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笑倾三国(全文完结+番外全) > _分节阅读_47

_分节阅读_47

眼睛,随他们折腾了半晌,我还在打盹,说来也怪,我一向习惯早起,在福利院的时候一般四、五点便起床打扫,可是最近我却是越来越慵懒嗜睡,看来我是养出一身懒骨头了,这可不是好现象,被豢养的猛虎都能变成小猫,可不能习惯成自然,到时堕落得跟丞相府那一大票美人一样,满口的“贤良淑德”。

替我梳洗完毕,披上了袍子,外面又罩了一袭绒白的大氅,一旁更有丫环替我整理行装,接着,便迷迷糊糊被扶出了府门。

刚出府门,一阵雾气迎面而来,我瑟缩了一下,顿时清醒过来。

深秋的清晨略有些寒冷,我不自觉地往袍子里缩了缩,揪紧了大氅,抬头一看,黑压压的军队在府前待命,雾气很浓,极目远望,白茫茫一片望不到头。

近处几员副将站在马旁,关羽也在其列。

与众不同的是,一旁还停了两辆马车,枣红的大马威风凛凛,身上系着璎珞铃铛,十分漂亮。

“姐姐!”狗儿也跑了出来。

我回头,拉他到身旁,将他的手捂在掌心。

狗儿摇头,冻得红红的鼻头微皱,“我不冷。”

我笑了起来,捏了捏他红红的鼻子,愈发觉得可爱。

“谢谢。”我弯了唇,轻声道。

“什么?”狗儿看着我,黑白分明的眼睛带了不解。

“有狗儿在,姐姐安心很多。”

狗儿眼睛微微一亮,随即举了举有些细瘦的胳膊,“狗儿最近都有好好吃饭,姐姐再等等,狗儿很快长大了。”

我看了他半晌,“扑哧”一下笑了起来,随即一本正经地点头,“好,姐姐等你。”

“嗯嗯”,狗儿面有喜色,连连点头,仿佛得了什么宝贝一般。

正说着,前面有几名侍女扶着两个美人走了出来,皆是云鬓花颜。

我正好奇,却见关羽早早地迎上前行礼,十分恭敬地将他们请上其中一辆马车。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这二位美人定是刘备的甘、糜二位夫人。

“夫人,请上马车。”扶着我的侍女也温婉地开口。

我狐疑地看她一眼,直至确认她口中的“夫人”是在喊我,已经无力再纠正她们,一天纠正几十回,她们还是执迷不悟。

看了看另一辆马车,想必就是为我准备的了。

她们上前掀开车帘,将我扶上马车,车内很宽敞,起码可以容纳四五人,还有软垫。

我招了招手,让狗儿也上车来。

“咳咳……”,一阵轻轻的咳嗽,我一下子跳下车,看向那一袭青衣的男子,雾气中,那身影有些模糊。

“喂喂喂!自己的身子不掂量掂量,这么大的雾气,怎么穿这么单薄!”

郭嘉正捂着嘴咳嗽,听见我的声音,抬头来看我,清亮的眼睛里带了一丝笑意,“我没事。”

白了他一眼,我抬手解下身上的大氅,罩在他身上。

郭嘉笑得有些无奈。

回头看见一旁抖抖缩缩的怪驴小毛,不禁摇头叹气,随即上前摸了摸它的长耳朵,“你主子我带走了”,说着,拖着郭嘉一起上了马车,我这才老神在在地放下车帘,安稳地坐着。

不知又等了多久,终于听到曹操的声音,“启程”。

车轴开始发出“吱吱哑哑”的声音,车轮缓缓向前滚动。

扭头悄悄掀开车帘的一角,我咧着嘴偷笑,行军途中,正是逃跑的大好时机。

转个身看郭嘉正闭目养神,显然是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裴笑逃亡战略之一:趁中途歇息之时,和狗儿分别尿遁,然后在下邳城外碰头,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趁中途歇息,我借口要解手,便匆匆走进了一旁的密林,走了几步,忽然发觉身后有两名侍女如影随行,急走几步,终于甩开她们,正洋洋得意之时,感觉脖子后面隐隐发凉,转个身,便见曹某人正眯着一双狐狸眼,老神在在。

第一回合,gameover。

(裴笑逃亡战略之二:夜宿驿馆,驿馆戒备当然没有丞相府那么森严,趁月黑风高,曹某人熟睡之际,爬墙而出。)

身后,一双大手将我牢牢锁在怀里,我微微动了动,感觉身后呼吸均匀而平稳,似乎已经睡熟。

“曹操?曹操?阿瞒?……”放轻声音,我小小声地道。

没反应,很好,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挪开他拥着我的长臂。忽然,他转了个身,我吓了好大一跳,差别没背过气去。再看他,依然熟睡,轻轻吁了口气,我蹑手蹑脚出了房门。

月色明亮,我一眼便看到了围墙。

我爬!我爬!我爬爬爬!

使出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爬出了墙,定睛一看,我一个跟头摔了下去,曹某人正在墙外,牢牢地将我接了个结实。

“夫人辛苦了。”抬起袖子温柔地替我拭去额前的汗珠,曹某人笑眯眯地道。

我伸着舌头直喘气。

第二回合,gameover。

(裴笑逃亡战略之三:总结教训,放倒曹操,逃跑无虞!)

死乞白赖地向华英雄讨了些迷药,我趁着在茶馆喝水之时,悄悄洒进曹操的杯中。

“夫人。”扭头,曹操笑眯眯地看我。

“啥?”我吓了一跳,忙抬头看他,随即悄悄将那装迷药的小包藏入袖中,毁尸灭迹。

“没什么。”摇头,曹操低头喝水。

为勉他疑心,我忙也一口喝干杯中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