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5章 朝堂对峙·初会皇后

第15章 朝堂对峙·初会皇后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一觉醒来,感觉自己当真是精力充沛!看来云若的功力也是不错的,罗惊天想到昨晚对这个尤物杀伐了半夜,才将其生生**晕心里就是一阵兴奋!通常情况下,他摧残一个女人时,最多也就是一个多时辰。当初妙丽丝算是功力深厚了,也就是和他鏖战了两个时辰而已。

至于金翠玲,张可儿等正派女子就更加不用提,支持小半个时辰也就不错了。也就是阿米娜比较特殊一些,因为她的神智被封住,而本身又是十阴女,阴关稳固异常,她坚持的时间比妙丽丝稍长些。可昨晚,罗惊天对云若几乎可以说是残暴的蹂躏了,但云若却是有攻有守的支持了大半夜,直到天明十分才在罗惊天的狂轰滥炸下歇斯底里的长鸣一声晕死过去。

而她那同样也是坚守了大半夜的阴关也终于支持不住,冰雪消融般的轰然被毁了!

罗惊天大喜之下本欲对她再施辣手,但总算是身旁的妙丽丝赶忙拉住罗惊天说道:“主人,**死她不要紧,可她现在还有些用处呢!”

罗惊天也一下子清醒了些,便骂道:“好,先放过这个**一马!你来吧!”说完便将自己的分身从云若那还在微微收缩的玉道里撤出,而妙丽丝则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大快朵颐起来了。

将妙丽丝喂饱后,罗惊天也没动弹,而是扑在她那高鼓的肉球上小睡了一会儿。他内力已成,所以即便是睡觉了,也可以不住的让内息奔流不停。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在经历如此剧烈的搏斗后,只休息这么一会儿就神采奕奕了。

叫醒妙丽丝,在她耳边吩咐几句后,罗惊天穿戴好衣装,径自到正厅上,侍女们早就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服侍着罗惊天收拾整理好后,早餐茶水同时奉上,罗惊天乐滋滋的享受着众女的服侍,心中觉得皇帝也不过如此吧?就在他云里雾里乱想之时,忽然进来一个侍女,禀报道:“主人,宫里来人了,说是皇上有旨,命主人今日上朝呢!”

罗惊天眉头微微一皱,看看天色,心道:这时候才来告诉要上早朝,这不是存心出难题吗?此时已近五更天,但罗惊天也明白皇帝让他去肯定是有什么紧急的情况了。

于是,他整理了一下衣着,便来到了府门外。看到已经准备好的仪仗,罗惊天心里顿时明白过来,不是使者来的晚,而是他来的时候自己还在睡觉,侍女不敢去打搅。甚至是,自己当时正在和妙丽丝她们盘肠大战,侍女们是绝不敢阻碍自己兴头的!但也不想这些了,罗惊天脑筋一转,对在一旁焦急等待的总管说道:“本爵先行一步去宫中,你们快些跟来吧!”

“公爷,这可使不得呀!”那总管忙阻拦住要走的罗惊天说道:“公爷千金之体,若是有个闪失,小的等岂不是愧对皇恩?”他还要说,罗惊天已经不耐烦的说道:“好了,收起那些官话吧!要是本爵都对付不了,你们能有用?也罢,你们追的上本爵,那么本爵就坐轿好了!”说完,他忽然身形一晃,竟然从总管身前晃过,一道残影留在当地,而他本人则已经消失在街头了!

那个总管到底是经过些风浪,第一个反应过来朝着众人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爵爷呀!”众人这才醒悟过来,忙收起道队,朝着皇宫奔去!天色还不是很亮,但已经有不少人早起出来做事了,看到一路狂奔的道队,吓得纷纷躲闪,平民百姓被爵爷的道队冲到,别说受伤了没人赔偿,就是不拿你个犯上之罪就是好事了!

罗惊天赶到皇宫门口,看到正好百官开始陆续到来,心道:还好,没有迟到。他大摇大摆朝宫门走去,刚走到距百官出入的侧门还有几丈远时,那些首位宫门的禁军便注意到他不禁喝问道:“站住!你是何人,胆敢擅闯大内禁地!”

罗惊天微微一笑,说道:“本爵罗惊天,今日奉旨前来参加朝会,你敢阻拦不成?”说着,他掏出金牌,在那禁军眼前晃了晃,又收了起来。然后便一脸洋洋得意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大胆的禁军。

“罗惊天?没听说过!”那禁军懒洋洋的说道:“老子奉命看守宫门,闲杂人等不得擅闯,你那个破牌子看着金光闪闪的,可谁知道是真是假呀?”罗惊天微微一愣,但他旋即明白了个中玄机,便说道:“既然你是皇后的人,那需怪不得我了!”

那禁军没想到他竟然敢在这种场合,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这事情挑明了出来,不由得有些吃惊。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你……你……你什么意思?你这么乱说话可是要造反吗?”

罗惊天见他害怕,看看旁边目瞪口呆的那些或老或小的大臣,忽然仰天长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他中气充沛,笑声直入九霄,“皇上钦赐的金牌你都敢不认,看来你当真时找死!”话音刚落,罗惊天突然一闪身,行如鬼魅的扑到了那禁军身前,右手五指成爪,一下子没入了那禁军胸口!

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禁军至死也不敢相信罗惊天的雷霆一爪竟然生生洞穿了禁军那结实的帆布铠甲,如同捅破窗户纸般轻松的插烂了自己的心脏。当罗惊天抽出手爪后,从手指形成的孔洞中喷射出去的鲜血落下时如同血雨一般,一滴血滴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渗到了嘴里,原来人血也是咸的!这就是这个禁军最后的感觉,最后尝到了自己心脏中飞出的热血的滋味!然后,他便轰然倒下,好像一棵大树似的倒下去了,带起不少尘土!

不过,飞溅的鲜血虽然来势汹汹,却一点都没有沾到罗惊天!他在杀死阻挡自己的禁军后,便又行如鬼魅的闪到了一边,血雨落下时他已经站在了宫门口,将自己的金牌亮给当值的禁军首领看了。看着他满是鲜血的,如魔鬼爪子般的手上拿着的金牌,那个首领虽然也是皇后一方的人马却也不敢拿自己性命不当回事,忙不迭的让罗惊天进去了!

看到罗惊天走远后,他才招呼人手将那个被杀的禁军尸首处理掉。其实他现在真的想臭骂这不长眼的手下一顿,上边的命令时罗惊天来到时要及时通报,并没有说要自己阻挠罗惊天之类的。可被这饭桶一闹,自己虽然也派人通知宫中的长官们了,但由于要应付罗惊天,所以不能及时通报也就难免了!

再想想也是自己糊涂,当初自己这个蠢猪手下在听说罗惊天的厉害时就很不服气,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个蠢东西是怎么回事,哪来的如此信心。不过,现在倒是也好,总是省去了自己的麻烦,不用再担心他给自己闯祸了!

这边在感慨万千,罗惊天却是已经到了朝房内,准备上朝了。

进入朝房,他历时感受到了众人的态势!无论文武大臣,无不分成两派,两派之间泾渭分明,竟然连话都不说。当然,也有零星的几个坐在角落里的,虽然和两派都有些交流,但到底还是显得谨小慎微的,显然,这是夹在两派之间,谁也不得罪的中间派!

罗惊天正在琢磨双方哪一派时支持皇帝,哪一派是皇后的人马时,忽然,一个熟悉而又讨厌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罗公爷!您来得可够早的呀!”不用回头,罗惊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旋即又恢复正常,这时跟他打招呼的人转到了他身前,果然是“乌老公”!

他心里反感却是不好表现出来,便言不由衷的说道:“乌大人呀!幸会幸会!”说完拱手示意。没想到新晋的公爵,还是皇帝都仰仗的人这么给自己面子,乌云鹤受宠若惊的给罗惊天回礼,谄媚的说道:“罗公爷您初次朝会,奴才给您跟众位大人引荐一下如何?”

“做太监的果然会揣测别人心中所想!”罗惊天虽然讨厌乌云鹤,但也不得不由衷赞叹。这时,众人听到这个陌生的年轻人竟然就是罗惊天,竟然都是感到有些诧异!毕竟相对于罗惊天所做的这些事情来说,他的年纪实在是有些太过年轻了!

看众人如此表情,在看罗惊天点头以后,乌云鹤忙将他领到一位须发皆白,眼睛似乎都有些睁不开,身穿一品大员朝服的老头面前,说道:“罗公爷,这位乃是三朝元老,当今皇上的帝师,左丞相,龙渊阁大学士,于放于大人!”又对老头说道:“于大人,这位就是在西域立下不朽军工,被皇上钦命调入京师行事,世袭博运公的罗爵爷!”

“阁老大名晚生久仰!”罗惊天斯斯文文的向于放行了一礼。

没想到这个以武力文明的罗惊天竟然如此斯文得体,于放那双本来混混沌沌的眼睛突然精光一放,但随即又恢复混沌,声音嘶哑的说道:“罗公爷,下官年老体衰,难以行全礼,还望公爷勿怪呀……”他说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过公爷到京后的事情老朽也有耳闻,看来公爷真是能力挽狂澜之绝才呀!咳咳……”说完一阵咳嗽。罗惊天微笑着又朝他抱了抱拳,跟着乌云鹤到了下一个要引荐之人面前。

“罗公爷,这位是……”乌云鹤刚要引荐,罗惊天却是打断他的话说道:“赵伯父,小侄有礼了!”说完便深施一礼。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将军赵凌!由于他在军中威信甚高,所以,皇帝最先想到的就是让他来给自己保驾了。赵凌已经将西域大军的指挥权交给了自己的儿子赵破阵,自己也就放心的赶回京师来救驾了。

其实,罗惊天比他先一步离开西域大军的,但罗惊天这一路不是在女人身上寻欢作乐,就是趁机除掉对自己的威胁,即便是接到圣旨后也没有着急,而是先着手从外围顺便解决几个敌手。而赵凌接到圣旨后就立即启程,带着两万铁骑日夜不停的赶路,所以,倒是他先赶回的京师。不过,也就是他还有那两万铁骑,这才将皇帝本来已经危如累卵的局势稳定住。

“贤侄不必客气,说起来此时老夫倒是你的下臣了,哈哈哈哈……”赵凌爽朗一笑,尽显武将的气魄。乌云鹤有些尴尬的说道:“哦,奴才倒是忘了,公爷和大将军在军中早就该认识了,惭愧惭愧……”

“罗赵两家是世交,所以,本爵与赵伯父相识比公公说得还要早一些了!”罗惊天不怒不喜的说了一句。乌云鹤一脸尴尬正要再说,外面忽然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皇上起驾,百官上朝……”众人也都不再说什么,纷纷出了朝房,分列两队上朝了。

罗惊天由于是奉旨而来,所以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而且,他乃是公爵,虽然只是个空头的爵位,没有什么实际权利,但终究是超品的爵位,今日没有亲王或是王爵的大臣来,所以,他就是要站最前面了!

按部就班的进了金銮殿,刚刚站好位置,就听那尖细的,让人一听就是太监发出来的声音再次响起:“皇——上——驾——到……”罗惊天再次不耐烦的跟着官员们跪下叩首,并山呼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平身……”“谢万岁!”

当众位大臣站好后,忽然又有个太监的声音响起,“皇后驾到……”罗惊天无奈的跟众人再次跪下磕头,“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平身!”“谢娘娘!”当罗惊天再次起身的时候,他脸上虽然时一如刚才的平静,但心里却是怒极,真有找个人来杀了解气的**了!

不过,当他抬起头,看到坐在皇帝旁边的皇后时,心里却是不由得一荡!如果说,以前他对于皇后就是李彩凤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是绝对相信了。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完美,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一个女人美则美矣,可无论她有多美也只是有了个外表。真正的绝代佳人与一般的美女的区别并非是相貌上有多大差距,而是在于二者的气质有本质的不同。一个女人,无论长得多美,没有与自己相貌相配合的气质最多也就是个流俗的美女。而当她的气质与自己相貌相匹配时,那么,你就会觉得她的美丽已经不单单是相貌,而是真的有勾魂摄魄之感!

就如同金翠婷和金翠玲姐妹两个,其实金翠婷的相貌并不比自己妹妹差多少,但就是没有金翠玲那出尘脱俗,浑如仙子临凡的感觉。所以,金翠玲就有了金铃仙子的名号,而金翠婷则显得默默无闻了些。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罗惊天才会只是奸了金翠婷而不要她,却是为得到金翠玲而费了不少心思。

眼见得李彩凤虽然在凤袍凤冠的遮盖下,让人看不清完全面貌,但罗惊天眼力惊人,还是看到她那姣好的面容!果然是林雨晴的同门,就如同当初自己初次偷窥到林雨晴时一样,李彩凤看上去的感觉也是清丽脱俗,但却让人又觉得其冶艳媚人,恨不得将她立刻抓过来骑在身子下狂**狠奸一顿才好的感觉。

罗惊天舔了舔嘴唇,他察觉到了李彩凤也在注意自己,便突然朝李彩凤一努嘴,动作颇为轻佻。可李彩凤竟然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当时发作。幸好众朝臣都在低头等着皇帝训话,而皇帝也是心事重重的若有所思状,他们两人的举动并没有人注意到。

“今日早朝,朕要说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封罗惊天为京师总督,兼御营兵马大都督!”看着站在下面的罗惊天,皇帝平和的说道:“众卿家若是没有异议,就着吏部执行了!”

“陛下,臣以为此事不妥!”一员武将出班,上奏道:“臣以为,罗惊天虽然时公爵,但未有寸功于社稷,如今陛下就这样让其做总督大都督,未免难以让兵士们心服!”

一看出班的是窦鹏,此人乃是皇后一力提拔起来的武将,现在已经是河北总兵,官居正二品。看他这么说,皇帝还没有说话,大将军赵凌却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哼!一派胡言!”他瞪了窦鹏一眼,转身上奏道:“陛下,窦鹏所言纯粹是欺君罔上!”

窦鹏看他如此说不由得怒道:“赵大将军,末将敬你是前辈,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刚才说罗公爷未立寸功,可在陛下册封罗公爷的圣旨上就明确说了,奖励罗公爷辅助平定西域之功,你能一句话就给免了?”赵凌虽然是武将,但却是精细之人,他一句话就找对了窦鹏的语病。

“这……卑职是说罗公爷未能在京师附近立功,难以让卫戍京师众军心服。”窦鹏明显是强词夺理了,赵凌微微一笑,说道:“哦……如此说来,那窦将军是靠抄山东巡抚李尽忠的家而擢升河北道总兵的,山东河北相距也不近,看来也是难以让兵士们心服了?”

“这个……”窦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其实,以他的脾气,若是别人对他如此刁难,他早就和对方翻脸了,但如今的形势他却是不敢如此放肆!

以前,哪怕是在朝堂之上,由于皇后一系人马基本控制了京师的卫戍兵权,也都是无所顾忌,对忠于皇帝的一派人都是大加欺压。咆哮朝堂是稀松平常了,就是当着皇帝的面拳脚相加也是正常,皇后更是借此向忠于皇帝的一方臣子施压,以示皇帝保护不了他们!

但自从乌云鹤及几个还有实权的重臣采取行动,从皇后一派抢回不少兵权后,他们的气焰不免有些收敛。特别是当赵凌从西域千里回师,两万铁骑杀回京师表明他们忠于皇帝后,形势更是朝对皇帝有力的一面转变,由皇后强皇帝弱,渐渐变成了势均力敌了!

而赵凌如此言语上挤兑窦鹏,也正是因为自己的实力。窦鹏虽然是皇后提拔上来的下属,但赵凌的威名在军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他跟赵凌顶撞几句还成,要是让窦鹏和赵凌在朝堂上动粗,那是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的!

见窦鹏接不上话了,赵凌也知道此时的目标是什么,他也不继续进逼而是转头向皇帝禀奏道:“陛下,臣以为罗公爷赤胆忠心,更是有胆有识,值此动荡之际出任京师总督兼领御营大都督正是再合适不过,吾皇用人真是恰到好处!”

皇帝也高兴赵凌压制下了窦鹏,这无异于给了皇后一个嘴巴,他高兴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罗爱卿,你意下如何呀?”罗惊天可不在乎什么总督,大都督的,但他也不推辞,出班领旨道:“臣谢皇上恩典,必肝脑涂地以报皇恩!”皇帝点了点头。

“陛下,臣有一事启奏!”罗惊天并没有立刻退回,而是向皇帝奏报了起来。“哦,”皇帝有些奇怪,但还是说道:“爱卿讲吧!”

“昨日,微臣去街上散步,原想顺道看看京师的景致人物,没想到却发现有欺压良善之事发生。”看皇帝的眼神里带着不少莫名其妙,他便继续说道:“臣在由极乐教所开之宝来赌坊看到,他们坐庄耍诈,被赌客戳穿后恼羞成怒,殴打赌客!而江湖帮中人还助纣为虐,与他们一道欺压百姓,微臣虽然当时并无公职,但却实在看不过去,便劝了几句。没想到他们竟然要跟微臣动武,微臣大怒之下教训了他们一下,可没曾想,他们竟然有官府背景!”罗惊天说得义愤填膺,但看满朝文武却是表情各异。

忠于皇帝一派自然是高兴罗惊天惩戒极乐教和江湖帮,而皇后一派则是对罗惊天打了人还去揭伤疤的行为恼怒异常,特别是厉搏龙和曹正云,本来他们就在着急想办法去找罗惊天报仇,可罗惊天却是当面来挑衅他们,厉搏龙还好些,曹正云却是忍不住了!

“罗公爷,刚才公爷说当时公爷并无职权,可为何罗公爷要对宝来赌坊和江湖帮众动手?将人打伤不说,为何公爷还将我内人掳走?她现在人在何处?”面对曹正云的责问,罗惊天也不甘示弱的说道:“哈!曹大人问得好!”他一脸正气的说道:“敢问曹大人,要伤害朝廷公爵,不知该处以何等刑罚?”

曹正云当即不以为然的说道:“公爵以下者伤害公爵当抄家灭族,公爵及以上爵位伤害公爵则需皇上亲旨定罪!若是有人敢伤害罗公爷自然是大罪,可罗公爷也不能无缘无故的伤人吧?”

罗惊天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他冷笑道:“可当时宝来赌坊的赌客们都可以作证,本爵开始只是劝架,你们手下那对孪生兄弟却对本爵动武,本爵才还手自卫的,你敢说不是!”

罗惊天的厉喝一下子将曹正云说得无话可说,他自然接到了属下的奏报,不过,当日要说罗惊天是劝架的还不如说是去挑衅了。可无论如何当时罗惊天的话都是怎么解释都成,而且,相对而言,说成是劝架的更加合适些,到最后他是被“气得”动怒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