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8章 浮生若梦·美人如云

第18章 浮生若梦·美人如云

罗惊天一想也对,点头道:「不错,确实如此!」

林雨晴却是说道:「哎呀,不要庸人自扰了,上次评武林十花时,左心蝉就有提名的,不过她很少出门,见过的人不多,而且似乎不会武功也不和武林十花的要求所以才没有评上的,模样自然是决错不了的!」听她一说,罗惊天想起似乎罗洪林也说过此事,于是,他也就放下心,写了回信派人送回扬州了。

当罗惊天带着自己这些女人启程回扬州时,已经是初夏时节了,他出来时只是个凭着祖荫挂着个博运侯的空头爵爷。如今,他是食邑八百里的博运王了,封为异姓王爷,这可是已经近百年未有了。一行人还有随行护驾的护卫军马,以及王爷的仪仗,还有随行百官的仪仗,沿着运河两岸绵延近十里。

当他们回到扬州,回到罗家天运山庄时,众女在吴依依的带领下已经于山庄外五里处搭建了喜棚,迎接罗惊天还有随他而来的圣旨了。「查:博运王罗惊天之妻吴氏,贤良淑德,孝义贞洁,特封一品诰命夫人,钦此……」

「谢万岁隆恩!」当罗惊天扶起已经是大腹便便的吴依依时其已经是喜极而泣泪流满面了。「哭什么?」罗惊天笑着说道:「我不是说过吗?谁先生下孩子谁最大,如今兑现诺言了,你还哭?」吴依依却撒娇似的说道:「我,人家好几个月没见到你,想你了才哭的,你……你可真没良心……」

嘴上骂他可眼睛里却尽是喜悦之色!罗惊天也不以为意的说道:「你看,我怕你的王妃的地位有麻烦,连外婆我都是才让她有了三个月的身子,这你还说我没良心?」

他说的声音不大,可林雨晴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她的小腹也已经显怀,面带羞涩的走到罗惊天和吴依依中间说道:「给姐姐见礼!」说着福了一福,「姐姐叫了我那么多年母亲,这下可要找回去了!我努力半天也只有坐第二了!」吴依依还没有说话,吴爱爱却是突然过来插口道:「只怕你这第二也坐不稳!」见罗惊天和林雨晴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她忙说道:「不是我,看我做什么?」

接着她朝身后努了努嘴。顺着她眼光看去,却是金翠玲母女和张可儿等在一起。别人还好说,金翠玲和张可儿的肚子却都鼓起来了,尤其是金翠玲,竟然不比林雨晴的小。

吴爱爱说道:「看见了?请大夫来诊脉,可儿有了两个月的身子,金姐姐已经三个月了。跟你应当是差不多的,所以,你是老二还是老三可不一定呢!」

林雨晴一下子又气又急,她一下子锤了罗惊天好几拳骂道:「你是怎么搞的吗?怎么才宠了她们那么几次就种上了,在我这种了这么多次才有?一定是你偏心,就是,就是!」

罗惊天虽然知道这和林雨晴修炼采补武功有关,但是也不好直说,他眼睛一翻,坏笑道:「都是一样的种子,怎么人家的地种几次就有了?你的却要这么费力?一定是地的问题了?」说完,他不理被说得发愣的林雨晴坏笑着走向金翠玲等人,林雨晴一下子反应过来又要去追打他却被吴爱爱姐妹两个拉住,好一番劝慰。

打打闹闹的,终于回到了山庄里,安置好那些随行人员以及宣旨的使者后,罗惊天逃命似的在众女簇拥下到了后院,回到他那阔别已久的乐园。不过,看到自己熟悉的房子他有些傻眼,有改变自然免不了的,但这改变未免也太大了。以前普通的中间正堂,左右卧室的格局虽然没动,但房子却是大了不少,足足大了三倍有余。

进了房间,他才看到真正的变化,地上全部都铺上了厚厚的绒毯。正堂还有个条案供桌及几把椅子等简单的家什,但两个卧室里却是空空如也,连照明的灯烛也都做在了墙壁上!两间卧室的区别还是有一些,那就是,一间是正常的门窗设计,而另一个则是门窗严实,却在房顶上有个不小的天窗。

罗惊天眼睛一转就猜到了,这天窗是在寂静无人的夜里,在他临幸众女时,可以让众女的声音更加容易响彻环宇!罗惊天真想立即和众女大战一场,但他知道,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呢。在吴爱爱的带领下,他来到了左心蝉的卧房,似乎是有意让自己女儿和罗惊天单独相处,左中义在迎接罗惊天回府后并没有跟着到自己的客房休息而是去拜会自己的几个朋友去了。

所以,当罗惊天进屋时,正坐在床榻上刺绣的左心蝉一下子站了起来,却将自己刺绣的东西藏在了身后。她怯怯的看着罗惊天,心里忐忑不安起来。虽然吴爱爱还没有引荐,但她却知道眼前这个高高大大,眉目清秀的年轻人就是自己未婚夫罗惊天!她虽然是武林大派点苍的小姐,但却是自由不喜欢习武,所以左中义也没有勉强她,只是让她读书学画,请了名士大家教她抚琴吟诗等文雅之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不像一般武林二女那样豪爽大方,颇有些大家闺秀的感觉。不过,罗惊天倒是也喜欢。他的女人很多,但是基本上都是武林中的豪爽女子。娜依乌丽虽然不是出自武林,可她本事平民家女儿,没有那书卷气,且西域民风不同于中原,女儿家虽然有羞涩的一面却也不是豪放之态。

自己的姐姐和妹妹虽然是琴棋书画都精通的,但姐姐还好些,尤其是妹妹罗云丹脾气丝毫不带大家小姐的样子,急躁莽撞,一点都不亚于男子!而且,左心蝉的相貌真的是不错,丝毫不亚于罗曼丹等众女。罗惊天心里高兴,心道:老爹呀老爹,没想到儿子我上了你的老婆,还杀了你,你却给我说了个好亲!那我一定会好好疼她不让你不好做人。

「你就是左心蝉?」罗惊天笑着问话,倒是还算和气,只是这笑容实在是不怎么样,让人看了总往坏处想!「正是民女!」左心蝉向他行礼道:「民女见过王爷!」看着她俏生生的样子,罗惊天心里竟然又有些发痒了!

「平身吧。」说着,他坐到了床榻旁的太师椅上,同时示意左心蝉也坐下,说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不必如外人般拘礼!」本来左心蝉刚要坐下,可他这么一说,却是一下子将左心蝉羞得满脸通红。

她坐在榻上险些又站起来,镇定了半天,才勉强说道:「是,王爷民女的父亲,的父亲……」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吴爱爱在一边扑哧一笑,说道:「好了,小妹妹!」

她看了罗惊天一下说道:「你呀也不要不好意思,王爷为人最是谦和了,不要拘谨。」听她一说,左心蝉才稍稍放开了些,可她接着却说道:「以后你也是我们的姐妹了,如何能这么拘礼?」

一下子左心蝉又再次不好意思起来。可吴爱爱却故意刁难似的,说道:「不过,有件事情要你知道,王爷的家规就是:谁先生下孩子,谁就大。如今,大姐已经定了,二姐与三姐虽然还有一争,可四姐也是确认了的。妹妹你虽然年轻美貌,但也只能争夺一下老五了,哈哈哈哈……」

她笑得花枝招展,左心蝉听了却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她偷眼看向罗惊天,却见对方是洋洋得意的样子,似乎是乐在其中不以为意。

「好了,你陪着王爷吧!」说着,吴爱爱忽然站起身,走到门口说道:「放心,王爷可疼人了。」说完便走出去了,只留下罗惊天和左心蝉二人在屋子里独处。

「王妃可愿意侍候本王呀?」罗惊天色咪咪的发问,人却是起身,从椅子上改为坐到了床榻上。左心蝉被他的举动吓得朝后挪动了一下,但却没有离开床榻的意思,因为在她心里除了害怕却还有另一种想法,罗惊天是自己的未婚夫,自己和他是名分已定,算不上什么太过越礼。

他是王爷,而且人长得也不错,又正是声名鹊起的人物,自己跟了他也是个女子梦寐以求的归宿!所以,她似乎又有些期盼,期盼着罗惊天下一步的动作。

看着罗惊天那迷离的眼神,她也沉醉了,双眼渐渐支持不住,不自觉的闭上了。那樱桃般的朱唇不等吩咐就悄悄撅起,看她脑袋微微扬起的角度,纯粹是一副任君品尝的架势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半天没有动静,忽然,左心蝉觉得眼前有个什么东西一晃,暗了一下又随即明亮。她睁开眼睛,却见罗惊天并没有坐在她对面,而是已经到了门口,对她说道:「孤王还有事,待会儿找你父亲提咱们成亲的事情!「说完,转身就走了,只留下左心蝉呆呆的坐在榻上,百感交集的发愣。

其实,罗惊天不是不想当时就上了左心蝉,但他忽然有了灵感,应当在洞房花烛夜再上了这个斯斯文文的大家闺秀!他回到自己房间,当然也就是最大的卧房,对吴爱爱吩咐了几句,吴爱爱似乎是很高兴的样子,忙不迭的点头去了。

罗惊天看着周围众女那看向自己的,有如饥饿之极的母狼般的眼神,他也不由得心里打突。但他终究是见惯了大场面,嘿嘿一笑,随即镇定的说道:「来吧,看本王今天喂饱你们!」说着一个饿虎扑食,扑向了已经是跃跃欲试,正要扑向自己的妙丽丝。

「啊……」妙丽丝一声似苦似乐的长叫,拉开了杀伐的序幕。

罗惊天的大ji巴如同一直巨大的夯石,在妙丽丝那湿滑的yin道里轰轰烈烈的打夯起来!硕大的gui头就像是一柄大铁锤,巨大坚硬而且沉甸甸风量十足!罗惊天将妙丽丝如同一只背着地青蛙似的,双腿弯曲,却努力的分向两侧,将那长满暗红色的茂密丛毛尽情展示,而在草丛下面的那个桃园仙洞也是流水潺潺的迎接自己君王的驾临了。

罗惊天干劲十足,他半骑半坐的将妙丽丝压在身下,身体的重量几乎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大ji巴上,再由大ji巴传到妙丽丝的肉穴最深处。他的双脚虽然是站在地上的,但作用却并非是支撑体重,而是在向上抽出大ji巴时借下力以便让自己的动作更加迅速而已。

二人忘我的厮杀,罗惊天的大ji巴越杀越凶悍,他每次都尽皆而入,恨不得把人都冲进去才好。那付巨大的睾丸如同一支小铜锤一样,随着大ji巴的**入而不断敲击妙丽丝的yin唇等处,将景象弄得更加**。

不一会儿,妙丽丝的**声就变得断断续续,而且也不是清楚的索要声,变成了闷闷的,发自喉咙里的低低的嘶吼。突然,在罗惊天一阵快攻,大ji巴冲撞了十几下阴关后,妙丽丝身体如同抽筋了似的,不住的抽动,脑袋左摇右摆的随意晃动,她的四肢如果不是被罗惊天牢牢压住早就舞动得更加厉害。

她泄身了。随着她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吟,伴随着从其阴关内冲出的ai液喷涌而出,罗惊天将大ji巴再抽送了几下就不动了,完全的将大ji巴沉浸在那温暖湿滑的淫液里,细细品味着那诱人的抽搐感。

等从阴关传来的振颤感觉渐渐消失了,罗惊天看到妙丽丝那失神的样子也不想再挞伐她,便抽身而出,提出那**的大ji巴准备再换一个女人。

忽然,他脸上笑容一收,对外面喝道:「哪路朋友驾临寒舍?现身吧!」王母,李争艳等也纷纷窜起,愕然地看着门外。因为她们也从来人的脚步声听出,其武功绝非泛泛。

「吱抝。」大门无风自开,一个穿着一袭洁白的道衫,手拿拂尘,头上带着斗笠,脸上遮着白纱的,似乎是个道姑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罗惊天嘿嘿一笑说道:「这位仙姑,来找本王所谓何事?莫非是来化缘的?」那道姑开口说道:「罗惊天,贫道是来找你讨债的。」

罗惊天莫名其妙的问:「怎么?本王欠仙姑银子吗?这不是误会吧?」那道姑也不废话,说道:「别绕弯子了,你杀了贫道的儿子,又霸占了贫道的儿媳和孙女,贫道是来找你讨这笔债的!」

罗惊天心里奇怪,他琢磨半天,还是想不出头绪,问道:「不知仙姑儿子是谁呀?」那道姑冷冷的一笑,说道:「嘿嘿!你问我的儿子是谁?没有他就没有你,你说他是谁?」

罗惊天脑筋急转,忽然他想到一件事,说道:「这可就奇了,不知仙姑到底是谁?可是能摘下面纱让本王一睹庐山真容呀?」那道姑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怕见旧人,所以遮挡容颜以方便行走,不过既然你要看也没什么,毕竟虽然你我是至亲我们却是没有见过面!」

说着,她摘下自己的面纱,露出了那仙子般的面容!刀削般的鼻子,笔直尖俏,杏眼柳眉煞是动人!不过,从她上提着的眼角可以看出,她的性格绝对够刚烈的。虽然瓜子脸形,下巴尖尖,可却是十分有肉感,丝毫不见瘦俏!模样绝对是上上极品,只是,罗惊天看她的脸庞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那道姑冷哼一声说道:「哼!怎么样?我们是不是有些相像呀?贫道俗家姓宋,夫家姓罗,先夫名讳你还不知道吗?」说到这里她语气变得极为冷酷,道:「今日就要清理门户。」

罗惊天嘻嘻一笑,他不慌不忙的说道:「原来是祖母大人到了。孙儿有失远迎了。」他朝旁边的林雨晴招了招手,林雨晴乖巧的挺着已经十分明显的肚子走了过来。他对道姑说道:「这就是您老的亲家母,孙儿的外婆,九尾淫狐林雨晴的便是。」道姑心中一惊,她可没想到,自己竟然跟林雨晴这个为祸武林的淫妇是亲家。

「宋雪儿?」罗惊天笑容忽然变得淫邪,他对自己的祖母说道:「既然,你来了,那就也和你亲家一起乐乐吧!顺便告诉你,你的儿媳和孙女都是自愿的,至于为什么自愿,你马上就知道了!」

说着他忽然双手一合,那两扇大门竟然直接关上了,宋雪儿没有想到他功力竟然如斯深厚,简直是骇人听闻!她娇喝一声,一摆拂尘倒着退到了门口,开门就要退出去。罗惊天岂会让她如愿?他一个纵身就贴上了宋雪儿,淫笑道:「怎么?祖母不让孙儿孝顺一下就想去清修?」

宋雪儿又惊又怒,她大喝一声道:「孽障,今日就除了你。」舞动拂尘,朝罗惊天杀了过来。罗惊天哈哈一笑,挥掌迎战。不过,斗了没有多久,王母以及被他们打斗声音吵醒的妙丽丝等都看出了,宋雪儿的武功虽然不弱,却绝非罗惊天的对手,充其量与她们几个不相上下而已。于是,李彩凤和王母互相使了个眼色,她们纷纷悄悄移动,将宋雪儿的个个退路都堵死了。

罗惊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她们的意思,便朗笑道:「哈哈,你们都退开,看我孝顺祖母!」说着,突然他招式一变,反守为攻,双手如风进攻,立时将宋雪儿逼得手忙脚乱!「着!」他突然大喝一声,吓得正在专心防守的宋雪儿一抬头,但高手过招稍有分神便有危险。

罗惊天看准破绽,连续三掌全力而发,将宋雪儿逼得只有退守,突然,第四掌时,他一收力,宋雪儿运足残力正在做拼死一搏,却如同打到了棉花上胸口竟然一时气闷。罗惊天脚踏中门,将她逼得靠在了墙上,双手连出,竟然将她身上道袍一条一条的撕下,很多地方都露出白皙的雪肤来。

宋雪儿大惊之下竭尽全力的一闪,总算是逃开了罗惊天的逼迫,但由于强行运气,却也让她胸闷得更加厉害,竟然受了些微内伤了。得理不饶人。罗惊天如影随形的赶到,又是一轮强攻,将宋雪儿身上衣衫彻底撕扯光了。

看着他那淫亵的目光,宋雪儿知道自己清理门户不成反倒要受辱了,她心一横发狠的就要咬舌自尽。罗惊天看她神色不对,虽然不知道她要如何但估计是要自尽了,趁着她一分心的功夫突然出手封住了她几个大穴,看着她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罗惊天气都不喘一下,的说道:「好了,祖母当初因为伤感祖父早逝而出家,应当就是怕自己寂寞时不好守寡,那既然祖母来了,孙儿就尽尽孝吧。」

说着也不进屋,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宽敞的院子里他将自己的祖母压到身下,那条凶神恶煞般的大ji巴张牙舞爪的一下子**入到宋雪儿的yin道里,直直的**入她子宫之中。

「不!」罗惊天解开了宋雪儿的哑穴,按他说得是要享受自己祖母**时的声音,宋雪儿却是泪流满面,她被自己的孙儿奸淫了。

罗惊天大刀阔斧的杀伐着身下的祖母,心道:「也就是祖母出家这么多年,自己一直不知其下落,否则定然会早早的去上了她。要是那样恐怕这时候也快有自己的骨肉了吧?但现在也不晚,自己有的是时间,感受到祖母阴关里那浑厚的元阴,还有子宫里那炙热如火的温暖,他有信心让还没有绝经的祖母怀上自己的孩子。」

「祖母,看孙儿的大ji巴如何?可是满意呀?」罗惊天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忘记告诉祖母一件事情,那就是,阴克阳的事情已经没有了,孙儿已经可以克制阴功了!」说完他肆意的大笑起来,那声音是那么得意那么淫荡,在周围众女的喝彩声中,宋雪儿只有无助的流泪,她最后的,拼着自己清白的努力也白费了……

(完结)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