:「问出什么了吗?」

祁东道:「什么都问出来了,连往酒里兑水都说了!」

艾彤彤知道祁东话的含义,除了没用的,赵程是什么也没说。

这是意料之中的,从他先给小姐分k粉这件事就可以看出,赵程是非常狡猾的,本来,仅仅靠小蝶的笔录,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艾彤彤让祁东把赵程找来,不过是想给他一些压力。

艾彤彤坐在凳子上,刚才打王金龙下手重了,用力过猛,身上的伤有些疼痛了。

钱文让这三个小子主动到他车里等他,无非就是希望他可以放过那三个人,难道这三个人和钱文有关系?这三个人在打他的时候,也是手下留情,难道也和钱文有关?艾彤彤拿起手机,想给钱文打电话,想了想又放下了。

电话可以打,但是不是现在。

秦培培捅了捅祁东,小声地说:「你能打过艾彤彤吗?」

她在刘卫东叔叔家借住的时候,整体和部队的特警在一起,擒拿格斗练了不少,当他看到艾彤彤出手打人后,她被艾彤彤的动作迷住了,动作迅速简洁,攻击性强,真不知道并不魁梧的艾彤彤怎么有如此大的攻击性。

祁东抬头看了看秦培培,撇了撇嘴,道:「开玩笑!就他那个小体格,瘦了吧唧的,我是不爱和他一般见识,你别看他总欺负我,那是我比他大,我让着他,我要是打的过他,我受这份气!」

秦培培认真地听着,开始以为祁东说的是真的,当祁东最后一句说出来,她才知道祁东的真正意思。

秦培培笑着打了祁东一下,道:「打不过就打不过,找什么藉口啊!」

祁东这样五大三粗的汉子都打不过艾彤彤,艾彤彤到底有多能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艾彤彤看着一本叫《中国文化深度结构》的书,祁东修整完手指甲,无聊的东张西望,如果可以脱鞋脱袜子,他能剪脚指甲,秦培培看看艾彤彤,看看祁东,偶尔翻翻卷宗,有些无聊。

秦培培问道:「艾彤彤,我们是刑警队,就这么坐着?」

艾彤彤道:「是啊,如果我们整体忙,那么世界不就乱了吗?我们闲着,证明社会的稳定和谐。」

秦培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环境和气氛,到别的办公室了。

直到五点半,秦培培才回来,走到艾彤彤身边,道:「老公,我今天不和你回去了,我叔叔给我打电话了,让我今天回家,我都两天没有回去了!」

艾彤彤看书看得正在兴起,随口答应了一声:「嗯!」

秦培培听到艾彤彤的回答,高兴地道:「谢谢老公!」

说着往外就走,艾彤彤才反应过来,道:「你等等!」

秦培培站住,歪着身子扭着头,样子非常童真地问:「还有什么事?老公?」

艾彤彤道:「谁是你老公啊,你可别乱叫啊!把镯子留下再走!」

那个镯子是当年父亲买个母亲的生日礼物,母亲一直戴在身边,也许是母亲误会了,才把这么贵重且有意义的镯子送给了秦培培,他需要要回来。

秦培培夸张地搂住了包,道:「镯子是妈妈给我的见面礼,是认我这个儿媳妇的信物,怎么还往回要啊!老公,乖乖地啊!」

说完,跑了出去。

祁东看着这对男女的对话,舌头都伸出唇外,等秦培培跑走了,他走到艾彤彤桌子旁边,道:「哎!彤彤,就这么让培培收服了?」

艾彤彤摇了摇头,道:「我是拿她一点折没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脱身啊!」

祁东道:「我下午溜达的时候可听说了,全域都知道你和秦培培恋爱了,连家长都见了,更有甚者说你们十一就结婚了!」

艾彤彤把书盖在脸上,痛苦地喊着:「我的名誉啊!」

祁东看着艾彤彤的样子,呵呵地笑着。

祁东收拾完东西,看看艾彤彤,艾彤彤一动不动,书还盖在脸上,道:「彤彤,下班了,走不走?」

艾彤彤一动不动,没有回答。

祁东学着秦培培的语气,道:「老公,我今天不和你回去了,我叔叔给我打电话了,让我今天回家,我都两天没有回去了!」

艾彤彤抓起盖在脸上的书,朝祁东狠狠地丢了过去,祁东大笑着跑走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