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0章 威吓极乐·金口玉言

第10章 威吓极乐·金口玉言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当洛阳城里人们对于衙门审判金家家主时的奇特判罚议论纷纷时,知府孙柯却是兴高采烈的。他按照罗惊天的吩咐,判金家子弟金圣威,谋杀朝廷公爵,里通外国,企图谋逆,斩立决。而金家家主金良羽虽然并未知情,但也有对子孙教导不严之罪,判发配岭南。金家其他人等虽然也有株连之事,但感念其是非分明,善恶能辨,罚没田产罪银,共计一万两!这个判罚虽然很重,但相对于金家此次所涉及到的罪名来说,却是太轻了!谋逆罪在历朝历代都是要族诛的,而此次竟然只是将家主流放。据知府孙柯派人捎来的消息,还可以让金家花钱找人顶罪,至于斩了金圣威,并罚银万两,则更是金家意料之中的最起码的惩罚了。所以,金家接到这个判罚结果后,不说欢天喜地却也差不多了。那个草包金圣威此时已经几乎成了金家上下最深恶痛绝的人,而那一万两白银,对于金家来说更加是微不足道了。

不过,金良羽是不能再做掌门了,但金良启和金良泰也不能接任,毕竟他们这一辈的人没有将金家带领好,所以,接任者只有在小一辈的子弟当中来选择了。而金圣威不论是否被斩,草包一个均不可能有机会,金圣熙为人沉默寡言,自然也不会被选上。而作为金家二代弟子中第一高手的金圣彦自然就成了不二人选,顺理成章的接任金家掌门家主。

显然这一切都是出自罗惊天的授意安排,他既然得到了金翠玲,又顺便品尝了金翠婷的滋味,自然不能太过为难金家了。不过,这只是金家猜到的意思,实际上,罗惊天对金家手下留情还有另一重意思。金家能够被极乐教看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那新罗王族后裔的出身。若是按照罗惊天的猜测,李彩凤也好,薛红杏也罢,她们应当清楚,自己就是控制了朝廷命脉,掌控了兵马大权,也很难冠冕堂皇的成为一国之尊!而要是她们帮助金家夺取天下,按照金家的为人,当然会见利忘义而忽视了天朝百姓的一个特点,排外!金家的新罗血统自然是注定了他们外夷的身份,到时候,极乐教只要把持住兵马钱粮等重要权利,那么等到百姓们民怨沸腾或是有兵马勤王时,她们乘机除掉金家威望立刻会看涨。而至于自己是邪门歪道的身份自然不会再有人提起,就是她们帮助金家夺取的天下的事情,只要处理好了,也不会被人知道。这样,只要再扶植一个皇族血统的傀儡,她们就可以真正的控制天下了!

罗惊天只是让金圣彦名正言顺的成为金家掌门家主,这样,保全了金家,则以金家的重要,相信极乐教不会放弃他们的。毕竟,真正跟极乐教联系的金圣熙并没有受到什么牵连,身份地位没有丝毫降低不说,反倒是有所提升,开始管理经营几个金家的钱庄了!所以,极乐教应当不会察觉罗惊天已经知道她们真正的,在金家的内应是谁的。

而且,罗惊天还有个重要的棋子在手,所以,他很有把握极乐教和李彩凤会上钩的。

不过,此时的罗惊天已经快要到达京师了,他此时真是春风得意。林雨晴王母等众美相伴左右,而让他一直惦念不忘的金翠玲也落入其魔手之中,就连不舍得离开华山的张可儿也主动追随他而来,真是艳福无边了。但还有个更让他高兴的消息,那就是先一步进京的妙丽丝等人传来消息,说是顺利接掌京师三营的兵马,已经控制了京师一部分地区了。

罗惊天告诉妙丽丝等要小心行事,自己随后就到,而后便风风火火的向京师而来!

洛阳距离京师并不远,到了第三天晌午时分,罗惊天一行人等已经到达了京师外围一个小县城内。罗惊天没有惊动地方,一来是不想麻烦,要是地方上来迎接少不得又要应酬一番,二来也是不知道这里的虚实,按照罗惊天的猜测,距离京师这么近,极乐教应当是有所布置的。他和王母等商量了一下,决定众人化妆易容,分散进城。然后,到城里最大的客栈碰头。

罗惊天和金翠玲母女一路,他们易容成一对普通的乡下夫妇,和女儿。罗惊天之所以和她们母女一路,自然是因为金翠玲此时虽然**上对罗惊天有了不可磨灭的烙印,但心里对罗惊天却还是嫉妒排斥的。特别是对于自己和女儿一起在床上陪罗惊天淫乐,更加让她这个自幼受到那些礼教影响极深的大家闺秀所难以接受。所以,罗惊天和她们母女在一起,既方便照顾,又可以借机会彻底大破金翠玲心中那道德的束缚。

看着都易容好了以后,罗惊天便和众女分批入城了。

“爹娘,嘻嘻……”东方红云不怀好意的嬉笑,羞得金翠玲无地自容。也就是易容后真实面容被遮挡了,不然怕是又要让罗惊天欣赏飞霞扑面的美景了。

“乖女儿!”罗惊天轻轻的扭了东方红云脸蛋一下,表扬似的拍了她圆润的屁股一记,说道:“一会儿进到城里,可要听爹的话,若是真有极乐教的人马在城里也说不准呀!”东方红云笑嘻嘻的说道:“知道了,女儿什么时候不听爹的话了?”说完,又拉着金翠玲的胳膊,撒娇道:“娘……爹让女儿听话,那一会儿娘可也要听话呀,不然晚上爹会重重罚娘的,到时候女儿可也救不得娘亲呀!呵呵……”她故意挑逗金翠玲,金翠玲面对女儿的挑逗真是怒又不是,恨又不成的,气得只差跺脚了!

罗惊天看着金翠玲,虽然附上假面,看不出脸色,但从她那眼神里分明是冒火的感觉。罗惊天心中大乐,美人怒已经是难得的美景,而仙子之怒就更是美煞了!

“哼!”面对着无赖之极的罗惊天,金翠玲也只有冷冷的哼一声,以表达自己心里的不快了!

进得小县城,东方红云小女儿心性,左顾右盼的,看什么新鲜东西都要驻足一会儿。金翠玲虽然心有所思而没兴趣看这看那的,但罗惊天却是外松内紧。表面上笑呵呵的看着东方红云,一副慈祥的样子,心里却是丝毫没有放松,谨慎的扫视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

忽然,他眉头微微一皱,发现四周开始三三两两的出现身负武功之人,看似随意,却是总跟在自己三人的左右。虽然跟随之人刻意隐藏武功,而且衣着也都是平常百姓的样式,但罗惊天的眼里何等惊人?那几个跟随之人身手也是不弱了,可不多时,金翠玲也看出他们有异了,毕竟她的武功也着实不是好惹的了。

看罗惊天没有什么表示,金翠玲也就懒得搭理,他们来到城里最大的一家客栈,要了间最好的客房,却看到林雨晴和王母,以及张可儿和娜姆古丽也先后来到此处,都默契的装作不认识的到自己要的房间去休息了!

“看来,这家客栈也是极乐教的地头!”进得房间,罗惊天沉声对金翠玲母女说道:“此处距离京师不远,应当没有什么势力可以布置如此多的人手了。”

“未必!”金翠玲不认可的说道:“江湖帮的总舵就在京师,他们又多是官宦子弟,有官府的背景。要是他们想在这里设立个分舵之类的,应当不是很难的!”

“江湖帮怕是早就是极乐教的同盟或下属了!”罗惊天将在昆仑派及在长安遇袭而得到的消息告诉给了金翠玲,金翠玲也是聪明之人,沉思片刻就明白了其中关联。

“哼!”她轻轻地哼了一声,说道:“如此说来,你之所以没有直奔京师而在此停留乃是为的是要给极乐教些教训立威了?”没想到她竟然能这么快的猜透自己的意思,罗惊天笑了笑,说道:“岳母夫人当真是了得,这么快就猜出为夫的想法了,好好好!哈哈哈哈!”他连说了几个好字,便哈哈大笑起来。不过,这笑声实在是有些太过淫荡,气得金翠玲当场就要大骂他无耻。只是金翠玲联想到自己和他的关系也确实如此称呼比较合适,也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羞涩的坐在床榻上不说话了!

罗惊天美美的饱餐了一顿秀色,如果不是有事情要办怕是非当场将她金翠玲正法不可!无奈下只有强压住心中的躁动,吩咐东方红云小心,便出门去找其他几女了。

和其他几女商量好对策后,罗惊天又回到自己所住房间,带着金翠玲母女二人下楼,到大厅上来吃饭。

此时大厅上已经有了不少食客,罗惊天看了心里偷笑,虽然人手不少,但就武功而言,没有一个够自己看的!

叫上酒菜,三人便吃喝了起来。东方红云还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小女儿家的心性自然是不甘寂寞的。而金翠玲虽然知道此时乃非常时刻,但还是难以和罗惊天对坐而食,只是低着头,小口的吃着菜。罗惊天却是忽然淫笑道:“夫人,你看此处如此热闹,这极乐教也真是够客气,竟然派了这么许多大侠来迎接我等,难得呀!”他说的神色如常,声音不大却是清楚的钻入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众人不由得大惊!只见那一直在算账的掌柜的突然一个抬头,本来一副市井之徒的嘴脸突然变得冷峻无比,说道:“好!果然高人,那兄弟们就不要献丑了,现身!”一句话说完,大厅里桌椅一阵乱响,那些食客果然纷纷抽出藏在身上的兵器,将罗惊天等三人团团围住了。

“哼,”罗惊天轻蔑的一笑,鼻子了挤出来的哼声更加说明了对眼前众人的蔑视!“就诸位废物的能耐也想拿住我?莫非贵教确实无人了?若果真如此,那告诉李彩凤不要害怕,做我的奴婢就好了,我是不会为难女人的!”

“大胆!”“狂妄!”“找死!”

三个声音突然响起,三条人影扑向罗惊天,却只听,“啊!”“呀!”“哦!”三声惨叫,接着,三个中年汉子便躺在了地上,哎呦呼呦的呼痛扭动着。此时其他包围之人才看清出手的是谁,可他们看清了心里却不由得大惊!此三人乃是分舵里数得出的好手,三人乃是偷袭,而且是三人一起出手,众人却连罗惊天的动作都没有看清就看到他们的惨状了,心里自然是惊骇莫名了。

不过,三人也确实够惨的,有二人都是只有一只手在动,时而捂小腹,时而又捂着另一条手臂,显然有一条手臂被废了!另一个人更加绝,他的一只手上竟然多了一支筷子,是从手掌中间穿过去的,鲜血顺着筷子直往下流淌着,显得煞是可怖!

罗惊天微笑着对金翠玲说道:“夫人出手果然不凡,筷子钉得果然准确!”金翠玲不理罗惊天的买好,只是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眼下这情形她也确实不好怒骂罗惊天。可这不代表包围他们的人不惊讶,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将己方的一个好手,如此不露痕迹的用普通筷子打穿了手掌!

罗惊天转头又对那手掌钉上筷子的男子说:“你这人也真不光棍,不敢对我动手却将脏手去捉我内人,当真是该死!”他说得如同闲聊天一般,但话音刚落,随即飞起一脚,将那汉子踢飞了出去。那汉子自然没有什么悬念,摔到了街上后便断了气,也许在罗惊天一脚踢上时就已经断气了!

这时,那掌柜的再也沉不住气了,他喝令众人道:“都退下,不可妄动!”众人纷纷听命后退,他又对罗惊天说道:“以阁下的身手,怕也只有罗惊天罗掌门了吧!”他也确实够机警,竟然凭着罗惊天的几个自己都没有看清楚的出手,就猜测出他的身份来。不过,这也说明,极乐教对罗惊天确实是必欲除之而后快了!

罗惊天也不想再隐瞒自己身份了,于是,他“嘿嘿”一笑,随手一撕,将自己脸上的假面扯掉了,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而东方红云和金翠玲也都跟着除去假面,露出了那被深藏着的绝美面容来。

“金翠玲!”不知是谁先认了出来,金翠玲脸上一红,她想着刚才罗惊天叫自己夫人,可又说自己女儿东方红云是自己内人,这辈分不是乱了?好在众人此时的注意力都没有在此,对他们来说,此时最重要的是罗惊天的行动,当然,面对美色,偷眼看看也是难免了!

“今日在下来此其实就是想给李彩凤个教训!”罗惊天说得很轻巧,可那掌柜的还没有发话,罗惊天一声:“纳命来!”忽然身形一闪,竟然是直接扑向了那个掌柜的。掌柜的身手也是不弱,见罗惊天扑向自己忙向旁边一闪身,同时将柜台上一个酒坛朝罗惊天的方向推了过去。

“啪啦!”酒坛落地应声而碎了,但罗惊天却没有被砸中。本来,那掌柜的也只是要躲避罗惊天的攻击,也没指望能如此的伤到罗惊天。可能够如此顺利的躲开罗惊天的攻势,他还是很有些高兴的,毕竟罗惊天的身手已经被江湖上传说得神乎其神,连成名已久的十八罗汉都没能从他手中讨得便宜,足见其功夫之高了。

可是,当他看清周围的情形时,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在他自认为躲开了罗惊天的一击时,身边的七八个自己分舵的好手已经东倒西歪的躺在了地上,看样子怕是没有活气了。这时他才明白,罗惊天根本就没有想对他出手,而是借着扑向他来吸引众人注意力,却是干净利落的收拾掉了好几个好手。这下,掌柜的有些慌神了,罗惊天之能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虽然还有近二十多教众在大厅里,但那掌柜的却清楚,罗惊天怕是根本留不下了,倒是自己要保命要紧。

“一起上,灭了这小子!”他大吼一声,教众们虽然害怕但却是互相壮胆,一起向着罗惊天等三人杀来!

“哦!”“啊!”“呀!”几声惨叫,接着就是一阵“叮铃当啷”的兵器落地声,接着地上就又多了不少的尸体。还有些在苟延残喘的,虽然还有气,但估计也就是转眼间的事情了。

再看那掌柜的,此时竟然已经跑到了客栈外面的大街上!他本以为拼了这些个教众的性命,应当可以阻挡罗惊天一下,却不料罗惊天如此可怖,他瞬间击杀了众人,又如鬼魅一般一道残影扑到了掌柜的身边。他微笑着,一手搭在掌柜的肩膀上,温和的说道:“我还有事要问你,你又何必如此急匆匆的走呢?”

“你……你是……罗惊天!”那掌柜的哆嗦了几句后,忽然声色俱厉的喝骂道:“你休要猖狂!我……我……我神教教主,前教主都……都不是好惹的!”不过,他自己的腿却是不听使唤的,一个劲的打颤,就连自己嘴里的牙齿都有些失控了!

“好,好,好!”罗惊天连说了三个好字,手也连着轻轻的在那掌柜的肩头拍了三下,不过,看似轻描淡写的的三下,掌柜的的脸色却是每挨一下就变得难看一下。金翠玲看出罗惊天乃是用内力震伤了掌柜的的经络,她自信自己也可以做到,不过,要如此轻描淡写又要恰到好处却是有所不能,心里对罗惊天的看法中,除了恨意外也多了几丝惊叹。毕竟罗惊天如此年纪就有了这般功力,确实是罕见罕闻。而罗惊天也真是够惊天的,他不顾自己名门正派的名声,将那些邪魔外道的淫妇妖女收入房中,虽然也是让她们改邪归正,但多少也有好色的名声。可他却是满不在乎,而且越做越来劲,甚至将那些曾经冒犯过他的门派收拾后,将那些个已经是有夫之妇的女人也收了过来。

忽然她联想到了自己,自己不也是被他收了吗?而且还是跟自己女儿一起,尽管后来她知道昆仑派的连芳武若熙母女二人也是如自己一般共侍一夫,但自己心里还是难以释怀。想到这里,她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烧,如火炭般热了起来。旁边的东方红云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金翠玲,心道:母亲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脸就红起来了?莫非是病了?但由于关心罗惊天的举动,所以也就没有开口问金翠玲,否则,怕是真要让金翠玲羞得惭愧无地了。

可就在她心里胡思乱想时,罗惊天也对自己的行动感到了满意,他微笑着说:“好了,你去告诉李彩凤吧!就说她的好姐妹林雨晴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就等着她们姐妹两个共侍一夫呢!”说完飞起一脚,将那个掌柜的踢飞了出去。

那掌柜的以为自己是死定了,可当他屁股落地后,在地面上划出去不小的距离,却是没有死!虽然浑身疼痛难忍,但却是还能勉强爬起来,他也是在江湖上混迹多年的人,自然知道罗惊天只是要将他踢出来,没有想要他的命,于是,起身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拼命的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