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三章:野猫酒吧的红色猫咪(1)

第三章:野猫酒吧的红色猫咪(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时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当你需要它的时候,它像四十岁的男人一样快;当你不需要它的时候,它像四十岁的女人的一样慢。

艾彤彤和祁东看着「成仙」的大雄,艾彤彤不想「打扰」大雄的快感,他觉得这样很不人道,关键是,在「成仙」的时候,他得不到他希望得到的东西。人啊,当在麻木的时候,是最难对付的。

手机响了,艾彤彤看了看,是秦培培,对于这个小丫头,艾彤彤无可奈何,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犯了如此的「错误」,一个「性感」的小姑娘主动的上了他的车,主动的和他去酒店,主动的洗澡脱光了衣服,然后,是一个!

艾彤彤虽然经常和女人,但是,他是从来不碰的,他有着中国男人的「传统文化」,虽然那只是一层「薄薄的结膜组织」,但是,在中国男人心里代表着很多东西,艾彤彤不想「破坏传统」,虽然很多人已经不在乎了,花个一千八百的也可以像补旧衣服一样补上,但是,第一次,总是很奇怪的。

过了四十分钟,祁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站起来在房间里踱着,艾彤彤则安静的坐在凳子上养精蓄锐,思考着些什么。

祁东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寂静等待,拉着凳子到了艾彤彤身边,道:「彤彤,你和那个新来的秦培培怎么回事啊?说说。」艾彤彤睁开眼看着祁东,祁东的眼中充满着对「桃色事件」的好奇和渴望,艾彤彤看着祁东的脸,故作神秘地道:「我就告诉你一个人,你可不能告诉别人!」祁东见艾彤彤有意要告诉他,忙答道:「你放心,我对谁也不说,你还信不过我吗?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艾彤彤道:「其实啊,我和秦培培一直都认识,小的时候还是邻居,那时候她整天屁颠屁颠在我后头跟着。」祁东睁大了眼睛,认真的听着艾彤彤讲着。

艾彤彤道:「本来挺好的,谁知道后来她向我表露爱意,我当时就拒绝了,表示我们不可能,没有想到,她下狠心了,去做手术了,成了现在这样。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是注重内在的,不在乎外表,她弄成这样,我也不能接受啊!我就拒绝她了,这,她就恼羞成怒了,告我的黑状了!」

祁东猴急地问:「这么说,秦培培的这儿是假的了?」他边说边指指他的胸部,秦培培的胸实在是太漂亮了,又大又挺。

艾彤彤忙道:「可不是,这还是次要的,一个大老爷们,做手术变成那样,你说,谁能接受得了?」

祁东愣了,道:「彤彤,你说秦培培是男的?」

艾彤彤道:「我可没有说啊!我只说,她以前是男的!」

祁东一脸不相信,道:「你又胡说!」

艾彤彤道:「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大雄的住所外有敲门的声音,一个女子喊着:「大雄,大雄!开门,我是倩倩!」

艾彤彤迅速从凳子上起来,悄悄地到了门口,大雄家的门锁被祁东「破门」

的时候踹坏了,祁东怕大雄跑来,找了个铁链把门锁上了,艾彤彤从门的缝隙往外看,一个三十多岁的丰满女人在门口,一边敲着门,一边叫着。

艾彤彤朝祁东招了招手,祁东心领神会,轻轻地打开铁链,慢慢地把门开了一半,那个女子看门开了,往门里走,道:「你死了啊?叫门不开……」没等她弄明白,在旁边艾彤彤就伸手抓住女子的胸口衣服,把她拽到房间里,祁东又快速的把门用铁链锁上。

那个叫「倩倩」的女人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手,想叫还没叫出来就被艾彤彤拽进房间,丢在地上。女子实在是没有准备,被艾彤彤一甩,坐在了地上了。

倩倩坐在地上,顾不上摔得痛,其实她的肥大,也不会摔怎么样。看着艾彤彤和祁东,慌忙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艾彤彤并没有表露身份,道:「你是谁?干什么来了?」

倩倩没有回答,看了看不知是死是活、一动不动的大雄,想起来,艾彤彤过去朝着她的肥大的就是一脚,道:「问你呢!说话!」

艾彤彤这一脚不算重当然也不算轻,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倩倩的上,把倩倩踢得「妈呀」一声坐在地上,手一个劲地揉背艾彤彤踢得地方,抬头看着艾彤彤,艾彤彤脸上露出凶光,「光棍不吃眼前亏」,看来大雄是指望不上了,现在玩横的,吃苦的是自己。

倩倩道:「大哥,你们是哪个道上的?」

艾彤彤又是一脚,这一脚比上一次踢得还要狠,道:「让你说什么说什么,废什么话!」

倩倩知道今天碰到硬茬了,不敢再说别的,忙道:「别……大哥,我说,我叫倩倩,是野猫酒吧的公关经理……」

艾彤彤道:「!你说你是鸡头不就完了?还公关经理!你干什么来了?」

倩倩道:「这不是要忙了嘛!大雄是我们那的看场,老板看他没去,打电话也关机了,让我来找他。」

艾彤彤的头脑里搜索着,野猫酒吧,是在桂林路的一家酒吧,还算过得去,小蝶偶尔会在那接客出台。艾彤彤看了看地上的倩倩,坐在地上,脸上的化妆品有些厚,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但是,很大,也很大,是个典型的中年的形象,上身的黑色丝质小衫已经因为艾彤彤刚才的用力过猛撕开了,下面的黑色裤子紧紧裹着她粗粗的腿。

艾彤彤看了看祁东,说道:「你看着大雄,时间差不多了,我再问问这个娘们。」祁东点了点头,艾彤彤用脚微微踢了踢倩倩的,道:「你,跟我进这房间!」说着,艾彤彤走进了卧室。

倩倩一边起来,一边揉着被艾彤彤踢得很痛的,一边怯生生的问:「干啥?」祁东面无表情,非常大声地喝道:「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哪那么多废话!」

倩倩知道这两个不好惹,她看了一眼大雄,大雄还是一动不动,突然她注意到了大雄被手铐铐着,难道这两个是警察?倩倩没有多想,走进了卧室。艾彤彤对外看了一眼,把卧室的门关上了。

大雄的卧室很乱,床上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艾彤彤也不管什么东西,把床上的东西都扒到了地上,然后对倩倩说:「脱衣服!」倩倩楞了一下,好像没有听懂艾彤彤说什么,艾彤彤又一次大声地道:「脱衣服!干什么,没听到啊?耳朵塞鸡毛了啊?」

倩倩被艾彤彤的气势吓倒了,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看着漂亮的男子,实际是个多么可怕的人物。刚才看到手铐,以为这两个人是警察,如果是警察那么她就不害怕了,因为警察不敢把她怎么样;但是现在看来,这两个人绝对不会是警察,警察绝不会带她到卧室,也绝不会让她脱衣服。这个漂亮的男子为什么让她脱衣服呢?难道是要和她发生性接触?

倩倩慢慢吞吞地脱着衣服,夏天的衣服本来就不多,她怎么慢,上身只剩下一个胸罩了,她看了看艾彤彤,艾彤彤抬了抬下巴,意思是继续,倩倩脱下了胸罩。

当着男人脱衣服,倩倩并不害怕,当着陌生的男人脱衣服,倩倩也不害羞,和她睡过觉的男人也不少于百人了,但是,在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环境,对着一个男人,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如此漂亮的陌生的男人,倩倩真的不自然。倩倩不怕和这个男人,也不怕和这两个男人,关键是不知道这两个男人的底细,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人类的恐惧,就是对未知事物的不确定性的无法预知,如果知道结果,那么人类就不存在害怕和恐惧了。佛说:无常!无常就是存在变数,变数的不确定性决定了结果的不确定性,因为结果无法预测,所以,人类有了幻想和恐惧。

脱了胸罩,倩倩毕竟还是女人,双手抱着胸,背对着艾彤彤,扭头看着艾彤彤,希望得到下一步的指示,其实,倩倩希望这个时候艾彤彤像其他男人一样,过来搂住她、抚摸她,哪怕是最粗鲁的那种,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简单了。

艾彤彤没有过来搂住她,抚摸她,而是用简单的有力的、不容拒绝的声音说着:「脱!」

倩倩的心一惊,对于她多年的经验,她发现她想错了,这个漂亮男人的声音里没有一点点色情的男人的冲动,没有一点点的原始积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倩倩不敢去想,她只有听话的脱着衣服,黑色的裤子、黑色的,她脱裤子的速度居然并脱上衣的速度要快很多。

「躺在床上!」艾彤彤发号着命令,倩倩听话地躺在了床上。

女人就是女人,无论是多大的女人,对着男子,总有那么一点害羞,倩倩躺在床上,双手交叉在自己的,胳膊正好盖住了双乳,手正好盖住了。

艾彤彤走到了床边,看着床上的赤裸女子,女子三十多岁,从腹部淡淡的妊娠纹可以看出是生过孩子的,艾彤彤伸出手抓住倩倩的胳膊,似乎要拉开倩倩的阻挡,让他可以方便看到倩倩遮住的胸部,倩倩哺乳过孩子,明显比较长。

艾彤彤拉开了一只胳膊,又拉开了另一个胳膊,他并没有把胳膊放下,似乎害怕他一放下,倩倩会把手再次放到胸部挡住重要的器官。倩倩闭着眼,让那个漂亮的男子的眼光在她的丰满的身体上扫视着,一遍,两遍。

艾彤彤还是放开了她的胳膊,倩倩睁开了眼,看到艾彤彤的眼光已经开始向下移动了,艾彤彤轻轻拍了拍她的大腿,倩倩「懂事」地微微分开了她的双腿,一双的腿,有些粗,但是却雪白,在雪白的,是多毛的神秘地方,也许是因为多年的「肉皮」生意。

倩倩的大腿微微分开,她的就已经分开了,因为多年长时间的充血已经伸长了很多。显然,艾彤彤希望看得更清楚点,他的手伸到了倩倩的大腿内侧,轻轻的往开掰着,当艾彤彤的手触碰到倩倩的大腿的时候,倩倩的心里都在笑了,也许是自己把问题想多了,男人,就是男人,所以,当艾彤彤触碰她的大腿内侧的时候,她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她甚至有些夸张的呻吟了一声。

倩倩的腿分开得很快,艾彤彤可以清楚地看到了一切,他似乎很满足。

就在倩倩希望有下一步动作,艾彤彤也要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卧室外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响,艾彤彤一个箭步开门冲了出去,倩倩一愣,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身体支撑起来,听着外面的动静。

原来是大雄缓过了劲,伸了个懒腰,发现伸懒腰伸不了,手被铐着,怎么能自由自在呢!看着面前的凳子坐着一个彪形大汉,刚要发作,祁东上去就一个大耳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