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汉鼎余烟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公孙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公孙

笔趣阁 www.fosoyo .com,最快更新汉鼎余烟 !

诸葛瑾的同伴和车驾,之前已经直接往馆舍去了。这会儿两人乘坐的,乃是诸葛亮的丞相车驾。车驾从武义门入,将至虎威门,这时候行驶在开阔的广场上,车轮压过广场上两尺宽的一道道条石,发出有规律的格格声响。

而诸葛亮凝视着前方渐渐接近的宫阙,并不去看诸葛瑾。

毕竟那是兄长,父亲病逝之后,兄长支撑家业,待诸葛亮便似半个父亲。诸葛亮并不愿意见到兄长如此叹息情形。

但他又很清楚,那是假的。

当年身在琅琊阳都的诸葛瑾,是温厚到近乎有些迂腐的君子,但于江东仕官多年的诸葛瑾,能在数十年风刀霜剑之下屹立不摇,始终被雄猜之主视为骨肉心腹……他绝对不会还是当年那般。

只不过,江东的力量持续衰弱,导致能用出的办法也无新意。这种故作无措的伪装、以退为进的手段,早年间鲁子敬用过,如今兄长又来用。

诸葛亮有十成把握,自己提出了要求以后,兄长必然连声叫苦,眼泪也会跟着流淌出来,然后就是来来回回没有尽头的软磨硬泡。那真是太难看了,一点也没有必要。

诸葛亮伸出手,摆了摆羽扇,示意御者停车。

御者勒停马匹,随即跳下车,退到一边;扈从甲士也鱼贯往远处去。只剩下车驾孤零零地停在了宽大的广场正中。此时太阳已开始偏西,阳光透过渐渐簇起的晚霞,拉长了车驾的影子。

“兄长,如果皇帝希望孙将军能亲自入朝,参加册封皇后的典礼,从此以后长居帝都为一富贵外戚,你以为如何?”

诸葛瑾脸色丕变,随即干笑:“皇帝如此厚意,本该感谢,只是……”

诸葛亮用玩笑的口吻打断诸葛瑾的言语:“此戏言尔,兄长不要当真。”

诸葛瑾松了口气,却盯着诸葛亮,警惕地等着他说出一句不是玩笑的话来。

“孙将军既然有意再次携手,陛下倒也不致囿于当年的敌对。只是,双方将士仇雠已生,心结难消,孙将军想要得到什么,先得拿出诚意来换。”

“你们需要什么诚意?”

“自去年冬天起,曹丕在邺城重整禁军,颇有几分卧薪尝胆的架势。此辈虽不足为大患,但若坐视不理,又恐养痈成患。孙将军若能说动臧霸,在青徐生出一些事端,牵制、疲惫曹氏禁军,便正好显示了贵方的诚意。如此,我也好试着去说服朝中武臣。”

两家的谈判,避不过这个关键点。孙权固然希望藉着与刘氏的联络,在内压制江东世族,在外拉拢臧霸。可成都朝廷上下,早就没有人信得过孙权,也没人再像当年那般,将孙权当做值得全力维系的盟友。

诸葛亮的意思很明确,两家莫谈情谊,请孙将军先与臧霸整出些事来,给曹氏制造一场乱局。待到证明自己有扰动青徐两州的能力,再谈其它。

想要空手套白狼?做梦。

问题是,这岂是容易做到的?就算孙权和臧霸有这样的能力,为此要付出多少代价?承担多少风险?稍有不慎,说不定就会丧师失地,进而有性命之危!

更何况,身后没有刘氏朝廷的支撑,孙权又拿什么来策动臧霸呢?孙权的路虽然越走越窄,可臧霸是新任的征东大将军、青州牧,正在当时得令的时候。他的首鼠两端,只是地方豪霸的基本操作罢了,孙权拿不出足够的好处、拿不出必胜的把握,臧霸哪里会动弹一星半点?

“孔明,我们做不到。”诸葛瑾缓缓摇头。

“既然如此,兄长没有必要来成都走一趟。”诸葛亮毫不犹豫。

诸葛瑾挣扎道:“终究看在孙夫人……”

“兄长,你是外臣,若言辞涉及大汉的皇后,还请慎重。”

诸葛瑾默然片刻,苦笑道:“孔明,何必如此?”

兄弟两人静静地坐了会儿,眼看着车驾的影子往东延伸,又覆过了一道条石。

“兄长还有什么藏着的好东西,这就拿出来吧。”诸葛亮忽然道。

“什么?”

“孙将军的作派,我很清楚。而兄长的行事风格,我可就更清楚了。你既然来成都,就一定做足了周全的分析,并带来了能够打动我们的东西……”诸葛亮伸出手:“兄长,别藏了。”

诸葛瑾连声苦笑:“当年我出门游学,每次必带糖果回来,你围着我讨要时,就爱这么说。兄长,别藏了,别藏了,哈哈。”

诸葛亮也轻笑了起来,两人之间有些严肃的气氛,忽然消褪了许多。

但诸葛亮伸出的手掌,一直摊在诸葛瑾的面前。

诸葛瑾垂下眼睑,看看诸葛亮的掌纹,沉声道:

“孔明,我在建业与孙将军商议过,都觉得既然朝廷已掌控关中,接下去无非据四塞之险而引陇、蜀之士马、财赋,东向以临天下。但是,想要尽情抽调陇上士马,非得解决盘踞在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的曹氏势力;而想要得利于陇上,又须得联络鄯善、龟兹、于阗等西域小国,打通西行的商路。为此,最晚明年,朝廷必定会派遣得力重将西征。”

这等大政,哪怕在成都朝堂上都没商议过几次,诸葛瑾却知道得如此清楚,可见他们在成都下的工夫实在不小。

诸葛亮倒并不惊讶,平静地颔首道:“没错。”

“大军西征遥远,来回时日不短,为免万一,最好能使曹氏的眼光集中向东。如果东方生出战事,那对朝廷确有益处。”

诸葛瑾慢吞吞地从袍袖中取出一个扁平的木匣,放在诸葛亮的手里:“所以,若能说动臧霸,扰乱青徐,那就再好不过。”

诸葛亮低头看看木匣,知道其中盛放着的,便是臧霸的书信:“然而,孙将军又承受不了说动臧霸的代价。”

“或者说,江东经不起再一次失败的风险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诸葛瑾坦然颔首,随即从袍袖中掏出另一个扁平的木匣,放在前一个木匣的上面:“好在,除了青徐豪霸之流,江东的影响沿海直贯于北方,还有一处力量能够动用。”

“这是?”

“孔明请看。”

诸葛亮依言打开这个木匣,只看了一眼,眼神稍凝:“辽东公孙氏?”

诸葛瑾颔首:“我主过去数载,依托海运,在辽东也下了绝大的力气经营,并且,还在辽东公孙氏族中,择一野心勃勃之人加以扶助。到如今,我们可以确定,只消江东一声令下,半年之内辽东必乱,进而足以扰动整个幽州,威胁冀州的安定,让曹丕在邺城坐不安席!”

他翻手将两个木匣收回袍袖里,用最恳切的声音问道:“孔明,这样的诚意可够么?我主要的,其实不多!”

不得不承认,孙氏的野心、韧劲和手段,绝非那些守户之犬可比。无论局面多么恶劣,孙氏的努力都从不停歇,还真能时不时拿出一些惊喜来。

诸葛亮记得,辽东公孙氏近十年来大事扩张于海东,东征高句丽,西征乌桓,号称拥兵数万,据地千里,曹丕登基后,遂拜公孙氏家主公孙恭为车骑将军、假节,封平郭侯。

若孙权真能在辽东闹出些事来……

诸葛亮思忖片刻,持起羽扇,向车驾以外挥动两下。于是御者和扈从都折返回来,车辆再度起行。

“兄长,陛下正在宣化殿,请随我前去拜见。”

“甚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