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8章 道凌献密·双花相遇

第18章 道凌献密·双花相遇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当门口有人通报,冯道凌来访时,罗惊天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他知道,要进入正题了!

冯道凌进了屋,罗惊天客客气气的请他坐下,而妙丽丝和娜姆古丽二女则站在他身后侍立着。此前一直没有机会细看,直到现在冯道凌才得以认真的看一下娜姆古丽的长相!他早知道娜姆古丽是阿米娜的女儿了,但当他看到那张和他记忆中魂牵梦绕多年,如出一辙的娇美的脸庞时,他还是有些失神了!他虽然生性阴鸷,但对阿米娜却真是动心,无奈阿米娜对他却是毫无想法。如今,娜姆古丽出现在他面前,无论身材相貌和当年的阿米娜都是神似之极,且更加妩媚动人一筹,冯道凌不双眼发呆也就不正常了。

不过,他好歹也是心智坚定之人,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他正要开口,罗惊天却抢先说道:「冯先生来此,可是要指教在下一下当年的事情呀?」说完,他右手轻轻一抬,妙丽丝和娜姆古丽一言不发的站在他面前,向他躬身行礼,随后便退了出去。接着,他又说道:「好了,她们现在也出去了,冯先生就请赐教吧!」冯道凌有些尴尬的坐在椅子上,本来,他是想来罗惊天处套些东西的,但没想到罗惊天面子上客气,做事却是如此直接。计划被打乱,但他来不及细想对策,毕竟不可能不回答罗惊天的问话!「这个……赐教,不敢了……不过,……」他也算是心思灵巧了,但却也一时间答不上来,「这个……是呀……罗掌门见笑了……」似乎是觉得他答非所问有趣,罗惊天诡笑着问道:「怎么?阁下有难言之隐?听说阁下对娜姆古丽的母亲一直留有情愫,但却是没有得到一点认可,所以……」他的笑容变得有些阴险的说道:「所以,阁下便暗算了其夫格里木,而后又装模作样的给他一个胡乱编写的药方,骗得他们去了京师,对吧?」饶是冯道凌城府够深,却也被这突然的发问弄得有些措手不及!本来,他料到罗惊天会打听到一些自己的事情,但自己对阿米娜纠缠之事乃是昆仑派中也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事情,却是让他知道了。他之所以来罗惊天处,一是要探听罗惊天的口风,想试探他是否可以帮自己当上掌门。二则是,如果他稍微透露处一丝对自己的敌意,那自己便要先下手为强了,将他灭杀在此,就是日后天运门兴师问罪也是阎思明负责回应,因为,他是偷着来此的,那个为他通报之人他完全也可以灭口。想到这里,他知道罗惊天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眼睛里不由得露出寒光!

刚才,冯道凌进屋时还在担心,妙丽丝和娜姆古丽二女的身手绝非好对付的,他虽然自信可以杀了罗惊天这个毛头小子,但若是加上二女他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毕竟他还没有狂妄到痴傻的地步。不过,罗惊天将二女遣出,这倒是帮了他的大忙!罗惊天从他那阴寒的目光里也明白了他的心思,却是不由得一阵冷笑。

「冯大侠!」他阴阴的说道:「既然你我的先祖曾经切磋过,不如我们今日也计较印证一下吧?」说完,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意!他直接提出动手过招倒是出乎冯道凌意料,而罗惊天接着又说道:「我让妙丽丝她们在外面候着,不会有人来打搅的,我们就试试吧!」说完,竟是向冯道凌一扬下巴,满是蔑视之意!

冯道凌心想,这是你自己找死!便森然说道:「好,那我们就切磋一下!」话音刚落,他人影一晃,向前扑向罗惊天,右手疾伸,五指如鹰爪般抓向罗惊天面门。看来他是想至自己于死地了!罗惊天见对方上来就是昆仑派镇派绝技,鹰王搏虎爪,只是面露微笑的看着,混不在意!其实,冯道凌虽然恨罗惊天,但他还没有完全疯狂,他只是想给罗惊天脸上留些伤,这样,既让罗惊天长记性,又可以威慑阎思明等。但当他快要抓到罗惊天时,罗惊天的左手不知如何伸了过来,一下子将他快若流星的右手死死抓住。

「冯大侠不必客气,」他笑眯眯的对冯道凌说道:「在下虽然武艺粗浅但自趁还是可以应付阁下几招的。」说完,也不起身,抬起右脚直接踹在了冯道凌小腹上,冯道凌也应声倒飞了出去。他「扑哧」一下子摔在门口地毯上,罗惊天是没有用全力,他还不想弄死冯道凌,留着其性命,对他后面还有用处。可饶是如此,冯道凌嘴角也流出丝丝鲜血!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竟然如此破去自己势在必中的一击!虽然刚才他并没有出全力,但自趁就是阎思明甚至是武林中的正邪八大高手也不会等闲视之,可罗惊天却是只一下,便将自己击倒在地了。他知道,要是罗惊天刚才想杀自己,自己此时一定在阎王殿里了!

他有些狼狈的爬起来,用手曾掉自己嘴角的血迹,双眼直盯盯的等着罗惊天,心里的恐惧愤怒惊异全在脸上表现了出来,一点也找不到往日的阴沉冷静了!

「你……你……」他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努力的平抑下自己心里的怒火。

罗惊天的笑容在他看来是如此的可恶,而罗惊天的声音就更加不用说了!

「冯大侠,你别站着不动呀?请出手吧,别客气!」明显是在侮辱冯道凌,冯道凌好歹也是昆仑派的名宿,就是少林武当的前辈高手也不会如此藐视他,可罗惊天就这么做了。

但冯道凌尽管暴怒不已,却还没有出手的意思,因为刚才的一击他已经试出了对方的深浅,无论如何自己也不是他对手。现在的罗惊天,在冯道凌的眼里无异于修罗鬼煞般可怕!面对着鬼煞的挑衅,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颤抖了起来,而且,似乎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我……我……你……你……」他嘴唇在颤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冯大侠是否可以据实相告了呢!」罗惊天突然冷冷的发问,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冯道凌被吓得打了个冷战,其实,若是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如此不济的。但他被罗惊天轻易击倒,而且也守了内伤,心里防线自然松垮了下来!

「我……我告……诉你……什么?」他哆嗦着问罗惊天,倒不是有意拖延时间,他心里确实感到了恐怖!罗惊天站在他对面没有动,可在他看来,似乎罗惊天的身形正在迅速变大,如山岳般向他威压了过来!他越来越感到呼吸急促,渐渐有要窒息的感觉!说来可笑,堂堂地昆仑派名宿,竟然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吓得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冯道凌再也没有要除掉罗惊天的心思,他的脑子几乎都冻住一般,不能思考了!

「你实话实说,我可以饶你,还可以帮你达成心愿……」罗惊天慢条斯理的说着,但眼神却透着冷酷!

「说吧!当年你暗算我岳父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有虚言,别怪我不客气,让你身败名裂!」罗惊天语气之阴狠让冯道凌当即崩溃,他扑通坐倒在地,神色变得黯然,恍如老了十岁一般。

不过,他也真是了得,罗惊天的话很快的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达成心愿?」罗惊天答应帮助自己达成心愿,那不就是说要帮自己当上掌门?旋即,本来有些混沌的眼神再次变得清澈犀利起来。「当真?」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不是骗我?」大悲大喜之下,心情波动,竟然有些口齿不清起来。

「别废话了!」罗惊天森然道:「该说的我说了,你呢!?」看罗惊天冷酷的眼神,冯道凌知道自己只有豁出去赌上一把了!

「那好!」冯道凌一咬牙,说道:「是我设计将阿米娜她们骗到京师的,也是我为了报复她,才告诉厉搏龙她阴火极旺,是十阴女的!」「什么?」罗惊天一惊,「你说阿米娜是十阴女?是骗厉搏龙还是真的?」相传十阴女乃是千年不出的奇女,平常女子虽然也是十阴不缺,但如果被破开阴关采尽元阴后其阴关是无法自己闭合的。所以,那被破关的女子就会变得总是**不止,却每次和男子交合都会极容易得到**,其下场也多数都会脱阴而死!

即便是如妙丽丝,王母,林雨晴等修习采捕媚术的女子,她们在被罗惊天强行破关后也是靠罗惊天帮忙才修补好阴关,但其代价是,同时被罗惊天先天克制得死死的!而十阴女则不同,不仅其阴关可以自己修补上,而最重要的是,其元阴极为醇厚,在其初阴被采尽后,可以相对很快的再次充满。所以,对于修炼采捕心法的罗惊天来说,十阴女可谓是绝佳的练功用的炉鼎。也正是因为如此,罗惊天对阿米娜才会如此关注!

「是真的,千真万确!」看罗惊天如此激动,冯道凌忙肯定道:「当初她练功受了些内伤,我帮她疗伤时发现的!」「当年,我恼恨她嫁给格里木,所以,我就一直苦苦的寻找机会,」冯道凌说话声音不大,但他那阴毒的眼神却是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后来,我知道了一种毒药,虽然中毒之人不一定会死,但只要是男人,中毒后在七日内没有解药的话,则会永远失去行人道的能力!」他似乎有些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了。

「我一直在找机会报复她们!终于,有一天,一支驼队来找我,说是要经过格里木的地盘,让我去给押镖。」说到这里,冯道凌脸上有了些笑意,但那笑容却是一样的阴狠恶毒!

「我很轻易的得手了!」冯道凌呵呵的笑出声来,「果然如我所料,阿米娜很快就知道是我做的,她给我写了亲笔信,让格里木拿着来找我,希望我能顾及同门多年的情谊,给他解药。哼!我当然给,我当然给!」他越说越恶毒。而罗惊天则一直没有吭声,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冯道凌长篇大论的述说着。

「我给了他解药,但格里木还是没有办法行人道,所以,在他们彷徨无计时,我却给他们送去了我的秘方,可以让格里木恢复成男人的宝贝秘方!「他笑得实在太恶心了,罗惊天却也顾不上看,毕竟这不是自己关心的事情。」她们就按照我设计好的路线,远赴辽东关外,去寻找解药里最重要的上等人参!可他们运气太差了,正好赶上对关外胡人用兵,他们就被困在了京师!「忽然,冯道凌发觉一道冷冷的目光在看着自己,他这才醒悟过来,忙对罗惊天说道:「在下失态了,失态了!」但看到罗惊天没有丝毫表示,他也是聪明之人,立刻继续说道:

「我和厉搏龙约定,由我将阿米娜她们设计弄到京师,而剩下的事情就是他的了。后来,他果真将阿米娜弄得动了春,甘心留在了他那里。「说着,他又有些激动起来。」阿米娜乃是西域女子,贞操之念本就不如中原女子那么在乎,加之她乃是十阴之体,欲火也就更加旺盛,被格里木冷落了许多时日,她自然是很容易被厉搏龙弄上手,可她不知道,厉搏龙是要将她炼成玄阴魔女!「说到了得意处,冯道凌再次冷笑起来,可罗惊天却突然问道:「厉搏龙怎么会将阿米娜炼成阴魔女!他到底和你有什么交易!」罗惊天声音不大,但在冯道凌耳朵听来却如五雷轰顶一般,他身形巨振,愣愣的看着罗惊天,嘴却是颤抖着没有说出话来。不过,他还是很快镇定了,因为他察觉到自己说的话提醒了罗惊天,而且,他还知道,以罗惊天的性格,既然说漏了不如就索性直说,毕竟想骗他是几乎不可能的!

他吞了口口水,说道:「不敢欺瞒掌门,当初,在下随师傅去京师大会武林同道,那时就与厉搏龙结识了。」他看罗惊天嘴角带着冷笑,知道其必然是对自己和厉搏龙之事知道不少,便赶忙说道:「本来,我以为他乃是性情中人,虽然不说多么正直却也绝非奸诈之辈,但,我没有想到……他……他竟然……哎……」冯道凌竟然眼睛都有些湿润了!「我拿他厉搏龙当成交心的朋友,当时在京师,我是初来乍到,年轻人的性情又总是好奇,所以,当我这个好朋友主动提出带我去逛逛京城的时候,心里简直是高兴死了。」他有些苍然的说道:「嘿……我的好朋友,他可真对得起我呀!他带我上酒楼,逛茶社,溜赌坊,最后还带我去了京师最大的青楼,翠香阁!」看提到翠香阁时冯道凌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罗惊天知道,戏肉这才开始!

「我一个乡下人,初次进城,哪里见过这等世面?青楼!我是初次去的,手忙脚乱的丢人是在所难免了,而他厉搏龙面子大,竟然给我找了翠香阁的头牌姑娘彤云娇来陪我喝酒取乐!」冯道凌嘴里说得是厉搏龙照顾他,可他的神情却是恨不能将厉搏龙咬碎吃了才解气似的。

「我在温柔乡里很快就醉了!醉得浑身酥软,嘿……」他自嘲的笑了一声说道:「别说是醉了,就是没醉,彤云娇姑娘来为我侍寝,我想哪个男人也是会成软骨虾了!」他摇摇头,「一夜的风流,我是尝到了做男人的滋味了,在那时,我真的将阿米娜都忘了,忘得一干二净了。可当我早晨醒来时,却看到了……」他忽然双手抱头,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不甘的瞪大双眼,咬牙切齿的样子真是有些恐怖了!要知道,冯道凌虽然不是多么英俊潇洒,却也是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儒雅名士,但和他现在的样子差别太大了!

「厉搏龙正搂着彤云娇,一边**取乐一边不时的看我,当他们看到我醒来时,竟然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冯道凌似乎在给自己说话,「是呀,她是青楼女子,本来就是做迎来送往的生意的,我虽然心里难过,但却没有发怒,只是要起身离开。可,我一用力才发觉,我竟然内力全无,提不起一丝内力来了!」说到这里,罗惊天也来了兴趣。

「原来,那彤云娇不是别人,正是极乐教主薛红杏!!」此时的冯道凌真的爆发了,他双眼通红,「厉搏龙是极乐教的什么长老,我当时又惊又怒,但却是毫无办法了。」说着,他又垂下头,沮丧的闭上了眼睛。

「看来极乐教的势力已经渗透进京师了!」罗惊天似乎有些疑问的口气说着。

「当然,不止是渗进京师,据说连皇宫内的贵妃都有她们的弟子!」这可是让罗惊天有些头大,他没想到极乐教这几年名声一直不响,远不如阴葵教和决阳门般名动天下,却是将触角不声不响的伸到了天子脚下,甚至是天子枕头边了。

「不仅如此!」冯道凌对罗惊天说道:「罗掌门,他们在我身上下了禁制,我虽然功力还在,但却被她们控制,所以,只有听命于她们。按照她们的说法,她们要我做内应,将昆仑派的内幕告诉她们,同时随时准备接应她们的入侵。她们对远在西域的昆仑派都动手了,那其他门派呢?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进展?」听了他这番话,罗惊天有些沉吟,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额头上渗出了豆子般大小的汗珠,心道:侥幸,要不是凑巧听冯道凌这么一说,那自己真的还蒙在鼓里了!

到这里,罗惊天总是将当年的事情知道了个大概!原来,冯道凌被极乐教暗算后,被迫供她们驱使,而极乐教为了增加实力,正在四处收集十阴女。冯道凌也被命令找寻目标,他当即想到了阿米娜,这是个现成的十阴女,他便将其情况告诉了薛红杏等,后来也就顺理成章的设计将她们骗到了京师,顺利的将她留下了。至于留下阿米娜的手段,对于罗惊天来说不值一哂。

当日,阿米娜独自去厉搏龙府上时,家丁将她直接引到后院,本来后院多是主人家眷居所外人一般是不能进去的。但阿米娜是西域女子本来就不像中原女子般注重这些俗礼,而且,中原和西域风俗不同,所以,她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对便自己来到院子里。下人只送到院门口便离开了,而阿米娜则有些漫无目的的乱闯,忽然,她被一阵似呼救,似是享乐的呻吟声吸引了过去。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这声音的来源,她也觉得偷听人家行房不好,但也许是久旷的身体作怪,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寻声直奔发出「怪声」的窗户而去了!

原来,在房间里赤膊大战的正是厉搏龙和一个妖艳的女子,厉搏龙阳物的粗壮让阿米娜不由得猛吞着口水,她太久没有享受这快乐无比的刺激了!

眼见得屋子里两条人形肉虫厮杀的激烈,阿米娜也忘我的身陷其中,她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到自己亵裤里,纤纤素手竟是抠挖起自己那湿漉漉的肉穴来!而她的呼吸也逐渐变得混浊,渐渐的她有些迷失在**的海洋里了!

但就在她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时,忽然,多年修炼的直觉让她一惊,她睁开眼睛便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屋子里和妖艳女子盘肠大战的厉搏龙,而他胯间透发着勃勃生机的大ji巴更是让阿米娜眼睛有些迷离了起来!厉搏龙一把将阿米娜抱起,向屋里走去,他在笑,笑得是那么得意,也是那么淫荡!而阿米娜如一只可爱顺从的猫咪一样,偎在厉搏龙的怀里,双颊绯红得如熟透了的苹果般,让人看了就有采摘的**!

厉搏龙也不能例外,他将怀里的美人放到床上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享用起来!

阿米娜本就是淫心重于常人甚多的十阴女,又是在和格里木年多没有行房的情况下,遇到厉搏龙真如久旱干裂的大地,遇到了一场酣畅淋漓的透雨一般,真是舒爽无比!

后来之事也就不言自明了。表面上,厉搏龙和格里木商量,用厉搏龙的千年人参来换取阿米娜,但实际上,若是格里木不答应,别说他武功尽失,就是一身功力没有丝毫损伤也留不下早就春心飞扬的阿米娜了。

后来的事情基本上和罗惊天知道的一样,至于阿米娜后来如何冯道凌也不清楚,不过,他猜测,应当是成为阴魔女的可能性较大了。

忽然,罗惊天说道:「把你右手给我!」冯道凌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将右手伸到他面前,罗惊天食中二指搭在冯道凌买门上。不一会儿,罗惊天放开手,对冯道凌说道:「我若是将你的禁制解开,你将如何?」冯道凌心里一惊,但他很快就联想到,阴葵教和极乐教的联系,以及罗惊天和林雨晴,吴依依的关系。

他忙跪倒在地说道:「只要罗掌门能解我身上禁制,我当肝脑涂地以报大恩!」眼睛里流露出的急切眼神是十分真诚了。

「我也不要你立下什么誓言,只要你记住一点,我若想杀你,如碾死蝼蚁一样容易!」罗惊天的话声音不大,但却是冷冷的毫无感情,让冯道凌心里猛地一个冷战。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道:「是……是……不敢。不敢。」看他如此模样,罗惊天有些轻蔑的笑了,他在冯道凌耳边说了几句话,对方点头答应后,便逃命似的离开了。

不一会儿,妙丽丝师徒走了进来,罗惊天对她们说道:「飞鸽传书于林雨晴,告诉她,极乐教在京师有所出没需要加派人手,另外,要准备彻底清查一下效忠于我们的人中,有没有怀有异心的了。「妙丽丝领命去行事了,罗惊天又问娜姆古丽道:」你母亲的下落有了,据说是成为了极乐教的阴魔女,我们要到京师再想办法救出了。」他看娜姆古丽急切的样子,说道:「我倒是有把握将她救出来,但她若是真的被炼制成了阴魔女,那救醒她的方法只有一个了……」看罗惊天故意卖关子,娜姆古丽不由得着急道:「主人,是什么方法呀?哎呀……急死婢子了……」说着双手握住罗惊天的大手,不住的摇晃撒娇着。

罗惊天的笑容变得淫亵,说道:「方法就是,要生生**破女人的阴关,将种在其阴关内的蛊毒种引出体外,再连续奸淫她九九八十一次,才可以彻底清除其体内的毒物。」娜姆古丽听他说完,不由得追问道:「这……这有什么问题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