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6章 昆仑花香·意外美餐

第16章 昆仑花香·意外美餐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和二女激战了一个半时辰,还是他不忍心对她们再做征踏才勉强在妙丽丝体内发泄了欲火!看着昏睡着的二女,罗惊天忽然脸上出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只是,这笑容既淡,更是一现即逝,让人难以发觉。

晚间,阎思明派人来到罗惊天下榻处,请其去赴晚宴。经过近一个时辰的休息,妙丽丝和娜姆古丽师徒也都恢复了精力,她们服侍罗惊天穿戴整齐后,按照罗惊天的吩咐,将挂在面上的面纱摘下,直接露出那惊世骇俗的玉容!看来,阎思明是考虑到了妙丽丝师徒的美貌对其门下男弟子的影响了,他派来一个女子请罗惊天。

出得房门,罗惊天才仔细的看了看这女子,刚才在屋里时,他只是觉得这女子的声音十分妩媚柔和。但其没有进屋,只是在门外通报的,此时罗惊天出来后才发现,自己真是有福了!

只见此女年纪在三十出头,却是没有丝毫的色衰之态,反倒是身形婀娜尽显成熟之色。不过,她的腰肢似乎比较粗些,不像妙丽丝等那么纤细,可这倒是让罗惊天更加有新鲜感!

「敢问姑娘芳名?青春多少?」他看这女子的眉间以开,肯定是早为人妇了,却故意称其为姑娘!

「小女子蔡心妍,乃是昆仑派掌门阎思明之妻,已虚度三十七个寒暑,」说着,她红了脸,「要公子见笑了!」「啊,原来是阎掌门夫人,失敬失敬!」

罗惊天忙作揖行礼,心里却是真的有些意外!本来他以为阎思明会让昆仑派有职务之人来请自己以示对自己的尊重,可就算是阎思明本人来了,怕是他罗惊天也不会如此吃惊。虽然适才在大堂上阎思明并未向罗惊天引荐蔡心妍,但对于蔡心妍的名气罗惊天却是一点也不陌生!据说她乃是昆仑派上代掌门,一剑惊西蔡解虎之独女,阎思明的同门师妹。

当初,阎思明在夺取掌门时,优势并不明显,蔡解虎更加倾向于冯道凌来做掌门。

冯道凌武功当时已经是在昆仑派数一数二了,除了蔡解虎和几个前辈名宿外,在昆仑派中已经没有对手了。而阎思明则不同,他武功虽然也是不俗却不及冯道凌,然他工于心计,城府极深,知道师父更加中意于师弟,他便下功夫在师妹蔡心妍身上!蔡心妍美貌动人,当时无论昆仑派内还是在武林中,追求者都是数量可观的。可阎思明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的击败了众多追求者,获得了师妹的芳心。随后,他又暗中挑逗蔡心妍,让她对冯道凌产生偏见,从而使其在自己父亲面前总说冯道凌不是之处。而后,阎思明又多次对于师父交给冯道凌的任务暗中作梗,最终导致了其在蔡解虎心目中的地位急转直下,由有勇有谋的年轻弟子,成为了勇武有余谋略不足的最好体现!这样,当蔡解虎将昆仑派的掌门之位传给阎思明时,大家也就不觉得奇怪了!也正因为如此,阎思明与蔡心妍之间固然有夫妻之情,同门之谊,但更多的是利用关系。可以阎思明的身份,他决不能让人说他是把老婆当作工具,来争夺掌门之位的。

不过,就凭着蔡心妍的美貌,阎思明不爱她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在他心里,权势更重些。

阎思明想和罗惊天交好这是显而易见的,但若说他会拿自己老婆来笼络罗惊天,可实在是说不过去了。罗惊天转念一想,忽然心里一动,他有了主张!

「阎夫人,不知府上侍女仆役有多少呀?」一边走,罗惊天一边和蔡心妍闲聊,同时,他不时的用眼睛观察着蔡心妍。蔡心妍虽然竭力表现的自然,但还是从鬓角冒出些许汗珠,精灵剔透,「侍女仆役不多,大约有四五十人,还有不少门人弟子也住在庄子里。」她有些奇怪,问罗惊天道:「不知罗掌门问这作甚?可是有事需要人手帮忙?」她俏生生的看向罗惊天,汗滴随着她面庞边缘滑过,落在了衣襟上,幸好罗惊天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否则非要露怯不可。

「在下倒也没什么事情要人帮忙,只是,」罗惊天乘机说道:「在下想来,掌门夫人乃当世女侠,如何亲自来招呼在下?有事可让下人直接传唤一声便是了,莫非是府上人手不够?固有此问,却是见笑了!」说完便轻声微笑了起来。蔡心妍心里有鬼,见罗惊天戳中她心头秘事,那本就娇红的面庞更加红得如同要滴下血来一般,罗惊天一边欣赏美色,一边却还故意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继续演戏。

「倒不是下人不够用了……」蔡心妍鬓角处的汗滴更加出得快了,而且,额头也开始不断渗出晶莹的汗珠来。「我……小女子,只是听说,听说过罗掌门,的,风采,所以,有心瞻仰……。就来了。」她极力的措词,但还是难掩心中的慌乱,白皙如婴儿的双手不断的抠唆着自己的衣角,显然是心里有问题了。

看着她的表现,罗惊天对自己的猜测更加有把握了,他一边走一边继续挑逗这个熟妇,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大厅上。

此刻厅上已经是座无虚席,宽敞的大厅足足坐了有五六十人,看来,阎思明是将昆仑派上下能叫来的全叫来了!罗惊天微微冷笑,他故意将手向前一引,对蔡心妍说道:「夫人,请入席……」蔡心妍红着脸,向他一福,还了礼,便急匆匆的到阎思明身边,自己的位置上去了。阎思明见贵客到了,刚要出来迎接,罗惊天却是一步抢进殿内说道:「阎掌门乃是前辈高人,何必如此客套?传唤在下一声就好了,何必劳夫人亲自跑一趟呀?」说完,笑着来到阎思明跟前。

阎思明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总算有些急智,含糊的说道:「客气客气了!」

说完,一摆手道:「请入席吧!」罗惊天笑着到自己的客位上坐下,妙丽丝和娜姆古丽师徒也随后坐在他两侧,此刻,她们摘了面纱,将自己的真面目完全展示出来,顿时让厅里众人有一种蓬荜生辉的感觉,似乎她们一进来,整个大厅都更加亮堂起来了。

日前阎思明一心在罗惊天身上,而且,妙丽丝等也按照罗惊天的授意遮住了惊世骇俗的容颜,所以,他也是此刻才有空细看一下二女。但看了之后,他心里真是如打翻五味瓶,不是滋味!以前,他自以为自己的娇妻便是天下第一美女了,即便有可与之相比的也必然是凤毛麟角。虽然,江湖上盛传四仙十花四魔姬,及三传奇之名,但他从来不以为意。认为是无聊之人信口胡邹的,虽然他僻处西域,但也是不时的到中原江南走动,十花也是见过几个的,至于四仙,他更是与李争艳共同携手对付过为祸一时的凌云子。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和自己老婆不相上下,蔡心妍之所以艳名不如其他人那么响亮,一来是昆仑派地处西域,走动不便,二来也是自己夫妻成婚较早,蔡心妍早就在铁剑山庄里安心做主妇,不再江湖走动了。

而眼前的妙丽丝师徒则是如给他当头一棒似的,美艳比之蔡心妍略胜一筹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二女虽然没有说话,但一颦一笑却都像是在挑逗谁似的,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一定是他有问题了!想到这里,他竟然心中对罗惊天有些隐隐的恨意!听说罗惊天所收美女不少,而且,多是武林中艳名远播的美女,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忽然,阎思明想到了一件事,他有些费解,妙丽丝师徒乃是出名的采阳补阴的妖女,其他如东天王母,九尾淫狐等也是恶名素着,为何罗惊天都不在乎?而且,从眼前二女看来,似乎她们还对罗惊天是真的动了心了!

酒宴摆好了,昆仑派众人自阎思明往下轮流给罗惊天敬酒,而罗惊天也是来者不拒,他左一碗又一杯的没有丝毫的推辞。本来,阎思明有意将罗惊天灌醉,好在他半醉而神志不清时和他处牟取些好处,以天运门掌门的身份,即便是醉话也不能反悔的。但,显然他是失策了,罗惊天不光没有喝醉,反倒是最后将昆仑派弟子中酒量差的都喝醉了!

酒宴到了半夜,换了三次席,但最后还能陪罗惊天喝酒的也就只是区区数人了。

罗惊天见席上除了阎思明和冯道凌外,还有武祥威和其他几个功力较深的弟子门人。而除了妙丽丝和娜姆古丽二女外,也只有身为掌门夫人的蔡心妍还在勉强支撑着,当然也只是勉强支撑了!按照波斯拜火教的教规,信徒是不准许喝酒食肉的,但拜火教传到西域,西域地方苦寒,若是不食酒肉,身体差些的就会支持不住。所以,逐渐的,教徒开始对酒肉戒律遵守的就不是那么严谨了。而到了妙丽丝破门出教,另立门户后,她更是没有将忌食酒肉放到教规中来。也正是因为如此,妙丽丝师徒酒量还算不错,而且,她们功力深厚,感到头晕时就运功将酒逼出体外,她们穿的是西域女子穿戴的服侍,十分宽松。逼出来的酒都阴湿到地上,却被她们衣裙下摆遮住了,所以,别人也看不出来。

蔡心妍则是实打实的在喝酒,她酒量本就不高,全凭功力硬撑着,但她脑筋并没有妙丽丝等那么滑溜,根本没有想到要运功逼酒。而且,大厅里灯火辉煌,她身穿劲装,若是真的逼出酒来怕是也会被众人当场看穿的,那样虽然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但一定是有损颜面。在罗惊天看来,她面若桃花,醉态更加的诱人,比之刚才的羞态又另有一番滋味!罗惊天美滋滋的和阎思明海阔天空的高谈阔论,阎思明以为他是对自己的招待满意,却不知,他的高兴完全是出自对其老婆的兴趣!

「罗掌门,我昆仑派坐镇西方,日后罗掌门在中州有和需要帮忙之事,只管吩咐,我昆仑派必定竭尽全力相助!」阎思明一脸的醉态,但他心里却是极为清醒。罗惊天年轻,又是喝了不少的烈酒下肚,听他如此慷慨的一席话必然会也爽快的回应,这样,他便好行事了。而罗惊天也却如他所料,一拍几案说道:「好!阎掌门放下,日后有事相求时我绝不客气!」他打了个酒嗝,说道:「然阎掌门也不要客气,日后有为难之事只管开口,兄弟此次进京乃是受封而去,想博运王的面子哪个门派也不敢不给!」

「好,一言为定,你我兄弟绝不能推脱客气,来老弟,干!」阎思明见罗惊天如此轻易的入套,欣喜之下顾不得许多,竟然顺着罗惊天的说法和他称兄道弟起来了。其实,阎思明和罗洪林平辈而交,罗惊天应当是他子侄辈的,但武林中人虽然门派辈分甚是在乎,可只要不是同门之间也就不是太严格了。所以,他没有在乎,可罗惊天心里却是在想:兄台,既然你如此慷慨,那现在小弟看上你老婆了,就麻烦你来帮忙吧!

宾主相谈甚欢,罗惊天却是乘着酒意,将昆仑派众人仔细观察了一番。在他看来,虽然都说阎思明心思沉稳,但冯道凌的有勇无谋应当只是表面上的假象!

席上他很少说话,可每次说话都将罗惊天捧得恰到好处,既体现了对罗惊天的仰慕,又没有降低昆仑派的姿态。拍马屁没几个人不会,但若是能如此拿捏得恰到好处,怕是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的。所以,此前罗惊天心里的一个念头也更加被坚定了,那就是冯道凌也是城府极深之人,必不甘于久居人下!

武祥威,至少从面相及其闲谈之间的言语看来,应当是中正之辈!罗惊天心里有些感叹,看来这个准岳丈是个正人君子,只是不知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

但是,你的女儿我是要定了,这下十花都收齐了!忽然,他想到,不知岳母是谁?没有见过岳母,岳母应当也是虎狼之年,估计相貌应当也不错,若是需要,小婿大可以一同收走照顾这对母女花!罗惊天满脑子污秽不堪之事,在旁人看来,他只是面带着和煦的微笑,一派大家风范。可若是知道了他所想之事,怕是武祥威早就和他拼个死活了!

罗惊天着重注意了一下个人的言谈话语,看来,阎思明和冯道凌也是有着很深的隔阂,他们的门人弟子也是分成两派。而武祥威等人则是两不相帮,而且他们这一派人还占了多数,中庸之道看样子是领悟的不错了。

罗惊天正在犯愁,他没有决定是要像对付华山派一样,让昆仑派威风扫地而一蹶不振,彻底扫除这个有可能阻碍自己威震江湖的对手好。还是,向对付东方世家那样,扶植起一个新的掌门来做自己的傀儡好。也许,他要换一个新的方式来控制昆仑派了!想到这里,他忽然问冯道凌:「冯大侠,在下的岳丈有件心事,多年来一直不解,今天正好要烦劳阁下解释一下。」他说得客气,但当冯道凌看向他那充满笑意的双眼时,突然被吓得打了个寒蝉,他一哆嗦,心道:这眼神怎么如此可怕?忙恭敬的说道:「罗掌门有事但且请讲,在下一定言无不尽!」

罗惊天笑了笑,说道:「既然冯大侠客气,那我就直说了!」他问道:「我岳父格里木当年曾经有幸与阁下交过手,但他一直不明白,阁下后来告诉他的疗伤药方中有一味千年人参,阁下和厉搏龙可是交情匪浅呀!」冯道凌神色十分尴尬,正待解释,罗惊天却继续说道:「昆仑派地处西域,与中原各大派有联系也不奇怪,但江湖帮说到底只是个帮会,堂堂的昆仑派高手却和一个收取商户保护费的帮派有瓜葛,这倒是是何故呀?」说完,他又是和煦的微笑起来。

「这个……这个……其实……」冯道凌本来也是善辩之辈,但此时竟然有些怯懦的说不出整话来。「我……在下其实,是呀,在下其实与厉搏龙并不熟识,至于那药方里的千年人参,也纯粹是巧合,巧合。」但他说是巧合,阎思明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冷峻!

「贤弟,愚兄记得,当年你随师傅去京师办事,好像这厉搏龙也是帮了大忙的呀!」阎思明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如今你怎么说和他不熟识呢?」「哦……这……这个……」冯道凌没想到掌门会突然间有此一问,他干笑几声,心里急着思索措辞,但汗也就随着淌下来。

罗惊天也没想到阎思明会在这时突然对自己同门发难,看来,他对冯道凌的戒心是一直没有放松的。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冯道凌确实和厉搏龙有些交情,看来,当年格里木阿米娜夫妇去找千年人参,恰巧厉搏龙处有一支的事情,绝非偶然了!

而看阎思明对冯道凌的反应,及冯道凌自己的表现来看,似乎这其中还有什么其它内情,想到这里,罗惊天心中便有了决断!

「看来冯大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呀!」罗惊天宽宏大量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也不好强人所难,那冯大侠不说,我便不问了,免得伤了和气!」说完,他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冯道凌也不得不陪着干笑两声,他偷眼看阎思明,发觉对方正双眼注视着自己,眼神里隐隐显露着杀气!冯道凌脸上汗滴不断下落,他知道,自己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喝到了半夜,酒宴才散去,罗惊天还是神清智明的样子,可阎思明却是醉得晕头转向了!在弟子的搀扶下,他回到卧室休息去了,而武祥威虽然也显出了很深的酒意,但还保持了清醒,他向罗惊天一拱手道:「罗掌门,今日天色已晚,就请阁下先休息,不才先告退了!」说完,便飘然出了大厅。不过,当他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外,原来是武若熙。显然,她担心父亲喝醉,前来接父亲回去了。她迎上武祥威,却不由自主的向大厅里看了一眼,不料,正好和罗惊天的眼神对上。罗惊天那似笑非笑的,带有些嘲弄的眼神分明在挑逗她,但她却根本没有发怒的想法,只是没来由的一阵脸红,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忙转过头,扶着父亲回去了!看到了此种情景,罗惊天明白,武若熙对自己还是动心了的,他只要再努把力气就基本可以搞定这个纯情少女了!

忽然,他联想到了那个成熟妇人,便转头看向还在主位的蔡心妍,对方也正在看他。两人四目相对,蔡心妍也是一阵脸红,但她没有像武若熙般害羞躲开。而是继续强打精神,看着罗惊天,只是通红如苹果的脸庞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诱人。若非是此处有不少下人,冯道凌等两三个昆仑派的名宿也还没有出去,罗惊天感觉自己一定会将她按倒在地,就地正法的!他脑筋一转,想到了今晚的乐事,向蔡心妍使了使眼色,蔡心妍竟然含羞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在丫鬟服侍下飘然离开了大厅。

冯道凌将阎思明夫妇等都走了,似乎其他几个人也是和他一方的,忙来到罗惊天跟前,正要开口解释,罗惊天却抢先一步说道:「冯大侠,在下有些累了,先告辞,明日再向阁下讨教!」说完,一拱手,便带着妙丽丝师徒大步出了大厅。娜姆古丽得知冯道凌曾经伤过自己父亲便有心要教训一下他来给父亲出气,可若是她知道冯道凌还有可能与她母亲弃她而去有关的话,怕是当场就要杀他解气了!但饶是如此,她在罗惊天转身出去时,对着冯道凌冷冷的「哼」

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到了冯道凌耳朵里却如同闷雷一般,吓得他一个哆嗦。

「师兄,咱们要想对策了!」一个老者在冯道凌身边低声说道,「看样子,阎思明是有心借机整治我等了!」冯道凌先是叹了口气,随即却是恶狠狠的咬牙说道:「走,先回去再说!我就不信,一个毛孩子能奈我何!」说完,带着三个和他一心的师兄弟离开了大厅。宽敞的大厅上,一片狼藉,但他们刚出去,下人们也就进来了,一下几十个下人进来打扫着厅里的一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