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笑倾三国(全文完结+番外全) > _分节阅读_31

_分节阅读_31

离开相府,离开曹操的势力范围,那么一切阴谋都与我无关。

唉,进来容易出去难,一失足成千古恨呐……再回首千万莫要是百年身……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妹妹。”正想着,门口香风撩动,倩影初现,只见丁夫人袅袅婷婷的站在门口,身后跟着几名美貌的女子。

这些人我都曾见过,皆是曹操庞大红粉军团中的一分子,安若拼图的伟大参与者。

我没有起身,也没有答言,最好惹毛了大老婆,把我扫地出门,那才是大快人心。

“天气渐寒,相爷见妹妹衣裳单薄,特吩咐妾身准备了一些衣裳给妹妹。”丁夫人不以为忤,依然笑得温和,将贤妻的风范发挥到了极致。

我侧目看了看她,莫不是曹操让她来当说客了?封建礼教害死人,居然帮着自己的老公来讨好别的女人……(小生:咦?你这么快将自己定位为“别的女人”啦?裴笑:表惹我,表逼我pia你。小生怕怕滴闪人)

“相爷对妹妹如此用心,依妾身看,不如选个良辰吉日让相爷给个名份圆了房,岂不皆大欢喜?”一旁,有一美人掩唇笑道。

此言一出,引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我的额前出现一片黑线,自己的老公要娶小老婆,她们还能笑得如此畅快?曹大人果然驭妻有术……

“好啊。”我点头,笑眯眯地道,却在心底冷笑,用心?心有没有用尚且是未知之数,而且就算用了心,那也是n分之一的心,就如一颗钻石,被切割得越小越廉价,更夸张的是,那钻石还不够纯,极有可能是只是碎珍珠沫,算了算了,珍珠倒也罢了,最怕的是鱼目混珠,明明心里想着一个人,却偏偏抱着别人当替身。

丁夫人却是微微一怔,看来是早就做了长期抗战的准备,没有料到我会答得如此的爽快。

“姐姐怎么了?很吃惊吗?”我故作讶然地道,“不会啊,嫁入相府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哪像我以前当小乞儿的时候,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一脸垂涎地凑近了丁夫人,笑眯眯地道。的16

“可相爷说……”丁夫人迟疑地看着我。

“相爷说什么?说我不乐意?让姐姐劝劝?”我愈发的凑近了她,兀自发笑,“姐姐啊,这叫欲擒故纵。”

丁夫人微微皱眉,悄悄后退一步,离我远了些。

我暗自扬眉,丁夫人最讨厌如此这般不知廉耻的女子了吧。

嘿嘿,大夫人不喜欢我,曹大人该有多么的头痛啊,从此脂粉团不太平喽……

“欲擒故纵?”曹操的声音冷不丁地在身后响起,带着浓浓的笑意。

我一下子僵住,得,这回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让笑笑费心了,勿须如此麻烦”,曹操慢悠悠地走到我面前,“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明日吧。”

“明日?”我一脸的痴呆状,“明日如何?”

眸中染了一层笑意,他老神在在地吐出两个字:“圆房”。

晴天霹雳!

我一下子石化。

“以后,吃香的喝辣的,都由我包了。”薄唇微弯,他道。

这叫趁人之危,这叫顺杆爬!

我咬碎牙齿混血吞。

微微垂下眼帘,我送一众人等离去。

抬目遥望,已是中午时分。

逃!刻不容缓!

逃跑有三大要素:其一、路线问题,出府的路线,这个不成问题,何宴的秘密通道刚好可以再度派上用场;其二、经费问题,我需要足够的钱买辆马车尽快逃出许昌城,否则就算逃出相府,也没戏唱;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需要敌人放松警惕。

我回头换了丁夫人送来的新衣裳,正襟危坐地用了午膳,苦苦思索逃跑之道,时间不多,不然等明日被曹某人吃干抹净,我就真成冤大头了。

不多久,众美人轮番上阵,皆来贺喜,一时之间,其乐融融,恍惚间,我仿佛穿越至娥皇女英的时代,众女共侍一夫,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贺喜自然少不了礼物,精疲力竭地送走了一众美人,我回头整理礼物,看到那些礼物,我黯淡的眼眸蓦然间焕发出熠熠的光辉。

明珠耳坠一副,玉佩三玫,玉带一条……

我终于知道老婆多的好处了……我光收礼物就收到手软啊……

逃跑的经费……有了!

已是傍晚时分,我看了看还在吃点心的团子,终于沉不住气,清了清嗓子,轻咳一声,“团子,我有些事情要找郭嘉,你帮我去找找他,可好?因为我现在出不去……”我用眼睛示意了一下门外两个孔武有力的侍卫。

哪曾想,还未等我说完,团子立马“蹭”地一下跳了起来,“好,我去。”说着,一溜烟儿地没了人影。

我傻眼,从未见她答应得如此爽快,随即偷笑,果然支她去找郭嘉是最明智的,若是让她干别的,她一定完全当我是空气。

趁着团子离开,我忙将礼物分出一些贵重的打包收好,藏在被窝里,作为跑路的经费。

随即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向门外,两个守卫仍然不动如山,不由得懊恼,经费有了,目标路线为花园的秘密通道,可恨的是……我该怎么躲开这个两个家伙的耳目安全到达花园!

有些烦躁地来回走啊走啊,我心情着实郁闷得很,莫非天要亡我?!

“女人。”何宴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

我没有理会他,仍是有些神经质地在原地走来走去。

“女人,你果然要当爹的新宠了?”他走进屋,看着我,道。

扭头看他,我没有开口,却有片刻的失神,他仍是一袭锦绣华丽的袍子,黑发高高梳起,眉目顾盼间尽是风情,那白皙中略略透着红润的肌肤,妩媚极了。

“看够了没有。”他拧眉,不悦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