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四章 自杀?他杀?!(4)

第四章 自杀?他杀?!(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在计程车上,艾彤彤拨通了电话:“谭姐,今天是你班吗?”

艾彤彤口里的谭姐叫谭晓燕,今年39岁,市局鉴定科的一名优秀的法医,谭晓燕本来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丈夫是大学的老师,有个漂亮的女儿,本来丈夫是知道谭晓燕在公安局的鉴定科工作,也不是很在意,但是一次蓄意交通杀人案件,谭晓燕出警,当时现场也比较惨烈,死者被两辆车挤压,头部严重变形,舌头都在口腔以外,而就是这一刻,谭晓燕的丈夫正好经过,虽然谭晓燕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但是夫妻之间的默契还是让丈夫一下子认出了处理尸体的谭晓燕。

从此丈夫对谭晓燕敬而远之,甚至带着女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父母家,半年后,丈夫提出了离婚。谭晓燕知道问题出现在那里,虽然半年来她做出了种种的努力,但是还是“于事无补”,最后约丈夫进行一次“推心置腹”地交谈,当丈夫说到“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感觉我能闻到尸体的臭味!”谭晓燕的眼泪流出来了,默默地同意了离婚的要求。

那时候,艾彤彤刚刚到市局不久,在秘书科工作,一次在“萌彤bar”

看到了烂醉如泥的谭晓燕,出于对同事的关心,就把谭晓燕带回了家,在那样的一个夜,谭晓燕痛哭着,对着还算陌生的艾彤彤述说着所有女人的苦楚!

(向所有女警致敬,特别是渖阳站一号候车室的检查身份证的那个女警,在这里对你说一句:你太漂亮了!无论是模样还是身材,当我鼓起勇气想和你搭讪的时候,你进屋喝水了),艾彤彤安慰着这个受了伤害的女人,直到她睡去。

当第二天天亮,谭晓燕醒来的时候,艾彤彤为她准备好了早餐和一些酒后的补品,谭晓燕对这个“公安局都知道是根子很硬”的漂亮男孩有了一些了解,以后,两个人经常到“萌彤bar”喝酒,只是,谭晓燕再没有喝醉过。

艾彤彤不止一次建议谭晓燕辞职,或者是调动工作,因为法医这个工作对一个女人来说,过于残忍,而且,她应该再次面对一次爱情和婚姻,但是谭晓燕拒绝了,她已经干了这么多年了,她不知道真的离开了,做什么,而且,真的离开了,新的男人知道她做过法医,曾经整体和尸体打交道,就不嫌弃她了吗?两个人在不断地交往中,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直到艾彤彤到了刑警队,两个人接触的时候更多了,谭晓燕对艾彤彤总是“倍加照顾”,只要是艾彤彤的证物,总是优先,如果不是艾彤彤一贯的“横行无忌”,其他人早就把意见提到局长那里了。

如果不是那一次艾彤彤猴急,下班后在女更衣室和姚静,那么艾彤彤和谭晓燕的关系也许永远都会停留在“大姐和小弟”的层面。那一次艾彤彤外地出警回来,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秘书科的姚静在赶着一篇报告,艾彤彤一时精虫上脑,拉着姚静到了女更衣室,姚静跪在更衣室的凳子上,翘着,艾彤彤扶着他的刚要,谭晓燕从外面进来,看到了如此尴尬的一幕,谭晓燕脸通红的退了出去,艾彤彤才知道,女更衣室的锁坏了,里面锁上了,从外面一推就开,第二天艾彤彤找茬,把总务处的人好一顿臭骂,连总务处的人都觉得莫名其妙,艾彤彤怎么会为了芝麻大的小事发这么大的脾气。

那一段时间,谭晓燕总是尽力避开艾彤彤,艾彤彤也觉得被谭晓燕看到如此一幕很是尴尬,为了打破局面,一个星期后,艾彤彤邀请谭晓燕到他家吃饭,谭晓燕同意了,艾彤彤特意准备了几个不错的菜,当然是让月华酒店送来的,还准备了红酒。当谭晓燕出现在艾彤彤的家门口的时候,艾彤彤几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谭姐”,头发是新做的大波浪,显出女人的成熟的美,黑色的套裙在黑夜里显得更加的神秘,更加的性感,领口是个大大的v字,一对饱满的烘托着深深的,的裙子是不大的碎花,标志着青春,而裙子又包裹着女人宽大的和肥大高翘的臀部,艾彤彤望着出神,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口水。

谭晓燕在失神的艾彤彤肩头打了一下,道:“没有见过女人啊,口水都流出来了!”艾彤彤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自嘲地说:“见过女人,但是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谭晓燕笑道:“就知道和你谭姐耍贫嘴!”

当灯关闭,红烛点起,几盏彩灯闪烁,在朦胧的灯光下,喝着红酒,看着美女,艾彤彤越来越陶醉自己的安排,在如此暧昧的环境下,艾彤彤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着谭晓燕,鹅蛋圆的脸,宽宽的额头,眉毛应该是修饰过,淡淡的有着不是天然的美丽的线条,涂了淡紫魅惑眼影的凤眼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些迷离,鼻子不大但是很挺,嘴微微张着,涂了暗红唇彩的性感双唇衬着整齐雪白的牙齿。

艾彤彤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字:章小蕙!一个让男人又爱又恨的女人,你可以抨击她的拜金和豪放,你可以在人前人后说她是扫把星或者是“人尽可夫”,但是,你不能否认她的性感和美丽,你也不能违心地说,你不想成为“可夫”中的一员。

不知不觉,红酒已经是第二瓶了,艾彤彤和谭晓燕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气氛太暧昧,好像说的每一句都是废话,但是每一句废话,都显得那么暧昧。其实,所有的恋人在一起,说的都是废话。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喝多了,谭晓燕喝了一口酒,也许是拿着高脚杯的手不听使唤,或者是她的嘴小,不能容下那么多的酒,红红的液体从她的嘴角向下流,液体不多,流的也很缓慢,但是,谭晓燕的手,就是没有阻止住那液体留下,液体流过了她的脖颈,直接流到了那两座山峰中间的深深的峡谷,谭晓燕将手伸入那深深的峡谷,胸口的v字更加向下,半个雪白的展露在艾彤彤的眼前,那完美的半球,就这样展露在艾彤彤的眼前。

那是一对的,那是一对超过34c的,那是一对微微有些下坠的,那是一对艾彤彤从未见过的。

艾彤彤不缺少女人,他的第一次冲动是在高中的时候,在青春期懵懂的时候,他爱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孩,说实话,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他真的记不清了,依稀记得小小的,总是对着他笑,笑的时候有两个酒窝。高中的时候,爱情还是那么纯真的,无非就是在没有人的时候拉拉手,或者在脸上匆忙地亲亲,直到放暑假的时候,在一起看了一场电影,电影院的黑色掩盖了很多东西,艾彤彤匆忙中有了他的第一次,那是匆忙地,不成功的第一次,女孩的鲜红的血液让少不经事的艾彤彤不知所措,吓得差一点拨打120。

当年的海誓山盟啊,随着艾彤彤考入警校,那个女孩考到了四川大学而灰飞烟灭,艾彤彤给那个女孩写了很多信,但是那个女孩再没有给他回过信,少年的爱情是如此的脆弱,经不得一点的风吹雨打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