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5)

第五章 小子,算你狠!(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车开到虹田立交桥,艾彤彤的三菱帕杰罗安静地停在在,远远地,艾彤彤看到他的车里有人,好像还不是一个,坐在后排。

秦培培认识艾彤彤的车,在三菱出现刹车油管事件后,三菱车并不多,尤其是这种进口的帕杰罗,秦培培道:「你车里有人!」

艾彤彤没有说话,把车停到了自己的车的旁边,下了车,秦培培也跟着下来了。

车里是三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很魁梧,都坐在车的后排有些挤,车窗都关着,三个人满头是汗,但是三个人都直溜溜地坐着,一动不动。

艾彤彤拉开后排的车门,看着里面的三个人,三个人还是没有动,只是齐刷刷地扭头看着艾彤彤。

艾彤彤道:「你们仨,干什么呢?」

坐在外面的男人到:「偷车的!」

这是一个让艾彤彤感到可笑,让秦培培感到可气的回答,秦培培刚要发作,艾彤彤拦下了她,笑道:「那你们都上车了,怎么不开走啊!」

男子回答:「没钥匙!」

艾彤彤又问:「车开不走,你们怎么不走啊?」

男子回答:「累了,歇一会儿!」

男子的回答,不光艾彤彤笑了,连秦培培都笑了,这算什么回答,偷车的这三个男子不是傻子就是神经病,开什么玩笑。

艾彤彤笑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严肃了起来,道:「是钱文让你们来的?」

三个男人都没有回答,没有回答,算是默认吧。

艾彤彤道:「你们歇了多久了?」

外面的男人道:「早晨6点半我们就到了!」

艾彤彤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三个男人在他的车里闷了快8个小时了,看来钱叔叔还是非常有力度的。

艾彤彤道:「行啊,投我的车,胆儿真大啊!我也没办法,走吧,去公安局!」

说着,艾彤彤把车门一关,上了车,发动车,打开车窗,对秦培培道:「你开那个,跟着我!」

秦培培上了艾彤彤妈妈的车,跟着艾彤彤。

艾彤彤开着车,从车内的后视镜看了看后排的三个男人,三个男人似乎知道艾彤彤要带他们去公安局,他们今天就是为这个来的,自作孽不可活啊,谁让他们三个赶上这个“少爷”呢。

艾彤彤把车直接开到了文东酒店,停好车,对车内的三个男人道:「下车吧,到地方了!」

艾彤彤下了车,三个男人也下了车,看了看,不是公安局,有些发愣,不知道艾彤彤是什么意思,艾彤彤道:「别慎着了!走吧!」

秦培培走了过来,站在艾彤彤旁边,也不知道艾彤彤要做什么,艾彤彤往饭店里走,她就跟着,后面的三个男人相互看了看,一副“慷慨就义”的架势,跟着艾彤彤走进了饭店。

艾彤彤把三个男人领到了三楼的一个包间,道:「坐吧,在我车里呆一天了,饿坏了吧,我们先吃点东西!」

服务员进来了,拿着菜谱,艾彤彤点了鱼翅,龙虾,乌鸡等9个菜,还要了两瓶茅台酒。

服务员出去了,那个回答艾彤彤话的男子,道:「艾警官,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兄弟是真心认错来的,您就不要再戏耍我们了,有什么您就直说吧!」

艾彤彤笑了,道:「我也真没有别的意思,钱文让你们来的,我总得给他老人家点面子,是不是?冲着钱文,我也不能把你们送进去!」

不但三个男人愣了,连秦培培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艾彤彤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不多时,菜陆陆续续上了,艾彤彤招呼着三个男人吃饭,好像遇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叫一个热情,频频给三个人倒酒,三个男子不知道艾彤彤是什么意思,也不敢违背艾彤彤的“盛情”,几杯酒下肚,不知道是放心了,还是“破罐破摔”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菜。

三个人从早晨6点半就在艾彤彤的车里,动都不敢动一下,更不要说吃饭了,现在有这么多美食,横下心,吃的很香。

酒喝了一瓶半了,菜也吃了一半了,艾彤彤举起酒杯,对三个人道:「怎么样,哥几个,菜还可以吧!」

三人忙举起酒杯,回敬道:「艾警官,您这太客气了!」

艾彤彤道:「没有什么,你们告诉我,谁让你们打的我,就可以了!」

说着,把酒喝了!三个人相互看了看,眼神中的意识如此的一致:「终于说到了!就不会那么轻易地过去的!」

回答艾彤彤话的男人放下了酒杯,道:「艾警官,不是我们不说,我们实在是不能说啊。

你还是把我们送公安局吧!」

艾彤彤挨个看着这三个男子,三个男人的表情一致,根据艾彤彤的办案经验,这三个男人是绝对不会说出主使人的,他们今天就是来让艾彤彤收拾的,而不是来告诉谁主使他们动手的。

艾彤彤谈了口气,道:「也行,我不问这个了,我问一个你们可以回答的问题:打我脑袋的是谁?」

艾彤彤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后脑,后脑的隆起还是很大,轻轻一碰就疼的厉害。

三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一个男人看着艾彤彤,道:「是我打的!」

艾彤彤看了看那个男子,道:「哥们,你下手挺重啊,叫什么啊?」

那个男子道:「阿龙……不,王金龙!」

艾彤彤倒了一杯酒,又给王金龙的酒杯满上,端着酒杯走到了王金龙的身边,王金龙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艾彤彤和王金龙碰了一下杯,道:「行,我知道是谁就行,来,咱们走一个!」

说着,一饮而尽,把杯底亮给王金龙看。

王金龙见艾彤彤喝了,也仰脖,将酒一饮而尽。

不等酒杯从王金龙的嘴唇上离开,艾彤彤的拳头已经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脸上,艾彤彤的力道不小,王金龙被艾彤彤打了一个趔斜,艾彤彤的身子也起来了,泰拳标准的膝击,艾彤彤的膝盖结结实实地撞在了王金龙的胃部,王金龙像个虾米一样弯子,刚刚吃下的东西从嘴里喷了出来,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

其他两个男人吓得站了起来,艾彤彤的动作太快了,一刹那间,他已经打完了,剩下那个叫王金龙的,瘫在地上,从鼻子、嘴里往出喷食物渣子。

艾彤彤甩了甩手,刚才的拳头下手有些重,手有些疼,艾彤彤道:「谢谢昨天兄弟手下留情,没有打我的脸,我知道你们也是受人指使,我也不难为你们,今天咱们的事就是清了!」

说着,拉着秦培培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那两个男人过去扶王金龙,艾彤彤道:「忘了说了,最近啊,我手头不宽裕,麻烦哥几个把饭钱结一下,有机会,我一定会请!再见!」

艾彤彤拉着秦培培的手,下了楼,从秦培培手里把车钥匙要过来,递给经理,道:「楼上的那张记得要饭钱啊,没带让他们取,必须把饭钱结了!」

经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的女子,头发短短的,透着精明,听了艾彤彤的话,笑道:「放心吧,少爷!我一定给你办好!」

艾彤彤对经理勾了勾手指,经理的头凑了过来,艾彤彤在她耳边说,虽然是秘密的样子,但是他的声音一点都不小,旁边的人都听见了:「记得,饭钱多加两万,把两万存到我帐号里,算服务费!」

艾彤彤和经理相互笑了笑,那笑怎么看怎么都是“小人得志”的表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