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8章 势力纠葛·仙子降尘

第08章 势力纠葛·仙子降尘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吴家,众女无不欢天喜地!林雨晴邀功般的来到罗惊天跟前,说道:“主人,金家那个草包,还有金家掌门金良羽都已经擒获,为了不落人口实,婢子和几个姐妹商量还是交给了抚台衙门了。”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已经派了三十个得力弟子去衙门牢房帮着看守了!”罗惊天微笑着点头认可,将她搂在怀里,捏了下她的丰臀说道:“不错,你们处理得很是妥当,不过,先准备一下,我们等等就要先去一下金家,然后再去找他们那个掌门家主!”

“是,不过,主人。”林雨晴忽然禀报道:“刚才京师传来消息,先行一步的姐妹们曾经在快到达京师时遇到了袭击,”罗惊天惊问道:“什么?怎么才告诉我?有谁受伤吗?”看罗惊天神色紧张,林雨晴忙说道:“没有姐妹受伤的,主人勿惊!就是因为妙丽丝姐姐传书上说没有大事,不必惊扰主人的话,婢子才没有急着说的。”

看罗惊天点头,林雨晴才继续说:“姐妹们在铁骑保护下到了京西驿,一路上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想到第二天就到达京师了,所以,她们便准备在那里好好休息一下。可晚上,妙丽丝姐姐却察觉到有些异常,说是突然发觉驿站内的所有人员都销声匿迹了,连走动干活的声音都没有了,所以,她就先起来悄悄查看。”罗惊天问道:“那保护她们的那些兵将呢?”他最恼怒的是自己的女人们受到了惊扰,三千铁骑可都是御林军中挑选出来的精兵呀,竟然没有察觉?

似乎看出他的怒气根源,林雨晴说道:“主人也不必怪罪那些兵士了,他们上战场杀敌破阵当然是威不可挡,但他们遇到江湖人物夜间偷袭,办法就不多了。而且,他们应当是不会住在驿站里的,要是没有特别的事情,按规矩他们是不能随意进入驿站的……”罗惊天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妙丽丝姐姐遇到了同是察觉有异的李争艳妹妹,所以,二人就分头查看,果然,先后遇到了来犯之敌。”林雨晴说到这里,不敢停顿,接着说道:“来敌自然不是她们的对手,所以很快就被击退了,不过,据妙丽丝姐姐她们判断,来犯之敌武功不低,比之西域圣教的几个长老也是弱不了多少的。”

罗惊天眉头微微一皱,他思索着,暂且可以说来犯之敌就是极乐教众,可极乐教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高手呢?忽然,他想到了自己身上,看来极乐教极有可能像控制少林一般控制了其他几个门派,然后由这几个门派的高手一起携手来对付罗惊天。

带着林雨晴,东天王母,还有娜姆古丽,罗惊天便朝金家而来。当然,不少洛阳当地,甚至是一些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小的门派帮会也来跟着凑热闹。金圣威这次实在是蠢透了,他当着众多洛阳地面上首屈一指的人物的面,暗算天运门掌门,朝廷钦封的博运公,金家就是再有面子也没办法搪塞了。而且,又传出了金家乃是高丽王族,躲避到了中原却又要谋朝篡位,这更加犯了武林中人的大忌!所以,虽然罗惊天只是带了三个女子,但实际上跟随而来的至少有四五十人!一行人也是浩浩荡荡的在洛阳城穿街过市,竟然也显得蔚为壮观!

金家耳目遍及洛阳,罗惊天等刚一出发,金家几乎就已经知道了。掌门金良羽被关押在大牢里,虽然金家上下打点,可终究此事涉及重大,特别是金圣威那个草包又全部没有否认,基本上是完全坐实了。所以,银子花了不少,人情搭上更多,最后却只是换来了个会善待金良羽直到结案的答复。不过也只有先如此了,因为迫在眉睫的难题就是如何面对天运门的责问!

而今,暂时管理全家的金良启是头大如斗,豆子般大的汗珠不停的滴下,罗惊天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是完好无损。他急着盘算对策,却是一时间想不出罗惊天放过金家的理由了!

家人来报,说是罗惊天到了,还有一众江湖好汉相随而来,金良启顾不得许多,硬着头皮迎接了出来!罗惊天也没有客套,不过也没有怒发冲冠的,反倒是微笑着和金良羽敷衍了几句,就大马金刀的耻高气昂的进入了金家的宅院里。金良启一直都是一副稳如泰山,淡定自如的样子的,而今天,他也是顾不得什么形象,如小厮一般跟在罗惊天身后,笑脸相陪。与初见罗惊天时那种老成持重,颇有威严,简直是判若两人!

罗惊天心里自然明白他这是为了什么,而在场的众人心里也都明白,虽然面子上不好意思,但心里却多是有幸灾乐祸的讪笑了。来到了金家大厅上,罗惊天也不等金良启说话,直接就坐到了大厅上位,本应是主位的太师椅上!金良启本来还要赔笑坐下,可突然,他发现罗惊天脸色变了,不再是刚刚进来时那么一团和气,而是变得冷若寒霜,虽然还是在微笑,可那笑容谁看了怕都要不寒而栗了!

不过,罗惊天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着金良启,却是一言不发。他身后的,林雨晴,王母,及娜姆古丽三女都是面含怒色的瞪着他,也没有说话。金良启额头上的汗珠就根本没有断过,他不住的擦拭却还是没用,因为别说罗惊天,就是这三个女人发怒,怕是也没有几个门派招架的住的!

总这样也不是办法,金良启干咳了两声,好容易找个话题要开口,不料,大厅门口一阵骚动,被挡在大厅外的众人纷纷让路,一个劲装少女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金良启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外甥女,东方红云!金良启这才想到东方红云是罗惊天的女人了,他不由得感到前途似乎出现了一丝曙光,金家看来还有救!

东方红云径直走到罗惊天面前,向他跪倒行礼,罗惊天有些诧异,刚要让她起身,没想到东方红云却抢先问道:“云儿没有得到允许便私自前来,请夫君责罚!可云儿有句话要说,说完领罚请夫君不必心软!”她说得很坚决可到最后声音却有些呜咽了!

“舅舅也在,云儿只想问舅舅一句,天哥如何冒犯舅舅了?圣威表哥为什么要暗算他,害的他被极乐教妖女擒获?要不是他机智过人身手了得,怕是这会儿已经被害了吧?”金良启本来还指望她能给说两句好话,却不料她对着自己是一番质问,而这质问又偏巧都是他的痛脚,要是在平时,他定然会发怒了,可现在这种情形,恐怕也只有他金家那个火爆废材金圣威才会做出那么不智之举了。

“这个……云儿,此中详情……这个……你是知道的,你圣威表哥一向是做事鲁莽的,他莽撞成性……所以……”金良启正在措词,东方红云却打断他的话,声音也变得激动起来道:“是呀,他是莽撞成性,可大舅您呢?还有二舅,可都不是他那么莽撞吧?当初我和娘来投奔舅舅,舅舅们倒是没有莽撞成性,圣熙表哥要娶云儿,云儿当时已经是天哥的妾室了,舅舅们却也没有莽撞,只是逼我娘答应要我嫁给表哥吧!”说完,金良启头上更是汗如雨下了!因为他的余光已经看到罗惊天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如果说刚才只是脸色如若寒冰,那么现在则是他整个人都如同寒冰一般了!

“如今圣威表哥害我天哥,舅舅又说表哥鲁莽了,那么请问舅舅,到底天哥做了何等冒犯舅舅冒犯表哥的事情,表哥竟然会动如此大怒?表哥莽撞成性设计害我天哥,那么要按舅舅的意思,不鲁莽的话,该当如何对付他呢?”东方红云最后质问金良启的话才是真正捉到他的话柄了,金良启刚才情急之下的托词却被东方红云捉住,却又质问得合情合理,引得大厅内外众人不由得议论纷纷!

金良启没有太多注意罗惊天,因为罗惊天的脸色已经愤怒到了一定程度,至少从脸色上已经看不出他是否更加恼怒了!不过,金良启知道罗惊天是只有更加怒火上窜的,因为当初金良羽见金翠玲从东方世家回到娘家,东方世家又内乱的可以,心生轻视。金良启虽然没有如他那么表现出来,但心里也是对自己这个有仙子之称的妹妹有些小看的,主要是当初她嫁给东方狄时,东方世家的势力要强过金家一些,而且那时候东方狄有意无意的挤兑过金家的几个兄弟。本来金家将金翠玲嫁给东方狄在当时就有和对方联姻,以求得对方帮助的意思,可东方世家在金翠玲下嫁后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帮助金家的举动,所以,到了后来,金家势力逐渐恢复后,对东方世家也是颇有不满,只是面上和气罢了!

此次金翠玲回到娘家就是因为在东方世家被几个妯娌欺负,东方狄被废,她虽然武功不俗,但却不是喜欢争强好胜之人,所以,她在慕容燕南宫岚等的挤兑下选择了回避。她带着女儿回到了金家,原想就此平静度日了,可自己这几个兄长却是心怀怨念,将当初对东方狄的怨气竟然对着自己的妹妹发泄起来。先是对她们母女恶语相加,到了后来,金圣熙看上东方红云却遭到拒绝时,他们竟然逼迫金翠玲答应此事。可最恶劣的是,金翠玲逐渐发现了一些不对的苗头,似乎自己的几个子侄辈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不像是看自己姑姑的样子,反倒是有些色色的感觉。她大怒之下带了女儿投奔华山派的自己的闺中密友张可儿,这也才有了她在华山和罗惊天的相遇!

今天东方红云质问金良启,明显是兴师问罪的,金良启肠子都快悔青了,但却是于事无补。“这个……云儿,你……嘿嘿……误会误会!”他用袖子擦拭了一下满头汗水,尴尬的赔笑说:“这个,当初你表哥倾心于你,这个……这个,我和你二舅他们也是想促成好事……这个,这个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和,和罗掌门,和罗掌门已经这个有了情意……所以,这个,不知者不罪吧……呵呵呵……”说着干笑了几声。

“金先生!”罗惊天突然开口说话道:“刚才在下听先生所说,颇有些不解之处,还望能指点在下迷津!”金良启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他硬着头皮,苦笑着回罗惊天道:“罗掌门客气,都不是外人,但说无妨但说无妨!”罗惊天不理他买好,直接问道:“在下当初到东方世家时,就已经言明红云乃是在下房中人,而红云母女回到金家乃是后来之事,请问,阁下好歹也是红云的舅舅,自己妹妹带着甥女来投奔,冷言怠慢已是无礼,又怎么能明知甥女已有夫家却又还要强行将她改嫁?莫非这就是当初金家先祖在新罗时的礼法!”说到后来已经是声色俱厉,将金良启吓得竟然是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

若说刚才东方红云只是戳他痛脚,那么罗惊天的话则是直接刺他心窝了!金家乃是新罗国皇族,后来,国中权臣谋反,将皇族几近屠杀殆尽。金家祖先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又有不少死士拼死护送,一路血战逃到了中原。本来,金家祖先想请中原天朝出兵,帮助他平叛复国,但天朝考虑此事说到底是新罗内政,且当时天朝的问题也不少,所以就好言安慰金家先祖,并赐爵封地,让他们安顿下来。

金家历代家主掌门都会在临死时将金家家谱交给下一任继任者,并告诫他要不忘国仇家恨,时刻想着复国大事。而新任家主则会在老家主去世百日后,聚集族中成年男子,包括有地位的女眷,在老家主及祖宗牌位前立誓,绝不忘记!

其实不忘祖训也没什么不对,而且金家只是要复国,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现如今金家已经落得如此地步,而不知到底是谁说的,金家竟然勾结极乐教对付罗惊天,然后还要帮极乐教夺取天朝神器!本来金家还想要花大力气去遮盖过去此事,毕竟他们不是傻子,就是金良羽野心大却也没有大到不知自己有多少斤两,去跟极乐教结下联盟,幻想去夺取什么大宝神器的。可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传将出去,那恐怕朝廷听了就是宁可信其有了!

罗惊天此时再提此事,使本来心思并未在这个事情上的众人一下子想起昨晚上林雨晴喝骂金良羽的情景,看来金家真是狼子野心了!“罗掌门……众位……听在下一言,请听在下一言……”金良启一边给大家作揖打拱,一边也想向罗惊天求情。不过,罗惊天没有继续逼问他,倒是那些跟着来凑热闹,额头上恨不得刻上“忠义千秋”几个大字的武林人物们群情激奋了!

金良启满脸的无助,情急之下,他突然“扑通”一声,竟然跪倒在罗惊天面前。这下倒好,刚才还乱糟糟的众人突然没了动静,而罗惊天也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一时间,竟然鸦雀无声,静得恨不能一根针掉地上都能被听到了。“罗掌门……”金良启眼含热泪,哀求道:“我那圣威侄儿素来是做事鲁莽草包一个,当初他被罗掌门教训过,可心里不服气,就一心习武想要报仇。我们并非没有管教他,可他天生就是这么个不成材的废物,怎么教他也没用,但要说是我金家真心得罪罗掌门那可实在是冤枉,我们怎么狂妄也不至于那鸡蛋与石头碰呀!”他最后这句话倒是让众人听了纷纷点头,确实,只要金家是正常人,只要他们还有路可走,一定不会如此铤而走险的和罗惊天硬碰硬的起冲突的。

看罗惊天脸色如常,金良启继续道:“至于说我金家要夺天朝神器,这更是无稽之谈,我们想请天朝发兵,助我们夺回新罗王权不假,可天朝的神器岂是我们金家这样的势力就可以垂涎的?还望罗掌门明察呀。……”说得是一脸诚恳,看来不是假装的,众人大多都是这种想法。

“金先生,论起来,我也要称你为一声舅舅的,可今天舅舅所说的虽然都很合情理,但我还是要问一句,舅舅说圣威是草包废材,是他单独勾结极乐教来谋害于我的,”他看金良启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满渴望,却轻蔑的笑了一下说:“那么请问极乐教如何会看上这个草包?难道为祸武林多年的极乐教就是如此的识人用人吗?要真是如此,那我看倒是极乐教才是草包废材了吧?哈哈哈哈……”说完放肆的大笑起来,这笑声中的讽刺的意味真是不言自明,谁都能听出来的。

“这……”金良启自己也是想不出怎么解释才好,确实,金家自己都说是草包废材的子弟,极乐教会看上?他总不能说是金圣熙和极乐教合作,金圣威只是给金圣熙利用吧?一时间言语支吾道:“这……这个……个中缘由在下实在不知……不知……”声音却也是没什么底气,说到后面连他自己也听不清了。

罗惊天正要再发问,忽然门外又是一阵骚动,一人分开众人急匆匆的进入大厅里,原来是金翠玲的姐姐金翠婷从外面赶了回来,她一进大厅就来到罗惊天面前一福道:“罗掌门,我家圣威冒犯虎威小女子在此给掌门赔礼了,求掌门饶过金家吧……”说完竟然凄凄然然的流下眼泪来。仔细看看金翠婷,罗惊天上次来金家虽然也见过她,但当时的心思显然是在打击金家上,没有太过留意,而此时再看,发现虽然她不如自己妹妹那么明艳脱俗,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但也是个上等美女了!

罗惊天对美女从来都是不嫌多的,本来他也只是想敲打一下金家,逼金翠玲就范,而见到金翠婷如此这般,他立时又有了新的主意!

“哼,今日前来本就是想向金家讨个说法,为何得罪我的女人后,又暗算于我。既然金先生都这么说了,那在下也没什么好说了,就此告辞!”说完,罗惊天一拱手,神情自若的带着林雨晴等几女及后来赶到到的东方红云出了大厅,众人自觉的让开一条路,准备跟着罗惊天离开。忽然,罗惊天在大厅门口处停住脚步,转身对傻愣愣的站在大厅里,不知如何是好的金良启和金翠婷说道:“在下先回吴宅,改日衙门见吧!”说完,带着众人扬长而去了,只留下金家老小,木然的待在那里了。

回到吴家,罗惊天先是一番客套送走了跟着前去的众人,然后便带着众女回到了后院,命令属下没有他的命令,决不可到后院打搅。而如果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也要让女弟子去通传,男弟子止步于二进院落门外,不得进入。“云儿,今日你不听话,违背了为夫的旨意,你说该如何罚你呀?啊?”罗惊天嘴上说罚,实际上却是满脸的笑容,只是这笑容中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充满了淫亵之意!

看到他淫荡的笑容,东方红云脸上真如红云扑面,娇羞无限的低声说道:“云儿没有听夫君主人的话,请夫君主人责罚吧……重重责罚……”她故意说出‘重重’二字,虽然脸上露出少女特有的羞涩腼腆,但那偷偷看向罗惊天的眼神里却是充满着热切渴望!

罗惊天吞了口口水嗓子有些嘶哑的说道:“那为夫如何罚你,你都不会后悔?”看着他那冒火的眼睛,东方红云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猛地打了个突,但还是坚决的说:“不后悔,请夫君不要怜惜,重重责罚吧。……”罗惊天淫笑道:“那好,为夫今日就再要了你的一个初次!”东方红云的初次就是被罗惊天破瓜的,罗惊天一说要她初次,她不由得又想起当日的情景来。

不过,罗惊天都要了她的第一次,那么他说再要个第一次是什么意思?东方红云本是良家女儿,又是青春年少,不懂罗惊天说的这些疯言浪语也是正常的。可她只是略一思索就明白罗惊天所指了,在众多淫妇熟女的熏陶下,她在房中的知识经验增长还是很快的!她俏脸更红,但还是小声说道:“云儿,云儿一切都听夫君的……都听夫君主人的……”说着垂下了头,一双小巧白皙的小手不住的扣弄衣角,眼睛却不住的偷着抬起扫一眼罗惊天,二人眼神相撞却又迅速躲开,如此小女儿态,对于罗惊天来说无异于致命的吸引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