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笑倾三国(全文完结+番外全) > _分节阅读_4

_分节阅读_4

在梦里正对着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大快朵颐,吃得不知今夕是何夕呢。

狗儿咬唇,一下子站起身从草棚里冲了出去。

“嘿嘿,你猜回风姑娘肯跟狗儿他爹回来么?”一旁,有个乞儿笑道。

“哼,会来才怪,谁愿意放着风月楼的锦衣玉食不要,跟个乞丐四处乞讨啊。”一旁,一个衣服又脏又破的女人不屑地轻斥。

“哈哈,你羡慕啊。”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大笑起来,咧出一口的大黄牙,他一手轻浮地勾住那女人的肩,“不如学学风月楼的姑娘,让爷痛快痛快如何?”

“去去去,伺候男人也得伺候个爷,我犯不着作贱自己伺候你这瘌痢头!”那女人一巴掌拍掉那大黄牙的手,低笑。

“嘿嘿,就那你模样?要能进得了风月楼,还会来当乞丐婆?哈哈……”大黄牙大笑起来,“也就爷我愿意委屈一下……”

“要我说,回风姑娘那是风月楼的红牌姑娘,一张红唇千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那个销魂啊……也难怪狗儿他爹弄得倾家荡产,女人哪,就是祸水,尤其是那漂亮的女人!”一旁一个瘦老头阴阳怪气地开口。

“嘿嘿,老儿,你又尝过,枕过?说得跟真的似的。”大黄牙咧了咧嘴,仿佛怕别人不知道他的牙黄似的。

瘦老头脸上有些挂不住,忿忿地甩头不语。

“唉,狗儿他爹……这回怕是要被打死了……”昨晚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低低地叹。

“啧啧,为个女人搞到这个地步……”

我猛地站起身,打断了众人的八卦,众人抬头看我,以为我有什么高见。

我把斜挎包挂好,一手拎着羽绒衣,便出了草棚。

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明哲保身,还是不要多生事端了。

出了那破屋,门口有一口水井。

我汲了水漱口,看了看井里的倒影,一头长发乱糟糟地披着,再低头看看自己,宽大的黑色t恤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都已经破得不能见人,脊背上还因为昨天的六十大板而染了斑斑点点的血迹,汗味与臭味相交,味道岂能用一个恐怖来形容,也难怪没有人觉察我的衣着是否不妥了,因为我现在……真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乞儿……

不过还好,我善于做那无本的买卖,嘿嘿,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有一技防身果然不赖……某人恬不知耻中……

哼着小调,我干脆又弯腰沾了些土在脸上抹了抹,便准备开工了。

一路沿着大街闲逛,这许昌倒也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或许因为是帝都的关系,达官贵人倒也不少,只可恨那些官老爷来来去去都躲在轿子里,他们舒坦了,只可怜我半天也找不到人下手。

肚子早早地开始哀嚎,我眼巴巴地看着那诱人的路边摊,却被人一手挥开,还附赠一句:“走走走,看什么看,臭乞丐……”

不甘地磨牙,我只得含恨走开。

远远见对面走来三人,左侧一个发须皆竖的粗鲁汉子,右侧的男子面色白皙,身高九尺,样貌不俗,反观之,当中那位乍一看却是显得有几分平凡,比左侧的高些,右侧的矮些,头戴漆纱笼冠,身着宽袖长袍。

但我的专业眼光岂能有差,肥羊,绝对是头大肥羊!

手开始痒痒,我大步上前,假意一个不留神便撞上了当中的那个男子。

“走路小心些!”那个粗鲁的大汉冲着我吼了一嗓子,吼声如雷。

我忙点头,一脸的怕怕。

“姑娘无需介意,我兄弟并无恶意。”当中那男子微笑开口,声音温润如玉。

姑娘?我微微愣了一下,不简单,还能看出我是这个姑娘!这家伙眼睛挺利索啊,我忙点头,随即匆匆离开。

走到一个拐角处,我笑眯眯地低头看着手里鼓鼓的小包,果然不负我所望啊。

我乐颠颠地点头,随即失望,里面只有一条素绢,拉出来一看,我怔住,白色的素绢上是点点殷红的血迹,看模样应该是一份书信,只可惜那上面的字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

背抵着墙,我有些懊恼,以为是头肥羊,结果却遇上个碰不得的主,一分银钱没有到手不说,正常人哪会写血书,八成肯定牵涉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

而我……对那秘密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这随时可能要了我的小命……

侧头,我看向一旁的小面摊,万分惆怅。唉,要是能用这血书换碗面吃该有多好……

那时的我,尚且不知那血书的来头……它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惊天动地……

肚子饿得咕咕叫,我低头打开包,剥了一颗巧克力塞进嘴巴里,感受着那浓浓的香味在口腔里化开……唉,巧克力只有十颗,我得省着点吃。

远远地,见刚刚那三人又折返了回来,倒是当中一个男子比较沉得住气,其余两人面色带着焦急。

我微微皱眉,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留着那血书说不定会惹祸上身,不如找个借口归还,说不定还欠我个人情呢。

想罢,将那写了血书的素绢塞回小包内,我便急急地冲着他们奔去。

“公子!公子!”我大叫。

当中那个男子回头,看向我,平静无波的神色间带了一丝探究。

“这个是您掉的吧。”我笑眯眯地将那小包包双手奉上。

下一秒,脖子上一凉,我立刻吓得不敢动弹,一把锋利无比的大刀向凑上了我的脖子。

“你们……干什么?”我吓得连声音都在颤抖,定定地看向那个拿刀的白面男子,满面的肃杀之气,我知道他真的动了杀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