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6章 将计就计·再会圣尊

第16章 将计就计·再会圣尊

“好了表妹,表哥让你飞起来!”罗惊天伏在她耳边轻佻的说了一句:“安心享乐吧!”便再次操起大ji巴,挥军而上,对宁儿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呀呀呀呀……”罗惊天一连串的猛干,将宁儿**得娇呼连连,但由于罗惊天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她连**都只是含混的呼救了。本来已经是濒临崩溃的边缘,宁儿再也受不得罗惊天的猛攻,在他大gui头雨点般的击打了那柔嫩的花芯几十下后,她忽然娇呼一声,臻首左右摇摆,大屁股悍不畏死的向后猛顶狠坐,接着就是一声惨呼,“啊……”脑袋一下子扬起,整个人都僵住了,只有下身yin道里还在剧烈的收缩,不住喷出的淫液冲刷着罗惊天的大ji巴,对侵入的大ji巴不住绞杀,恨不得让他吐出全部精华!

罗惊天没有继续挞伐,他安心的享受了一会儿从宁儿yin道里传来的那震颤收缩带来快感,也没有忘记将泻出来的那些元阴吸收干净。

“嗯……”被垫在宁儿身下,做了半天肉垫的林雨晴突然撒娇似的晃了晃大屁股,罗惊天也知道该怎么做,他双手抄到林雨晴臀下扶稳说道:“外婆辛苦了,孙儿这就来孝敬你!”说着,他抽出还在宁儿肉穴里的大ji巴,转而**入了林雨晴的肉穴里!

“哦……好胀……”林雨晴娇呼了一声,不过她只是收缩了几下yin道,因为她大屁股被罗惊天控制住了,就是想动也动弹不得。罗惊天顾不上宁儿肉穴里不住流出的ai液淫液还有自己阳精的混合物,任由其滴落在林雨晴的小腹上,再滑落到她身下,阴湿了身下的毡毯。大刀阔斧的杀伐,罗惊天如杀红了眼般不知疲倦的**弄着身下的,本是他外婆的美艳女人,而林雨晴也如同吃了春药似的,不知死活的竟然拼死上扬大屁股,迎合着自己外孙罗惊天的奸淫!这对**苟且的祖孙两个,舍生忘死的淫乐,恨不得将自己融合到对方身体里才好似的。

罗惊天的大ji巴散发着丝丝热气,加上与yin道壁的摩擦作用,以至于将二人结合处的yin水不一会儿就烤干了!但林雨晴在罗惊天如此攻势下完全是一副挨打像,既不能摆动大屁股躲闪缓解罗惊天攻击的力道,更不能使用媚功来投机取巧,因为被罗惊天**破阴关后,只要遇到罗惊天的大ji巴,她就会被先天的克制。所以,如果动用媚功来抵御罗惊天的**弄,那无异于自寻死路了。

就这样,二人舍生忘死的厮杀,二人私处被罗惊天烤干后,转瞬又被林雨晴的yin水沁湿,如此干干湿湿的不知转变了多少次,而林雨晴也不记得自己被罗惊天**得**了多少次,最后,林雨晴在自己外孙的一轮猛攻下终于嚎啕一声晕了过去!

见外婆被自己**晕了,罗惊天估计宁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他将宁儿从林雨晴身上翻下,让她躺在了毡毯上,看着眼前两具肉山似的美体,罗惊天真是兴奋极了!他又用男上女下的姿势再次奸淫了宁儿一次,宁儿初时尚在昏睡,但很快被罗惊天的大ji巴生生**醒。在吃惊于罗惊天惊人的“功力”的同时,她也忙打起精神来全力迎战。

生生死死的厮杀,最终以宁儿再次被罗惊天**得**迭起,直至被**晕而结束。看着昏睡中的二女,罗惊天的欲火还没有发泄,他灵机一动,将林雨晴抱起,让她面对面的压在了宁儿身上。罗惊天跪在了二人身后,将宁儿的大屁股下垫上软垫,他深吸一口气,大ji巴呼啸着冲向宁儿的肉穴!

“啊……饶……饶命呀妹妹受不了了……”宁儿红肿着的肉穴自然承受不住罗惊天的冲击,她只有开口求饶了。罗惊天也出奇的,竟然放过了宁儿,他一下子抽出大ji巴,转而又是向前一挺,大ji巴直捣黄龙般闯入到林雨晴的穴里。

“哦……到底了,穿了……”林雨晴含混的说道。罗惊天却顾不上许多,他飞快的将大ji巴在二女的肉穴里**入拔出,将二人再次**得**不断,终于,在林雨晴一次**泄身时,罗惊天的大gui头被突然的一淋,猝不及防下他只感到一股寒气从尾椎骨一直沿着脊梁直窜头顶百会穴,“哦……射了,都射给你……”

罗惊天虎吼一声,他不再运功压制欲火,放开了精关,将灼热的阳精射入到林雨晴的子宫里,烫得林雨晴大叫一声:“好呀,烫死了,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吧……”便再次**泄身,随后晕了过去。罗惊天在她子宫里射了几下后,突然一下将大ji巴抽出,转而**入到宁儿的子宫里,将也已经晕过去的宁儿烫醒了过来,“呀……表哥你真好……”娇呼一声阴关再次大开,元阴也倾泻而出。罗惊天在将最后一滴阳精挤出后,又再次将宁儿泻出的元阴吸收干净,他呼出一口浊气,将分身抽出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运功将新得到的元阴炼化。

当罗惊天睁开双眼时,爆射出来的寒光虽然不是多么璀璨却是慑人心魄!看得出,他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看看还躺在毡毯上的二女,看着她们胯下私处流出混有自己子孙精的淫液,罗惊天被这**的景色感染,差点又提枪上马,大战一场。不过,他知道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便强压下欲火,将昏睡中的二女一个扛在肩上,一个夹在腋下,将她们送回到了房间里。

罗惊天看看天色,他叫来众侍女,吩咐了一下后,自己她们的服侍下穿戴好了衣衫,悄悄的从后门出了临时的府邸。

入夜了,看着越来越沉的夜幕,曹正云对厉搏龙说道:“帮主,咱们这次是集中了所有帮中好手,还有能够找来的其他效力于我教的各路人马中的精英,要是还不能除掉罗惊天那可就真是麻烦大了!”

厉搏龙冷冷的说道:“哼!什么麻烦大了,是死定了,而且会死得很惨!”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若是我们不能除掉罗惊天,那么就算不被他杀掉,也会被圣尊杀了。她今日痛下血本,向你我布施肉身,足见她是真急了。那么我们如果不能办好这件事,除了死还有什么?圣尊杀人你见过吧?”

说完,他不理被吓得额头见汗的曹正云,继续盯着渐渐被夜色笼罩的罗惊天的临时府邸。不过,他虽然表面上冷静异常,其实心里却是在翻江倒海,罗惊天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他深有体会,但他明知是死也不得不去拿自己这个鸡蛋去碰罗惊天这块石头!

忽然,他神情一紧,只见一队人马从罗惊天的府里陆陆续续走了出来,这已经是走出去的第五波人马了,看来里面应当是没有什么人手才对!想到这里,他果断的对曹正云说道:“快,通知所有各路人马的首领,做好准备,我这里一发信号,所有人立刻都冲进去!”

曹正云没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下令,但还是去安排了。不一会儿,他安排好了人手,回来告诉厉搏龙,“都准备好了,就等帮主号令!”

厉搏龙看看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果断说道:“放火流星,冲!”

曹正云从怀里掏出火捻,引燃火流星,火流星呼啸着直冲云端,“啪!”一声爆响,炸开一朵五彩斑斓的火云来!

“杀呀!!!”“杀了罗惊天重赏百万钱!”在众多头目的带领下,不计其数的人马如潮水般涌到罗惊天府邸外,他们有的撞开大门从大门里杀入,有的则直接从墙上跃入,然后,接着杀向二进院落!直到他们冲到最后的三进院落门外时,当中有些人才醒悟过来,怎么自己一路杀来竟然连一个抵抗的人都没有?甚至是根本没有见过一个人?

但杀了罗惊天重赏百万钱的声音却使这些亡命徒如着了魔般,不知死活,不计后果的继续冲入到了最后一进院落,但他们搜遍每一间屋子后发现,竟然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众头目正彷徨无计时,厉搏龙和曹正云排开众人,赶了过来。看了看各个房间的状况,厉搏龙沉思一会,说道:“让大家找找看可有密道暗门一类的机关,快!”经他一说,众人又骚动起来。

夜幕降临了,皇宫里也是一片寂静,除了巡夜侍卫们的声音外,几乎听不到其它的声音。不过,皇帝寝殿里还是灯火通明,皇帝正在和自己的几个心腹大臣,于放,赵凌,还有乌云鹤等在商量着白天里大殿上的情况!

“赵卿家的意思是说,罗惊天在大殿上是故意激怒那妖后,以便刺探她的虚实?”皇帝还是更多的依赖赵凌,毕竟大将军的名声还是响当当的。

“不错,”赵凌如实说道:“陛下,罗公爷的打算是,先激怒皇后,这样,如果她真的有信心或是说其势力已经控制的了整个局面,那么她一定会暂时忍气吞声,以便时机到来,一鼓作气而夺得天下。”他话锋一转又道:“如果她破釜沉舟的,马上开始安排行动,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势力其实还只是在京畿左近,其他地方并没有控制多大局面,所以,只要罗公爷密调的兵马一除掉她们那几处外郡兵马,那么大事也就基本可定了!”

“不过,赵将军,”于放突然发问道:“罗公爷今日在殿上也太鲁莽了些,若是皇后狗急跳墙,当场翻了脸,别的不说,伤了皇上龙体可是大事不妙呀!”

看着于放的样子,赵凌也是微微皱眉,说道:“如今乃是非常之时,一切也只有从权了!”他乃是领兵打仗之人,自然知道兵行险招的意义,但罗惊天今日所做确实有些危险,而且又是事关皇帝的安危,所以,他也只好这么说了。

“老夫不怕别的,只怕日后除掉皇后了,以罗公爷的性格会不会安分守己呀……”于放的话可有些别的意思了,赵凌不由得大怒,他正要开口,乌云鹤突然说道:“二位,咱们还是说说当前的局势吧,万事有皇上定夺,二位不必争吵的!”

皇帝也说道:“不错,罗惊天办事确实有些不妥,不过,此事以后再说吧!”皇帝金口玉言,二人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了,于是,又继续商量起来。

忽然,门外侍卫喊道:“谁?站住!”“啊……”一声惨叫,接着却是一阵娇笑:“哈哈哈……本后的凤驾你也敢栏?不怕诛九族吗?”却是皇后来了!皇帝和众人无不大惊失色!这时候,寝殿大门突然无风自开,一个身穿金灿灿凤衫彩帔的美艳女人站在了门口!“陛下,你我夫妻一场,难道臣妾见你一下也这么难吗?”皇后李彩凤虽然是笑着说的这些话,可那冷酷的眼神让谁看了都是心里一哆嗦!

赵凌和乌云鹤等挡在了皇帝身前,而于放则站在了皇帝身边,不过,说实话是靠在桌子旁边的,他是文官,胆子小也不新鲜的。

“皇后娘娘,皇帝未有召见,为何硬闯禁宫?”乌云鹤喝住李彩凤。

李彩凤又是一阵娇笑说道:“好了,我们别绕圈子了,今天我就是来给陛下送行的,你我夫妻一场,我给你留个全尸也就是了!”她转而对其他人说道:“识相的都闪开,待我得了江山你们依旧做你们的风光大臣。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说着便一步步向寝殿里进逼了过来。

“陛下快走!妖妇纳命来!”乌云鹤突然大吼一声,他身旁两个太监也都和他一起,默契的扑向了李彩凤,李彩凤娇呼一声柔身而上,和三人杀到了一起!其实,单打独斗乌云鹤他们绝非李彩凤的对手,就是三人加起来也差不少,可三人都是一师所授,一起生活习武多年,所以配合的可谓是天衣无缝!进退之际自有章法,令李彩凤一时间也拿不下他们!赵凌看准时机,一下子拉起已经吓得软坐在地的皇帝,对于放说道:“还不快走!”便从旁门冲了出去,李彩凤想要去追却被三人缠住,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皇帝带走了。

还在罗惊天府邸的厉搏龙等人搜索了半天,却发现既没有找到密道暗门,又没有发现一个人影,曹正云不由得恼怒道:“娘的,难不成他们都飞上天了?”

厉搏龙心里正烦,不由得说道:“你吵什么?安静一会儿不成吗?怕没人挖你祖坟呀!”曹正云虽然素来跟他不和,但到底他是帮主,是正使,见他发怒也只好就忍了。

忽然,厉搏龙大叫一声:“不好!中计了!”曹正云和那些别的帮派来的头目纷纷围过来问道:“中什么计了?”厉搏龙怒道:“什么计?狮营被调出帮助防御西域归来的大军,龙虎二营又是损失惨重,要是我们都被围在这里,还不被包了饺子?”

看众人还没明白,他大吼一声:“快撤呀!”这时有些机灵的才明白了,纷纷让人马撤退,可如此多的人进来容易,可都挤在一个院子里,想出去可就麻烦了。正在他们叫嚷着,混乱的撤出时,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咚!咚!咚!”三声炮响,外面杀声一片如排山倒海般的,数不清的火把向府邸涌来!那些偷袭罗惊天府邸的人马本来就都是些乌合之众,在遇到突如其来的危机时一下子更加慌乱,本就慌乱不堪的院子里更加的混乱了!

突然,“乒乒乓乓”一阵东西碎裂的声音,有人喊道:“啊呀,他们用酒坛砸人!”“不是酒坛子,是油坛!”纷纷扰扰乱糟糟的一通喊叫,厉搏龙突然心里一紧,但他还没有出声,不计其数的火箭火把就纷至沓来,那些洒在地上的桐油火油,沾到了火星立即燃烧起来!熊熊烈火将众人的归路全部堵死,人们害怕的向里收缩,但很快就有了新问题,因为有不少人的衣服上沾了火油,在火焰的炙烤下,很快就被引燃了!

“啊……呀……”惨叫不断,众人纷纷躲避那些火人!但院子里本来就被众人挤满了,又有哪里可以躲避呢?厉搏龙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布置在外面警戒的人手竟然没有发信号,害的自己要被困在这里!没办法,外面的油坛硝石,硫磺等物如雨点般扔进来,若是厉搏龙等在外侧还好些,可以下令拼死向外冲,但他们在人群最里面,所以,就是下了命令也没什么作用了!

其实,倒不是他安排的警戒人手没有发现敌情,而是由于见大队人马都攻进了罗惊天的府邸,明显那里是有便宜可占,而且又是“杀了罗惊天重赏百万钱”!如此诱惑之下,那些本就是江湖草莽的人物又岂能忍得住?大多数人都跟着冲了进去也就是正常了,而在以豹狼熊三营人马前导,有众多高手助阵的压倒性优势人马的打击下,几乎全被灭口也就不新鲜了!

厉搏龙知道此时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因为对方在火攻后就一定是更加猛烈的进攻,所以,唯有拼死一试了!“快冲出去,不然都死定了!”厉搏龙一声大吼,那些乱糟糟的武林人物也都冷静了一些,有些脾气急躁的大叫着冲出了去。厉搏龙曹正云等也纷纷相继冲出,但他们刚一跃上墙头遇到的就是一阵缤纷的箭雨!

厉搏龙知道,自己这条命十有**是要搁在这里了。

皇宫里,李彩凤急于追杀皇帝,她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终于杀退了乌云鹤等人,便快速的冲出寝殿,追击皇帝而去。跃上了寝殿顶上,虽然皇宫里也是十分黑暗了,可毕竟那些路灯还在燃烧,在仔细巡视了一圈后,她的视线钉在了一片黑暗无光的巷道上,正常情况下,皇宫的各个通道都是不熄灯的,而那里漆黑一片,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人故意熄灭了灯火!李彩凤冷笑一声,身形如一只火红红金灿灿的凤凰划破夜空,直奔那黑暗中而去。

当她来到那黑暗的巷道里时,借着月光还是看到了前面不远处一行数人在拼命的向前奔跑。而领头三人从背影来看显然就是皇帝和赵凌,还有于放!李彩凤如鬼魅般追了上去,“皇帝,你还想逃吗?”赵凌猛地站住,对于放说道:“快护送皇上离开!”说完,带着跟随着的三个侍卫扑向了李彩凤,打算阻挡住她的步伐。而皇帝连停都没有停,一个劲的狂奔,生怕自己被追上了。

看着皇帝消失在夜色里,而于放那颤巍巍的背影也跟着消失了,赵凌缓了口气,转头对李彩凤说道:“妖女,来吧!”李彩凤没心思跟他蘑菇,右手一挥,从衣袖里飞出一个物事,赵凌下意识的一打,同时身体向侧后方猛地一跃,那物事被准确的击中了,但就在击中的一瞬间“碰”的一下散开了!“小心,是醉魂香!”赵凌听说过李彩凤的一些事情,知道这烟雾是她手里有名的暗器,于是提醒其他几个侍卫,同时自己也闭气躲避。李彩凤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对他继续追杀,留下一路残影的向皇帝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只留下赵凌无奈的暴跳却没有任何办法!

李彩凤一路追赶,很快就到了皇宫后门处,眼看这皇帝的身形消逝在后门处,她知道马上就要追到了,这样只要杀了皇帝,则天下基本可定了。但突然,破空之声从侧面传来,“谁!藏头藏尾的算什么英雄,出来!”李彩凤躲开了飞来之物,但来不及看清是什么东西就立掌护身,对着来袭的方向大声喝问起来!

“李教主,在下说过,你的师姐已经是在下房中之人,以你的风采人物,在下是要定了!”罗惊天从黑影中缓缓的迈着四方步走了出来,他的脚步一下下的似是无意却又似踩着特殊的节奏,以至于李彩凤看得胸口发闷的说道:“罗惊天,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挥掌攻向了罗惊天,罗惊天微微一笑,也纵身迎了上去,一场恶战开始了!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