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20章 安定昆仑·携美东归

第20章 安定昆仑·携美东归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一日的血战,昆仑派硝烟散尽了,而原来的旧有势力结构也是被全部打破。掌门阎思明受伤极重,虽然靠着深厚的功力,及诸多治伤灵丹保住了性命,但一身武功却是全部都废了。

武祥威垂死的一击,乃是集结了他全部的功力,将阎思明的经脉震得破碎无数,保住性命也是难得了。

作为昆仑派第一高手的冯道凌更是惨死,现在的昆仑派第一高手的位置应当是王铎来坐了!

幸存下来的弟子忙碌了两天才将铁剑山庄收拾好,埋葬死去的人,同时要救治还留有性命却是重伤的同门,当这些完成后还要打扫演武场。

演武场的黄土地都被血水染红了,黑红的泥土被清理出去,再铺上新鲜的黄土,那数百人性命所留下的踪迹便所剩无几了!只是,死去数百人虽然使昆仑派元气大伤,但引起纷争的根本原因还没有解决。所以,当众人有所恢复后,便要解决问题了!

昆仑派的议事厅上高高矮矮的坐着十几个人,除了阎思明外还有王铎周路等几个一代弟子,以及几个二代弟子中比较突出的。

这是昆仑派仅存的精英了,他们所做的事情却很简单,就是要阎思明退位让贤,重新推选掌门。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昆仑派此次内斗就是因为掌门之位而起的,如今阎思明功力尽失如同废人,自然是难以服众了。

「师兄,一句话,昆仑派如今元气大伤就是你这掌门做得不好导致的,你还是自己退位让贤的好,免得大家难做,伤了我等的和气呀!」王铎虽然是在何阎思明商量,但语气里却透着威胁的意味。

「不错,当年师兄得师父传位本来就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如今你也做了几十年掌门了,也该过足瘾了吧?」周路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附和着。

「哼!」阎思明冷冷的哼了一声,但他自己心里也明白,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些了!现在的形势对他十分不利,自己武功尽失不说,自己的亲信弟子也是死的死伤的伤,没有几个可用之人了。他脑筋在飞速运转,紧急思量着如何破除现在的危局,但如此情形下,他急得大汗淋漓却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能够帮他扭转局面的人。

「事情说到这个地步,我看也不用兜什么圈子了!」阎思明心里有了决断,说话也有力起来!

「昆仑派到了现在的地步,你们竟然还在想着这些,好吧!」他话锋一转,说道:「罗掌门,现在只能拜托阁下了!本来这选掌门乃是家务事,但在下无能,愧对先祖,昆仑派遭此大劫,只有请阁下帮助推选一个能够担任掌门之人了。否则,我就是让出掌门,怕是他们也要争个不休的,昆仑派再也受不了打击了,请仗义援手!」说完向罗惊天深施一礼!

听了阎思明的话,罗惊天心道:老狐狸,还指望我来给他说话!但随即,罗惊天便想到了阎思明用意所在。无论罗惊天支持谁来做掌门,都说明那人是罗惊天在昆仑派的内应。阎思明虽然眼下处于危势,不过,就算失了权柄,谁也不会敢为难他。

毕竟罗惊天是要走的,而只要罗惊天一离开,阎思明的残存实力还是足可以保证他在昆仑派有一席之地的。而反过来,只要罗惊天表示支持谁来做掌门,即便他不是和罗惊天商量好合谋的,但阎思明还是可以让众人相信昆仑派所遭受的一切都是由其导致的。到时候,他不是没有反手的可能。

罗惊天心里虽然发怒但脸上却是依旧平静,他想到自己整治阎思明,连他老婆都骑过了,可是自己却没有帮他铲除异己,反倒是帮助他的对手把他收拾了。他自己也不由得心里发笑,觉得若是阎思明到现在还看不出自己用心之险恶的话,那可就真是酒囊饭袋了!

想到自己害人,罗惊天也就不是太在意阎思明报复自己了,在他看来,无论害人还是报复人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有本事害人你就去害,但遭人家报复时招架不住却也不要抱怨。反之,别人害你,你要是有能耐就返算计了对方,若是你没有解决好则是你自己没能耐,怨不得别人。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对阎思明一拱手,起身朗声说道:「正像阎掌门所说,推选掌门乃是昆仑派的家务事,按说我天运门是不会多嘴的。」

阎思明只道是他要推托,正要开口,却不料罗惊天却接着说到:「不过,在下好歹也和昆仑派有姻亲,也不算是外人,所以,也就不客气了。」

此言一出,昆仑派上下表情各异,有的愤怒,有的讪笑,有的尴尬,而阎思明则是各种表情兼而有之!罗惊天不理这些,他继续微笑着说道:「据在下看来,阎掌门虽然身受重伤,但眼力却是独到的,而且,昆仑派上下众多人杰之中,谁的性情如何他也是最清楚,所以,在下认为,昆仑派值此危难之际似乎除了阎掌门外还没有什么太合适的人选来做掌门。不知阎掌门意下如何?」说完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阎思明,但阎思明却被他看得打了个冷战。

他心里恼恨罗惊天玩太极,将难题又推回到自己面前,可又一时间没有什么说辞,毕竟罗惊天是将阎思明自己的情况都说清楚了。

既然阎思明对昆仑派上下最熟悉,那么就应当他来推一位掌门的。阎思明考虑再三,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办法,便说道:「既然罗掌门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那么……」

他脑筋飞转,「钱师弟武功精深,为人也仗义正直在武林中素有侠名,我看他来做掌门是再合适不过了!」其实,他所说的钱师弟钱正隆虽然是为人正直仗义,而且在武林中名声也不错,但平日里和他并非有多亲切。反倒是,钱正隆对于他阎思明办事阴损不光明颇有成见。

说到底,阎思明用心也还是阴毒,他推举钱正隆无非是因为知道自己此时震慑不住众人,找个人来暂时度过眼前的危局。钱正隆为人正直,而且又是一代弟子,论辈分,论声望都合适。而且,按照钱正隆的为人,若是真能当上掌门,估计也不会太为难了他阎思明,不太可能去找他后账!

当然,这还不是他根本目的,其根本目的是,如果王铎等人不同意,那么就会在无形中得罪钱正隆,那么整个情形就不再是众人一起对付他一支了,而是会分裂出多股势力互相牵制,那样,他的机会就多了!

王铎等人也不是傻子,当即,王铎就问阎思明道:「钱师弟确实符合做掌门的要求,不过,钱师弟心地正直,我担心被小人算计了呀!」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阎思明一眼。阎思明被他看得老脸一红,说道:「谁要算计他,你不妨明说了!」

眼见阎思明有些挂不住了,王铎也没有再进逼,只是说道:「大家哑巴吃馄饨,心里有数。若是心里无鬼也不用心虚,我可是没有指名道姓!」说完仰头看着屋顶,却是一言不发的坐着,阎思明也只能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时候,钱正隆却说话了!「诸位,」看大家的眼神都朝向了自己,钱正隆才继续说道:「我昆仑派到了今日的田地,诸位可是扪心自问过?堂堂的一个名门大派,为了掌门的位置,师兄弟们都钩心斗角到了何种地步?」他一发问,众人不由得都有些惭愧。

罗惊天饶有兴致的看着钱正隆,却也是一言不发。钱正隆继续道:「此次劫难,我昆仑派精英弟子所剩无几,今日我们推选掌门,为的乃是重振我昆仑派雄风!」他眼睛里精光四射,「阎师兄推我做掌门,我自己清楚自己有多少斤两,否则,当年师父问我是否有意当掌门时我也不会推辞了!今天,我还是这句话,我当不了掌门!不过,」他忽然一转,「我推选一个人可以做掌门,就是史龙涛师兄,他无论武功心计都合适,别人,哼!反正我看没有比他合适的!」

他最后的话真是让众人有些惊诧了。他竟然推选史龙涛做掌门,史龙涛虽然如他所说,武功心计都不错,但乃是阎思明的心腹之人,钱正隆这么做确实有些出人意料。

罗惊天却是暗暗点头,他早就调查过昆仑派的情况,知道史龙涛的事情。在他看来,如今昆仑派一盘散沙,若是由王铎或由阎思明继续当掌门,昆仑派都会分成两股势力对抗,而且再也难以改变。

而即便是钱正隆当上掌门,以他的人气可以暂时压制住各方的纷争,但在短时间的平静过后,各方势力元气恢复以后,一定还会起波澜的。

而史龙涛乃是阎思明一方颇具分量的人物,除了阎思明,就数他对其势力影响力大了。而且,史龙涛平日里和王铎虽然没有多少交往,但也没有什么过解。特别是,在门派混战时,他并没有参与,而是躲到一边去了。这足以说明,他并非绝对忠于阎思明,而且也是有心计的。他当上掌门,各派会暂时的平衡,而钱正隆也有时间来整理派内事务,这样,就不用担心日后支派之争死灰复燃了。

按理说,罗惊天应当干扰才对,毕竟他不希望昆仑派做大,但他却开口说道:「钱大侠说得很对,在下看史龙涛大侠十分合适!」

有钱正隆的推举,又有罗惊天的强势支持,阎思明不由得泄了气,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王铎等也没有捣乱,就这样,史龙涛便顺顺利利的继任为昆仑派的掌门。

阎思明将掌门之位让出后,便闭关修炼去了。王铎担任昆仑派护法长老,钱正隆任执法长老,二人负责昆仑派上下人等的行为举止纠正,如有触犯门规的必严惩不贷!

史龙涛接受了罗惊天的建议,对当日众人的互斗既往不咎,但严令不许再有同门相残的事情发生。接着,他又带领众人对死去同门进行了公祭。虽然妙丽丝等有些不明白罗惊天认同史龙涛当昆仑派掌门的意思,但当时并没有显露出来,而后来她们才从罗惊天处知道,史龙涛也是早就向罗惊天效忠了。

考虑到史龙涛在昆仑派没有多少本来的势力,于是,他便告诉王铎,要他支持史龙涛。王铎在罗惊天承诺和史龙涛权利对等后,便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连芳和武若熙母女决定跟随罗惊天东去,本来,连芳是早就决定跟随罗惊天了,但武若熙却是有些波折。

亲眼看到父亲惨死,对于一个还懵懵懂懂的少女来说可谓是残酷,而随后她又从点点滴滴的消息里得知,父亲的死和罗惊天有关,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和罗惊天东归了。

总算是连芳连说带骗的,使他相信了罗惊天并没有直接谋害自己父亲,只不过是事情有些出乎他的计划,罗惊天没有料到武祥威的武功那么高,竟然可以接下自己一招后没有晕倒。

虽然是漏洞不少,但武若熙此时已经六神无主,失去父亲的她也只有依靠母亲了。于是,她才同意一起和罗惊天去中原,反正昆仑派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还不如去中原散散心。

在为武祥威祭祀了头七后,罗惊天便带着妙丽丝,娜姆古丽师徒,及连芳,武若熙母女,四个女子一起启程东归了。史龙涛等送行人等越来越小,渐渐的看不到了,罗惊天满脸喜色的看着身边四女,说道:「此次西域之行我本是为了相助赵凌大将军作战,但竟然收了如此多的美貌女人,老天待我也是慷慨呀!哈哈哈哈哈……」说完更是放荡的大笑起来!

他口无遮拦妙丽丝师徒还不要紧,连芳却是羞得满脸通红,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本来她和女儿共同侍奉一个男人就心里有愧,而这个男人还间接的杀死了自己亲夫更是让她多少有些歉疚,她是个良家女子,比不得妙丽丝等,此时罗惊天在自己女儿面前如此胡言乱语,她真是不适应。不过,好在自己偷眼看向女儿,发现女儿也只是脸红,却并没有嗔怪自己的意思,这才放心了些。

「主人,我们是不是先去敦煌的外庄呀?阿依妹儿应当已经接到娜依乌丽的父亲了吧?」妙丽丝笑着问罗惊天道。

罗惊天还没有说话,娜姆古丽便插口道:「放心吧,主人早就让我飞鸽传书给阿依妹儿了,这时候估计他们已经到了兰州,娜依乌丽已经和她父亲团聚了!」说到这里,忽然娜姆古丽联想到自己也是去接父亲的,却没有接到,本来喜滋滋的脸庞突然变得冷了下来!

妙丽丝知道她心里所想,却也一时想不出用什么话开解她,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连芳母女对娜姆古丽的事情也是略知一二了,见她忽然变得消沉,也不由得同情她,武若熙本来自己还在伤心,却主动来到娜姆古丽身边,来安慰她起来。

「别伤心!」罗惊天安慰她道:「等我们到了京师,先帮你把你娘救出来,你就可以见到多年未见的娘了!」

娜姆古丽心里也是一动,她刚要谢谢罗惊天,却不料罗惊天本来还算严肃的嘴脸突然又淫亵的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到时候,你们恐怕就要姐妹相称了!」

「呸!」娜姆古丽窘迫啐道:「主人怎么能,唉……」她心里知道这是必然之事,加上身旁的连芳母女已经如此了,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只有无奈的说道:「只要主人公平对待我们,我是不在乎和谁是姐妹了!」说是不在乎,却是说完后便低下了头,再也抬不起来了!

由于没有什么太急切的事情要做,所以,一行人也不着急赶路,他们快中午时才出发,而此时白天尚短,他们说说笑笑间天色便黑了下来。

为了少走些路,而且也少些人打扰,他们走得是小路。按照连芳的娜姆古丽的说法,距离最近的一处村落至少还有十多里山路,而前面不远处有一处山洞,十分隐蔽,被西域圣教修饰过,作为备用的驿站。于是,罗惊天决定去山洞居住一宿再行上路。他们加快了进程,不一会儿便赶到了那处山洞。

果然如娜姆古丽所说,山洞洞口十分隐蔽。洞口是在一处狭长的很深的小的死胡同般的峡谷里,峡谷口有大树遮挡,而且西域圣教又特意修饰过,若没有人指路,不是刻意寻找的情况下还真难发现!

娜姆古丽打开通风孔,将洞内浊气放尽后,罗惊天等才进入了山洞里。

山洞果然是经过整理的,虽然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但地面和四壁十分整齐不说,还在山洞最里面修了一个石床,上门铺着很厚的草席和兽皮。由于洞内十分干燥,而且封闭的又比较严实,所以,没有发霉之类的怪味道。

众女在洞口升起篝火,又拿出干粮来在火上烘烤加热,罗惊天则坐在洞口,半靠在石壁上,淫笑着,看着眼前的美景!四女在一起忙碌着,各有各的俊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