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6章 世家草包·惊悉内情

第06章 世家草包·惊悉内情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并没有在华山过多盘桓,毕竟他要进京面见皇帝,还要对付那个敢暗算皇帝,敢夺取江山的极乐教出身的皇后!

尽管他说了很多话,而且张可儿对他也是一片真情,但张可儿还是不愿离开华山,不愿跟他去京师。罗惊天也只好作罢,毕竟此去京师还要冒很多凶险,并非是去享乐游玩的。倒是东方红云,这次说什么也不愿跟他分开,辞别了母亲毅然跟他东归。只剩下表情木讷,头脑也是混乱不堪的金翠玲,呆呆的留在那里!

看到金翠玲那百感交集的表情,罗惊天心里不知有多高兴,美人的一颦一笑无不是美感之极的享受,更何况这个自己女儿已经成为自己胯下之臣的熟妇了!

心里大乐但却也不能耽搁,罗惊天带着众女快马加鞭的走了,他回头望望,只看到张可儿和金翠玲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山野之中了。

罗惊天收敛了心情,他知道,要面对的对手不同以往,当真是遇到对手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罗惊天等赶到了洛阳,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奔赴金家,而是在洛阳城外三里处一个不大的客栈住下了,用他的话说就是不要引人瞩目。其实,众女也明白,要是他们这一行人贸然进城,必定会让金家及那些关注自己的势力知道,虽然她们不在乎对手多强,但还是小心些好。

不过,这家客栈虽小,但却也算雅致!而且,单间,套间,上等房,普通房一应俱全。当罗惊天扔了一锭足有五十两的大银在柜台时,掌柜的连废话都没用,立刻让伙计腾房,并且打烊关门。还是罗惊天连忙吩咐不要关门,只要把后面院子包下来就好了,才让伙计们停下来。

掌柜满脸堆笑的将罗惊天等让到最好的一间客房后,又是吩咐小儿打水,又是吩咐厨房安排酒饭的,总算是罗惊天费了不少口舌才勉强将他送出去,回过头来不由得感到一阵无奈!自己连那些国王,将军,王侯豪杰都不在乎,却险些被这个市井之人烦死!

看他长吁一口气的样子,王母等不由得莞尔一笑。不过,她们知道,恐怕也只有现在可以轻松一会儿了,等待她们的绝非可以轻松对付的敌人!

既然如此,那么她们要先娱乐一下,彻底放松一下自己了!

当罗惊天那令人发冷的眼神和众女那炙热的眼神相撞时,顺理成章的欲火也就点燃了,煎熬着男女的春心,使人焦躁难耐,于是一场最最原始的阴阳大战开始了!如同天地阴阳大碰撞一样的激烈,只是少了凶险而多了无边的香艳,让人只是听到那声音,都会有蠢蠢欲动的感觉。

颇为宽敞的房间里,罗惊天赤身露体,挺着他胯下那条粗长无比的丈八蛇矛般的大ji巴,淫笑着一步步走向自己面前的娇媚可人。一步步紧紧进逼,却也不疾不徐,如同猎人手持猎叉靠近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任自己宰割的猎物一般,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目光!

但他眼前的猎物也不是善与的,她们同样针锋相对的脱得赤条条,东方红云还有个骑马汗巾遮住私处,而剩下三人则是完全将自己那曼妙的身体完全无保留地呈献在罗惊天面前!令人血脉奋张的场景,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更何况是罗惊天这样,本来**就远远强于常人的男人!

「哈……」罗惊天大吼一声,饿虎扑食般扑向众女,一下子就将最靠近自己的东方红云扑在了身下,大ji巴向前一挺,毫不客气的挺入了那早就湿滑闷热流出水来的穴里!

张牙舞爪的大ji巴刚一侵入到湿热的穴,立刻那柔嫩的穴肉便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如同无数只手一起按摩挤压那肉质金刚杵似的,弄得罗惊天舒服的一哆嗦,若非他久经战阵,非当场丢盔弃甲不可!在他感叹少女的嫩穴就是紧时,下面却也没有放松,迅速的大开大合的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东方红云如何禁受得住罗惊天的如潮攻势?很快,她就在罗惊天的连续猛**中败下阵来!

而更让她雪上加霜的是,王母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助纣为虐的坐在她身后,将她上半身抬起后让她靠在自己的小腹和胯间,双手齐动的揉捏起她胸前肉丸上的红豆来!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前后夹击,还只是初尝禁果的东方红云如何受得?

兵败如山倒也是顺理成章了!

「啊……呀……太大……啊……**穿了……呀……」随着那一阵歇斯底里的叫喊,东方红云双腿乱蹬一通后,便如泄气的皮球一般,四肢松散的晕倒在地,若不是看她脸上那满足的笑容和诱人的红晕,真是之比死人多口气了。

看到东方红云晕过去,罗惊天用不怀好意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王母这个重要帮凶,色色的问道:「怎么,骚蹄子,竟然害起你的姐妹来了?」王母有些不好意思,用那充满诱惑的眼神扫了罗惊天一下,说道:「是婢子错了,请主人责罚吧……」虽然是在认错,但看她那饥渴的样子谁也不会认为她真的是请罗惊天惩罚,应当是在求欢了!

而娜姆古丽看到如此景象再也顾不得什么,她一个飞身侧扑,竟然出其不意的将罗惊天扑倒在地,接着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大屁股高高抬起,已经是洪水泛滥的肉穴对准了那还在耀武扬威的大ji巴「噗」的一声坐了下去。飞溅的yin水落在了王母的身上,她才缓过神来,不由得攥拳跺脚气苦的道:「哎呀,你个死蹄子,竟然又被你抢先了!」

她发她的脾气,娜姆古丽却是不管不顾的大屁股起起落落的,和罗惊天厮杀享乐起来!

林雨晴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但她并没有失控的去和其他女人争抢,因为她知道罗惊天的想法,最后临幸她就是要多给她一些怀上罗惊天骨肉的机会!但这等待的滋味实在难熬,如同无数的蚂蚁在啃食自己的骨髓一般,让你浑身瘙痒难耐却无处使力!

她不停的调整内息,努力运功化解这难熬的感觉,只是,曾经百试百灵无有敌手的控制欲火的采补心法,此时竟然如失控了一般,难以磨灭这火烧火燎的感觉,无奈之下只有苦苦忍耐了。

她这边苦忍,王母那边也不闲着,她被娜姆古丽抢先一步,恼怒之下便故技重施,手口并用的开始对娜姆古丽夹击,又给罗惊天做起帮凶来!不过,和东方红云不同,娜姆古丽也是风月场的老手,想再照刚才东方红云那样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战斗是不可能了。而且,罗惊天任由娜姆古丽在自己身上驰骋了一阵后,也想换个姿势,便抱住那白花花的肥大屁股,一个懒龙翻身的坐了起来,双手一错,便轻易的将娜姆古丽翻了个身,让她趴在了自己面前,大屁股则高高的撅起,向着自己!

罗惊天突然发狂,双手不住的用力,将娜姆古丽那硕大的大屁股拉向自己,而自己的大ji巴也如同打桩子一般,拼命的向那湿热泛滥的穴捣去!拳头般大小的大gui头一记记重锤般击打在娜姆古丽穴心里,每一次都将她生生**得向前探出去。而她的嘴却正好撞到了跪在她面前的王母,而且还是不偏不倚的,正好是撞在王母下面那张嘴上!

娜姆古丽想要骂人,但身后罗惊天如潮攻势让她根本张不开嘴,而且渐渐的连脑子都混乱了起来!王母却很是得意,原来,她有心要整治娜姆古丽一番,但娜姆古丽本身实力不弱,她费了半天力气也只是让其更加享受而已。最后,她看罗惊天换了姿势,忽的心念一动,便跪在了娜姆古丽身前,让她来给自己服务!

娜姆古丽开始有些措手不及,但随即竟然真的努力给她服务起来!

她那条灵巧的香舌在王母的穴上或是深入或是浅出,时而搜刮穴口yin唇,时而轻刺穴心花蕊,巧舌如簧在这里可谓是形象之极!饶是王母久经沙场,却也在娜姆古丽香舌的猛烈攻击下有些招架不住了。本来是涓涓细流的淫液此时如滔滔江水般从穴深处涌出,将娜姆古丽那张俏脸弄得**的,如同刚洗过脸一般!不过,此时娜姆古丽已经是大汗淋漓,这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也就不在意多一点或少一点水了!

眼看着娜姆古丽败像已现,王母再也不敢大意,双手故技重施的开始揉捏起娜姆古丽那两颗红葡萄似的ru头来。当然,不时的她还要去扣挖娜姆古丽的后庭,在多重刺激下,娜姆古丽终于崩溃,在一阵猛烈的反弹后,泻出大股阴精晕了过去!

王母抓住机会,大屁股一抡,拱开晕倒的娜姆古丽,主动的向罗惊天的大ji巴招呼了过去。罗惊天知道她饿得久了,淫笑着便又开始了一轮猛攻,大ji巴如铁杵般凶悍的在王母的穴里驰骋,如同榨甘蔗似的将穴中那白腻腻的淫液全部挤压了出来!

如同乳汁般白腻稠滑的淫液顺着罗惊天那粗硕且青筋暴露的大ji巴蜿蜒流淌,充分润滑着这个残暴的侵入者,以便让他的侵入更加顺畅,更加有力!

忽然,罗惊天一眼扫到了旁边看了半天,馋得干瞪眼的林雨晴,心里有些触动,便决定不在和她蘑菇,如端花盆似的将王母端了起来。他舔了舔嘴唇,邪邪的一笑,突然一声长啸,将王母抛起,等她落下时合身而上,大ji巴如同撞钟般的直冲入王母的子宫,毫无技巧的撞在了王母那柔软却富有弹性的子宫壁上!

「啊……」饶是王母身经百战,但如此突然的面对罗惊天那凶悍无比大ji巴使出的玉女上树,也是有些吃不消,唯有同样长啸一声才能舒缓自己心中那窒息的感觉。只是,她一声没有喊完,罗惊天的第二下攻击又到,于是,前声未停,后声又起,声声相叠连成一片!

尽管王母叫苦不迭,但罗惊天非但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是更加激发了他的凶性,他将王母放倒在地,用落在地上的不知是谁的衣服将大ji巴上起到润滑作用的淫液擦拭掉,随后残忍的将干涩的大ji巴一下**入到了王母的穴。

「啊……「有淫液润滑尚且会将王母那穴填充得密不透风,在擦去淫液后,突然的侵入将王母**得呼天唤地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罗惊天不管这些,将大ji巴虎虎有声的在王母穴里**入抽出,将那滔滔yin水带的满地都是,将地板都阴湿了一大片!

虽然王母是床上悍将,但由于被罗惊天**破过阴关,所以,在面对罗惊天的大ji巴时,阴关会很容易的被洞穿。在罗惊天如此狂暴的进攻下,她支撑了没多久便摇摇欲坠,曾经漫天飞舞的大屁股再也飞舞不起来,勉强趴在罗惊天面前任他鱼肉了。

也不想太过为难她,罗惊天见她实在不成了,便用力抱住她那浑圆硕大如同大肉球似的大屁股,死命的向自己怀里拉,大ji巴也是狠命的狂捣。不一会儿,王母就只觉得天旋地转,接着脑袋一晕失去了知觉,而冰凉的阴精也再次喷泄出来,弄得罗惊天好不舒服!

看到她也晕过去了,罗惊天才长吁了一口气,他起身放过王母,而林雨晴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他身前说道:「主人……就,就请吧,请来**死外婆吧!」说完竟是转过身,直接将大屁股呈了上去!

罗惊天淫邪的一笑,拍了她大屁股一记,说道:「骚蹄子,想被**死?」说完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到靠墙的方桌上。

「只要能怀上主人的骨肉,就是……就是**死也心甘,只是……」林雨晴似乎想到了自己的语病,忙又解释道:「只是最好生下孩子再被**死……」罗惊天也懒得搭理这些细小毛病,他的心思全在自己下面那条狂蹦乱跳的大ji巴上,熊熊欲火还未散去,虽然已经将三个艳女生生**晕了,却非但没有泻火反倒将欲火激发得更加雄浑!

看着眼前这个是自己亲外婆的已经年过古稀却如同青春少妇般美艳的女人,罗惊天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他一手扶住林雨晴,一手则操起自己的大ji巴,

将大gui头在林雨晴胯下那条曾经吸食过不知多少武林豪杰内力的却是给他带来快乐的肉缝上研磨。粗糙的gui头摩擦着娇嫩的穴口,林雨晴被刺激的躁动不安,不住的向上轻扬大屁股,要将那个挑逗自己的害人的大ji巴吞噬掉!

罗惊天嘿嘿一笑,看眼前玉人如此着急了,他的笑容突然一边,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而就在林雨晴被这眼神吓得打了个突时,罗惊天突然发难了!大ji巴如下山猛虎般凶悍的闯入到那个本来不可能属于自己的穴中,湿热的御道缠裹着他那坚硬如铁的大ji巴,一个劲的揉捏,如同要把闯入者勒断一般!

面对如此热烈的欢迎,罗惊天还能客气?他放开心胸,大刀阔斧的奸淫起了自己的外婆来!

「啊……呀……好……啊……」林雨晴被**得**迭起,根本不能叫出什么实质性的话,只能靠喉咙里偶尔蹦出的字句来抒发自己的心怀。

「吱抝,吱抝」垫在林雨晴大屁股下面的,黄杨木打造的坚固的方桌也发出抗议声,似乎在表露着自己对这对**祖孙两个忘乎所以的淫乐的不满!

罗惊天却是兴致勃发的埋头苦干,混不顾周围是否有人偷听,是否会被人发现自己和亲生外婆的**淫行!

他如同发情的猛虎般,将林雨晴牢牢的按在桌子上狂**狠奸,一**快感从下面袭来,使他恨不得将自己都冲进到那温暖的曾经孕育他的母亲也是他的女人的子宫里!

其实,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过,他虽然不能自己进到那温暖而适于孕育生命的子宫里,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可以让自己的分身,也就是自己那条强悍绝伦的大ji巴进入到这个子宫里,同时将自己的种子播撒在这适宜生命发芽成长的土壤里!让他们茁壮成长。

于是素来想做就做的罗惊天再也不压制自己的欲火,将自己对眼前这个美妇的爱与柔情混合在自己的子孙精里,他虎吼一声,「嗨!!!!!」悍然的将大ji巴暴挺进入到林雨晴的子宫,大gui头死死的顶在最深处的子宫壁上,同时将灼热的如岩浆的jing液射入了进去!

「啊……啊……好了,好呀……」林雨晴胡言乱语的淫叫几声,双腿一阵乱蹬乱踹后,便脑袋一歪悄无声息了!感到自己无数的子孙精冲入了暂时的家园,罗惊天也感到一阵轻松,他放松了自己也不抽出大ji巴,而直接趴在已经昏迷的林雨晴身上睡着了。曾经激烈厮杀,叫声震天的屋子里突然变得寂静无比,只剩下男女那粗重的呼吸声在萦绕!

洛阳金家乃是洛阳当地首户绅士,在洛阳最大的六家钱庄票号中就有三家是金家产业!而且,在洛阳周边,金家的田庄更是多大十余处,加上水路生意,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了。

也许是知道当初得罪了罗惊天,要好好补救一下似的,当得知罗惊天今次会路过洛阳时,金家家主金良羽特意拜会了吴家一趟。对外,洛阳吴家是罗惊天母亲娘家,虽然他将自己的母亲姨娘姐妹加上自己外婆这母女三人都收做了自己宠脔,但这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所以,金良羽去拜会吴家提出待罗惊天到达时要一起迎接的要求也就不足为奇了。谁能想到这其中的关系,竟然是母女三人都成为姐妹呢?

当罗惊天到达洛阳城下时,迎接的队伍比之在长安也毫不逊色,虽然天运门在洛阳当地分舵并不大,但吴家以及乘机巴结他的人就太多了,多得让罗惊天有些脑袋发胀,自己都觉得头大了!

洛阳吴家本来就是阴葵教的重镇,又被罗惊天刻意扩充,是以真正的天运门洛阳的势力乃是吴家,而规模不大的天运门洛阳分舵则是用来掩人耳目的靶子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