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0章 威吓极乐·金口玉言

第10章 威吓极乐·金口玉言

罗惊天大声的对金翠玲母女说道:“我们走吧!”三人从客栈后院马厩里牵出马匹,上马离开,直接奔着京师而去!当他们离开后,被吓得躲起来的百姓们才陆续出来,探头探脑的窥视着街上的一切。而林雨晴,张可儿等几女如同没事人一样,尽管也是着急罗惊天的安危,但还是按照约定好的,装作互不相识的骑马离开,但都是奔京师而去了!至于客栈里的尸首,自然有人去禀报县太爷处理了。

虽然罗惊天乃是朝廷钦封的公爵,回京乃是来受封的,但由于知道了极乐教已经在京师中掌握了不少的势力,所以,他还是小心谨慎的来到了京师,而没有大张旗鼓。

他先奔众女所在的,朝廷专门用来招待进京贵族用的招待司,报上自己名号,并拿出身份文碟,负责招待的官员验证无误,忙将他让进众女所在的院落里。

面对包围上来,面上喜色横流的众女,罗惊天打发掉接待自己的官员,让他先去禀报上司后,便自有女子将院子的大门关上了。并且告诉院子外面看守的卫兵,没有里面的吩咐,不放任何人进来。其实,罗惊天在到众女所居院子的路上就看出皇帝对自己的诚意了!不仅破天荒的,给自己这个尚且待封的公爵拨了一个不小的院落居住,还调了一营的狼卫来守护。按照礼制,只有王爵才会有进京独居庄园,而不住馆驿的特权。至于卫护,王爵的卫护最多也不过是六十四名院兵,而一个狼卫营的兵马足有六百人,将近十倍了!足见皇帝对罗惊天的重视,但似乎也说明了,皇帝应当是真的急了,完全指望罗惊天了!

不过,这些罗惊天虽然明白却也不能立刻去做,毕竟,面对众女那如饿极了的母狼般的眼神,只要是个男人看了,心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罗惊天也是如此,他打了个冷战后,感觉心中的那团火也被再次引爆,虎吼一声扑向了忍饥已久的众女,众女也慨然应战!

一场惨烈而饱含春意的大战拉开了帷幕,房间里杀声阵阵,让人听了无不吃惊于里面厮杀状况之惨烈!而这厮杀声也是千奇百怪,有的亢奋,有的矜持,有的洒脱,有的腼腆,不一而足。真是百花齐放,令人听了大开眼界!

罗惊天虽然一直是有女人相伴,而且,期间还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四仙子中最后一个没有被他染指的金翠玲,但终究对众女也是想念的。所以,当今日刚一对上火,立时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死命轰杀起来。

干柴遇烈火,自然是熊熊燃烧,只是,这猛烈的火焰终究会熄灭,疾风暴雨也总有终了之时。疯狂的将近两个时辰过去后,众女已经东倒西歪的,满地都是了。她们或是口角流涎,或是玉体横陈,各种姿势不一而足,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脸上都是满足的笑容!

但是,尽管如此,罗惊天却还没有停工的迹象。他还在努力的厮杀着,而他杀伐的对象正是被迫成为他女人,身体虽然被他征服内心却是恨透了他的金翠玲!

此时金翠玲已经有些失神了,她躺在地上,双眼迷茫的看着躺在她身边的女儿,心里恨透了罗惊天却又说不出来!因为,此时她下身玉道里的每一寸空间,都被罗惊天那根可恶之极又可爱之极的大ji巴填满,大ji巴如一条巨大的金刚杵般,在她肉穴里做着活塞运动!

罗惊天咬牙切齿的用力征挞,大ji巴就是他最可怕的武器,惨无人道的摧毁着金翠玲心中最后一点意志!

“嘿……嘿……”罗惊天的大ji巴坚挺无比,大gui头每次撞击到金翠玲的子宫壁都要残忍的碾动一下,将金翠玲碾得疼痛难忍,“哇哇”大叫起来。而疼痛过后,罗惊天将大ji巴抽出时,由于空气被抽出去,以至于金翠玲的密道乃至整个子宫都会变得空虚难耐,又盼着罗惊天的大ji巴再次**进来!

“呀……呀……”金翠玲虽然苦苦忍耐,但还是受不了这残忍的折磨,她不住的呼痛,“你,呀……你这个丧天良的,呀……痛呀……无耻小人……”金翠玲也只有骂罗惊天两句了,但她的骂声与其说是骂人,还不如说是在勾引罗惊天。因为这骂声在罗惊天的耳朵里如同天上仙乐一般,他更加如同上了机括一样,大ji巴更加凶悍的捣个不停了!

“我无耻?我无耻?”罗惊天一边问,一边凶悍的奸淫,他每问一句,大ji巴就用力的**一下,金翠玲只觉得自己似乎都要散架了似的。她无助的挣扎,似乎是要摆脱开罗惊天的控制和奸淫,但却是无济于事。别说她此时已经身心俱疲,就是体力充沛之时又如何是罗惊天的对手?

罗惊天一次次的冲刺,大ji巴都要尽根而入,恨不得自己整个人都要钻进去才好。金翠玲自己都奇怪,为什么自己的rou洞那么小,却能将罗惊天那么大的大ji巴全装进去?虽然也是适应了几天才可以的。金翠玲虽然没有修习过媚功,但她和东方狄行夫妻之事不多,而且,东方狄又不是善战之辈,所以,虽然她生育过,但yin道也还是紧凑的很。所以,当罗惊天的大ji巴**入时,总会觉得如同大脚穿了双小鞋似的。夹得罗惊天舒服无比,他本来已经发泄了很久了,而在金翠玲身上更是驰骋了有小半个时辰,他的欲火也基本扑灭了七七八八,于是,在金翠玲连续第六次**的同时,他也不再忍耐,放开了精关,将火热的阳精射入到了金翠玲的子宫里!

“啊……烫死了……”金翠玲惨叫一声,本来已经被洞穿的阴关更加破败,浑厚的元阴喷涌而出,被罗惊天洗了个干净。罗惊天也趁机将元阳射入了进去,相较于修习媚术的众女,金翠玲自然更加容易受孕,而且她又曾经生养过,所以,罗惊天这些日子对她特别恩宠一些也就正常了。

没有浪费一滴子孙精!罗惊天的大ji巴死死的插在金翠玲的子宫里,将一股股的jing液射入进去,而金翠玲的子宫也配合的一下一下的收缩舒张,将罗惊天射入的jing液彻底吸收,防止流出来。不过,由于罗惊天射入的jing液太多了,以至于金翠玲的小腹都有些鼓起来了却还是没有能够全部装下,还是有少许流了出来!罗惊天不甘心的用大ji巴将顺着金翠玲肉穴口流出的jing液填回去,但填一次流一次,最后,他有些恼怒的将还有些硬度的大ji巴再次**入了金翠玲的玉道,gui头将那已经逐渐闭合的子宫口彻底堵住,这下,那些淘气的孩子是不能再出来了!想到这里,罗惊天也闭上了眼睛,小睡一下休息了。

罗惊天并没有休息多久,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虽然众女还在昏睡,但罗惊天知道以王母,妙丽丝,还有林雨晴等的功力,此时如果有人来偷袭,她们完全可以察觉了。于是,他稍事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悄悄的出了门,朝皇宫走去。

虽然已经月上树梢了,但京师到底是繁华之地,街上依旧是行人不断。茶楼酒肆里熙熙攘攘的,人们正在享受着太平时节的安逸奢华生活,却不知,整个天朝已经面临崩溃边缘,稍有不慎就会天下大乱了。

贯穿京师的子夜河中花船精舫穿梭如云,有的是达官显贵附庸风雅的座驾,有的则根本就是青楼勾栏的另一种形式。尽管此时刚刚初春天气,晚间的河水附近还有些寒意,但却也挡不住有钱人的享乐。在黑暗的角落里,不时的能够发现活多或少的几个黑团,细看下才知道是乞丐们在行乞。歌舞升平的大街上看到几个乞丐,真是有些不够和谐!

罗惊天所下榻的住所离皇宫不远,他虽没有展开轻功,却也只是不大功夫就来到了宫门外。他将给自己传旨的乌老公给自己的腰牌拿出,宫门侍卫们眼看后忙跑到了头领处报告,那头领见腰牌不假,忙不迭的迎了出来,将罗惊天迎入后,又派护卫送罗惊天到乌老公在皇宫内的住所,内卫府!

内卫府乃是皇帝贴身亲卫,也幸亏这些人忠心耿耿,不然怕是皇帝早就被极乐教控制了!罗惊天心里想着来到了内卫府,卫士禀报后,乌公公竟然迎接了出来。

“罗爵爷,您来了知会一声就好了,小人应当去见您才对,您怎么亲自来了,快,里面请吧!”说完,满脸堆笑的将罗惊天让进了府里。

“好了,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见皇上!”罗惊天不耐烦跟这个不男不女公鸭嗓音的人啰嗦,便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要求来。“我有些事情需要皇上亲口说过才成。”

“这……”乌公公有些犯难,“罗爵爷,不是小人不识趣,可这宫里规矩,要见皇上需要先禀报,等皇上下旨传召才可以。”他看了看外面,又说:“此时天色已经晚了,皇上也许已经安歇了,所以……爵爷是不是……”他没有再说,但罗惊天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罗惊天笑了笑,起身说道:“那好,明天请转奏陛下,就说微臣不好干预皇后之事,所以,就先回江南了,告辞!”说完,一拱手,转身便走。乌公公慌了神,忙不迭的拦住罗惊天道:“爵爷少待,奴才这就去禀报!”说完让人招待罗惊天,自己则慌慌张张的出去了。

不多时,乌公公又跑了回来,对罗惊天说道:“皇上密旨,着罗爵爷觐见!”说完头前带路道:“爵爷请!”罗惊天满意的笑了,跟着他走了出去。

才走了不远,罗惊天就感到了异样。正常来说,皇宫大内乃是皇帝的居所,即便是晚上了,也应当有众多侍卫及御林军巡逻才对。可二人走了半天,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巡逻之人。“罗爵爷,”正当他犯嘀咕时,乌公公说话了,“爵爷也看到了,当今的整个大内也分成了两派,奴才等是忠心于吾皇万岁的,再有就是那极乐教的妖后所把持的一派人马了。”他扫了左右两眼,似乎是怕人偷听似的接着道:“如今宫中的侍卫,外庭侍卫多半是皇后的人了,而内庭还基本是由老奴等掌控,所以,每天都要防备外庭的叛乱,巡逻的人手都安排不开了。”罗惊天不由得皱了眉头,心想:若是都去防守外庭,那对方有高手来偷袭该怎么办?

“唉!每天晚上都由老奴等几个皇上的近臣来巡视内庭,以保皇上安危,真是难呀!”乌公公说完,罗惊天却更加不认同了。心说:要是如此一来,则忠于皇帝的人全部都来保护皇帝安危了,那又有什么力量可以消灭敌对一方的皇后呢?不过,转念一想,皇帝找自己来不也正是为了此事吗?自己不就是来给皇帝打破这危险的平衡的人吗?

他正想着,忽然前面豁然开朗起来,两侧高墙形成的小巷到了尽头,前面一片宽阔的广场上,一座十分巍峨的宫殿坐落当中。“静心殿”,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皇帝的寝宫了,罗惊天心里想着。果然,乌公公对罗惊天告欠了一下,说道:“这就到了,皇上在殿里等爵爷见驾呢,不过还要委屈爵爷一会儿,老奴先去禀报一声,爵爷稍候!”说完便向大殿走去。

不多时,乌公公又从殿里走了出来,来到罗惊天身边说道:“爵爷请吧!皇上还在等爵爷呢!”罗惊天不由得心中苦笑,皇帝等臣子,也足矣说明皇帝现在是真的危险了,要靠自己来救驾。不过,自己也可以顺便为自己多讨些好处了!

“陛下,博运公罗惊天见驾!”乌公公那让人听了会浑身发冷的声音想起来了!

“微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这些基本的见驾礼节罗惊天虽然不喜欢却也知道要遵守的,没办法,见皇帝磕头总还是要的,尽管他不愿意。

“爱卿平身!”皇帝的声音还是那么冷静而不露一点感情波动,但罗惊天却听出他声音中有颤抖的意思,看来是真的很激动。

“谢陛下!”罗惊天起身后,皇帝命乌公公给罗惊天赐座,而后就让乌公公等到殿外候旨了。

“爱卿呀……”皇帝也不罗嗦,对罗惊天径直说道:“想必现下的情势爱卿都知道了,所以,寡人能否抱住祖宗社稷,全靠爱卿了,希望爱卿不要让朕失望!”说完,便真诚的看着罗惊天。

罗惊天此时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万人之上的皇帝。

他年纪最多有二十上下,脸色即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显得有些苍白,头戴金丝束发箍,比较单薄的身上穿着一袭明黄滚龙袍,脚下穿的乃是踏云靴。罗惊天心里不由得觉得他有些可怜!曾经听父亲说起过,先帝去世较早,皇帝登基时才十多岁,没想到现在又遇到了皇后乱国的事情来,也确实够他难办的。不过,可怜归可怜,罗惊天还是要为自己谋求些好处的。

“陛下,臣自祖上世受皇恩,为陛下排忧解难乃是分内之事,请陛下放心,臣定当排除万难,力保陛下江山稳固!”罗惊天说得大义凛然,皇帝听了都有点要流泪了,但他接着说道:“只是,此次乱国者乃是当今皇后千岁,所以,臣斗胆求陛下应允三件事,以便臣在京师办案而没有阻挡。”

皇帝点了点头,说道:“爱卿之言有理,说吧,朕下旨就是了。”

“那微臣就说了。”罗惊天整理了一下话术,说道:“其一,臣求皇上赐给臣临机专断之权!”皇帝思索了一下,临机专断乃是非常重要的权利,若是罗惊天有什么谋逆的想法,那可就大事不妙了。不过,皇帝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于是便答应了。

“其二,此次办案少不得要涉及一些朝中大臣,微臣虽然是个公爵,但毕竟没有官职,所以,为了办案需要,求皇上赐臣尚方宝剑!”罗惊天说出了第二个要求,对于这个要求,皇帝倒是没有怎么考虑就答应了,因为他早就考虑过要赐罗惊天尚方宝剑以方便他行事了。

“第三嘛……”罗惊天有些沉吟,皇帝忙说道:“爱卿直说,朕尽量满足!”罗惊天微微一笑,说道:“第三,就是臣平乱后,对于皇后等极乐教妖人要由微臣来处置,不知陛下可否答应?”皇上有些莫名其妙了。问罗惊天道:“这个倒是无妨,只要爱卿处置不违背祖宗礼法就好,只是,爱卿要处置他们的权利作甚?”罗惊天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含糊的说道:“极乐教乃是江湖上有名的邪教,微臣虽然有朝廷封号却也是江湖中人,所以,要给被她们杀害的武林同道一个交代。”皇帝也懒得理这么多,毕竟他关心的只是他的江山社稷,至于怎么处置极乐教,只要不是伤及皇家体面就没问题了。

见三个要求都答应了,罗惊天说道:“陛下既然恩准了臣这三个请求,那么臣就先回馆驿候旨,陛下圣旨到达之时,就是臣开始斩妖除魔之日!”说完,辞别皇帝,退出了大殿。

他不做耽搁,告别了乌公公,就往宫外走去,看来,自己真的快要达成自己那宏伟目标了!一丝淫笑浮上了他的脸庞,在银色月光照耀下分外显眼!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