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一章:新来的女徒弟(4)

第一章:新来的女徒弟(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秦培培将水开得很大,水流从上至下,冲击着她的青春的身体,水流将她身上的各种化妆品都洗涤干净,让她觉得自己很真实。水经过她的脸,淋在她的上,她对她的身体是自信的,甚至在训练的时候越野跑,她不得不束缚住她的,她鼓励自己的用力挺了挺,骄傲地向上,秦培培心里默默地道:那个女人一定没有我的漂亮!

对于外面的艾彤彤,要如何对付呢?凭着自己的功夫,还是有自信可以打败这个高高的男子的,但是,也许他是警察,而且,他,他很漂亮!这样的男人,能管得住吗?

当秦培培从洗漱间出来到了卧室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如果不是严重的「肾上腺」分泌过量,艾彤彤也许会睡去了,但当秦培培出现在卧室里面的时候,艾彤彤的睡意全失。

一个不加修饰的女子,一个有些幼稚的脸,一对让人无法阻止的傲人,健美的身体,平坦的下,淡淡微微的显出的青春和不成熟,双腿结实害羞的紧闭着,那神秘着若隐若现。

这还是那个穿着如太妹的那个女子吗?艾彤彤不知道,他现在也不想知道。

秦培培慢慢地上了床,躺在艾彤彤的身边,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艾彤彤的漂亮的脸。艾彤彤伸手,摸着秦培培的头发,头发还是潮湿的,紧紧地贴在秦培培的额头,艾彤彤看着秦培培的大眼睛,那眼睛中,没有愤怒,没有,有的,只是人类的本能的单纯。

艾彤彤就如此贪婪地看着秦培培的幼稚的脸,他的手,在秦培培光滑的身上蔓延着,那身体,青春、娇嫩,似乎未加任何的风霜,他的手从她的脖颈,慢慢地向下抚摸,刚刚向下不久,就感到了如此柔软却倔强的凸起,似乎要拦挡他继续前行。

艾彤彤的手,非常吃力地随着凸起向高处攀登着,是那么光滑,在半圆的顶部,有着凸起的山顶,艾彤彤的手指轻轻触摸着那峰顶,只是轻轻一触,那峰顶就有了变化,虽然那峰顶是不规则的,但是,一触一下,峰顶有了反应,艾彤彤轻轻抚摸着,秦培培的居然成了一个小小的圆柱体,艾彤彤不仅惊讶,一方面是秦培培的敏感的身体,一方面是秦培培那完美的。

秦培培安静地躺着,身上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用她的大眼睛一直看着艾彤彤漂亮的脸,艾彤彤的脸真的是非常耐看,秦培培希望在如此漂亮的脸上找到些缺憾,她非常努力,只是在艾彤彤的右边的眼眉中发现了一个痣,这是一张就是女人都会嫉妒的脸。

但是在这样的脸上,却还透露出男人的那么一点气息。秦培培感受着艾彤彤的抚摸,当艾彤彤的手抚摸着她的的时候,她的心都揪紧着,她引以自豪的就在这样的一个男人的手里,她感到了的变化,似乎更加涨了,似乎更加的紧绷了。

似乎,不想那个男人的手离开了,虽然自己也会抚摸自己的,但是,那个男人的手有了什么样的魔力呢?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让自己的是如此的涨!似乎身体里的水都要向双峰涌去,不然,自己怎么会口干舌燥呢?

秦培培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她伸出舌头,慢慢舔着自己的快要炙热干燥的双唇。而就是这个时候,那个男人的脸,不,是那个男人的双唇越来越近,慢慢地,慢慢地贴在了她的双唇上。

如果只是贴在她的双唇上也就罢了,他的唇是如此的火热,让她不能躲闪;如果只是火热也就罢了,他的舌头是如此的灵活,如同伊甸园那条聪明而邪恶的蛇,不由分说地深入了她的嘴里,一下子咬住了她的舌头,用力拉伸着。

那种缺氧的感觉再一次来袭,即使她睁大了眼睛,看他的脸也越来越迷离,迷离到她不由自主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舌头、他的唇。

艾彤彤感受了秦培培的回应,他的手不光感受到了秦培培的的变化,也感受到了秦培培身体的热度,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回应,她的身体开始发烫,那是青春和所致的。

艾彤彤的手慢慢地向下,越过了峰顶,一段坡度后,是平原。秦培培的腹部紧绷,这和秦培培坚持锻炼分不开的,也许艾彤彤不知道,但是,如此紧绷的腹部还是让艾彤彤感到有些意外,女人有如此结实的腹部的不多,姚静的腹部软绵绵的,好像有棉花,而秦培培的腹部如她的身体一样,脂肪不多。

艾彤彤的手通过了平坦的后,他又感到了微微的一个凸起,只是微微的凸起,艾彤彤轻轻轻轻地摸着那点凸起,凸起上微微有着一点绒毛,艾彤彤刚才看到了,秦培培的不长,而且很稀薄,如果只是看着那,也许会认为那是青春期刚刚发育的少女的。

艾彤彤的手指撩拨着稀薄的,想把圈在在他的手指上,但是,秦培培的太短太稀薄,都不能圈在他的手指上。秦培培却受不了,她的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痒……痒……」但是,她的唇在艾彤彤的唇上,她的舌在他的舌间,这样的「痒」艾彤彤是不是可以听懂呢?

艾彤彤的手又慢慢地向下,在丘陵下是一道细细窄窄的一道峡谷,不,说峡谷是不对的,因为峡谷是有缝隙的,而这道峡谷是没有缝隙的,好像两个悬崖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只有之间几乎看不到的缝隙,在两个悬崖上,微微有着一些荒草,艾彤彤的手伏在那悬崖上的缝隙,希望可以在缝隙中找到一条出路,但是,两座悬崖挨着的是如此紧密,艾彤彤如此努力,依然伸不进去一个手指。

当艾彤彤的手触摸到秦培培的的时候,秦培培的身体一震,双腿紧绷,这样让她的更加不好伸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着一个陌生的男子紧张,这让试图一探桃花源的艾彤彤很是为难。

因为无法到达桃花源,艾彤彤的手向下了,慢慢抚摸着秦培培的结实浑圆的大腿,秦培培的大腿紧绷,艾彤彤摸着大腿,光滑但是有些坚硬,艾彤彤的手从外向内,虽然秦培培的双腿依然紧闭着,但是,秦培培的大腿内侧还是比其它地方柔软,艾彤彤的手在秦培培的大腿内侧慢慢地摩挲着,虽然依然困难,但是,依然光滑。

不知道是不是艾彤彤的摩挲让秦培培感到了不舒服,或者是艾彤彤的摩挲让秦培培感到了舒服,秦培培紧闭的腿微微的张开了,而就是如此微微的动作,或者是一刹那的变化,就让艾彤彤捕捉到了。

艾彤彤的手马上随着分开的空隙触碰到了秦培培的,当秦培培感到自己的失守,马上又把腿紧闭起来,但是,已经晚了,艾彤彤的手已经包裹住了她的。秦培培紧紧地收着腿,让艾彤彤的手不能动弹,不能伸进去,也不能抽出来。

也许秦培培害怕艾彤彤的手继续「威胁」她的秘密之处,但是她却忘记了,艾彤彤的手虽然不能动,但是,艾彤彤的手依然灵活,他的食指微微弯曲,虽然不多,但是,做够触碰到秦培培的神秘之处,艾彤彤的食指轻轻拨弄着秦培培的,艾彤彤感到了秦培培的已经微微张开,而且,秦培培的有些湿润了。

当然,不是艾彤彤的目的地,在的上部有一个微小的、豆粒大小的凸起,秦培培的薄薄的,微黑,本来是紧绷绷地合在一起的,如今已经微微张开,露出了上沿的。秦培培的不大,粉粉嫩嫩的,显得是那么精致,而如此精致的,已经开始接受艾彤彤的食指的触碰,艾彤彤的无名指在有限的活动范围内,在秦培培的周围慢慢地画着圈,转了几圈,就在顶上按一下。

不消几下,秦培培已经无法承受,她的腿绷得更紧了,她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着,她用力搂着艾彤彤的脖子,甩开了艾彤彤的嘴,将头用力靠在艾彤彤的耳边,一边急促的喘息,一边道:「别……别……难受……」

但是,这样的要求是不是「言不由衷」?艾彤彤不知道,对着女人如此敏感的部份,一边感受是很深的,但是,秦培培的反应似乎有些强烈,要么,秦培培天生尤物,要么,秦培培初为人事?对于这一点,艾彤彤有些忌惮,如果秦培培初为人事,那么,在中国现阶段,还是有很多人认为男人是需要承担责任的。但是,想起秦培培那「超级暴露」的穿着,「初为人事」的会如此大胆吗?

艾彤彤的手指忽快忽慢,让秦培培倍受那种麻麻酥酥的感觉的折磨,那种感觉似乎从那她一直不是很在意的那个一点点慢慢扩张,扩散到全身,甚至那种感觉不光是在上蔓延,它是往骨头里,往心里钻,钻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里,然后无限地膨胀,直到将身体。

随着艾彤彤的动作,秦培培的腿不随着自己的意志,腿开始慢慢分开,艾彤彤的手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他的手完全的自由了,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秦培培的,因为刺激,秦培培的已经,比开始时候几乎增加了一倍,艾彤彤的双指轻松地夹住了那块神奇的肉肉,艾彤彤的手指夹住后,快速地揉搓起来。

这动作几乎要了秦培培的命,她还不能承受如此大的刺激,她不知道如何承受如此大的刺激,她想大声的喊出来,但是又不知道喊些什么,她趴在艾彤彤的肩头,用力地咬了下去。艾彤彤的揉搓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秦培培咬得也越来越用力,虽然隔着衣服,艾彤彤还是很感觉到秦培培的「牙尖嘴利」。

不消一分钟,秦培培的身体猛地绷紧,把她的身体拉得非常直,同时秦培培松开了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艾彤彤停下了动作,没有再继续揉搓秦培培的,只是将手全部按住了秦培培的,秦培培的完全是湿漉漉的,艾彤彤的手湿润了。

艾彤彤知道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他从床上起来,站在地上,他并没有着急,慢慢地脱着衣服,他不需要猴急,夜,还很长。秦培培躺着床上,看着地上脱衣服的艾彤彤,艾彤彤的个子很高,体型也非常好,不算壮,但是绝不单薄。

艾彤彤背对着她,衣服慢慢地脱下,艾彤彤的身上和他的脸一样白,但是,艾彤彤和她打过的那些「鸭子」不同,那些「鸭子」总是给她「娘们」的感觉,而这个艾彤彤给她的感觉:这是一个男人。虽然,这是一个很白净的男人。

艾彤彤慢慢地转过身,他,全部展露在秦培培的面前。秦培培睁大了眼睛看着艾彤彤的中部,一系列的刺激让艾彤彤的身体充份冲动,他的已经充份。对于,秦培培并不陌生,她不止一次猛踢这样的器官,她总会用她自己的方式来惩罚那些她认为「不良」的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